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玩物 > CATHERINE PÉGARD 遇见旅行艺术之光

CATHERINE PÉGARD 遇见旅行艺术之光

评论
摘要: 在“飞行、航行、旅行-路易威登”展览中,最具象征意义的莫过于凡尔赛宫首次出借的18世纪古董硬箱,来自路易十六王后Marie Antoinette(安妮·安托瓦内特)的私人餐具箱,为展览带来了一束古典之光。为了更加了解这件展品以及此次参展背后的故事,我们采访了凡尔赛宫现任馆长Catherine Pégard。对于旅行,Pégard表示:“旅行的艺术就是发现的艺术,就是遇见他者的艺术。”对谈中,除了与我们分享了凡尔赛宫的谋变之路,她也带我们走过一段文化艺术之旅。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MW:过去几年,凡尔赛宫成为了中法交流的的一座重要文化桥梁,凡尔赛宫想要推动什么,从而建立怎样的形象?

CP:凡尔赛宫从18世纪开始,就在中法交流的进程上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去年凡尔赛宫曾举办“凡尔赛宫的中国元素—世纪艺术与外交”主题展览,侧重18世纪法国王室珍藏的中国艺术品。我们希望可以在不久的将来把这个展览带来中国,实现更好的双向交流。从传统走到今天,凡尔赛宫一直都是法式生活美学的根基所在,我们希望它能符合当下的时代精神,开启在工艺方面的全新篇章。据我们统计,凡尔赛宫每年800万的参观者中,中国参观者占了13%,位列第一,中法两国的交流与对话是我们更需关注的地方。


MW:自你上任后就强调,凡尔赛宫不会纠缠于现代和传统艺术争论的泥潭中。因此,凡尔赛宫仍然不时地举办当代作品展。

CP:早在路易十四创建凡尔赛宫的时候,就把凡尔赛和当时最前沿的创新精神联合在一起了,所以今天我们想要推动传统与现代的对话并不是空穴来风。对凡尔赛来说,现在确实和创新精神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所说的创新不仅仅局限于艺术,也包括科学与技术……展厅中央这个世纪古董级的旅行箱,是太子妃Marie Antoinette曾使用过的私人物品,它在工艺、旅行方式和生活方式层面都颇具前沿精神。今天我们站在展馆之中,看见它与其他更现代的作品放置在一起的时候,完全感受不到时间上的冲突。那是因为在创办之初,古代与现代的对话就一直贯穿于凡尔赛的语言中。


MW:为什么挑选这件从未离开过凡尔赛宫的展品来参展“飞行、 航行、 旅行-路易威登”?

CP:18世纪遗存至今的古董箱已经非常罕见了,这是凡尔赛馆藏三件中的一件。从玛丽•安托瓦内特成为王后之前到进入凡尔赛宫生活,这件箱子伴随了她很长一段时间。这意味着这件箱子是这位重要的历史人物个人生活,乃至当时政治生活的缩影。在路易威登这个讲述旅行历史、古董箱发展历史的展览之中,这件藏品尤为切题。


MW:这个箱子本身是一个餐具箱,和我们说说它的背景故事?以及如何被凡尔赛宫收藏?

CP::这件藏品进入凡尔赛馆藏之间就已经饱经沧桑了。当时的宫廷生活,这样的硬箱会跟随主人出入各种地方,使用效率接近饱和,所以这些印迹都是它曾被使用的痕迹。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反差,由于使用的频率特别高,这种形制的箱子外部都会用特别厚实耐用的材料,但其中放置的内容却是最精致、最脆弱,主人们最珍贵的东西,里外的形式与内容的反差非常有意思。


MW:今天在“飞行、 航行、 旅行-路易威登”上海展览中,这个硬箱被放置在整个展厅入口最中心的位置,并覆以玻璃罩突出其珍贵性,你对这样的呈现方式及周围陈列的其他展品感觉如何?

CP:我特别荣幸这件藏品可以出现在此次大展最核心的位置,它变成了一种旅行艺术的象征。我也非常感动,在展馆行走给予了我一种在时光中穿行的感觉,像是可以看到路易威登为海明威特制的藏书箱,让他的藏书可以随时随地陪伴着他。对我来说,这些展品一起,能够让我们把握到旅行精神的核心。


MW:随着时光的变迁,交通工具日新月异,人们希望旅行一切从简。在此变化中,旅行的艺术有没有被推进或改变?

CP:旅行在人类的历程中一直存在。在凡尔赛的藏品中,也有许多功能非常细化的小箱子,比如专门装手套的箱子、专门放珠宝的箱子等等……如今时间观念发生了变化,交通也发生了巨变,所有东西都在加速。正像你说的,许多东西都从简,但我觉得旅行艺术的根源是不会从简的,今天在这里依旧能看到许多创新,像专为长途旅行时放置香水设计的精致小箱。只要艺术旅行的精神不灭,这种追求是不会改变的。


MW:你认为旅行的本质是什么?

CP:旅行的艺术是发现的艺术,是与他者相遇的艺术。


CATHERINE PÉGARD 遇见旅行艺术之光

18世纪古董硬箱,来自路易十六王后Marie Antoinette的私人餐具箱


MW:凡尔赛宫给人最大的体验是参观者身处其中可以自由地掌控他们的参观体验,而不是简单地消费和迷失于凡尔赛宫的壮丽雄伟。观众会被要求运用他们的感受力, 勇于接受意外的发生。刚刚我参观了“飞行、 航行、 旅行-路易威登”,也有差不多相同的感受。如何才能营造这种参观体验?

CP:其中有辩证关系,好展览如路易威登的展览,既会有迷失性,让观者迷失在美好的展品之中,发现一段前所未有的体验;也会强调清晰性,可以在参观过程中建立自己的叙事方式与发现路径,但这两者需要平衡。在凡尔赛宫,我们的展示就大致分为这两个部分,一部分关于法国的历史,需要大家花很多时间沉浸在其中;另一部分是定期举办的特展,从体量上来说,特展会更强调清晰性,这两个部分基本保持着平衡的状态。


MW:如何在每一条路径中都能激发到观众的好奇心,其实讲故事的方式非常重要。

CP:我记得雨果曾经说过:“凡尔赛宫就像一本巨大的历史书”。我觉得你可以从当中的任何一页来阅读这本历史书,可以从各种各样的点切入这部宏大的历史巨著中,这是我们所有工作的核心与基底。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用现在的语言传达给本土与海外的观众,新技术的应用是不可或缺的。我们月底将在新加坡举办一个展览,会用一种虚拟的方式呈现在凡尔赛生活的艺术,希望大家可以更好地沉浸在这段历史与收藏中,也希望通过这场展览,最大程度上调动新的词汇语言,讲述这段历史。


MW:凡尔赛宫现在正在举办杉本博司的摄影展,从个展、群展到夏季举办各种音乐盛典,越来越多元的活动融入凡尔赛宫,你想要营造怎样的影响力?

CP:对我们来说,凡尔赛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多面向、丰富的整体,它触及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希望公众到凡尔赛不仅仅是来看博物馆的藏品和建筑,也可以欣赏当代艺术、园林艺术、音乐会, 甚至是烟火表演等等,它是一个类似于迷宫一样不可穷尽的存在。就杉本博司的展览来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和摄影艺术家合作,但摄影对于凡尔赛的历史也非常重要,这次的展览就能很好地契合这段历史。就像路易威登此次的展览,这些前卫现代的创作对我们去理解世纪的历史作品带来了一束全新的当代艺术之光。


MW =《周末画报》

CP=Catherine Pégard


采访—冯婧怡 编辑—倪时俊 设计—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