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美食 > 食物有型,创意无尽

食物有型,创意无尽

评论
摘要: 说到食物摄影,你会想到什么?可能很多人都觉得食物摄影的灵魂就在于“食欲”,它能将画面中食物的色香味以某种意念的形式传递给人,让味蕾得以刺激。但对于食物摄影师Yum Tang来说,她并不期待拍出食物的食欲,而是要像时尚摄影师那样拍出食物的时尚感,用镜头让大家感知她看食物和看世界的样子。在她构建的美食天地里,日常食材成了耀眼的主角,拥有了让人意想不到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性格与态度。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对生活与食物保持敏感的个性,让Yum Tang常常在不经意间获得创作灵感,她喜欢将思考与规划先画下来,做好万分准备再开始拍摄,这应该与之前学习设计的经验有关。从一开始只是单纯地记录食材,以此表达大自然造物的美好,渐渐地她开始挖掘不同食材拥有的艺术表达能力,结合艺术领域对颜色、状态、肌理的掌握,赋予了食材艺术气息和时尚感知。


“我不喜欢纪实,当然也不是纪实食物,而是拍被设计过的食物。”从设计师到食物摄影师,Yum Tang不断探索着对自我的认知,在她的眼里,洋葱、番茄、西瓜、石榴、玉米这些日常食材值得被赋予美好的艺术遐想,就连看似粗犷的大猪蹄子,也可以显露“珠光宝气”的贵妇气质。为了表达食物的艺术趣味,Yum Tang做过一个特别的便当,她结合了蒙德里安的艺术想象,尝试用食材的颜色拼接制作特别版“蒙德里安的便当盒”,在试过几十种食材后,最后用紫薯、吐司、三文鱼、米饭、香肠、饼干、蓝莓奶昔、玉米、西瓜、蘑菇、面条进行组合,完成了食物三原色里的艺术创作。看似简单的食材搭配,却成就了一场特别的艺术表演。


食物有型,创意无尽


越是简单,就越是需要想象力。一眼看去,Yum Tang的作品充满丰富性和透气感,像是有人在用温柔而有趣的语气讲故事。她曾用1.5公斤的花生做了一个花生帽送给需要帮助的小朋友;用农村滞销的土豆为当地小女孩做了一个梦寐以求的“泰迪熊”;用2袋子大米(黑白米)建起了一架钢琴玩具为小朋友筑梦……美好的食物里,住着梦想与爱,对于创作者来说,这或许就是创作过程最温暖的记忆之一。


在Yum Tang的美食世界里,存于冰箱里的日常食材,每一个都拥有只属于它的名字、颜色和肌理,当想象力和创造力被搭建成型,它们就成了耀眼T台上的模特,演绎着时尚与美好。在秀场之上,食物展示着让人垂涎欲滴的姿态,但在美好之余,这场食物大秀还能有什么可能性?Yum Tang继续着她的思考与创作。


食物有型,创意无尽


Yum Tang很欣赏的斯洛伐克视觉艺术家Evelyn Bencicova善于用作品中冷淡而诡异的行为表达来诠释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就像她曾说的那样:“我们所处的时代,对美的定义过于固化、狭隘,美从来不是模式化的标准”。一直在记录食物美好模样的Yum Tang,最近对食物做了一个反向思考,完成了《Food Monster》系列作品。“从2019年开始我就一直在思考食物和人的关系,这次的肺炎事件更加深了我对食物危险一面的研究。而我想做的不是引起人对食物的担忧或者是恐慌,而是更有意识地选择食物和食用食物,在享受的同时不要忽略食物也有危险的一面。”谈到《Food Monster》系列,她说这应该是近期最让自己满意的创作,“食物在现代生活中存在一直被忽略的危险面,例如eating disorder这些由食物造成却隐藏起来的心理问题。”


食物有型,创意无尽


蔬菜、面包、鱼、肉、甜点……它们盘绕在人的面部,将头颅包裹,露出吞噬食物的嘴唇。鲜明的色彩和生动的表达让观看者的视觉被牢牢锁定在画面中,仿佛可以想象影像中被食物缠绕的就是自己。好的艺术作品,不只是带来视觉享受,它蕴含了创作者对社会现象的观察,让观赏者能通过艺术获得现实感知。这套《Food Monster》系列作品,恰好映射了当下人类存在的饮食问题,“当我们对某一种食物相信甚至无节制的上瘾而过度食用,当停不下来的那一刻,我们只是机械的重复,然后慢慢被食物吞噬。”愿看到《Food Monster》系列作品的人,能对自我与食物的关系进行反思,不要在饮食世界里做一只怪兽。


Q&A 

Q= 《周末画报》

A= Yum Tang(90年食物摄影师)


食物有型,创意无尽


Q:从设计师到食物摄影师,当时是如何发生这种身份转变的?

A:其实不算转变,只是一个对自我认知和摸索的过程。大学专业是设计因此选择了设计师作为职业,初入职场后发觉摄影比设计更能给我带来主观表达,继而选择了摄影,而设计经验给我不一样的表达语言和观看视角。至于选择拍摄对象是食物,我一直觉得无论是拍景还是人,都很具象,我不喜欢纪实,当然也不是纪实食物,而是拍被“设计过”的食物。


Q:你最喜欢的摄影师是?

A:喜欢的摄影师很多,当代摄影师里很喜欢Evelyn Bencicova,她的作品充满超现实和戏剧性还有强烈的场景感,最重要的是她会把一些现实题材融入到她的作品中,荒诞却柔和的画面能映射出一些现实生活里的问题。


Q:通常创作一个场景的食物摄影作品,从前期准备到最终出品,大概需要多久?

A:我的工作重心主要在前期想法构建部分,如果有一个好的想法,会花很多时间在构想草图以及会考虑实现的可能性,包括配色和画面构图,这些大的方向都会提前落实。其次就是购买食材,在我的创作中也是一个很重要部分,一个合适的食材就像是模特一样。


食物有型,创意无尽


Q:可以给大家一些食物摄影的建议?

A:如果只是拍出食物食欲,注重充足的光线和适当的摆盘,场景气氛营造就好。


Q:随着“一人食”饮食风潮的蔓延,你如何理解食物与孤独的关系?

A:我个人觉得,一个吃饭或是一群人吃饭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一群人吃饭时需要沟通,反而吃饭这件事会变的不重要,当一个人吃饭时,如何吃和吃什么却变得重要。其实一个人吃饭并不孤独,只是我们的教育和我们中国式的饭桌礼仪,“集体”式的合群用餐意识在近几年因为互联网衍生的宅文化而突然被分化,让“一人食”新的饮食文化变得开始突兀。


Q:对你来说,食物的治愈力表现在什么地方?

A:食物的根本还是生存,让人获得能量而温暖,而我们很多用餐的场景都发生在家里,简简单单的家庭食物通常来自爱你的人做的,这是食物在心理治愈的地方。


Q:分享一下最近有哪些新计划?

A:会做一些对食物心理学方面的研究拍摄。


编辑—YAO 采访、撰文—FullMoon 图片提供—©Yum Tang 设计—卷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