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玩物 > 在向硬盘说再见之前

在向硬盘说再见之前

评论
摘要: 若不是朋友要为他那台在储藏室的角落中闲置多年,如今重见天日,想在报废之前发挥一下“余热”的旧款HP平板电脑重装系统,我几乎忘记了我还有台外置USB光驱这件事了。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2

 

平面设计师,业余IT专栏及科幻小说作者,劝败专家,“外貌协会”的坚定成员。为多家平面媒体及网站撰写IT专栏及评测,并有小说、书评、乐评散见于报刊杂志。

 

2.jpg

 

如今光驱正在经历如当年的软驱一样被边缘化的过程。10年前我为了将一台旧台式机的系统升级至Windows 98,而去向朋友拷贝DOS启动盘。当时朋友以假装遗憾,实际上却是充满优越感的语调对我说,他的所有3寸软盘早已在整理屋子时扔进了垃圾桶,因为新款的机器已经全部支持光驱启动了。在那之后不久,软驱这种东西,就从我们的电脑中消失了。而现在——不要说当红的“上网本”,只要是标榜“轻薄”的笔记本电脑,光驱必然是首先被牺牲掉的。而在实际应用中也是如此——回想一下你有多久没有使用光驱这一设备,并完全没有感到不方便。

 

难怪我在跟人炫耀我的新款笔记本电脑的配置,说到“蓝光刻录机”这一项时,大多数人的反应都很迟钝——甚至还有人问我:“它能够被拆下来换装第二块硬盘吗?”想想看,蓝光击败HDDVD,成为公认的新一代光存储标准,只不过是2年前的事。可是现在,移动硬盘的容量动辄过T的时代,蓝光的单面25G的容量似乎算不了什么。

 

数码技术的发展实在太快,人们也在猜测,下一个告别的将是什么?

 

我曾经以为,下一个会是硬盘。因为瑞典皇家学院曾经发出了一个信号——他们把2007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颁给了法国科学家Albert Fert和德国科学家Peter Grünberg,因为他们在1986年不约而同地发现了“巨磁阻”效应——这一效应的应用正是大容量高密度硬盘科技的理论基础。你知道诺贝尔奖这种东西,你不可能当年做出一个重大成就,次年就获奖——除非你和奥巴马领的是同一个奖项。瑞典皇家学院通常都会晾你很长时间——长到你自己都几乎忘记了你究竟是因为哪个“重大成就”才获奖,他们才会打电话给你。而联想到前两年固态硬盘的风头之健,再加上容量越来越大的U盘与存储卡的煽风点火,我们很容易就会对2007年那个诺贝尔物理学奖作出这样的解读:他们之所以决定将物理学奖颁给那两位科学家,是因为再不颁就来不及了,硬盘这玩意儿就要被淘汰了。

 

但事情并没有发生。迄今为止,硬盘仍在数码卖场、BestBuy以及苹果店中占据大片柜台。事情发生了一点有趣的变化,现在,当你购买一台Lacie移动硬盘时,你同时会获赠10G的网络存储空间;类似的事情也在其他硬盘制造商那里上演,HITACHI最新款的LifeStudio移动硬盘附赠3G网络存储空间,如果你再额外付每年49美元的年费,那么可以将属于你的网络空间升级至250G之多——显然,以卖硬盘为生的商人们找到了新的靠山,那就是“云存储”。这可不单单是在网络上保存文件这么简单,如果你用过迅雷的“离线下载”功能(即直接将要下载的内容下载至你的网络存储空间,在电脑离线关机的状态下亦可完成下载),或是通过类似DropboxSkydrive的“云硬盘”与别人交换过无法通过邮件发送的大容量文件,你就会明白,“云存储”绝对是个好东西。

 

另一方面,原本属于电脑的柜台,正迅速让位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iPod TouchiPad之类的便携智能终端。

 

我现在写的这篇文章,就是窝在沙发上,抱着我的新款Android手机——而非笔记本电脑——完成的。我将它直接存储在网上,通过手机的Gmail发给编辑。如今出行,我也再不必在行李中塞入一台笔记本电脑,我的手机就可以搞定所有的事。即使是在平常,用手机,顶多再加上台iPad,就足以处理大部分的事务——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一星期不碰电脑。

 

当人们觉得就要告别硬盘时,瞧,恐怕在告别硬盘之前,我们就会告别整台电脑了。

 

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如今在沙滩上奄奄一息的是光驱、是台式机、是固定电话……或许还没有那么快轮到笔记本电脑,毕竟在2008年的第三季度它才刚刚取代了台式机的地位(当季全球笔记本电脑销售额首度超越台式机),但你永远不知道后面的浪有多急,下一个被冲上岸的会是谁。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在购买一个大件之前仔细想想——它能不能被更先进、更轻巧的设备所代替。

 

或许你并不需要一台台式机,其实只要一台轻薄的笔记本+ 一台显示器就够了;又或许你并不需要一台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网络硬盘就已经足以搞定。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