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美食 > 够野够鲜,千金难得

够野够鲜,千金难得

评论
摘要: 在台州的竹山,春笋与笋农,以破土为号,彼此竞争。鲜笋在被俘获后的几小时内,笋汁就会流失过半,鲜味转瞬即逝。这种必须人站在产地才能吃到的滋味,够鲜够野,千金难得……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在台州的竹山,春笋与笋农,以破土为号,彼此竞争。鲜笋在被俘获后的几小时内,笋汁就会流失过半,鲜味转瞬即逝。这种必须人站在产地才能吃到的滋味,够鲜够野,千金难得……


野餐


小时候在北京,学校年年春天组织远足野餐,人人带上维生素面包和火腿肠,清早去爬香山或者八大处。大伙走累了,聚在一起猛嚼一通,再灌瓶北冰洋,很欢乐了。如今在上海不同,参加过几次郊野香槟、三明治冷餐会,总觉得吃得太斯文了。


野餐,还是要野一些才有乐。今年经历过人生最野的野餐。


清明放假一大早,开车往台州,直奔黄土岭竹海。台州的竹山同内陆的安吉、黄山一带不同,那里江水咸淡交融,兼连通着山中数米之下的巨大水源,沿岸生出的蜜橘、杨梅、葡萄,甜嫩出挑。这里的土生得糯,走在石板小径上,迎面来人,错身时不小心踏到,红土软似肉,留下个印记,心里生怕踩疼了它。


有村民背着锄头,赶来汇合,他家竹田就在半山。红土上密布翠竹,一米见方足有七八根,十几米高遮挡了天空,地下根系手臂粗,形成鞭条网结,在肉眼不可见的深处,掌控土地。鞭根也同竹节,每个节眼上萌出一芽。这芽不同寻常春笋细长,三五日就生成碗口粗,动辄七八斤,十斤者亦不鲜见。


春笋与笋农,以破土为号,彼此竞争。尚未破土的笋芽,在地面微微拱出条细缝。若顶芽见光,半日即破土,肉质即坚。有经验的筍农,敏锐地寻出几乎隐形的细缝儿,用锄头轻巧得自鞭根掘断,整条嫩筍即被俘获。


寻常春笋越是芽尖儿越嫩,而黄土岭春笋,色牙白,根部脆甜,无涩渣。掘出直接剥去表层带土笋壳,有绒毛在阳光下,绽放五色金属光,取刀剖开,挖下骰子大小肉块,笋汁顺手臂淌下,嚼几下如水梨清甜,带独特筍鲜。


这笋就地大块粗切,同当日台州码头的海鲜一起打边炉,杂鱼虾蟹都不拘,十几秒即断生,蘸点酱油,鲜得吞舌头;带回家加酱酒糖来油焖,一口咬下,筍肉脆嫩得几乎看不见纤维线条。几小时内,笋汁就会流失过半,鲜味转瞬即逝。这种必须人站在产地才能吃到的滋味,够鲜够野,千金难得。


三三


Q=《周末画报》

A=三三,十年旅游美食撰稿人,喜欢下农村踏田坎,赖后厨泡师傅,个人微信公众号:小鬼三三


Q:相较于朋友圈野餐篮的西餐为王,你认为有哪些中餐的食材或做法,同样能够胜任野餐的角色?

A:野餐最开心就是讨个野趣。春天浙江山里,拔些野韭菜、野水芹,钓几条溪鱼,清水煮了,撒盐就很鲜。或者山中嫩笋,挖出芯子,直接煮汤,也是一流鲜。


Q:同身为摄影达人,你觉得哪些窍门能把野餐拍得美美的?

A:真实的烟火气最容易打动人。如果食物本身就很美,直接给近景特写;烹饪过程,撒盐、烧火那种有动感的瞬间,也很值得记录。


Q:如果有机会,你最想去哪里野餐?

A:我的野餐主要目的还是吃,所以首选是深入食材产地。今年很想去新疆或者内蒙腹地,试试草原野炊。拔野葱煮羊肉,洒了盐就啃的那种。


编辑— 飯飯 撰文— 三三 摄影— 三三、胡音 设计— 庞森森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