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美食 > 徒步时,每一顿都是野餐

徒步时,每一顿都是野餐

评论
摘要: 野餐的时候,我们很少会说起悲伤的话题,反而,很多平时不会谈论起来的、有趣的话题,却会在此时被引发。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我是玩徒步的,多数时间是挑战高海拔的无人区,没有信号,运气好的话能遇见一些牧民、猎人和采草药的人。所以,几乎每一顿饭都是野餐。


第一次长途徒步,是从四川的泸沽湖到川南的稻城亚丁,在重装背负的情况下,依旧带了行军炉灶和气罐,希望一路上每天能吃口热的。食材方面,带了意面、海鲜罐头、帕玛森奶酪粉、小瓶的橄榄油和一些调味品。在进山前经过的最后一个镇子上,还补充了卷面、腊肉和鸡蛋。我们甚至带了两瓶威士忌,但是玻璃瓶子实在太增加负担。半路轻装的时候,把威士忌灌进了塑料瓶,玻璃瓶子留给了牧民。一路上,在两处牧场过夜,牧民给我们喝他们的自制烧酒,我们也回敬威士忌,牧民们喝过后,都惊为天物。


最艰苦的那天,白天遭遇了冰雹,天黑前的一刻闯过密布蚂蟥的丛林,在一个小坡上,找到了一间闲置的牛棚。同行的人用尽了最后一丝体力去附近取水,我在牛棚里生了火,煮了半袋意面,开了一个金枪鱼罐头,同鸡蛋一起炒,再捞出煮好的意面拌在一起,洒了不少芝士粉。大家狼吞虎咽地吃着,在深山里,也只有我们这种对美食锲而不舍的人,才能吃得上这样的晚餐。餐后,煮了一锅红糖水,每人喝了两杯。藏民说,这是消解疲劳和高原反应最好的办法。吃完喝完,缓过了劲,这才每人倒了一杯威士忌,慢慢地小口抿,回忆着一天里的种种遭遇,庆幸劫后余生。


四年前在新疆的最北面,我在喀纳斯一带进行过一次徒步,整个路线,要穿过很大一片高原牧场。


此时,我们的徒步的经验已经很丰富了,不再想着自己做饭,而是带足各种高热量的干粮,包括巧克力、牛肉棒、真空包装的卤味、硬质的奶酪等。有一天,整个上午都在森林里爬坡,中午终于走上了开阔的平路,肚子也开始咕咕响了。于是,和同行的人商量找地方吃午饭。那年的夏天,是新疆年来气温最高的,多度的气温,加上高海拔的猛烈日照,静止在阳光下,后果是很严重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找片树荫,才能安心吃东西。可是,我们身处的已经是牧场了,一眼望过去,全部是草原,没有一棵树。就这样,我们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看见了一片乱石,里面顽强地长出了几棵大树。那顿野餐,我们坐在树下,屁股下面的石头依旧滚烫,巧克力和奶酪拿出来没几分钟就开始化了。上山前我带了点新疆当地的白酒,吃饭的时候喝了一口,温度太高,呛得难受,只能放弃。那天直到傍晚,路过一户牧民的毡包,进去讨了一碗凉凉的酸奶,才算把自己解救了下来。


陈晓栋


Q&A

Q=《周末画报》

A=陈晓栋,自称“准美食家”,已经极少给媒体写东西的撰稿人,个人微信公众号:率意帖。


Q: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徒步和登山的?此类户外运动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A :2000年第一次接触这类运动,去了还没怎么开发的浙西山区,后来开始走很多西部高海拔的路线。这几年,经验积累得足够了,趁着还有体力,会去挑战一些略有难度的雪山。对我而言,这是一种暂时逃离城市、释放压力的方式。在山里,我可以到别人到不了的地方,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回到城市,我又能忆苦思甜,更加感受到城市生活的美好。


Q:听说你的双肩包里有一只随身携带的酒壶?里面装的是什么?

A :很喜欢喝的威士忌,一般酒精含量在50%以上的那些,徒步的时候,每天临睡前喝上几口。有时候也会装一些不错的伏特加或者金酒。


Q:为什么选择这五款威士忌作为野餐的选择?

A :这五款,都是性价比很高的威士忌,平时在家里常备,野餐的时候也很乐意带出来同朋友们一起分享。Clynnelish 14年和OBAN 14年虽然知名度不大,但是即便不怎么喝威士忌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留下好印象;Lagavulin 16年在口味上超越了很多高年份威士忌,最适合居家常备;Talisker 酒厂出的每款酒都很不错,这款Talisker 57°North,酒精含量也是57°,但入口却并不会感受到高酒精度带来的刺激,反而香气丰富,相当绵甜;Amrut 是印度最出色的威士忌牌子,这款Amrut 原桶有61.8%的酒精含量,却能让人在喝过后,有一种平和的感受。


Q:如果有机会,你最想去哪里野餐?

A :希望能有机会,找一个夏天,在东北的大兴安岭里野餐。那里的野生物产很丰富,如果允许的话,我可以找一群朋友,在那里打猎、捕鱼、采集野果野菜,所有的食材都在林子里搞定,然后自己动手做一顿大餐。


编辑— 飯飯 撰文— 陈晓栋 摄影— 胡音 设计— 庞森森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