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重设价值

重设价值

评论
摘要: 疫情期间线下零售的萎靡萧条,正给时尚行业书写着一部现代启示录。 时尚行业在近一个世纪中,依靠近乎不变以时装周为主导的商业模式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其影响力。但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却使这个固有模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时尚经营者陷入了对单一市场、渠道的依赖所带来的困境,行业内工人正面临无法避免的利益受损与裁员,而每一季的过度生产、滞销更是导致大量库存的浪费与非环保处理。在资金流动大幅减弱的情况下,虽然企业与零售商都在危机下寻求出路,尽可能实现之前许下的社会承诺并为之付出代价,但时尚行业在固有的商业模式下,也越发暴露出面对社会变化与可持续发展时,所存在的巨大局限。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疫情期间线下零售的萎靡萧条,正给时尚行业书写着一部现代启示录。 时尚行业在近一个世纪中,依靠近乎不变以时装周为主导的商业模式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其影响力。但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却使这个固有模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时尚经营者陷入了对单一市场、渠道的依赖所带来的困境,行业内工人正面临无法避免的利益受损与裁员,而每一季的过度生产、滞销更是导致大量库存的浪费与非环保处理。在资金流动大幅减弱的情况下,虽然企业与零售商都在危机下寻求出路,尽可能实现之前许下的社会承诺并为之付出代价,但时尚行业在固有的商业模式下,也越发暴露出面对社会变化与可持续发展时,所存在的巨大局限。


重设价值

H&M2020春夏环保自觉行动限量系列


由于疫情的影响, 全球最为领先的时尚可持续发展会议— 哥本哈根时尚峰在今年延期至10月举办,与之紧密联系的时尚行业论坛Global Fashion Agenda 也提前以今年峰会主题“重设价值”(Redesign Value) 为方向,发布了名为“重设时尚商业模式”(Redesigning Fashion’s Business Model)的“首席执行官议程”(CEO Agenda),这份报告旨在为时尚企业决策者提供有关可持续发展的新思路,并为国际时尚产业模式的转型提出了新的实践参考。


今年,生物多样性(Biodiversity)成为了这份议程所聚焦的关键。服装制造业只增不减地过量生产,时尚对自然资源的繁重需求与生产过程的污染,每时每刻危害着生态系统,保护生物多样性看似与时尚没有直接联系,实则与这个产业的每一个环节都息息相关,并且每个环节都存在亟待改善的现状。“气候变化是对全球可持续发展的重大威胁,其破坏性影响让那些贫穷的公民的负担更加沉重。它引发了野火、干旱、洪水、飓风、海平面上升、海洋酸化和冻土融化。我们需要采取严厉措施来制止地球的不稳定,防止进一步的后果。”康泰纳仕集团全球首席运营官Wolfgang Blau对当下应对生态危机的紧急性说道。


供应链溯源、阻止气候变化,水、能源、化学品的合理利用,友善安全的工作环境是这份议程中指出的为达到时尚产业可持续发展目标,应当优先完成的核心任务。而“供应链溯源”被列为核心任务之首,只因它能揭示时尚制造业对环境、社会与经济造成的影响。由于时尚产业供应链的复杂性以及分工碎片化,想要追根溯源一件产品从原料种植地,到布料织造加工,再到成品制作的每一个环节颇有难度,因此许多时尚品牌的供应链缺乏透明度,从而难以清晰把控在服装的生产制造过程中面临哪些缺陷与危机。


正因如此,完成供应链溯源也是评估时尚行业对于生物多样性、气候变化与社会生活所带来影响的决定性一步,并且它能为企业制定前瞻性的可持续发展计划提供实质性的参考依据。非营利性全球运动“时尚革命”(Fashion Revolution)联合创始人Orsola de Castro 在这份报告中更是提到时尚消费者也开始对品牌的背后越来越重视,“消费者们期盼品牌能告知产品在哪生产,由谁加工,在社交网络主宰着与消费者沟通的文化中,不认真回应消费者的这些期待与疑问,将会直接影响到品牌的价值。” Orsola de Castro提到了2013年孟加拉国萨瓦区Rana Plaza大楼倒塌事故,这场严重事故导致1134名服装制造工人丧生,如果品牌缺乏对供应链的可追溯性,则难以确定旗下是否有产品在这样置雇员于隐患,缺乏道德责任感的工厂里加工而成,并且消费者将在不知情的状况下为这样的工厂买单。在Castro眼中“ 透明度同样是品牌向消费者展现他们在可持续发展上所作出努力的窗口,也是令消费者自主作出明智消费决定的重要前提”。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品牌与制造商都采用了供应链评估工具,通过量化标准、数据分析,选择符合道德准则的采购和供应链管理,使得企业对生产制造过程有了更清晰的了解和更充足的数据用于对比与改进,并以此来衡量对社会、环境、经济的影响,但存在的较大局限是,鲜有企业将时尚生产制造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变得可视化。


重设价值

Carry Somers(左)和非营利性全球运动“时尚革命”(Fashion Revolution)联合创始人Orsola de Castro(右),摄影——Sienna Somers


正是由于时尚产业的每一个环节都与自然环境密不可分,阻止气候变化也在这份议程中被倡导为时尚行业决策者需要一齐努力,尽快达成的第二个核心任务。温室气体的排放贯穿着整条时尚产业链,从原材料的种植,到纺织物的加工、合成、染色、废弃处理,无处不在。根据估算,全球服装与鞋履制造业产生的温室气体占全球温室气体总排量的10%。最新的气候变化研究甚至表明《巴黎协定》拟定在2030年减排45% 的目标如果按照现在的世界温室气体排放速度进行下去,将不会如约实现。因此,时尚产业作为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源头之一,应当与各级供应商一同重新评估对环境的影响,立即做出系统性、综合性的改变,将企业转型为“气候友好”模式。


而在此过程中,重新审视对自然资源的使用,尤其是对水、能源、化学物品的合理使用显得十分重要。产业链中仅纺织物染色精加工一项就造成了全球17% ~20%的工业废水污染,对生态造成危害。“时装产业链的加工阶段包含着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未开发潜力。提高水和能源的有效利用,同时减少向环境中排放的有害化学物质,可以帮助品牌和零售商在环境、社会和经济效益方面取得重大进展。业界合作并投资于规模效益计划,许多公司仍有很大的改进潜力。”研究所“Apparel Impact Institute”的主席Lewis Perkins如是说道。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水资源浪费与大规模污染,减少使用有害化学物,控制自然资源的消耗在时尚生产中也尤为重要。除了这些亟待完成的任务,“首席执行官议程”更是提出了时尚产业决策者需要从根本上进行理念转变。譬如时尚产业应当积极采用“可持续材料混合使用”(Sustainable Material Mix)方案,在研发、使用可持续面料的同时,减少现有的织物对环境产生的副作用。例如传统棉类布料虽然可被自然降解,但大规模种植棉花不仅消耗巨量水资源,也缩小了森林等自然空间,同时种植过程中喷洒的大量有害化学药物会破坏土壤,危害动物,对生态多样性造成负面影响,但如果时尚产业尽可能多地采用可持续农业栽培下的有机棉,除了能减轻空气污染、保护土壤,还能减少62%的能源消耗。


虽然与传统织物相比,化学纤维看似更耐用,寿命更长,不会对森林造成伤害,更是动物皮革皮草的绝佳替代,但其生产过程中的石油资源消耗,所排放的温室气体、工业废水,甚至随废水流进海洋,循环进入海洋生物体内的超细纤维污染,都对生态平衡与生物多样性有着巨大的危害。所以对企业而言,并不是采取了环保材料、耐久材料或者“混合使用”方案就能一劳永逸,而是要根据不同产品的特性让每一种织物都物尽其用,从而减少不必要的生产与环境破坏。


因为时尚可持续发展不仅关乎地球生态,同样关乎对社会与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也将贫困与不平等都列入了可持续发展所面临的挑战当中。调查显示,时尚产业中的6000万雇员曾面临诸如危险工作环境、歧视、无法获得最低工资等职业危害。“首席执行官议程”也提出,在社会层面,尤其是在疫情影响下的社会震荡中,时尚产业决策者还应当从根本上改变雇员与工人现状,为他们提供安全友善的工作环境和完善薪酬制度,确保制造生产建立在合乎道德标准、可持续的商业行为之上。


“采用一种循环的方式对待时尚,可以让我们改变该行业不可持续的生产、消费和贸易模式。采用新的商业模式,并以科技和创新为推动因素,可避免浪费、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并创造新的经济价值。协作对于推动发展和实现这种转变至关重要。”H&M可持续发展部门负责人Anna Gedda说道。时尚生产主要遵循“获取、生产、丢弃”这样快速消耗的线性规律,而全球73%的衣物的最终归宿是垃圾填埋场或者就地焚烧这种最不环保的处理方式。这也是为什么时尚产业与自然环境在当今的生产实践中一并陷入了危机,而加速向更为可持续、可循环、清晰完备、健康合理的时尚商业模式转变在现如今显得空前重要。


撰文—Mentos 编辑— 泽鲁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