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运动的轨迹

运动的轨迹

评论
摘要: 如果将十分钟、一小时,甚至是一正常运动比赛定格在一幅作品上将会是什么样子呢?美国摄影师Pelle Cass用自己的影像作品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用延时摄影将流动的时间、人物、动作故事全部定格在一张照片中。从击剑运动、大学橄榄球赛、游泳到体操,他创作出密集的运动场景,还原出了一正常比赛中所有参赛选手的运动轨迹。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如果将十分钟、一小时,甚至是一正常运动比赛定格在一幅作品上将会是什么样子呢?美国摄影师Pelle Cass用自己的影像作品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用延时摄影将流动的时间、人物、动作故事全部定格在一张照片中。从击剑运动、大学橄榄球赛、游泳到体操,他创作出密集的运动场景,还原出了一正常比赛中所有参赛选手的运动轨迹。“人们的动作有不同的模式,但体育运动更趋于相似。我们知道绕垒跑的那个人差不多是在画圈,但在空中运动项目中,比如跳水,连拍的时候运动员形成的是一种倒三角的轨迹。而撑杆跳则是波状。”在创作这组名为Crowded Fields系列的摄影作品的时候,他会拍摄超过1000张照片,并用漫长艰苦的后期筛选、叠加才能够完成,将几十个时刻、完全不同的运动轨迹重叠交替,浓缩成混乱中的秩序。他用运动来表达一种扭曲、翻滚、暴力的构图,形成一种介于狂欢和打斗之间的中间地带,既混乱不堪,又井然有序。


运动的轨迹


能不能简单的跟我们说说你的摄影流程?

Pelle Cass 首先,把照相机放在三脚架上,然后在一两个小时内保持位置不变拍摄1000多张照片。1000张照片是常态。之后在Photoshop上进行构图。最终的成片通常要进行400到600个图层操作。构图的过程需要在Photoshop上操作40个小时。如果我全力以赴,从拍摄到修出成片大概需要两周的时间。我只有一个原则,不改变或移动任何东西,一个像素点也不动。我只决定留下或者切掉什么。


在这些作品中你希望讲述什么故事、传达什么信息?

Pelle Cass 在某种程度上,我传达的信息和传统的摄影并没有什么区别:事件、人物、地点和形态。我不会改变任何东西,我的照片是真实世界的精确写照。但在我的作品中能看到传统照片所没有的东西— 时间的推移。我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我只是把某项体育运动的动作分解开,然后把顺序打乱以一种全新的形式呈现出来。运动本身和人体的动作极限对我来说比故事更重要。换句话说,参与比输赢重要。


运动的轨迹


当遇到瓶颈时,你如何克服?

Pelle Cass 拍摄初期一般是我的瓶颈期。手上有几千张原片,完全没有头绪。相信所有人在面对一张白纸的时候都有过这种感受。我的做法是忽略焦虑情绪,挑一张有趣的照片着手。把几千张照片浏览一下,每一张里面都有很多运动员和观众,找出其中很有趣的或表现力很强的照片。可能是球员在准备接球,手指全部张开,下一秒就要碰到球了;也可能是运动员在跳高或跳水时某个定格的画面、一个搞怪的表情或尴尬的姿势。我会把这些挑出来。最初的决定会对接下来的所有事情产生影响。选出来第一张照片是突破瓶颈至关重要的一步。最终的成片可能和最初的决定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它是我跨出的第一步,会为接下来在电脑上处理照片的两周时间定下基调和方向。


运动的轨迹


你喜欢运动吗?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些有关运动或活动的趣事?

Pelle Cass 我喜欢运动,并且一直在坚持。足球、排球、网球、篮球都喜欢,最近在接触匹克球,它是网球的一种,球是塑料的,场地比网球场小。我也会看比赛,但是我并不喜欢当观众,我更喜欢亲自上阵。


我印象最深刻的经历是我的第一次摄影经历。那是一场亚特兰大老鹰队对多伦多猛龙队的NBA球赛。我当时很紧张,因为沟通了好几周才拿到入场券,而且我也清楚球员和教练很不情愿让我在比赛前进场。杂志社对我的要求是尽量把镜头放低,这样在暗色天花板的映衬下镜头里的篮球能更清晰。这样一来我就必须从比赛开始前就趴在地板上,把相机放在地上镜头朝上拍。近在咫尺的球员当我不存在,但有的人会瞪我。后来我才意识到我趴的地方是球员最喜欢的一个拉伸点。


另外一件有意思的事发生在我拍滑板运动员的时候,这个群体的叛逆有口皆碑。我把照相机固定在一个面向滑板公园的栏杆上,那个公园在一个山洞一样的地方,像是一个停车场,在伦敦南岸的一个大楼下面。他们也一样当我不存在,但我知道他们注意到我了。一个孩子走到栏杆这边来,突然在我面前脱下了裤子!我特别紧张,立刻收拾东西逃走了。那一幕让我受到了惊吓,后来在穿过一条黑巷子的时候甚至都怀疑身后会不会跟着一群小流氓。当然,那是我在自己吓自己。


运动的轨迹


在拍摄了这么多年后,你如何理解人们的动作和情感?

Pelle Cass 人们的动作有不同的模式,但体育运动更趋于相似,因为它有既定的规则、边界和技巧。有时候我发现两个不同的运动员会以一模一样的姿势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当然是在不同的时候)。虽说运动就是无尽的重复,但是在相同的事情里细微的差别会显得尤其瞩目。运动员在做动作时会遵循严格的范式。右半场的篮球运动员就要一直待在右边,有时这一点会使我的工作受到限制,因为球员A可能永远不会到球场的左边去。但是说实话,这种限制是关键所在,因为只有这样照片才会带给我一些预料不到的惊喜。最典型的例子是潜水和撑杆跳照片。我们对某些场景会感到很熟悉,比如一个运动员在棒球场上绕垒跑。我们知道绕垒跑的那个人差不多是在画圈。但在空中运动项目中,比如跳水,连拍的时候运动员形成的是一种倒三角的轨迹,而撑杆跳则是波状。


就情感而言,我会被运动员的勤奋所触动。他们会为了比赛拼尽全力。我也有一个设定的议程,虽然是临时起意的。我会沉迷于一种扭曲、翻滚,几乎可以说是暴力的构图,用运动员来表达。我猜这是介于狂欢和打斗之间的地方。可能这些感觉本身就是体育运动的一部分。我不确定,但是我确实沉迷于此。


你现在正在进行的有什么项目?近期有什么计划?

Pelle Cass 我现在因为新冠肺炎处于停工的状态。有几个行程已经被取消了,所有的体育赛事也都被暂停了。一直有人在找我拍东西,新的运动还有新的场地。所以我目前会继续进行这个系列。此外,我很想出本书。但是我最感兴趣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在做的事情。我希望以后有机会的话可以往时尚圈发展,因为我真的很喜欢拍衣服,它们的颜色和形状更丰富。我也想试试舞蹈。体育中的情绪相对比较有限,无外乎是不断地尝试!获胜!失败!人身上有很多其他值得传递的东西,我都想去一探究竟。


采访、编辑— 时俊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