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美食 > 野奢至味

野奢至味

评论
摘要: 当我们登上快艇,前往充满着隔世感的岛屿,在散发着天然果木香气的烧烤架旁目睹粬熟成11天的牛排逐渐展现出完美的三分熟状态,喝一支精酿啤酒或“硬核地”打开一瓶泥煤风味的单一麦芽威士忌,然后躺在面对山河湖海的野外帐篷中叹一口轻盈的甜…… 野餐的魅力,从来就是始于自然又回归真正的自然。今天,就让四位美食家带上他们各自的野餐篮,与我们一同开启这场:野奢的午餐。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当我们登上快艇,前往充满着隔世感的岛屿,在散发着天然果木香气的烧烤架旁目睹粬熟成11天的牛排逐渐展现出完美的三分熟状态,喝一支精酿啤酒或“硬核地”打开一瓶泥煤风味的单一麦芽威士忌,然后躺在面对山河湖海的野外帐篷中叹一口轻盈的甜…… 野餐的魅力,从来就是始于自然又回归真正的自然。今天,就让四位美食家带上他们各自的野餐篮,与我们一同开启这场:野奢的午餐。


野餐的进阶战


野餐的进阶战

当一周五天被困在钢筋水泥楼格子间里的都市人听到“野餐”这两个字,心动,是无需掩饰的。尽管两年前《周末画报》的另一篇野餐专题曾被某自媒体拿去作为“批判新中产生活”的典型,却丝毫不曾消减我们和每一个都市人恰逢春暖花开时,对于阳光、自然和美食三维一体的向往。野餐,并不是件轻松的事,但它绝对是一件浪漫的事——放下繁琐复杂的工作和一地鸡毛的生活,规划路线、准备食材、换上轻盈飘逸的春装、布一席美好,还有怎样的一顿饭比它更适合浪漫二字?


而在野餐文化逐渐成为春日生活方式代表的当下,我们也注意到,人们对于野餐的要求,已不仅仅局限于公园的公共绿地和红白格子的野餐垫——前往未被过多人群和烟火气沾染的自然郊野,用精心烹制的高级食材在具有设计感的器皿上摆出堪比米其林星级餐厅的造型,既是野餐的升级,也是我们对于生活的升级追求。


野餐1.0:复古浪漫

野餐这一形式最早在欧美文化中的出现,可追溯到18世纪,欧洲贵族在户外狩猎后于野外进餐,分享自己的战利品,像极了当下全球最为火爆的Forage(户外觅食)料理方式。


19世纪时,野餐文化逐渐从贵族蔓延至新中产,继而受到全民的欢迎,并在当时浪漫主义的影响下,成为人们与自然交流理想的“浪漫行为”。在那个没有智能手机和社交软件的年代,适龄的待嫁姑娘穿着优雅轻盈的裙装,在溪水潺潺的小河边铺上一条野餐布,黄金单身汉们则伺机上前,希望能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何等浪漫。


生活在当时的小说家简·奥斯汀无疑是野餐的重度爱好者,无论是原著还是改编的电影中,都出现了大量关于野餐的画面。从《理智与情感》、《傲慢与偏见》到《艾马》,女主角间关于爱情与金钱的闺蜜讨论,是在户外野餐间进行的;对于爱情的期盼和悸动,也是在户外野餐时发生的……难怪至今还有文学爱好者定期举办简·奥斯汀野餐会,复原春日野餐1.0的复古浪漫。


野餐2.0:自然惬意

纵然经历了战争和经济萧条,野餐却始终在欧美社会占据着春日的“头版头条”。和19世纪野餐的油画感不同,20世纪的野餐更像是年轻潮人们的日间迪斯科。这一阶段的野餐,食物未必是最重要的,而在自然中享受惬意自如的摇摆,成为了人们不断在春日前往郊野的原因。


选一处郊野,铺上红白、蓝白格子的标准野餐垫,打开棕色藤编的野餐篮,取出提前准备好的三明治、沙拉和蔬果,这是野餐2.0时代的标准配置。而音乐,却成为了最能彰显这个野餐小分队个性的东西:流行的、电音的、摇滚的、乡村的…… 这些音乐,因为轻松自如的野餐深深进入了人们的味觉记忆,正如米其林三星餐厅Ultraviolet 的主理人Paul Pairet 年轻时的野餐经历,才让他在搭配一道名为The Picnic 的鸡肉料理时,非但搬上了红白格子的餐点和木质饭盒,同时播放起他的野餐曲:轻快的法语歌Hoo-ha & Cloclo。


与此同时,几年前倍受诟病的中国式野餐,也在这个阶段诞生了。它汲取了欧美野餐的模式,但却更多地停留在表面的模仿:一样的草地、一样的野餐垫、一样的野餐篮。在公共草坪上的野餐者们不在乎和隔壁桌挨得有多近,也不在乎音乐、社交这些促使野餐成为野餐的必要条件,重要的是:自拍,发朋友圈。


就像所有的文化都需要成长一样,经历了几年的中国式野餐,也在2019年迎来新的阶段,甚至比欧美的自然惬意更胜在山河湖海间的大美:野餐3.0之野奢当道。


野餐3.0:野奢当道

野奢(Rustic Luxury),是最近从文旅圈流行起来的新词语,即指在集天地之大美的同时未被商业气息沾染的山河湖海间,享受物质上的奢华和心灵上的放松。而野奢酒店的出现,恰巧为野餐的3.0升级创造了可能。


隐秘的地点,无可复制的山河湖海,都让野奢野餐成为了参与者独一无二的体验。同时,野餐的食物也摆脱了沙拉和三明治的单一选择,成为可以堪比米其林星级餐厅的视觉与味觉享受。正如我们这一次的野餐:经苏州东山景区码头搭乘快艇,约5分钟后达到仅有10多户当地居民的余山岛,在充满设计感的三栋民宿和直面太湖秀美风光的帐篷及活动平台间:烤一块喷香四溢的肉,伴随着几位好友各自带来的野餐篮,最是独一份的野餐经历。


说到底,野餐的核心,离不开人。


人,促就了野餐的浪漫气质,也建立了每一次野餐的独特个性。在野奢野餐风即将吹起的时候,让我们来看看:四位美食家,分别有着怎样的野餐经历,又准备了怎样的奢华野餐篮?


野的奢,逃离与相聚

野的奢,逃离与相聚

对于曾经在纽约生活10年的华裔主厨Austin Hu 来说,野餐既可以是计划缜密的春日仪式,也可以是临时起意的随性之举。但能够在每年特定且短暂的野餐季,享受几小时逃离现实生活的畅快,与朋友、宠物、音乐相伴,即是野餐的“奢侈”之处。(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徒步时,每一顿都是野餐

徒步时,每一顿都是野餐

野餐的时候,我们很少会说起悲伤的话题,反而,很多平时不会谈论起来的、有趣的话题,却会在此时被引发。(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野餐,生活里的小甜蜜

野餐,生活里的小甜蜜

趁阳光正浓,春日正好,快和喜欢的人或人们出去走走,送自己一段关于野餐的美好回忆吧。没有那么多预定好的条款和讲究,只要花点时间和心思,把平日里爱吃的水果甜点小蛋糕装进竹篮,就有属于野餐的“仪式感”。(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够野够鲜,千金难得

够野够鲜,千金难得

在台州的竹山,春笋与笋农,以破土为号,彼此竞争。鲜笋在被俘获后的几小时内,笋汁就会流失过半,鲜味转瞬即逝。这种必须人站在产地才能吃到的滋味,够鲜够野,千金难得……(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策划、编辑— 飯飯 撰文— 袜子 摄影— 胡音 场地提供— 大乐之野(余山岛店) 设计— 庞森森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