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玩物 > 旖旎网络风景画

旖旎网络风景画

阅读数 1075

今日热度 9

评论
摘要: 今天这个世界的“风景”,已经变成了都市、网络以及生活中各种元素的自由流动,Murata的作品正是对这一风景抽象化浓缩和提炼。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今年春天,Scarlett Johanssen在真人版经典动漫《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中的扮相在美国引起了不小的议论,因为不少亚裔美国人认为,这部漫画源自日本,整部电影的场景也都在东京,由一位白人女性来出演这样的角色似乎不太合适。不过,电影导演坚决捍卫自己的选择,他认为,Johanssen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全球化的,而这种“全球化”,或者说是“国际范儿”是亚洲女演员所不具备的。从另一方面来说,以亚洲大都市为背景,也正是一种全球化和国际范儿。从巴西到巴黎,从洛杉矶到亚洲,即使不告诉观众是在哪里,也不把国际范儿的Scarlett Johanssen拍戏的场景设定在日本东京,人们也会愿意相信,这样一部科幻味十足的故事,它应该发生在霓虹璀璨的亚洲都市,比如上海,而“上海”这两个字本身,就已经能够代表着未来感。如今,亚洲城市在全球范围内具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并且成为了某种标志,尼日利亚的格拉斯、巴西圣保罗的“都市丛林”,以及伦敦城,这三座现代都市在2016年建造了创纪录数量的摩天大楼,而这向我们展示了这个世界正一天天地变得更“亚洲”。


在音乐和艺术领域,这种美学形式被称为蒸汽波(vaporwave),一种受到科幻影响,具有复古风格的艺术形式。就像20世纪80年代法国视觉系电影(cinéma du look),蒸汽波在名义上都有政治内容指向,而实际上同时也有着非常前卫的视觉表达。蒸汽波的表达形式多种多样,包括20世纪90年代的网络科幻小说,《毁灭公爵》(Duke Nukem)这样的电子游戏,以及日本动漫《攻壳机动队》,当然也包括Tatsuro Yamashita让人似乎看得到耀眼光芒的音乐,蒸汽波其实是一种对于未来的怀旧,它呈现的是过去的我们,怎样展望和预测未来。


在香港这座霓虹璀璨的都市,在设计独特的全新艺术空间Empty Gallery,录像艺术家Takeshi Murata的作品正在那里展出。Murata的作品混合着大量看似毫不相关的元素:网络的碎片化信息、购物中心、电子游戏……以及颜色灿烂的、像素化了的显示屏。当你步入展览看着Murata的作品时,你会觉得这些怪诞作品和墙外的这座都市是多么的融洽。



在Murata的电影里,我们看到形象可怕的超级反派、狼头人身的怪物。这些怪物骑着摩托车,同时还看着自己的手机。这种像素化的形象介于罗斯克(Mark Rothko)抽象派作品、破碎的iPhone屏幕,以及撕烂的复古广告之间。由此,我们可以窥探这位艺术家的内心。有一些作品是有框架可循的,这些形象和Murata的内在意识息息相关;而渐渐地,这位艺术家发现很难描述所谓的“内在意识”,因而,那些看起来混乱而不可言说的框架就变得更加难以理解。


中国的城市几乎在一夜间拔地而起,艺术家试图寻找新的艺术语言来迎合这种新环境。传统的艺术形式,比如绘画和雕塑往往难以抓住人类所创造的全新环境以及它所带来的变迁。最近有一些艺术家在中国展示了一些自己的蒸汽波风格作品,如Lawrence Lek、Jon Rafman和关小。他们通过各种不同的艺术媒介来制作影像作品,而这些作品并不关乎现实,而仅仅是在屏幕上展现动画与视觉图像。如果我们的体验不再是关于自然“世界”,而是人造的环境,如公路、飞机、屏幕以及无处不在的声音和影像,那么,用来表达和理解这些“现实”的艺术形式就必将取代从前的那些。


风景画曾经是艺术的主流形式,画家们用笔描绘静态的自然景观,我们也是通过那些风景画了解我们所处的世界。同样的,Murata作品中的动态和静态影像,也正是对于我们所处的这个流动环境的抽象化浓缩和提炼。今天这个世界的“风景”,已经变成了都市、网络以及生活中各种元素的自由流动。像《粉点》(Pink Dot),《怪兽电影》(Monster Movie)和《Om骑手》(Om Rider)这样的作品,承载的正是这个“后网络时代”的人造环境和其所孕育的抽象元素,比如那些流动的色条中,有一种怪异的美。观者能在这些怪诞的艺术作品中找到极大的共鸣。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在网络时代的都市长大:看动漫电影、玩电子游戏、读科幻小说……表现出内心孤独感的视觉影像,能够极大地唤起我们对于自己童年的回忆,即使这种艺术形式是那么的抽象。



典型的蒸汽波作品中,我们常会看到从未见过的图案和形象,然而在我们内心深处或潜意识里,又总觉得这些前所未见的视觉形象似曾相识。世界如此之大,如此纷繁复杂,我们无法把它固定于条条框框中。像Murata这样的艺术家通过碎片化和模糊化的方式,以电子媒介形象呈现我们的世界。


这种呈现是可行的,因为都市环境与其说是新建,不如说是周而复始地轮回,因此真实的、全新的感官体验不总是那么容易获得。当然,这不完全是新概念。20世纪70年代在美国纽约,后极简主义雕塑家Eva Hesse宣称,“无尽的重复也是一种色情。”对于她而言,新事物的出现会勾起记忆中旧事物所带来的快感,而这种快感是我们期待未知的未来的重要原因。在苏联,有一部电影叫《祝你洗澡愉快!》(Enjoy Your Bath!),这部诡异的电影讲的是一位醉酒的商人登上了一班本不该登上的航班,飞去了一个错误的目的地,然而由于所有的苏联城市都看起来一模一样,同样的建筑,同样的街道名,看上去表情一致的市民,很长时间他都并未发现自己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直到他认为回到了自己的家,但是发现屋里的女主人并不是自己的妻子,方才醒悟。当然,电影的结局是他爱上了这个女人。在中国,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人民广场、中山公园、万达广场……这些城市都很像。在我们的世界,同时也是蒸汽波艺术家所描述的这个世界中,独特甚至怪诞的形象都似乎是自然的、符合逻辑的,是整个世界的一部分。当我们看到Murata的艺术作品里,具象的图案慢慢弱化成抽象色彩的时候,你会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就好像坐在一辆出租车中,行驶在中国城市间的高速公路上,城市天际线的具象物体慢慢地模糊成了一个整体。


就像电影《攻壳机动队》一样,其中的场景看起来是比较“亚洲”的,然而它们在全球不同文化中,都是具有普遍吸引力的。不过,东西方在欣赏和理解这些视觉影像的时候还是有巨大的差异的。曾经强大的美国中产阶级如今正破碎成贫富悬殊的两个人群:富豪和挣扎在生存边缘的穷人。这种景象不禁让人回想上世纪90年代人们对于未来的憧憬,那个时候美国人相信:未来是安全的,虽然有些无聊,但他们的富裕是永恒的。他们认为,普通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就像斯皮尔伯格(Spielberg)的《ET外星人》(E.T.)中的家庭那样,会传播到全世界。当然,历史并没有那样发展。可是,当我们看到代表那个时代的影像时,看到的其实是曾经我们对于未来的乐观与信心。


在过去的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这种无休止的进步也许是建立在并不牢固的基础之上的。其实第一批科幻复古艺术家作品中所出现的科幻摩天大楼和肮脏狭窄的街道,在今天看来习以为常。当Jon Rafman向欧洲观众展示《霓虹平行线》(Neon Parallel 1996)时,大家都感到如此独特而有魅力;但对于中国香港或者中国内地的观众而言,它不过是再也平常不过的每日所见。Murata作品里的形象和我们所有人都熟悉的虚构的人物,他们也同我们一样经历着生活的困苦和艰难。当这些形象开始化开并变得模糊,我们感到了忧虑,这种忧虑,就好像iPhone的电池突然没电了。


撰文—Jacob Dreyer 翻译—shawbee 编辑— PL 设计—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