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匠心几何

匠心几何

评论
摘要: 爱马仕男装总是深得人心,甚至是暖心,它总能轻而易举地便能做到这点,那些匠心所至的衣物之外,或许还有一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却在诞生之初被认为“锐意”的元素,几何。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锐意创新”(Radical),这是爱马仕呈现的本季秋冬男装设计的称号。“创新”不难理解,但“锐意”一词竟出现在了注重玩趣的爱马仕的语汇中,它是否对于爱马仕而言稍显“激进”?对于这样使用着高级的纺织面料以及精湛技艺的服装系列难道只是单纯地想凸显面料上使用的高科技有所革新?想必不单纯是。爱马仕男装总是深得人心,甚至是暖心,它总能轻而易举地便能做到这点,那些匠心所至的衣物之外,或许还有一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却在诞生之初被认为“锐意”的元素,几何。

 

泥炭黑羊毛配羊绒超大高领套头衫、棕色棉斜纹布贴袋束脚阔腿裤、可可色小牛皮50厘米托特包、小牛皮短靴 all from Hermès

泥炭黑羊毛配羊绒超大高领套头衫、棕色棉斜纹布贴袋束脚阔腿裤、

可可色小牛皮50厘米托特包、小牛皮短靴 all from Hermès

 

黏土色高科技小牛皮Toilovent衬里双面直身上衣、黑色密实棉哔叽褶裥阔腿裤 all from Hermès

黏土色高科技小牛皮Toilovent衬里双面直身上衣、

黑色密实棉哔叽褶裥阔腿裤 all from Hermès

 

黏土色鹿皮直身外套、米白色棉布配羊绒高领大衬衫、黑色密实棉哔叽阔腿裤、大象灰 “Second Side”Togo小牛皮包袋、小牛皮运动鞋 all from Hermès

黏土色鹿皮直身外套、米白色棉布配羊绒高领大衬衫、

黑色密实棉哔叽阔腿裤、大象灰 “Second Side”

Togo小牛皮包袋、小牛皮运动鞋

 all from Hermès

 

榛果褐高科技小牛皮配 Toilovent衬里双面运动衫、香草色棉府绸高领大衬衫 all from Hermès

榛果褐高科技小牛皮配 Toilovent衬里

双面运动衫、香草色棉府绸高领大衬衫

all from Hermès

 

炭黑色羊毛法兰绒双排扣西装 、钢铁银色棉府绸系领大衬衫、H-Tag Epsom小牛皮手机壳 all from Hermès

炭黑色羊毛法兰绒双排扣西装 、钢铁银色棉府绸系领大衬衫、

H-Tag Epsom小牛皮手机壳

all from Hermès

 

纵观系列,本季2020秋冬男装系列仍旧是风度翩翩优雅舒适,精致与高级之余,还具有个性化和俏皮的风格,这使我们迅速得到总结,爱马仕与其男装创意总监Véronique Nichanian多年以来呈现的精彩男装仍在进行时。棕色系色调如黏土色、乌木色、暗褐色、臻果褐,融入黑、灰色调,是凌冽寒风中的一抹保护色。羊绒直身双排扣大衣、翻皮毛派克大衣、带有皮革贴花的舒适针织上衣、皮革长裤结合高科技面料,沉稳之余提供了一丝惊喜。

 

而前文提到的“锐意”何在?或许我们可以抽取这个元素,几何。“挥洒纯粹简约线条,塑造宽松廓形与饱满例。”shownote上写道。正是秀场上显而易见的几何印花穿插在鱼贯而出的服装之上,不禁让人联想几何图形与抽象的延伸,或许这也是隐秘的“锐意”之一。“几何”的作品,内涵先于形式,而“几何”引起的含义更是深远。首先它可以代表着未来。

 

说起几何与时装的关系,便不得不提到未来主义。20世纪初,未来主义(Futurism)在意大利诞生,与它的名字中的“未来”一样,这种自身就带着想象与展望的艺术流派类型,成为了当时非常先锋的理论。它最开始出现在绘画与雕塑作品中,后来才演变成为一种文化运动,席卷其他艺术设计的领域,时装设计便囊括其中。对于未来主义的创作者而言,探寻一切新奇事物,让想象成为现实,成为了很长一段时间中未来主义所追求的事情。在未来主义文化潜移默化地影响下,时装开始了对未来的第一步步探索。对于1960年代以前的时装而言,“未来”这一话题一直围绕着如何改变对于时装的固有印象,对现代世界的憧憬与想象便成为了未来主义时装的目标。这个时间段中设计师与艺术家对于时装中未来主义的展望之一,便是在时装上直白的“想象与抽象化”。它表现为未来主义作品在时装中的融入。20世纪早期贾科莫•巴拉(Giacomo Balla)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他批判了传统时装中的平庸,认为时装应该是具有侵略性的而非平衡。他的手稿中抽象的几何图案,服装结构的不对称,强调设计的做法表现了未来主义时装可以通过人为添加或剥离各种元素,从而创建时装的新外观。20世纪初期这一时间段中对于未来主义时装的表现手法基本相似,采用将未来主义艺术作品直接呈现在时装上的做法,类似于在衣服上加入印花。

 

几何有了“未来”这样线性发展的延伸,而它也有着纵向的延伸。好比1913年在俄国的一位画家便引入了“几何”与空间的关系,他必然是卡济米尔•马列维奇(Kazimir Malevich)。而他的这次延伸几何,也算是与服装有点渊源。1913年,马列维奇受邀为未来主义歌剧《征服太阳》设计布景与服装,他由此发现了“至上主义”的根本主题。他做了什么?那些由他设计的带有未来主义风格的几何戏服不足称奇,只是在歌剧结尾时发出的一块白色幕布,马列维奇在上面画了一块黑色正方形。有后人总结为:“人们不可避免地要回到一片白色背景上有个黑色正方形这一基本事实上来,他们的意识心理将会被困于一个挫败的循环中,就像正在寻找信号的卫星导航。他希望在这种困惑持续的同时,观众灵魂深处的潜意识……逃脱理性的藩篱,能‘看到’艺术家正在展示出的整个宇宙和其中的万物,就在他那小小的正方形中。”这正是至上主义的要义,它打破了我们这个扁平世界的维度,否定了绘画的主题、物象、内容、空间、氛围感之后,宣称简化是我们的表现,能量是我们的意识。这能量最终在绘画的白色沉默之中,在接近于零的内容之中表现出来。

 

本季爱马仕秋冬系列的服饰当中,另一种图案印花也颇为有趣,那便是被用于衬衫、运动衫与丝巾等单品之上的类似地形深度探测图的印花,不规则圆弧形图案层层扩张碰撞。画面虽然是静止的,却也可以想象它在动态画面中时而叠起时而聚散。该印花被称之Rêve hypnotique(催眠梦境),实则出自法国数字艺术家Miguel Chevalier之手。而该印花“催眠梦境”所代表的扭曲的几何,也正是这位“数字骑士”的拿手好戏之一。Chevalier擅长将迷幻的图案编排, 图形里变幻、扭曲出色彩深潜不一、造型独特的几何图形,他总带给人非同一般且极具冲击力的视觉体验,增强观众身临其境的空间感,也或许那些几何眼花缭乱的变化也能将观众带入梦境深度。当然,这还不是“几何”在系列中的全部身影,系列中还出现了笔触硬朗,仿佛是用几何拼组而成的Fleurs graffiti(花卉涂鸦)印花。

 

成长与生活于这个复杂的时代,现代人的心里早已被繁杂的信息攻陷,以至于人们时长无法简化外在物象,提炼更纯粹的视野,但我们需要去凝视与倾听更精妙的东西。或许借由爱马仕2020秋冬男装系列这块“画布”,我们能些许感受到艺术元素的内在脉搏,即便是静止的几何基面,但愿我们心之所向,听到潜意识的感召,逃进无限的空间里,从被繁杂信息攻陷的现实中休憩片刻。

 

编辑— 高迟、朱东日 摄影—刘颂 撰文— 克洛伊 模特— 黄仕鑫 @龙腾精英 化妆— Clive

发型— John 美术— 王灵 制片— Leejo 造型助理— 梨花、Amber 设计— 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