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为什么说KIM JONES是当代时装行业 最合时宜的创意总监

为什么说KIM JONES是当代时装行业 最合时宜的创意总监

摘要: 2020年12月初,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Dior 男装2021秋季系列原本的计划。这本是一场会在北京举行的盛大活动。如果顺利,它会成为本年末万众瞩目的压轴大戏,随着Kims Jones本人的出席和各路名流的加持,可想而知,在中国这个原本就是品牌销量之冠的市场,Dior男装将掀起又一波的舆论巨浪和销售狂潮。

2020年12月初,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Dior 男装2021秋季系列原本的计划。这本是一场会在北京举行的盛大活动。如果顺利,它会成为本年末万众瞩目的压轴大戏,随着Kims Jones本人的出席和各路名流的加持,可想而知,在中国这个原本就是品牌销量之冠的市场,Dior男装将掀起又一波的舆论巨浪和销售狂潮。


16-33-1.jpg

迪奥男装艺术总监Kim Jones同模特一起谢幕

摄影:Brett Lloyd


可惜,2020年是如此不寻常的一年。所幸的是,Jones的设计才华并没有因此受到折损,在这样一个充满了压力和不确定性的时刻,他仍然贡献出了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系列,即使转用了视频展现的形式,观众们也从中感受到当代男装理应呈现的风貌,感受到如今急需的活力和乐观主义。


2017年,Jones为Louis Vuitton掀起的高潮—与Supreme的合作系列,成为了高级时装跨界项目的标志之作。在他接手Dior男装以来,Jones就延续了此模式。他为自己的系列方法制定了一个范本,即每一季都与一位艺术家/创意人跨界合作,设计必须体现街头穿着潮流和高级西服剪裁的结合。


这一季的早秋系列,不只是计划来到中国发布而已,它是一个为中国市场量身打造的系列。Jones找来了美国街头艺术家Kenny Scharf,将艺术家那些充满童趣的画作,与十二生肖像、流苏、打籽绣、蒲扇等中国传统熔于一炉。Jones巧妙地调动了这些各不相同但各自强烈浓郁的元素,做到了行云流水,丝毫不杂乱。可以说,这个系列充分体现出了Jones的作为一个杰出设计师优秀的控制力。


事实上,无论是面对多么高强度的工作,还是多么历史悠久的时装屋, Jones总能表现出举重若轻的控制力,这也可以说是他设计生涯的一个关键词。


从首发的2019年夏季系列,到如今2021秋季系列,不过是约莫两年的光景,Jones已经为Dior男装推出了十个系列,合作名单包含KAWS、空山基、Daniel Arsham、Stussy……不是最具代表性的潮牌,就是最具代表性的潮流艺术家。在我看来,这个看似简单的策略十分之高明。它一下就提供了品牌叙事的连贯感,将抽象的文化表达变成了具体的符号框架。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后现代社会,个人对自我界定的需求,很大一部分转化成了对市场所提供的商品的占有和消费。这个年代最优秀的设计师,就是要提供最具有明确和连贯叙述感的商品,以帮助我们解决在现实社会情境中获取自我叙事和自我身份认定的艰难。


迪奥二零二一秋季男装系列摩登亮相

摄影:Brett Lloyd


虽然如LVHM其他的品牌一样,Dior男装并不公开披露业绩,但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成功,口碑与销售的双丰收。品牌的CEO Pietro Beccari不止一次表示:销售额的增长突飞猛进。他如此盛赞Jones:富有创意、能迅速反应、有条理、态度乐观,总能了解市场和客户所需,有持续创造让人渴望的单品的能力。


如果仔细揣摩Beccari的夸赞,我们不难得出结论,Jones的确满足了如今时装公司对创意总监的所有期许。考虑到他作为设计师的才华亦毫无争议地得到了学院派的认同,解读Kim Jones,可能比解读Virgil Abloh或者Demna Gvasalia更能帮助我们理解当今的行业规则。


时装界对于设计师的需求已经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还记得当年那个将Balmain做得风生水起,又因为抑郁症而隐退的设计师Christophe Decarnin吗?曾经对时装行业过度消耗创意人才的讨伐早已销声匿迹。如今急速向前的时装界,需要理性的头脑,容不下脆弱的灵魂。老派设计师那种极力依托感性、美化直觉和即兴的方式逐渐被抛弃。像Jones这样的设计师,早抛弃了两极对立论。他们不再将创意视为市场、商业、探索模式和方法论的对立面。


Jones在Louis Vuitton供职时,一年要出产12个系列。如Dior男装 一样,这样高强度的创作节奏来自一套既定的工作方式:抓住Louis Vuitton旅行和箱包制造的内核,从约100个硬箱的图片中一点点找到设计思路。一切有迹可循,有章可依,绝不虚无缥缈。他还重视销售和数字,在数个访谈中他都毫不避讳:我在设计中既不会参考自己,也不会参考周围的人,我会考虑我的客户。


从职业生涯的一开始就为大品牌工作的Kim Jones,也早就弃绝了完全从个人主观出发的设计方式。他毫不费力地就掌握了一种结合品牌历史基因和当下客户所需,既不围绕自身也不违背自身的平衡之道。而这种平衡之道,不但不会让人们质疑他作为创作者的纯粹,还帮助他自如应对了高难度工作目标,从而成为了行业认证的,我们这个时代最杰出的设计师。


曾经时装圈爱将设计师造为神。金字塔顶端的创造者们,同时承担了品牌代言人和设计的双重职责。仿佛他们越是鲜明,越是孤僻或傲慢,越是与常人不同,就越能代表高级时装的动人之处。我曾听闻某已故设计师要求把只住三天的酒店房间改造得与他的巴黎公寓一模一样,否则拒绝入住;我也曾听闻有设计师在开秀前一天突然不满鞋履的颜色,要求团队把市面上所有不同饱和度的白色颜料全部购回,试验过后又弃之不用的故事。


迪奥二零二一秋季男装系列新装


我们早习惯看到一个个性格乖张多变的角色,也习惯所有人为这个角色疲于奔命,随时满足他的疯狂想法和需求,保护他的脆弱和敏感。在大品牌屋,创意总监们被鼓励设计出一些体现极致个人主义的T台衣装,再由商品部的普通设计师转化为“商业款”,曾经是约定俗成的法则。


如今,时装行业再也不喂养设计师的ego了。这不是一个个人主义的年代,这是一个运用社群文化撬动大众的年代。在这个背景下,时装业所需要的也许是社群的文化偶像,但再不是不近人情、高高在上的神。


换言之,Jones这类型的创意总监,体现出了更加职业化的特征。他得具备协调社群内不同资源的能力、能有一套工作方法应对快速的节奏、能听得进团队的意见并给出准确明晰的方向。这一切都不同于我们曾崇拜的“痛苦的天才”所具备的特质。我在数个场合见到Jones,他都表现得友好、开放、好奇和善于聆听。难以想象对他影响至深的导师是Alexander McQueen和Louise Wilson,后两者正是那种典型的让人又爱又惧、性格强烈极端的时装人形象。


Jones说自己绝对不是什么Diva,“我以希望人们对待自己的方式对待与我工作的人。越是成功,越要小心待人。”这个自我剖白也在Dior男装 的设计总监、Jones的重要副手Lucy Beeden那里得到了证实: “他知道要什么,非常有决断力,这让整个studio轻松了不少。Kim让与他工作的人感到放松和开心,这在时装屋是非常少见的。”


这显示了一个工作方式和观念的彻底转变,个人英雄主义的痛苦创作者隐退,讲究协作和理性的领导者浮现。当然,没有任何转变是割裂和一蹴而就的。这是一个超级大品牌已然形成割据局面,这也是一个政治正确、多元、包容等全新概念被引入行业的年代。时装行业最能体现后现代特征的一点是,它没有恒定的衡量标准,它的唯一要求是与时俱进。

没有什么比我们选择了什么样的设计师,更能体现时代风貌的了。


迪奥二零二一秋季男装系列新装


Modern Weekly × Kim Jones


秀场的宇宙概念,是如何产生的?

秀场的想法起因于我和Kenny Scharf的一次对话。那是关于存在于“SPACE”(宇宙 / 空间)的想法,以及我们正处于一个特殊的时刻,生活节奏的快或慢,取决于我们是否正在隔离。


你也提到说,去歌颂某种文化的重点在于表明自己的观点。这个想法在2021秋季系列中是如何得以体现的呢?

时装是去歌颂某种文化很好的一种方式,这也是目前时装领域的支柱之一。当我想到中国文化和它的历史传承,我喜欢中国总是能够既回顾历史又展望未来,这对我来说总是有趣的。对于这个系列,我受到了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启发,我想要和这些手工艺匠人一起工作,为Dior男装创造美丽的单品。


我们很高兴看到Dior男装选择了和Kenny Scharf合作。

当我看见Kenny Scharf的作品,我看到它具有的大众性,然后我想到:让我们做些明快的事儿!让我们来点能量!让我们创造一些真的能够抓人眼球的东西!他的作品中的浓烈感和五彩缤纷的色彩,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Kenny Scharf代表了在纽约东区名声大噪的一批街头艺术家,你认为他那个时代的街头艺术如何启发了你?

我知道Kenny Scharf很久了,我也去看过他和Basquiat、Keith Haring的展览,以及他自己的艺术书籍。他是1980年代纽约顶尖的艺术家之一,我对那个年代尤为着迷,我甚至希望我可以有机会在那里去见证一切的发生,因为那是真正属于创意而不是商业的时刻,不管是当时的音乐、艺术还是时装都令人兴奋。一切都是相通的,我觉得这在Kenny Scharf的作品中也得到了体现。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我们经历了特别的时装周,见证了关于时装呈现的诸多方式。你如何看待时尚行业的这份经历?

展现时装的许多方式都已经被人们尝试过了,如果你有勇气打破时装日程的陈规,并找到适合的技术去传达你想要展示的或者表达的,我想不到任何原因不去这么做。但是在此之后,我想我还是希望能够回归到真实的时装秀之中。


你总是能够将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化和创意思潮带到男装行业的领域中,你怎么看待时装和文化之间的关系呢?

在针对文化挪用的争论之余,我认为去歌颂某种文化已经成为了时尚行业的支柱之一。在电子信息化的时代,每个人都可以轻易接触到某种文化,所以重要的是去表明你的观点,以此有别于他人。我喜欢和艺术家一起工作,因为迪奥先生曾经就是个画廊主理人。和艺术家一起工作是非常Dior的思路—迪奥先生在成为设计师之前就拥有自己的画廊,并且通过和诸如Salvador Dali以及Pablo Picasso这样的伟大艺术家一起工作,建立起了他艺术的眼光。和艺术家工作,对我来说不只是合作,而是一种摩登的工作模式。


自你2018年加入Dior男装以来,你和这个品牌建立起了怎样的关系?

Dior注重剪裁,这来源于品牌优雅和浪漫的内核。当你和不同的公司工作,你需要去识别它的内核并且尊重之。对我来说,有三个关键点:第一,将你自己看作动力;第二,决心和延续;第三,将团队塑造成一个独立的整体。这是因为设计师们为不同的品牌工作过,而我必须思考如何让这个品牌更加特别。


品牌的历史又是如何影响你的?你如何既尊重历史,又带来活力与摩登性?

迪奥先生在他的时代已经创造了许多能够被运用到男装之中的设计。比如,在2019冬季系列中,我设计了带有蓝色裱带的双排扣外套,而裱带的灵感正来自于Dior在1950年代著名的高级定制服装。两者被结合得恰如其分,裱带就好像一条围巾,它能够被固定在外套上面,也可以被单独取下来。这样一来你既可以拥有一件正儿八经的男士西装,又可以保留自己想象的空间,这也是Dior呈现的观点。再拿这场秀中的豹纹元素来说,那是迪奥先生一直以来钟情的元素。我们从档案中提取资料,并添加了某些层次和技术架构,以现代方式重新诠释了传统。我们喜欢将艺术和设计融为一体,这对于品牌至关重要。对我来说,一致性是关键,我们已经在第一个系列中创建了很多东西。


撰文 唐霜 采访、编辑 Young Linn 图片来源 Dior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