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自由创造“时间机器”

自由创造“时间机器”

摘要: 亨利慕时(H.Moser & Cie.)首席执行官Edouard Meylan和MB&F创始人Maximilian Büsser近日交出了两人的“答卷”,成就了疫情后钟表业的一大话题。蕴藏于表壳内的,不仅是旋转的陀飞轮,也不仅是“弹眼落睛”的设计,更是不设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

两个脑洞大开天马行空的独立制表师联手,会怎样诠释“时间”?亨利慕时(H.Moser & Cie.)首席执行官Edouard Meylan和MB&F创始人Maximilian Büsser近日交出了两人的“答卷”,成就了疫情后钟表业的一大话题。蕴藏于表壳内的,不仅是旋转的陀飞轮,也不仅是“弹眼落睛”的设计,更是不设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


“A creative adult is a child who survived” 图片来自MB&F官网

“A creative adult is a child who survived” 图片来自MB&F官网


即使是在一众“机械狂人”以创意和想象力不停创造的独立制表界,亨利慕时和MB&F也都属于“不创新毋宁死”的先锋之列。前者是瑞士独立制表界的“老字号”,由瑞士制表师Johann HeinrichMoser于1828年在圣彼得堡创立。2013年起执掌门户的年轻CEO爱德华·梅朗从接棒之日起便以“为理念和精神独立发声”为己任,大胆开启了产品和理念的颠覆与创新之旅:2016年趁着苹果iWatch大热,搞了一个外形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的机械表,名叫“Swiss Alp Watch”;2017年出了一枚“纯粹瑞士制造”的腕表,表壳是用瑞士奶酪制成;2018年在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上发布了一枚“种草”的Nature Watch,以原汁原味来自瑞士纳沙泰尔地区的泥土做表盘,表圈表盘和表带上种满绿植,以此表达对可持续发展的承诺……CEO先生不仅喜欢在幕后策划这些奇思妙想,还乐于亲自现身在亨利慕时的广告短片里——上阵挤牛奶,扮酷当超模,希望在谈论高级制表时也带着些许不失人性化的讽刺和幽默……


Moonmachine腕表 MB&F × 芬兰籍制独立制表师Stepan Sarpaneva

Moonmachine腕表 MB&F × 芬兰籍制独立制表师Stepan Sarpaneva


而MB&F则更是独立制表界神一般的存在,创始人Maximilian Büsser早年在瑞士洛桑取得微型机械工程硕士学历,随即投身高级制表业,年仅31岁就执掌海瑞温斯顿钟表部门(Harry Winston Rare Timepieces),2005年离开并创立了MB&F(Maximilian Büsser & Friends),专心打造一间“致力于艺术和微机械工程的实验室”,旨在设计和创造少量发行的前卫腕表,方式是与他青睐的专业制表师们共同创作。在这位摩羯座创意奇才的带领下,2007年,MB&F推出了首款Horological Machine时间机器腕表HM1,从此开启了放飞想象的奇幻之旅。时间流逝的面貌在这里成为人类无尽想象力的试验田,有时是一艘即将飞向月球的火箭,有时是一双青蛙的眼睛,有时是一只名叫“美杜莎”的水母,有时则仿若外星来客。Maximilian Büsser从一开始就坚决忽略了质疑他的作品不宜日常佩戴的评论,在他看来,“腕表是呈现时间的机器,而不只是用来读取时间的机器。”


“当我打电话给Edouard,表达想要合作共创一件作品时,我提到自己真的很喜欢双游丝的构造、亨利慕时的烟熏表盘和Concept概念腕表。Edouard立刻表示愿意让我借用这些特色,但条件是他也可以重新诠释我的一款代表性作品。”Maximilian Büsser谈及这次和好朋友亨利慕时的合作起始:“在得知这个好消息之后,我有了一些想法。身为50%的印度人和50%的瑞士人,我坚信混血的DNA能创造出惊人的成果,那么何不尝试将它应用在制表领域呢?于是我一口答应,并建议他参考Flying T表款,它是我自己最爱的一款腕表。”


携手共创的两件作品是勇创者圆柱游丝陀飞轮腕表亨利慕时和LM101 MB&F × H. Moser 腕表,分别推出多个版本,各款限量发行15枚。这一数字颇有意义,既是对MB&F成立15周年的致敬,同时也是纪念亨利慕时重整旗鼓15周年。


勇创者圆柱游丝陀飞轮腕表 H. MOSER × MB&F

勇创者圆柱游丝陀飞轮腕表 H. MOSER × MB&F


MW: 腕表是呈现时间的机器,而不只是用来读取时间的机器。”你对腕表的这一理解从何而来?

Max: 经历了上世纪“石英危机”的挑战之后,机械制表找到了它存在的根本,那就是艺术与工艺的结晶。磨炼一门手艺和艺术都需要很多很多时间。艺术家先有最惊人的想法,再花费多年的时间来收集必要的经验,最后将其变成近乎完美的现实。MB&F在15年里研发了18款机芯,每年都在逐步接近我们自始至终所追求的独特与完美。


MW: 高端制表业中鲜少会有两个品牌共同创作,这次为什么会想到共同创作的idea?这次合作中最挑战的部分是什么?

Max: 过去十年里,MB&F的机芯一直用的是Precision Engineering的游丝。在这段时间内,我们建立了彼此之间的信任和友谊。与此同时,Meylan家族在七年前收购了亨利慕时,并以新的守则和新的品牌经营态度,令品牌迎来了空前的复兴。在我看来,我们的合作是注定要发生的,我们选择了生命中最正确的时刻。


Edouard: 这个想法是Max提出来的,他想在他的一款腕表上使用我们漂亮的烟熏表盘。我相信合作,我们联合起来会比独自一个人更强大,所以我很自然地问他是否愿意进行双向合作。他很喜欢这个主意,于是我们一起开始头脑风暴。对于共同创作而言,最难的是要找到彼此契合的品牌和团队。在我看来,成功的秘诀是拥有相互信任、彼此尊重的管理层。两个品牌在设计美学上截然不同,但在公司规模和核心价值上却很相似。如果这些要素都具备,那就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因为所有的目标都是一致的。


MW: 当我们看到两款新品时,发现它们携带着两个品牌的基因,在构思设计之初,你对合作表款有什么期待吗?这次的合作对两个独立制表品牌而言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Max: 共同创作的意义在于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融合在一起,进而创造出第三个世界。这是一个拥有自己的生命的世界,是它的“双亲”永远不会也不可能独自创造出来的世界。这两款腕表将我们的DNA混合在一起,以至于最后再也分不清哪一个是MB&F,哪一个是亨利慕时,我认为这是真正的行为艺术,是制表界前所未有的创举。


Edouard: 这次的合作理念是共同创作两款腕表,分别代表两个品牌的特色。要找到正确的平衡并不容易,但我相信我们做到了。每款表都既是亨利慕时,又是MB&F。我认为合作应当成为制表业的新趋势,这一点在当前显得尤为重要,因为我们的行业正面临着许多挑战: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挑战、智能腕表以及对机械表不那么感兴趣的千禧一代。需要与同行们一起努力,而不是相互对抗。


MW: 说说你们在设计中都借鉴了对方的那些标志性设计元素。

Max: 当我们找到亨利慕时进行合作时,我的愿望是将亨利慕时品牌最具特色的三个部分整合在一起:烟熏色、Cocept概念表盘和双游丝,我得到了满意的结果。


Edouard: 来自MB&F Flying T 系列标志性的3D倾斜子表盘和来自Legacy Machine系列的圆顶蓝宝石设计。



MW: MB&F总是带给人们天马行空的设计和创意,不断地颠覆人们对腕表的认知,你在建立MB&F时,对它有着什么样的期望?

Max: 每只MB&F腕表都是难以置信的复杂工程的成果。通常是制表界从未探索过的方向。我们的每一款机芯都经过了两到三年的研发。研发完成后,我们就将重心放在工艺上。MB&F是仍在坚持以手工完成所有整饰工作的最后几家制表厂之一,这意味着我们每个机芯的300到600个零件,将需要12到18个月的制作时间。

 

对我而言,MB&F是一个人生决定,而非商业决定。它是载体,让我的想法得以实现,让我的生命有了意义。通过不折不扣地遵循我对创意和极致工艺的追求,最终达成的目标令我获得足够的自豪感。当然,前提是任何机械的创意都需要遵循基本的原则。


除了在创意和人性方面完全自由发挥,我真的不认为我有什么特别的期望。15年过去了,我依然保有同样朴素的期待。当然,成功让我的生活变得更轻松,让我能资助更多创意项目,也让我能与希望的人更紧密地合作。


MW: 当下是一个追求个性的时代,正因为人们渴望发现超越常规的设计和创意,亨利慕时和MB&F才得以成功,你认为颠覆和创新对于制表业的未来有什么样的意义?

Max: 萧伯纳曾说过,“理性的人让自己适应世界;非理性的人坚持让世界适应自己。因此,所有的进步都依赖于非理性的人。”创新来自于自由思想者。这与颠覆无关,而与自信有关。你不与社会对着干,你乐于做自己。


Edouard: 今天,你眼前有消费品、奢侈品和艺术品。MB&F和亨利慕时创造的是艺术品。由于某些品牌不控制生产数量,奢侈品变得无处不在。这是错误的,奢侈品必须保持稀缺性。这是产品和品牌长期价值的保证。在亨利慕时我们将腕表视为艺术品,它融合细致的工艺、创新和创造力,但制作的数量却很少。我们甚至没有在表盘上放商标……就像艺术品一样。


MW: 在你看来独立制表的精神和核心价值是什么?

Edouard: 自由!自由创造,自由交流,自由探索。独立制表最大的特点在于天马行空的创造力,更为重要的是为自己的理念和精神独立发声。因此亨利慕时近几年正在不断加强对外的沟通与交流。通常而言大集团旗下的品牌在对外沟通交流方面就不那么独立自由。基于亨利慕时对自己产品的足够自信,我们敢说敢言,没有太多束缚。


MW: 你还有其他的爱好吗?你的设计灵感从何而来?

Max: 在我有孩子之前(我的大儿子在七年前出生),我不需要关注太多平衡的问题,我总是能找到时间去做任何我想探索的事情——尽管这通常意味着少睡一会儿!现在,我的生活就是在我的创造力和家庭之间取得平衡——所以我几乎停止了任何其他爱好,并对此完全安心。


MW: 在你看来当下制表业面临最大的危机和挑战是什么?如何应对?

Edouard: 我们面临的挑战并未改变过:我们的行业创造的是无用之物。没有人实际需要的东西。然而这个行业却始终存在着,因为这个社会需要这样的物件来前进,做梦与表达自我。机械钟表将永远存在,但必须继续创造和革新,才能让梦想延续。这次合作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它为很多看到它的人带来了笑容,尽管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拥有它。


Maximilian Büsser(左)与Edouard Meylan(右)


Maximilian Büsser(左)

Maximilian Büsser于2005年创立了MB&F,与独立制表师合作设计和创造少量发行的前卫 “时间机器”。

Edouard Meylan(右)

爱德华·梅朗于2013年起担任独立制表品牌亨利慕时首席执行官,领导品牌开启产品和理念的创新之旅。


- 采访、编辑. 薛亚芳、Agnes      - 撰文. 牧云      - 翻译. Shirley Tang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