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玉潮

玉潮

摘要: 去年,曾经被人们视为“老奶奶的珍珠项链”,转身变得“潮”而“真香”,最近,潮人吴亦凡又引领了一股“玉”潮,将玉石与金属链条搭配,瞬间成为一件潮物。若说,去年珍珠的“复潮”或许出自西方时尚人士的示范,那么这股“玉潮”就妥妥的是东方Idol的创新了。

国之美玉

玉与中华渊源之深,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国家可以比拟。“石美者谓之玉”,这是汉朝许慎在《说文解字》里给“玉”下的定义。那时翡翠尚未传入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文语境中的玉,都泛指各种美丽的石头。所以《红楼梦》中女娲补天废弃不用之石,也成为贾宝玉出生时,口中所衔之“玉”。直到宝石学建立以后,人们才逐渐了解中国本土所产的羊脂玉、和田玉、蓝田玉等都是软玉(Nephrite Jade);而如今动辄创造天价的翡翠归属于硬玉(Jadeite Jade),流入我国大约要到公元18世纪。故宫文物中,清代以前的玉石收藏品里没有翡翠。当时正值乾隆时期,国力鼎盛,缅甸一带藩属于中国,根据《光绪云南通志》记载,清乾隆十六年以后,缅甸国王才开始进贡,贡品中有当地出产的红蓝宝石与翡翠。


江诗丹顿铂金隐秘式女士腕表,1917年


中国人对玉为何情有独钟?我们可以列举无数的诗句与传说,却终究无法穷尽所有缘由,只能将中国人对玉的偏好当作既成事实来接受。《诗经》里君子是玉,“言念君子,温其如玉”;美好的女子戴玉,“有女同行,颜如尧英,将翱将翔,佩玉锵锵”;元曲明清小说中,玉佩是青年男女定情之物。到了现代,玉能趋吉避邪作护身符的说法仍广为流传。不过,无论硬玉还是软玉的韧度,都是宝石中最高的,这一点,的确与汉文化要求君子谦冲又百折不挠的特性,颇为契合。去年卡地亚在故宫举办的《有界之外》展览中,多件卡地亚以东方元素为灵感设计的珠宝、钟表作品均或多或少使用到了玉石的材质,而在历史上也有多位名媛对翡翠钟爱有加,其中芭芭拉·赫顿(Barbara Hutton)就曾向卡地亚定制了一条串有27颗直径非凡的翡翠珠铂金项链,1933年,芭芭拉·赫顿在自己纽约的婚礼上佩戴出席,风华无限。


芭芭拉·赫顿于纽约的婚礼上佩戴卡地亚定制的翡翠项链,1933年


美人如玉

如今说到玉,我们第一反应总是位列高档玉石之首的翡翠。近10年来,翡翠在国际市场上价格不断攀升,年增长率甚至高达30%。翡翠之所以能有如今的地位,和华人实在分不开,佳士得苏富比这些大拍卖行,凡遇翡翠佳品都习惯放在香港拍场。追本溯源,则和当初慈禧太后对它的喜爱分不开。慈禧喜爱碧玺与翡翠出了名,在美国女画家柯尔为其画的肖像画中,老佛爷手戴一对翡翠手镯和戒指,色泽浓郁、翠色欲滴,质地近似让人忍不住猜测是从同一块原石上切磨而出。据闻,慈禧太后最喜欢的翡翠藏品是一对番邦进贡的翡翠西瓜,市值高达500万两银子。相传它们绿莹莹的瓜皮上带有墨绿的条纹,内里红瓤镶黑籽,连瓜肉上的白丝依稀可见……慈禧为此特派几名亲信太监,三人一班,日夜轮流看守放置这对翡翠雕件的藏宝室,没有几个人能亲见。慈禧藏了无数翡翠佳品,孙殿英的“盗墓笔记”让我们知道她带了多少无价之宝进棺椁。如今我们无缘得见那些历史记载里的翡翠西瓜、翡翠麻花手镯,但只要去到台北故宫,还是能感受翡翠白菜的原料之奇、工艺之精。


另一位引领了翡翠风潮,不得不提的名女子,便是宋美龄。宋美龄热爱珠宝,陈香梅曾形容她“扣子全是珠宝做的!”其实宋美龄的衣服不做扣子,却用品质一流的宝石如珍珠、珊瑚、玉来制作三到四组活动纽扣来方便开合与搭配。大家对下面这个故事或许略有耳闻:陈重远在《文玩鉴赏丛书-文物话春秋》一书中有这样的记载:三十年代中期,铁宝亭买了块翠料,块小成色好,不足之处是有疵点,价格也因此而便宜了许多。他请玉工制成麻花手镯一对,将疵点尽数剔除从而不仅完美无瑕且式样新颖,碧绿如水,“居翠镯之冠”。那对手镯最终以四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杜月笙,并戴到了杜月笙夫人手上。宋美龄见翠镯在杜夫人白净细腻的腕上娇艳非凡,便拿过来。杜月笙夫人见她爱不释手,便顺水推舟将这对翡翠麻花镯转赠给了她。宋美龄是真心喜爱,一直将它们戴到了人生过百。在所有重要的场合,譬如出席美国国会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周年酒会,抑或是自己的百岁生日宴,宋美龄的腕上都是满绿的翡翠手镯、手上翡翠马鞍戒指、耳畔翡翠璧形耳环,再有胸前的翡翠珠链或翡翠别针……整套极品翡翠首饰,诠释她雍容华贵的气质,也见证一段传奇的人生旅程。


第三位大家可能会略感意外,她是知名演员刘晓庆。著名制片人邓涛如是评价她—“中国翡翠第一人是清朝时期的慈禧,第二人是民国时期的宋美龄,第三人则是当代影后刘晓庆!”剥离掉各样社会身份与光环,刘晓庆也称得上资深的翡翠藏家。关于她收藏的翡翠,总价值已过100亿元人民币的说法在业内广泛流传,甚至一个手镯就过亿。如果对她公开亮相配戴的首饰稍加留心,就不难发现好东西实在是多:满绿老坑种翡翠项链、水头十足的苹果绿字母平安扣吊坠、水种俱佳表面起荧的无色玻璃种项链、直径足足达50mm的紫罗兰蛋面套链……在刘晓庆的人物访谈中,我们可读到“以‘价廉物美’在横店走红,被尊称为‘横店第一漂’,如此努力地工作,加上变卖了几块早年收藏的翡翠,让她很快还完了钱。”


玉石复潮

上面这些翡翠的历史、造型和配搭方式,一方面奠定了玉尊贵典雅的基调,另一方面,也多多少少限制了玉的设计与配搭空间。同样喜欢翡翠的刘嘉玲就说:“翡翠这东西,真是要上点年纪才能戴”,女性专属,更准确地说,中老年女性专属—这恐怕是很多人对这种宝石的感觉与印象。不过最近,流量小生吴亦凡在自己的多套造型中,都启用了玉的元素,颇有一番打破刻板印象的企图。来自Ositerrm钰系列的玉石项链在他身上频频出现:雕成写意龙头的玉吊坠配白色金属链,白绿深浅不一玉珠链配闪电吊坠亦或是巨大的玉雕件配粗放的金属长链……可以看出这些首饰一反传统的概念:材质不见得名贵,却带着潮酷的街头感,适合叠戴,配牛仔裤与帽衫也毫不违和。流量小生们也并不只能在街头感的框架里戴玉,多位明星在拍摄时尚杂志封面时使用了狮记古典珠宝出品的玉石作品。无独有偶,王琳凯(小鬼)也在新近造型中佩戴了同为狮记古典珠宝出品的猛狮腰带和玉蝶香囊配饰。国潮这些年的流行不是偶然,流量小生们也通过这些玉件平添了独特的东方美感,以及神秘的江湖气息。


狮记古典珠宝白玉幽兰胸针


相比之下,张艺兴亲身展示了玉更适于日常的可能。作为尚美巴黎代言人的张艺兴,用简简单单白衬衫配品牌新发布的欢·缘玉石项链,作为幸运符出现的“X”造型镶嵌绿玉,点缀在精巧的金链上,对于现代都市男女而言,没有任何搭配难度。你不会去问那为了视觉美感而镶嵌的几片小玉石是硬玉还是软玉,也不在意它们什么色什么种,就像你不会在意珠宝世家入门款的金克重、宝石用料。“翡翠一向以素为贵,雕刻是为了修饰原材料的细小瑕疵不得已而为之”的行家角度此刻不必再提。比起预算不够的年轻人,“硬买硬戴”传统造型的玉珠链、蛋面戒指、手镯时所呈现的尴尬状态,大家稀释掉玉在我国文化里背负的种种意涵,而将它视作与钻石、红蓝宝甚至碧玺欧泊海蓝宝一般,不过多纠结大小品质,只为了好看好配而购买,也不失为一种好的佩戴思路。也让玉石,拥有更多的设计与佩戴空间。


尚美巴黎 LIENS缘系·一生系列
全新欢·缘玉石镶钻项链


过去人们常将”乱世黄金盛世翡翠”、“黄金有价玉无价”的提法挂在嘴边,它无法像黄金那样按斤两计算,也无法像钻石那般用克拉和4C衡量,整个价格体系都显得“没谱”,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其实,在人们崇尚多元化的现代社会,珠宝的选择一样也可走向多元化。曾经我们以为“老气”的首饰,老气的不过是款式;曾经我们以为只有收藏投资才能碰的翡翠,反映的不过是“珠宝必须保值”的错误消费观。玉,和任何一种宝石一样,可以现代、可以古典、可以优雅、可以街头、可以张扬、可以含蓄……说到底,玉制首饰,和任何首饰一样,限制配戴者年龄与气质的,是设计与搭配,而非宝石材质本身。我挺期待,越来越多的珠宝设计师,重新发掘玉的可能性,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无论男女),亲自诠释玉的魅力,打造自己的风格。



撰文— 珍妮花 采访、编辑—Agnes 设计— 鱼鳍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