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美食 > 山居二十四时

山居二十四时

评论
摘要: 越来越多人向往着山居生活的安逸和悠闲,而真正住在山中的日子是如何度过的呢?我们邀请了云南田珈琲主理人陶兴和叶江,分享他们日常的生活体验,在24小时的时间胶囊里,他们装了些什么?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山居二十四时


07:00

陶兴:刚开店那会儿6、7点就起来了,骑车去“海”边散步看日出,然后回来店里,烘焙咖啡豆,开门营业——这是最佳的一日之晨。现在“海”边修路,起来晚了,直接来店里烘焙咖啡豆。


叶江:早上一般7点多起床。最近在做面包,会先去菜市场买菜和一些做面包要用到的食材。


山居二十四时


10:00

陶兴:开店一般人来了,点开暖光灯就算营业。店不大,一般会提前备两大瓶附近打来的深层地下水,给门口的竹子和花浇浇水。隔三差五早上会烘云南豆,目前有三款稳定的云南产品,根据风味感受分别取名为清氲、秋璞以及和峦,这也是云南的三种美感。


叶江:早上都在做面包。刚好早上也没什么客人,面包做好。


12:00

陶兴:喜欢去一家清真餐馆吃牛肉米线,牛肉酱是事先炒制好的,还可以加腌制好的榨菜。牛肉味很地道。


叶江:几乎每天都要去吃一家米线,本地一对夫妇开的,就在镇子口。一碗米线三种肉燥,然后十几种搭配料,自己选自己加。混成了熟客,点好了米线老板也就默契地配好了肉燥。


山居二十四时


14:30

陶兴:下午会比较忙一些。来客人就是冲咖啡和一起聊聊天,没客人会躲在楼上休息,看看电影或者书,有时候也会提前把包装袋的logo盖上去。来朋友了,会一起泡茶喝喝,有时候朋友也会自己带咖啡豆和茶叶来分享。我们的店虽然不大,但很自由开放,我们会鼓励客人自己做手冲咖啡,有时候也会让客人待在店里,店里有钢琴可以弹奏。我希望借由咖啡,营造一个大家都能参与进来、感受慢时光的空间。


叶江:下午客人慢慢多一些就可以安心做咖啡了。淡季人不多的时候,朋友会一起在店里试豆子。最近和老陶常约一个做茶的朋友试各种普洱生茶。越接触越发现茶和咖啡的互通性,用对咖啡建立的一些系统框架去了解茶,互相参照,又互相印证。我会因此冒出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有些着实让思路豁然开展。


山居二十四时


18:30

陶兴:晚饭时间就会关店,吃完饭还会回来店里,不过不是营业状态了。我女朋友会弹钢琴,或者和街坊邻居朋友们分享茶,我有时候会在楼上看部老电影,如果没有朋友串门的话。


叶江:我们一般6点半关门,之后就会在店里收拾打扫,洗杯子也是每个咖啡师的主业(笑)。我会整理店里的布置,核对账目,因为手记的还得计算总结一下。另外我还会浇花,搬出来打打露水、擦擦叶子。


山居二十四时


19:30

陶兴:晚饭会好好吃一顿,去认识的朋友开的餐厅,有时候会有其他朋友拼饭。晚饭后喜欢去散步,碰到气象条件好的时候,会想去田野或者“海”边看月亮。


叶江:晚上有空就会自己做饭。云南的食材极丰富,又很纯正。很多你见都没见过。薄荷是很常见的,店门口和院子后就有种植。炒肉、煎包浆豆腐(本地的一种豆腐,外面很老里面很嫩,有一点臭味)、煎土豆或者鸡蛋总要加一些鲜薄荷叶。我是来云南后养成了对薄荷的嗜好。


21:00

陶兴:晚上也在店里,我喜欢待在店里,偶尔会喝点酒,大多数时间喝茶,我女朋友爱茶。最近看书少了,未来会想利用晚上时间多看看书,和朋友喝茶的同时也可以翻翻有意思的手机内容。


叶江:晚上回家最日常的娱乐消遣就是看书看电影了。有段时间还耐着性子练练毛笔字,又只是持续了三分钟的火热。饭后常常走到门口的稻田里。现在刚栽下秧子,田里蓄了水,远处青蛙叫得欢,近处能听到虫子的吱吱声。很多时候月亮足够大足够亮,夜间起到一些照明作用。在田埂上吹吹风,仰头不是大片透明泛光的云,就会是灿烂宁静的星群甚至银河。远处山的脊线硬朗流动,慢慢渗入夜色。


山居二十四时


23:00

陶兴:刚开店那会,睡在店里,10点估计就睡了,很怀念那段时光。现在差不多也要11点多睡,一直很想早睡早起,这也是当初我选择在云南开咖啡馆的原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大理空气好、灯光污染少、噪音低。不过我睡眠质量最好的地方是在我合作咖啡农高黎贡山的家里,一般去他那每晚都要喝咖啡,但是很神奇,睡得很深,安静地与夜色融为一体。一大早在此起彼伏的鸡鸣中醒来,很惬意。


叶江:镇子上的夜生活应该就是睡觉了,一般也不会很早,11点左右吧。都是一觉睡到天亮那种。


INTERVIEW


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在云南山区开一家咖啡店?


陶兴:其实是因为想在云南长期生活所以选择了咖啡,也因为云南工作平台不多,才开了家咖啡店。


叶江:在云南从事咖啡工作,因为云南是国内精品咖啡第一产地。我觉得咖啡师如同厨师一样,咖啡豆就是我们所依赖的食材。你只有不遗余力地去了解食材本身,有着同它一起生长成熟的切实经历,才敢也才有信心替咖啡豆去表达它们。很有趣的是,在我还没有接触到咖啡时,那时的工作也是在云南,正是那份工作让我慢慢向咖啡靠近了一些。


这些年在云南的山居生活让你产生了什么变化?


陶兴:我来云南9年了,咖啡馆开了快5年了。我先在新疆背包旅行,然后走青藏线和滇藏线到了大理,原本打算休整一下去昆明,但是就一直住下了。大理算是我的第二故乡了,在这里我真正开始向上成长,最大的变化就是我明白自己之前很个人的想法都可以是好的,不会再觉得自己是个异类。有意思的是开店后,发现自己又开始回归人群。


叶江:在云南零零散散加起来也快3年多,这些年的云南生活更多在于专注咖啡这件事上,慢慢从一种毫无凭籍、慌张漂浮的状态,落回了地上。相比于以前,虽然走得少、看得少了些,但每一步都更沉着笃定一些。有事可做,还对它感兴趣,真是很幸运!


云南当地有什么小众的秘密游玩地可以推荐?


陶兴:秘密游玩地那就得保密(笑)。我的旅行经验是不走人多的路,多点好奇心。比如到双廊玩,大家都会去“海”边,但其实爬山俯瞰洱海,远眺苍山体验也很有意思。


叶江:作为一个旅游大省,云南可游玩的地方太多!一些我甚至还没去过。我个人的秘密去处就是苍山,不是坐索道滑上去又滑下来,而是去山里徒步爬山。我收藏了几条私人线路,有的是本地人入山的小径,一直能登到山顶。穿过幽深密林,途中偶尔能遇到一两个山下村里的农人。越往山顶,植被越稀少,视野更开阔,越过林线眼前就是一汪洱海。溯溪而上,难度要大些,但顺着溪流往上攀完全是另一种感觉。在峡谷溪流间的石头上攀爬跳跃,自己好像本来就是山里的一只什么似的(笑)。


编辑—YAO 采访整理—HHT 插画—杨草坪 设计—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