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玩物 > Miranda July你好,陌生人

Miranda July你好,陌生人

评论
摘要: 现居洛杉矶的艺术家、作家和电影制作人米兰达•裘莱,在Miu Miu的支持下,与一组研发者共同创造了一个超前的手机应用程序SOMEBODY。她把SOMEBODY看作一项世界范围内的公共艺术项目,可以激发陌生人之间的互动和联系,《周末画报》就这一项目的创作过程,以及低效率传播与风险价值展开了对话。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现居洛杉矶的艺术家、作家和电影制作人米兰达·裘莱,在Miu Miu的支持下,与一组研发者共同创造了一个超前的手机应用程序SOMEBODY。她把SOMEBODY看作一项世界范围内的公共艺术项目,可以激发陌生人之间的互动和联系,《周末画报》就这一项目的创作过程,以及低效率传播与风险价值展开了对话。

 

想象一下你保存在微信、微博、WhatsApp、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上的讯息,将它们集结成册的话,是否比一本有关人类文明的通史还要厚重?身处一个由传播媒介联系起来的社交网络社会中,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与他人交流,却大半是在独自一人的情况下完成的。你是否曾发现,当与你熟识的人面对面时,有些话却很难说出口?

 

杰西卡(Jessica)想要和迦勒(Caleb)分手。她打开“SOMEBODY”,输入了这一令人心碎的消息,并从列表中选择了陌生人保罗(Paul)。保罗正在公园中,他的手机“叮”的一响。他抬头看到迦勒正在野餐。保罗走过去,以杰西卡替身的身份将这一坏消息告诉了迦勒。

 

这是米兰达·裘莱(Miranda July)为Miu Miu《女人的故事》拍摄的10分钟电影《某人》中出现的一幕,以一种离奇到近乎荒谬的方式传达了我们对于沟通、科技、化身和外包服务的无尽渴求。场景虽然是虚构的,SOMEBODY应用程序却真实存在。电影结束时,我们被邀请登陆somebodyapp.com,发送或传递属于我们的第一条信息。“短信太无礼,电话太尴尬,电邮太过时。”SOMEBODY在自己的声明里这样写道。

 

这一手机应用并不仅仅是一种全新的交流方式,它是两个陌生人之间一次即兴而为的行为艺术表演。消息通过该应用发送后,会被推送至距离意图接收对象最近的一位SOMEBODY用户的手机上,他可以通过照片辨认接收者,并按照你写好的剧本完成一系列动作:拥抱,微笑,为其买咖啡,或是传达一句你想说的话。SOMEBODY营造的世界,介乎人与程序、魔术与科技、日常与离奇、偶然与必然之间。它令人紧张、头晕,警惕我们身边的陌生人。每一次人际互动的完成都牵扯到三方,这或许是对高效、理性的现代技术神话的最佳反注脚。

 

事实上,没有人比裘莱更擅长探索亲密关系与科技发展的互动了。她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爱情你我他》(Me and You and Everyone We Know)(2005)荣获了圣丹斯电影节的评审团特别奖及四项戛纳电影节大奖。系列小说《没有人比你更属于这里》(No One Belongs Here More Than You)(2007),曾荣获弗兰克·奥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并在23个国家出版。在这些形式多样的作品中,个体如何在数字化时代相互连接,是裘莱不断探讨的主题。2013年,超过10万人订阅了她基于电子邮件形式的艺术作品《我们孤独的思考》(We Think Alone)。裘莱将自己名人好友—包括演员克尔斯滕·邓斯特(Kirsten Dunst)、莉娜·邓纳姆(Lena Dunham)和篮球明星贾巴尔(Kareem Abdul-Jabbar)—的私密邮件转发至你的邮箱里。每一周,他们需要在自己的收件箱内找一封与主题相关的邮件:例如,第14周的主题为“一封有关悲伤的邮件”。

 

到目前为止,裘莱在美国一些美术馆内为SOMEBODY用户设立了官方热点区域。包括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纽约新美术馆、芳草地艺术中心、波特兰当代艺术院和波士顿艺术博物馆。注册时,你需要上传一张清晰的头像照,并填写5个最喜欢的事物。目前为止,SOMEBODY的运行还有诸多瑕疵,但自称“技术白痴”的裘莱表示,“应用程序是迭代反复的,总是有能改进的地方,哪怕是在公开上线之后”。这或许便是开发手机应用的有趣之处。

 

MW=Modern Weekly MJ=Miranda July

 

MW:SOMEBODY的概念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突现你脑海中的?

MJ:我第一次起这个念头是在今年3月—那时候我正在和两个朋友聊应用程序,我们只是在晚餐后头脑风暴,想自己能用这个媒介做些什么事。我的朋友艾德·布拉奇菲尔德(Ed Brachfeld)考虑“唱歌电报”,我立即就觉得是个好主意,我意识到通过陌生人收到来自朋友的讯息多么令人激动,这永不过时。

 

MW:你和Miu Miu的合作是怎么开始的?

MJ:在应用程序的念头兴起之后几个星期(那时候我满脑子都是这个),Miu Miu邀请我为它们的系列拍一段影片。我和Verde(Visconti, Prada及Miu Miu企业公关、VIP及战略项目总监)以及Max(Brun, 短片执行监制)通过电话聊了聊,感到完全放松而且兴奋—整个普拉达家族都以一种非常深刻的方式珍视创造力和艺术家。我花了点时间才把应用程序的主意和影片邀约联系在一起,这些念头一下子涌入我脑海中,于是我把提案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他们—一段将新讯息系统带入生活的影片,还有一个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应用的手机程序。他们立即就领会了。

 

MW:你承认自己并非技术专家。在搞清楚如何制作手机应用程序的过程中,你经历了哪些阶段?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MJ:我的提案被Miu Miu通过之后,我放下电话想道:嗯,应用程序到底怎么做来着?我还在谷歌搜索引擎内输入了“应用程序制作者,洛杉矶”。最后和我一起合作的公司来自纽约,叫做Stinkdigital。开发过程中我和他们密切合作,而且雇佣了一个我原来就认识的人西娅·洛伦兹(Thea Lorentzen)来做图像设计。整个过程就是一场赛跑,而且我还得同时制作影片。最大的挑战是适应新创作过程—它和我以前接触过的所有媒介都不同,应用程序是迭代反复的—一直没完没了,总是有能改进的地方,哪怕已经公开上线之后。公众是这个过程中的一部分。我发现在理论层面上这很有趣,我觉得学习是不错的,但是这让我特别紧张焦虑。我习惯于说“啦啦!做完啦!”,而现在我正在翘首以盼1.1版本上线,而且SOMEBODY会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完善。

 

MW:你为什么选择艺术和文化机构作为热点?会不会将热点扩散到其他公共场所?

MJ:理想的状态下应该到处都是热点—学生将自己的学校作为热点,酒吧和音乐会也会成为热点。事实上已经开始了—一家咖啡馆从sombodyapp.com上下载打印了热点海报并且在推特上发了照片!但是我邀请美术馆成为“官方”热点是因为我将这个项目看作信息服务的同时,也将它看作一个公共艺术项目。而且邀请观众进入画廊本来就是美术馆的一项使命—它们已经准备好了,并且愿意将这件事做好。

 

MW:陌生人为你做过的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反过来呢?

MJ:有一次我走在街上,一个陌生人在我面前晕了过去,我帮助了她,和她一起坐了会儿,等她的朋友到来。接着,几天之后,我收到一份证书,感谢我尽了这份公共责任。四年以来这一直是个困扰我的谜,不过,几个月之前,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她在街对面的咖啡馆里看到了整个事件过程。她制作了那张证书寄给了我,并且从来没告诉我—这很像她会做的事。

 

MW:最近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某个人说或做的,但害怕太唐突而放弃了?

MJ:昨晚莉娜·邓纳姆大胆地给普拉达太太打电话,为我们愉快的威尼斯之旅向她表达谢意(我们的应用程序和影片就是在那里首次发布的)。我也想打电话过去致谢但是太紧张了,于是我决定“没什么关系,莉娜在社交方面比我更有信心,我得承认这一点”。或许我应该使用SOMEBODY。无论如何,几分钟之后普拉达太太自己打电话给我,让我很高兴,这样我就不留遗憾了。

 

MW:如果SOMEBODY能让你进行时空旅行,你可以向“某人”附近的陌生人发一条信息,你希望这个“某人”是谁,想让这个陌生人为你做什么?

MJ:这事实上正是SOMEBODY让你做的,除了时空旅行之外。或许在我快乐地结婚之后会有点后悔发明了这个,因为通过其他女性(或男性)给男孩们发短信可能会引起暧昧的麻烦。我甚至给我自己发过一条消息,让一个男孩把它送到我这里,而消息内容正是他应该对我说的—这是一种完全控制某人的幻想。但是我觉得在每个时代,总有一些时候,非直接交流会成为魔法般的惊喜。

 

MW:你曾在一个采访中提到,SOMEBODY是我们在过去几年中开发的高效交流方式的对立面。你如何定义“高效交流”一词?为什么SOMEBODY是一种“低效交流”?

MJ:比如你不会想用SOMEBODY打电话给医生。而且为你传递讯息的人会无可避免地融入他们自己的个性,所以你发送的是一个多层次的复杂讯息,并不只是你自己和你朋友之间的事。而且这也比发短信的时间长。这消息或许不会即时到达,你的朋友或许不在公共场所,或许周围没有人能把消息递送给他,你或许不得不让你的消息“漂流”一阵,期望它晚点被送达。这个应用程序就像生活本身,比起短信,它包含了太多未知和不测。而且就和生活一样,当所有事情排成一线,消息最终被送达时,是非常特别而神奇的。加入的用户越多,送达的概率也越高。效率并不能把我们想要的一切带给我们—我希望SOMEBODY能带来一种对混乱、难预测体验的期望。人类需要这些,就像需要空气一样。

 

MW:尴尬而直接的接触总是带有某种程度的风险。你觉得像SOMEBODY这样的应用程序存在什么潜在危险?

MJ:至今为止,在SOMEBODY诞生的四天中,人们大多是发送拥抱、打招呼和搞笑的东西。有些人会永远止步于此。应用程序中有自由对话,由于你可以设定行为,我们将删除那些邀请别人进行暴力行为的请求。尽管事实上这种消息不太可能找到自愿的递送人。打分/评论也让你避免选择那些滥用应用程序的替身。

 

MW:告诉我们一部你喜欢的电影或书籍,主题是探讨科技创新背景下注定的人类关系。

MJ:我不知道《皮囊之下》(Under The Skin)算不算—这是一种疏离的创新。我最喜欢的部分是缠绵诱惑之下那些兴奋的男人们身体最终化成了某种汤。我喜欢这一段,很显然用了某些先进的技术,但是这里并没有一对电子小装置,它完全是物质的、感官的和视觉的—因此让人觉得可信。它就像一个陈旧的梦境反复回荡。

1.jpg

米兰达·裘莱为Miu Miu《女人的故事》导演的短片《某人》(2014)幕后花絮照,摄影:Brigitte Lacombe

2.jpg

 

3.jpg

 

4.jpg

 

5.jpg

《某人》中的四幕场景演绎了SOMEBODY应用程序的种种可能性。在短片中,SOMEBODY除了传递分手的消息,还挽救了尤兰达(Yolanda)和布兰卡(Blanca)之间的友谊,帮助杰飞(Jeffy)向孤独的维多利亚(Victoria)求婚,并引发了两名狱工和一盆名为安东尼的干旱盆栽植物之间的一段奇妙三角关系,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Miu Miu

 

Note s about SOMEBODY使用提示6.jpg

●你可以为你的替身选择动作或指令,例如“cr y”或“hug”

●替身永远可以选择拒绝递送信息

●信息的第一句话永远是“(接收者名字)?是我,(发送者名字)”,提醒替身自己在以发送者的身份行动

●SOMEBODY通过GPS定位接收者和最近的替身。如果附近没有人,发送者可以选择让信息不限时“漂浮”,直到有人愿意成为替身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