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玩物 > 用镜头窥探童趣

用镜头窥探童趣

评论
摘要: 嗅觉、味觉、视觉、触觉,探索的勇气最旺盛的时期,是人类童年的3~5岁。是什么使得成年人丧失了好奇心?摄影师阿德里安·萨姆松试图用影像加以探寻。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一个年轻女人躺在地上。


地上铺着大块的黄色毯子,青春艳丽的脸庞向着正前方聚焦。她的上衣由缤纷色彩的线条构成,而粉色袜子配上黄色的印字更显生动。镜头里可以看见她的双手和脸庞,腿部则向前屈伸着,只有一半出镜,那些空白部分便留给想象的空间。


这是一副摄影师阿德里安·萨姆松(Adrian Samson)放在社交媒体首页的作品,他的个人摄影风格也由此昭然若揭。抽象,是阿德里安作品给人的最直观印象。就连他的人物肖像也刻意避开面孔,转而框取人体最暧昧的部分—手、腿、腰身。


独立摄影师之路

到今天,阿德里安已经是世界范围受到瞩目的摄影师,长期定居伦敦,拥有个人的独立工作室,也和Miu Miu、COS等一线品牌合作,为Vogue, Wallpaper、The New York Times等媒体拍摄。然而当时光倒退,阿德里安的童年生涯早已被那些色块和影像占据。


用镜头窥探童趣


1974年,阿德里安出生于斯洛伐克。他的父亲也从事和摄影相关的工作,从小便喜欢为家人拍照记录,有时是重大记忆,有时又是生活琐事,快门声对小小的阿德里安来说并不陌生。在9岁那年,他就拥有了第一台自己的相机。那是一个很廉价的塑料相机,但却让阿德里安爱不释手。他去拍石头被投入水中的飞溅,和父亲一样拍摄家人的日常生活,这些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挑战。


从小时候起,阿德里安就沉迷色彩和影像带来的魅力。他喜欢那些拥有明确几何结构的物体,也似乎天然热爱着鲜艳的色块。


阿德里安出生和成长的60至70年代正是解构主义和前卫艺术最肆意的时候。人们不喜欢那些拘泥于传统逻辑结构的表达,转而打碎、切割、重组,以各种自由的模式表达对于艺术的看法。那时也正处于社会动荡和巨变的环境下,外界的不确定更激发了创作的直接情绪。


用镜头窥探童趣


直到将近27岁的时候,阿德里安正式成为了一名职业摄影师。起先,他跟着加勒比海域的邮轮一路远行,拍拍海面,更多则是拍人。游客来来往往,他的镜头素材则越来越多。


邮轮和游客并不好拍,有些人着急赶时间,有些则会冒出些稀奇古怪的念头,拍摄时的光线也不够充分,更别提专业的模特和团队。但正是这些经历让阿德里安享受其中,一边接受各种各样突如其来的变故,一边又累积着自己的经验。


那些色彩和光线

当阿德里安来到伦敦成为一名独立摄影师,他的创作之路再次一片锦绣。


用镜头窥探童趣


有一句话一直在伦敦的艺术圈内流行,说是在伦敦至少有上万摄影师,每一个人都背着作品四处寻找机会,每一个人都想要在浩如烟海的同行里脱颖而出,为人所记住。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阿德里安的梦想同样是以个人风格为人铭记。


在阿德里安的镜头下,观众能够轻易发现各种“零部件”:穿着鲜艳凉鞋的双腿、男士胸前别致的领带、苍老数目枝干的一角、婴儿滚圆可爱的双手……阿德里安很少会全景展示人或物,他尤其偏爱捕捉这些细节和段落。


阿德里安的作品里似乎也总有那些亮丽的大块色彩。深红的西瓜、翠绿的丝袜、大黄的土陶器、一片宝蓝中央的白色器具……看阿德里安的作品,外界总能轻易被类似于欢欣的情绪所感染,构图并不复杂,线条也干脆利落,但却是一片亮丽。


有一次阿德里安去到了土耳其和巴勒斯坦。他为当地人们拍摄了一组生活记录。阿德里安没有去表现人们的无助,出来的摄影作品反而承载着活力和愉悦。阿德里安曾说,他不想去刻意去表达缺陷和失望,那些在现实中已经太多,够了。相比之下,他宁愿去说说生活的幽默。


慢慢地,阿德里安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机会。


“一切皆有可能”,这句在他入行之初成为座右铭的话,也渐渐和现实的情境重合。当他第一次获奖,第一次有经纪人主动联系,当有越来越多的委托拍摄找上门,这种兴奋感永远不会消失。


镜头背后的记录者

摄影师就如同记录者。他们的镜头发现世界的美丑,关注着人类的喜怒,刻画了欢欣,也不缺某些绝望和忧愁。他们站在镜头的背后隐身,却把光影留在了幕前。或许这也是阿德里安偏爱光线运用的原因。人们通常在意主题和故事,但却会忽略了场景中的那束光。从伦敦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到摄影棚里反射而来的大灯聚焦,光能照亮事物,也能反映情感,这是阿德里安一贯的坚持。


用镜头窥探童趣


和很多摄影师一样,阿德里安尤其在意创作时的灵感和新鲜度。到现在,除了工作需要和特别的情况,他并不会时刻携带相机,也不需要去刻意凹出什么概念。比起很多看着很“酷”的镜头,阿德里安宁愿去拍黑人孩子在沙滩的玩闹和泰洋下醉酒女孩的派对,那些反而更真实,更生动。


电影拍摄也给阿德里安带来了灵感。他喜欢看电影,也参与过电影和预告片的拍摄,他迷恋镜头下的故事感。在他看来,优秀的电影作品每一帧都拥有美妙的构图,随意暂停,截取出来的图片就有可能媲美精心设计和采光的摄影。电影里的爱恨愁绪和摄影师想要定格和抓取的情绪有想通,都是在讲人,讲故事。


除了委托工作之外,阿德里安也会拍摄个人作品,比如一本名为《母亲》的摄影集。作品有静物和装置的展现,这些会在他的个人工作室完成,另外的那些则需要去拍摄实际的人和时刻。哺乳的时候、母子互动的时候、甚至是生产……如果不做摄影师,阿德里安很乐意成为一名撰稿人。有一次他读到一句话,“当我看着窗外时,我正在工作” ,阿德里安深以为然。他不喜欢闷头在办公室的工作,更喜欢走出去,看看人,看看事,和这个世界发生某种亲密连接。


有时是食物原始的红色和覆盖的经络,有时是一滴水珠落在树叶上的形态,有事又是一双握着乐器的孤单的手,还有更多可待发现的惊喜。阿德里安就用属于他的颜色、几何、抽象,描绘了一个又一个张力十足的故事,就这么开启了交流。


编辑 — 杨扬 撰文—艾梦 图片提供 — Brownie 设计 — 卷卷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