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忘我雕琢

忘我雕琢

摘要: 犹如丑小鸭蜕变天鹅一般,大部分宝石的生命,直到被切割完成之后才真正绽放。人们熟悉的璀璨光芒,仅仅是它最光鲜亮丽的一面,在被最严苛的眼光审视之前,最精密的切割方案雕琢之前,没有人知道它的美丽会如何惊耀世界。今天,让我们从几件著名的宝石及珠宝作品,来看看体现人类智慧的切割工艺如何与上帝奇妙的造物相结合,释放出无与伦比的魅力。

犹如丑小鸭蜕变天鹅一般,大部分宝石的生命,直到被切割完成之后才真正绽放。人们熟悉的璀璨光芒,仅仅是它最光鲜亮丽的一面,在被最严苛的眼光审视之前,最精密的切割方案雕琢之前,没有人知道它的美丽会如何惊耀世界。今天,让我们从几件著名的宝石及珠宝作品,来看看体现人类智慧的切割工艺如何与上帝奇妙的造物相结合,释放出无与伦比的魅力。


忘我雕琢

世英切割


忘我雕琢

德累斯顿绿钻


蒂芙尼黄钻


人们喜爱宝石,却不一定了解它们。譬如钻石,几乎每个现代人都同意它是永恒爱情的象征,按理说这是人们再熟悉不过的一种宝石,却仍然对它的产地情况所知不详—大家一定会回答“南非”吧?然而在长达2000多年的时间里,印度是全世界唯一出产钻石的地方。同样的误解还有,宝石生来美丽璀璨。前段时间我在苏州博物馆看见了一枚东晋时期的钻石戒指,素金圈裹着呈金字塔形的钻石,暗哑质朴,绝对没有机会发成为求婚标配。事实上,如果没有人类的参与,没有精湛的工艺处理,宝石的美至少埋没了一半。


忘我雕琢

蒂芙尼让.史隆伯杰石上鸟THE TIFFANY DIAMOND蒂芙尼黄钻胸针



忘我雕琢

1886年在蒂芙尼古董珍藏库中发现的THE TIFFANY DIAMOND“蒂芙尼传奇黄钻”草图


作为历史上最知名的一颗钻石,“蒂芙尼黄钻”早已成为蒂芙尼品牌象征的宝石。它来自南非的金伯利矿,原石重达287.42克拉,出现在蒂芙尼纽约第五大道旗舰店之前,首先被送到了巴黎。在那里,专家们对着它研究了一年之久。1878年,才在杰出的宝石学家George F. Kunz的指导下进行切割打磨。最终,人们得到一颗重达128.54克拉的枕形珍宝,且有着超越想象的82个切面(也有资料提及黄钻拥有90个切面)。如此多的切面不止是让这颗黄色钻石更加闪耀,而是让它简直像火一样燃烧了起来。


时任蒂芙尼巴黎分部的负责人Gideon Reed,代表公司以1.8万美元将它买下来。相较于过去,当时的南非出产了大量黄色钻石,但到底是浅黄、淡黄还是金丝雀,价值有着天壤之别。蒂芙尼这一颗,至今仍是金丝雀黄钻里的杰出代表。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它的荧光很重,对于白钻来说荧光不是好事,但对于黄色钻石荧光却让其色泽更为浓郁迷人,不止在人造光下娇艳夺目,在日光照耀下更是美得绝尘。它被运抵纽约后没过太久,便声名远扬。下面我要讲一个破次元壁的故事:1896年,代表中国出使美国的总督李鸿章,在拜访纽约时表示有件东西他期待能见到,便是这颗蒂芙尼钻。不止是李鸿章,成千上万的人有幸目睹了蒂芙尼黄钻的风采。时至今日,这颗直接以“The Tiffany Diamond”命名的钻石,仍然是蒂芙尼黄钻系列里最大的一颗。历史上,品牌数度打算出售这枚宝石,1973年在《纽约时报》刊登广告,为其标价500万美元,但因缘际会始终没达成交易。如今LVMH已经启动了蒂芙尼收购流程,交易如果最终达成,那么这枚美丽的宝石再度回到了法国人的手中,历史的安排真是令人回味啊。


净度最高的绿钻?


如果大家留意珠宝方面的新闻,大概记得去年11月,位于德国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的绿穹珍宝馆遭劫。据德国媒体估计,失窃藏品总价值或超过10亿欧元,可能是有史以来被盗藏品价值最高的一次博物馆失窃案。如果说有什么算不幸中的万幸,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德累斯顿绿钻在出事前些天,恰巧被纽约租借幸免于难。当时许多媒体说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绿色钻石,其实不是,但它仍然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绿色钻石。绿色钻石非常罕有,需晶体遭遇一段时间辐射才能形成—在宝石学中,“一段时间”通常意味着数百万年。许多绿钻只是表面有色,稍一打磨就变成了透明钻石,而德累斯顿绿钻却是一颗通体透绿的明亮钻石。


关于它的记载最早可追溯到1722年的伦敦报纸。当时著名的珠宝商人Marcus Moses将这枚来自印度的宝石展示给英王乔治一世,见过的人都惊异于它“巨大的尺寸,以及上佳的祖母绿色泽”。最终神圣罗马选帝侯和波兰国王奥古斯都二世(Augustusthe Strong)在1741年将这枚钻石买下,成为第一位拥有它的皇室成员;也因为这枚宝石200多年来都留在德累斯顿,故而得名“德累斯顿绿钻”。在奥古斯都二世的授命下,它先后被宫廷珠宝师Dinglinger,以及维也纳金匠Pallard镶嵌于金羊毛勋章之上。一直到1988年,美国宝石学院(GIA)的两名专家才对它进行了精密的测量:这枚梨形明亮切割的中彩绿(Fancy Green)钻石总重41克拉,很可能从超过100克拉的原石上切割而成,有58个切面。古老却优异的切工让它呈现出阳光下流水一样动人流转的光芒,而专家们进一步研究发现,其如戈尔康达最好的白钻一样清澈无瑕的质地,还源于它竟是一枚Type IIa型(不含氮)钻。


世纪之钻


1988年,戴比尔斯庆祝公司100周年之际,其董事长Julian Ogilvie Thompson宣布:“我们在普利米尔矿(Premier)发现了一颗重达599克拉的钻石,色泽完美,是最大的顶级色钻石之一。它将被称为为 ‘世纪之钻’。”Premier矿出产了不少传奇钻石,包括1905年的“库里南”与理查德·伯顿送给泰勒那颗梨形大钻。世纪之钻的原石不规则,有长角也有从台面延伸入内的裂缝,但被委以重任、即将带领切割团队的Gabi Tolkowsky却第一眼就被它深深吸引了:“通常你需要观察钻石内部来欣赏它们的颜色,但是它从表面就能展现自己。很不寻常。”


忘我雕琢

世纪之钻


1988年,Tolkowsky带着两位钻石切割专家,以及他亲自挑选的工程师、电工师与保安,在位于约翰内斯堡的戴比尔斯钻石研究实验室里开始了工作。为他们特别打造的工作室位于地下,符合一系列“古怪”的要求比如切割台不能有任何机械振动或温度变化等等。单是准备合适的工具与技术环境,就花了一整年。因为嫌聘请镭射师傅来测量原石不够精准,Tolkowsky亲自用一种古老的方法观察测量,他又亲自花了154天移除近50克拉,并向总部呈现13种不同的切割方案……三年后,Tolkowsky和他的团队终于带来了一枚总重达273.85克拉、247个切面、内部无暇、改良心形的“世纪之钻”。从来没有一枚钻石,可以拥有如此多的切面;也从未有一颗钻石,同时使用了极古老与现代的工艺来处理。为了全世界都看见它的风采,连那些为切割它而开发的工具与技术,都成为了戴比尔斯的专利。“谁能给它出价呢?它的保额已是一亿美元!”时任戴比尔斯公司副主席的Nicholas Oppenheimer如是感叹。


“忘我地雕刻”


前些天在佳士得带来的陈世英特展上,我看到一件玄妙的水晶胸针。站在那枚通透而硕大的椭圆形切面宝石前,能看见女神的五张脸,可是移步走到展柜的侧面,却发现宝石的背面,仅雕刻了一张脸而已。一切都是幻象,有四张脸都是通过精密的计算与宝石切面而折射出来的幻象—这就是由现代珠宝师陈世英发明的“世英切割”,一种前所未有的三维阴刻。在这种技术里,首先要进行思维的逆向处理:想要呈现在左,便要持刀向右;想要带来深邃轮廓,便要小刀轻浅。


这种独特的切割方式诞生于1987年,陈世英用了两年半时间来实现这种技法,甚至到机械工厂当学徒以便能够设计制作工具。他把牙医钻头改成雕刻刀,然而5赫兹高频的转刀雕刻时会产生高温,一碰宝石就破裂,于是,只好在水中雕刻。宝石置于水中是看不见细节的,只能刻一刀看一眼再刻一刀如此无限反复。但他“在这重复的动作中训练意志,直到我—消失了。……我似动非动的双手,在一个纯意动的状态下运作。那个时候,我能够在水中持续雕刻两、三分钟,在离开水面的那一刻,女神的脸仍然是完美无瑕。”时间变成了谬论,雕刻刀化作了珠宝师的心与眼。


Gabi Tolkowsay在切割世纪之钻时,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陌生人。”Dinglinger、 Pallard、Jean Schlumberger乃至无数我们不知道姓名的宝石雕刻师与珠宝设计师们,或许都和陈世英一样,追求过“我“的消失,与此同时却让他们手中的宝石闪耀于世。


撰文—珍妮花 编辑—Agnes 设计—鱼鳍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