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玩物 > 打造博物馆级珠宝艺术

打造博物馆级珠宝艺术

评论
摘要: 通过国际奖项和藏家竞拍,华人珠宝品牌CINDY CHAO艺术珠宝近年来声名鹊起,如今收藏价值也水涨船高。不过,该品牌并不希望“顺水推舟”扩产扩建,反而意图通过“减产”,为旗下的藏品级珠宝,更添稀有价值。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今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最佳影片的颁奖者、好莱坞女星茱莉亚·罗伯茨,以一袭华美的粉色长裙惊艳亮相。为她增光添彩的,是两件充满建筑般立体设计感的珠宝。它们都出自中国台湾珠宝艺术家赵心绮(Cindy Chao)的品牌——CINDY CHAO艺术珠宝。两件首饰分别是该品牌旗下的四季系列“树枝手环”,以及建筑系列“孔克珠耳环”。


而在后台,茱莉亚·罗伯茨更是对这两件珠宝赞不绝口。她在Instagram上发了多张与它们的合影,以示赞赏。回忆起当初被选中的过程,赵心绮至今都感慨万千。


“茱莉亚出场前,谁也不知道她的最终选择。当天11点18分,我从电脑上看到她出来颁奖的直播画面,这才知晓,原来她挑中了我们的‘树枝手环’和‘孔克珠耳环’!”


借由茱莉亚·罗伯茨的此次曝光,CINDY CHAO艺术珠宝在时尚圈更是名声大噪,明星的合作邀约纷至沓来。不过,赵心绮的野心并不在名流身上—她称自己是“学术派”的珠宝设计师:“我很欣赏茱莉亚,很感谢她欣赏我的品牌。但Cindy Chao从来不是依赖名流的追捧兴起的。事实上,我更喜欢专业机构、收藏家和博物馆的认可。”


2007年,CINDY CHAO艺术珠宝“四季系列”中的“冬季黑白树枝”项链及手环,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中以预估价近3倍价格被国际藏家收藏,从此拉开了品牌蜚声收藏圈的序幕。此后,该品牌珠宝相继亮相2016年巴黎古董双年展、2018年Masterpiece London伦敦巨匠臻藏艺术博览会和2019年TEFAF Maastricht欧洲艺术博览会等极负盛名、最具权威性的世界级艺术品收藏展。


伦敦巨匠臻藏艺术博览会主席Philip Hewat-Jaboor就盛赞Cindy Chao的作品“超乎想象”,且创新的设计“令人震撼”,是“完全与众不同的品牌”。TEFAF大会执行总裁Patrick van Maris van Dijk也公开赞扬CINDY CHAO无论是在工艺面还是创意面,皆为华人卓越艺术的极致典范。


不仅在业内频频获奖,CINDY CHAO艺术珠宝还数度以底价数倍的成交价惊艳各大拍卖行,尽显艺术作品蕴藏的商业价值。2017年,有3件作品最终以港币1600万元在香港佳士得成交,几近两倍于拍卖底价。


“品牌成立第一个10年,我们是非常辛苦的。不过在过去5年,我们的营业额成长很快,平均每一年以30%递增。”赵心绮介绍道,到明年品牌就创立15周年了。


面对喜人的业绩成长,赵心绮对于品牌未来方向的规划,却是要做“减法”:“我们的品牌只有两条产品线:Black Label和White Label。两条线一年共生产不超过200件作品。其中,Black Label最具艺术性和收藏价值,制作周期至少2~3年,所以1年的产量不超过15件。为了专注让珠宝品质更好,未来还可能要减产。”


这样的战略源自品牌的高定位。赵心绮很乐于把CINDY CHAO艺术珠宝比作珠宝界的爱马仕:“你去爱马仕店买了各种东西,可能有像丝巾、围巾这样的小配件。但最终目标就是想得到一个‘铂金包’。其实我们的客人也是这样。他们积累了那么多珠宝,最后想要得到的,可能就是一件CINDY CHAO的Black Label定制作品。”


TEFAF Maastricht 2019 - 鉴定程序 1

TEFAF Maastricht 2019 - 鉴定程序 1


超过15年经验的欧洲工匠耗费上万工时打造2019 Black Label Masterpiece No.I 极光蝴蝶

超过15年经验的欧洲工匠耗费上万工时打造2019 Black Label Masterpiece No.I 极光蝴蝶


着眼“收藏级”珠宝

从2004年创业起,赵心绮就将CINDY CHAO艺术珠宝品牌定位为藏品级别珠宝品牌,而非量产的消费级珠宝。现在回忆起这个决定,她觉得或多或少是受家传影响:“我的父辈和祖辈都是建筑师、雕塑家,我也一度想走他们的老路。即便之后从事了珠宝业,我也一直是以一个建筑师、雕塑家的思维在做我们的作品。我希望CINDY CHAO的珠宝是微型的建筑,是艺术品。”


另一方面,是因为赵心绮看中了收藏级珠宝市场的巨大潜力。事实上,近年来这一市场在经济下行的环境中反而“逆势突围”,一派火热景象。


去年10月初,苏富比在香港举行的珠宝秋拍破多项纪录。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及珠宝部亚洲区主席郭进耀表示:“十大最高成交拍品中,涵盖各类珠宝,包括彩色宝石、钻石、珍珠及皇室贵族首饰等。其中,3枚彩钻更是大幅超越高估价成交。”同期举行的香港保利秋拍成绩也颇为亮眼。“璀璨珠宝”专场斩获当季最大份额,收获逾2.4亿元港币,成为全场焦点。保利香港执行董事张益修先生介绍,拍品中表现最佳的,也是一颗8.5克拉、浓彩紫粉色钻石戒指。


赵心绮平时虽潜心珠宝设计,却也时时跟进市场:“如果你观察这两三年的拍卖会,艺术品的成交并没有受整个大环境的影响变得冷清,反而越来越繁荣。为什么?我觉得现在越来越多的富人,在资产分配方面,会有比例地选择移动资产,特别是珠宝,成为分配的重要种类之一。”


“股神”巴菲特去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称:“珠宝是一个千百年来一直存在的行业,投资它很安全。”


在赵心绮看来,“艺术:投资”的结合,既能赋予宝石美轮美奂的观赏性,还能使投资者的资产拥有可观的升值空间,可谓一箭双雕。


自2008年以来,赵心绮每年都会为其Black Label系列创作一款经典独特的年度蝴蝶珠宝。今年1月,她在巴黎推出了最新的2018年度蝴蝶作品:“红钻蝴蝶胸针”。相较10年前的第一只年度蝴蝶,其市场价值增长了整整760倍。


赵心绮认为,这只蝴蝶的诞生,是CINDY CHAO兼顾艺术和投资价值的极佳案例。“它的客户是一对夫妻。丈夫从事金融业。他告诉我,想要拥有一颗最稀有的钻石,作为资产分配的方式。因为他相信我们可以找寻到世界上极为罕见的宝石,再以最精湛的工艺和卓越的创意打造出独一无二的年度蝴蝶。于是我们就找到了这颗世面上极其少有的10克拉红钻。太太则偏重观赏,希望我打造一款独一无二的艺术品。所以这款年度蝴蝶就应运而生了。”


奥斯卡影后朱莉娅罗伯茨佩戴CINDY CHAO The Art Jewel出席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

奥斯卡影后朱莉娅罗伯茨佩戴CINDY CHAO The Art Jewel出席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


只选最有眼光的客户

依据赵心绮对珠宝行业多年的观察,中间市场的消费正在萎缩。换句话说,客户要么选择最好的,要不然就选择单价很低、流通性非常高的产品。因此,CINDY CHAO艺术珠宝选择了高定位——按照赵心绮的说法,就必须“不随大流,吸引那群最懂艺术的高级买家”。


在这一点上,该品牌将“反市场营销法则”“玩”到了极致。法国奢侈品管理大师 Bastien在《奢侈品战略》一书中这样写道:“传统营销是想方设法使人更容易买到一件产品,奢侈品则要知道如何在人们喷薄而出的欲望之外设计必要的障碍,并保持这些障碍”。CINDY CHAO艺术珠宝在全球各地都没有开设所谓的“门店”,取而代之的是“高级艺术珠宝鉴赏室”——客户需要进行预约,才能有机会一睹该品牌珠宝的真容。


此外,在外人看来,CINDY CHAO艺术珠宝品牌的经营之道甚至有些“严苛”。赵心绮直言:“我们不需要有100个客户,但是我们需要全球最好的30个顶尖的客户。这些客户必须真的欣赏我们的作品。”


数年前,一位全世界排行前十的艺术品收藏家带着一枚5.16克拉的缅甸无烧鸽血红红宝石登门拜访,希望定制一款绝世无双的年度蝴蝶。赵心绮接受了这份订单。不过,就算是业内“大咖”,仍然逃不过被赵心绮“冷眼”。


赵心绮回忆道:“其实这件作品我已经来来回回改了七八次,但成品始终没能让我满意。买家就跟我发脾气,质问我是否有能力完成。如果没有,就把宝石退给他。”


赵心绮经过仔细思考,居然真的答应了,因为当初她因这位买家在业内的声望和地位答应为他制作,但是他能说出那番话,证明他“并不懂行”。


回绝之后,买家却被赵心绮对艺术的坚持打动,同意宽限更多时间。事实上,最后的成品也证明了赵心绮的眼光。这只2016年度的红宝石蝴蝶不仅让客户赞不绝口,更是以唯一华人珠宝品牌的身份,登上巴黎古董双年展,并惊艳全场。


2019 Masterpiece London伦敦巨匠臻藏艺术博览会

2019 Masterpiece London伦敦巨匠臻藏艺术博览会


从定制到“自主”

早年,CINDY CHAO艺术珠宝依靠定制珠宝的商业模式起家,定制订单大概占其整体订单的30%。


“刚起步时,我们的资金有限。在珠宝这个行业,原材料都是高单价的,起步阶段靠自己投入大量财力购买宝石材料很困难。所以当时接受定制单子对我们是非常重要的。”赵心绮告诉《周末画报》。


但如今,随着CINDY CHAO艺术珠宝在珠宝行业地位的提升,这样的商业模式也在改变。据赵心绮透露,如今1年里全球的定制订单不超过15件。“现在我们已经开始非常谨慎地筛选定制订单。首先,如果宝石不符合我的要求,我们就不接。其次,我们每一件作品都要花费2~3年的制作时间精心雕琢,藏家必须对我们有足够的信任和耐心。”


影响珠宝价值的因素,通常有宝石和工艺这两方面。而CINDY CHAO艺术珠宝敢于做出“自主化”转变,源于随着企业发展,这两大方面实力的不断夯实。


就宝石本身而言,目前珠宝领域已不是过往红宝石、蓝宝石,以及祖母绿这三大宝石称霸天下,而是彩钻等稀有宝石屡创佳绩。彩钻研究基金顾问委员会成员Oren Schneider就表示:“整体来说,彩钻属于稀有性宝石种类,在全球开采量逐年减少的情况下,价值总体将会攀升,尤其等级较高的精品彩钻更具有投资收藏潜力”。


该品牌在运用珍稀宝石的能力方面不容小觑。2018年的一款“山玫瑰胸针”,其主石为一颗重达105.37克拉的斯里兰卡猫眼金绿宝石,此种猫眼石若在市场上能找到20克拉已实属不易,更遑论超过100克拉有多难得了。


不过,宝石价值就如金价、汇率一样相对透明,因此珠宝品牌工艺的独特性就显得更为重要。CINDY CHAO艺术珠宝最为知名的工艺技术即为“蜡雕”。业界一般珠宝作品多半出自平面设计图,但该品牌却直接以蜡雕技术3D立体制作1:1模型,接着灌入烧融的金属铸造出形状。与常规2D角度设计的珠宝不同,这样打造出的是360度精巧设计的立体艺术作品。赵心绮认为,这项独门绝技造就了作品的高品牌辨识度以及不可被取代性。


CINDY CHAO The Art Jewel 领军香港佳士得“蜚声国际的珠宝设计师”

CINDY CHAO The Art Jewel 领军香港佳士得“蜚声国际的珠宝设计师”,

并首度在拍卖会上同时呈献两件 Black Label 大师系列Masterpieces :

金黄羽饰胸针与哥伦比亚祖母绿碗豆耳环。

两件巨作与另一件 White Label 高级珠宝红宝缎带戒指,

一共拍下港币 1,600 万元(约人民币 1,397 万元),几近两倍于拍卖底价之傲人佳绩。


华人女性设计师之光

如今,CINDY CHAO艺术珠宝已在国际上享有盛誉。最让赵心绮拥有成就感的,是她的珠宝都由法国、瑞士的工匠参与制作——这一点与其他不少珠宝“大牌”在中国寻求代工,有很大不同。


赵心绮认为,这体现出华人珠宝设计师在全世界的话语权大大提升。“欧洲的珠宝手艺历史相当悠久,技巧精湛,这也是我坚持找欧洲工匠的原因。15年前,我都是提着行李箱去欧洲,求着这些工匠:帮我加工珠宝。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平起平坐。不过,这样的‘胜利 ’也是靠实力争取得来的。”


以今年获得Masterpiece London伦敦巨匠臻藏艺术博览会“大会杰出奖”的“冬叶套链”为例,在创作的两三年过程中,赵心绮与法国的工匠们发生了无数次的争执。挑剔的她不断推翻工匠的设计,总是在寻找更好的方案,以至于工匠对她说:“作品完成后,我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


不过,工匠们最终却被“打脸”。因为当这款作品的成品出炉后,工匠们全都赞叹不已。赵心绮回忆道:“我永远记得6个工匠看到成品时候的样子。他们先是哑口无言,然后由衷地说,Cindy,我们终于知道你这两年多来在坚持什么。”


作为成功打入西方男性主导的珠宝领域的华人女性,赵心绮现在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重了些。未来,她希望借由珠宝,促进中西文化的交融:“CINDY CHAO艺术珠宝的团队现在在全球大概有100人,团队规模还在成长。而且,团队有一半以上是来自西方的年轻人。我需要为这些西方年轻人传授来自中国的文化和思想。当然,我也希望借自己的成绩,鼓励年轻一代的华人设计师,成就更多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品牌。”


CINDY CHAO艺术珠宝创始人赵心绮(Cindy Chao)


Q=《周末画报》

A=CINDY CHAO艺术珠宝创始人赵心绮(Cindy Chao)


Q:现在CINDY CHAO艺术珠宝在全球各大市场的收益情况如何?

A:我们一年大约卖出150件作品。60%是来自亚洲的藏家,包括东南亚,中国大陆、中国香港、中国台湾、韩国这些国家和地区。40%来自国际市场,包括中东、欧美、俄罗斯。


Q:CINDY CHAO艺术珠宝的销售渠道有何特色?

A:我们并不像一般的珠宝品牌,会在一个国家有上百、上千间店的营业规模。客户有购买意向,都需要预约前往我们品牌为数不多的几家“高级艺术珠宝鉴赏室”,才能接触到产品。我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真正有眼光的藏家一定会知晓并找到我们。


Q:来找你们艺术珠宝的都是怎样的客户?

A:我把珠宝藏家分成3个不同的层次。初级阶段,客户往往还停留于收购不同的宝石,不注重镶工设计。等到有了一定积累,他们就会进入第二阶段——购买各个品牌拥有不同设计的珠宝作品。而来找CINDY CHAO艺术珠宝的买家,已经是第三阶段的高级买家。他们来找Cindy Chao,是收藏与其他品牌不同的珠宝。换句话说,他们想要工艺和创意举世无双的作品。


Q:据说您十分注重作品的雕琢,耗时很久。如果要订购一款珠宝,大约需要多久?

A:我们的年度蝴蝶系列目前已经被定制到2023年。我做过最久的,是去年首次受邀参加Masterpiece London伦敦巨匠臻藏艺术博览会时,就获得大会三大奖项之一的“卓越艺作创作典范奖”的“牡丹花红宝石胸针”,耗时整整7年。事实上,我的手上还有正在雕琢的作品,时长已经接近8年。人们很喜欢问我,最满意的是哪一件作品,我总说是下一件作品。我永远觉得还有空间去进步。


Q:怎么看待与欧洲工匠的合作?

A:他们完全没有预期到,一个亚洲设计师会与西方工匠交汇出如此多的火花。尤其这几年我们在国际上得到很多奖项,这对他们也是一个很大的激励。


Q:您的作品经历了哪些阶段?

A:2004年创业时,我既没名气也没有钱。那时,觉得人生都是黑白色的。这种感觉投射到作品上,所以2007年以前的作品也都是黑白色系。不过后来,生意慢慢好转,我的作品里也增添了许多色彩。


Q:未来有什么规划?

A:明年是我们品牌的15周年。我的第一个15年是为了生存而创作。现在我已经没有创业时的压力。所以明年开始,我要真正地为了享受艺术而创作。


采访、撰文—AL 编辑—邹健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