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过于漂亮的事物,必将失去力量

过于漂亮的事物,必将失去力量

评论
摘要: 出自艺术家 Joanne Burke 之手的金银细软像是 Gustave Moreau 画笔下众神和灵魔所钟情的首饰,又好似 Leonora Carrington 描绘的人兽混合体—金、银、铜裹挟着珍珠、珊瑚和蛋白石,化作枯萎的女人花、吐舌头的太阳脸和小巧玲珑的矮人。在繁复的叠加中,符号得到了神秘主义的加持,怪诞的形式构建起奇境,潜意识牵引出另一种真实。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出自艺术家 Joanne Burke 之手的金银细软像是 Gustave Moreau 画笔下众神和灵魔所钟情的首饰,又好似 Leonora Carrington 描绘的人兽混合体—金、银、铜裹挟着珍珠、珊瑚和蛋白石,化作枯萎的女人花、吐舌头的太阳脸和小巧玲珑的矮人。在繁复的叠加中,符号得到了神秘主义的加持,怪诞的形式构建起奇境,潜意识牵引出另一种真实。

 

Joanne Burke创作的珠宝面具

Joanne Burke创作的珠宝面具

 

童年的经历总是会为人们暗中拟定长大后的方向。“小时候,我经常去外祖母家,她有一个神奇的壁炉,上面摆满了微缩雕塑、胸罩、鞋、琥珀石,还有一些古怪的刻奇玩物。” Burke 笑着回忆道,“我会用它们来拗造型,然后穿着迷你鞋到处乱跑,乐此不疲。”她的童年在英国滨海的大雅茅斯度过,后曾在伦敦、波特兰、纽约生活创作。如今,她与艺术家男友 Emi Naggi 定居罗马,住在19世纪雕塑家 Giuseppe Sartorio 建造的私人宅邸中。建筑外立面仍留有但丁的塑像,室内则被粉刷一新,高挑天花板和拱形窗户将充沛的光线引入室内,照亮二人的雕塑、画作和大小摆件。

 

同名品牌的创立对 Burke 而言可谓顺水推舟:“起初我只是为自己做了两三枚戒指,接着周围的朋友和家人纷纷来询问能否购买这些首饰,一切就这样开始了。正因如此,我并不在意流行趋势和应季上新。这些首饰就是我的迷你雕塑。我按照自己的意愿创作,如果人们心有同感,我便欢迎他们来购买。” 她有意让自己的作品保持限量,希望这些物件能为买家所珍藏。

 

Burke 的作品大多源自个人叙事和神话传说的交集。例如,“海沫精子项链”(Sea-Sperm Chain)缘起于她儿时听闻的乡间迷信,当地女孩认为海水中浮游着精子,不敢轻易下海游泳。Burke 便铸造螺旋体、贝壳形和蝌蚪状的装饰物,以此象征概念的受孕与成形。“海妖戒指”(Siren Ring)则近似私人日记,是 Burke 在意大利初次学会游泳的纪念。但这里的海妖并非传统神话中的妖女,而是 Burke 本人及其爱猫的结合体。在2020年的“船中鱼”(Fish in a Boat)系列中,她为一枚金质镂空吊坠赋小诗一首:“好色的鸽子在栎树上歇息,但—/生下一只蛋或一串问号的方法/有很多种/你看到的女孩/是我/而她/是一只看起来像狗的/鸟儿。”

 

失蜡法是 Burke 惯用的铸造技艺。早在中国春秋时期,这种工艺就被运用于青铜器制作。及至近代,水晶玻璃制造商开始采用类似的方法生产器型或纹饰复杂的作品。面对已有6000余年历史的古老技法,Burke 选择用“多种牙医器械、破贝壳和其他零碎工具”雕凿出理想的作品形态。她不曾接受专业训练,也不画手稿,而是从蜡雕直接着手,依照心中所想进行创作。歪歪扭扭的线条恰如其分地勾勒出怪诞的场景,纹饰朴拙却细腻,浑然天成。Burke 对漂亮完美的首饰并不感兴趣:“我的作品都是颤颤巍巍、奇形怪状的,因为我天性如此。灵魂和力量是我衡量首饰的标准。”

 

Joanne Burke的创作过程

Joanne Burke的创作过程

 

或许是工艺使然,Burke 的作品乍看像是仿古的尝试,因此会被贴上“文物感”、“原始”之类的标签,但她不以为然:“我对新的热情并不亚于对旧的喜爱,我不会以复原古代审美为目的去创作,因为我并不相信这种思路。”的确,新与旧早已不再泾渭分明,试图裁夺确切定义终究是徒劳。“有时,我喜欢从古代装饰纹样中提取元素,将其更新为对我个人,以及对我所在的世界而言更具意义的形态—拆解其中的含义,再把它们拼贴成新的符号。” Burke 进一步解释道,“譬如,古罗马神话里有一位半人半羊的农牧神,他成日享乐,爱好在森林中追逐仙女。我在这种原初形象的基础上添加了些许女性特征,如此一来,羊怪便既非男,也非女,甚至拥有了两极之间的种种可能。这样的羊怪纯粹是享乐的象征,所有人都可以将自己与之联系起来。”

 

除了创作雕塑和首饰,Burke 私下里喜欢收集亚麻、丝绸等天然面料,自行缝制宽松舒适的日常衣裙,并为它们逐一起名。比如,“变化无常的虾”(The Changeable Shrimp)就是一条青灰色的半透明罩裙,领口和裙裾饰有她和朋友在意大利海边捡拾的贝壳。和她创作的首饰类似,罩裙的制式亦旧亦新,让 Burke 看起来既像是刚经历过时空旅行的虚构角色,又能轻巧地融入当下。

 

Joanne Burke发布于Instagram上的珠宝作品

Joanne Burke发布于Instagram上的珠宝作品

 

“我们已然褫夺了世间万物的奥迹和圣秘,再也没有什么神圣的事了。”在《人类及其象征》(Man and His Symbols,1964)中,心理学家 Carl Jung 曾经这样嗟叹,“雷声不再是神怒之音,闪电不再是惩戒的流火。河流中不再有神灵游憩,树木不再昭示生命的源起,盘蛇不再是智慧的化身,山洞不再有魔怪隐居。石块、草木、生灵不再向人类耳语,人类也不再相信诉说会得到回应。”科学技术的发展加速了迷信传说的消亡,我们以自身为中心构建的世界缤纷但又贫瘠,坚实却也缥缈。然而,纵使灵光易逝,Burke 仍旧愿意捕捉它所留下的魅影。“我们生活在令人胆怯、荒诞离奇的现实中,一切都在飞速变化,这让我开始留心观察自然的种种演变。我最近在欣赏黏菌的形成,观看珊瑚占取领地、植物争夺阳光的影像,了解宇宙无限往复的自我毁灭与重生。”说到这里,Burke 若有所思地顿了顿,“也许我的作品都是这些变化的见证吧。无论如何,美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它是我们不断体察、聆听现实的动力。”


撰文—Die Rabe 、Yue Huang 、Saltypink 编辑—Young Linn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