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万物启新

万物启新

评论
摘要: 诚然,印花对时尚来说并不具开创性,但2020春夏秀场上的动植物元素可以说是一场“时髦宣言”。Alexander McQueen将濒临绝种的花朵刺绣在蚕茧状的裙装和衣袖上,让美丽得以永续;棕榈叶、奇花异草这些最真实的大自然图景在Valentino、Versace、Fendi、Marni、Dries Van Noten春夏秀场中频频出现;随后,偌大的鹦鹉和斑马图案在Dolce&Gabbana花草丛中登场;Dior为上海发布秀倾心设计的限定系列灵感源于中国的珍贵蔷薇物种月季……时尚创造力正发挥出积极作用,与大自然取得协调,或者以自然为指引及合作伙伴,寄望得到两者善意互惠的共存。如今每年的5月22日为“国际生物多样性日”,是人类感受自然生灵神奇的一天;也是设计师、艺术家以自然为本,致力于推动积极改变的时候;是我们去打开衣橱,对地球以及与我们共同生活在地球上的物种更加友好的转折点。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诚然,印花对时尚来说并不具开创性,但2020春夏秀场上的动植物元素可以说是一场“时髦宣言”。Alexander McQueen将濒临绝种的花朵刺绣在蚕茧状的裙装和衣袖上,让美丽得以永续;棕榈叶、奇花异草这些最真实的大自然图景在Valentino、Versace、Fendi、Marni、Dries Van Noten春夏秀场中频频出现;随后,偌大的鹦鹉和斑马图案在Dolce&Gabbana花草丛中登场;Dior为上海发布秀倾心设计的限定系列灵感源于中国的珍贵蔷薇物种月季……时尚创造力正发挥出积极作用,与大自然取得协调,或者以自然为指引及合作伙伴,寄望得到两者善意互惠的共存。如今每年的5月22日为“国际生物多样性日”,是人类感受自然生灵神奇的一天;也是设计师、艺术家以自然为本,致力于推动积极改变的时候;是我们去打开衣橱,对地球以及与我们共同生活在地球上的物种更加友好的转折点。


万物启新

Dolce&Gabbana 长颈鹿印花抹胸裙

Fendi 皮质长腰带


自然共生

生物多样性描述了地球上生命形式的多样性。它涵盖了地球上800万物种,从动植物到真菌细菌;容纳它们的生态系统;以及它们之间的遗传多样性。这是一个复杂的生命网,其中每个部分都是相互依存的。当一个要素被更改(或删除)时,整个系统都会受到影响,产生正面或负面的后果。


大自然是大多数行业和人类生计的基础,帮助我们应对一些最紧迫的挑战。它为我们提供氧气,净化水源,确保土壤的肥沃并生产我们需要的各种食物。随着我们的需求不断增长,人类每年对自然的需求要1.6个地球才能满足。


2019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告诫了我们这样一个事实,当我们破坏生物多样性时,我们实际上就是在破坏支持人类生命的系统根基。在家隔离的我们无论是消费者,还是行动者,都无比渴望窗外新鲜的空气、绵密的草坪、淡雅的花香。


好在地球母亲一直都是时装设计师最喜欢的灵感之一。在Alexander McQueen 2020年的春夏时装系列上,象牙色的爱尔兰亚麻布服装,采用蚕茧状的后背和夺目衣袖,而棉质丝绸西装则手工绣上了濒危的花朵。濒危花卉刺绣最初来自Alexander McQueen团队在布满罕见花朵的玻璃房子里画的素描,每一件艺术品都被设计成适合特定的设计。濒临绝种的花朵刺绣代表了对自然的热爱,在这里,它们的美丽得以保存。


万物启新

Chanel 花朵装饰泡泡袖上衣,公爵缎半裙,镶珍珠手链


T台上,随处可见高饱和色彩印花,从Valention的植物印花到Jennifer Lopez身上的Versace复刻版丛林印花裙,从Dior在秀场上种树,到Louis Vuitton用法国可持续管理森林中的松木搭建起了整个秀场,在秀后重新回收再利用,无不令人叫好。


在摄影师Alasdair McLellan的镜头下,Gucci 2020早秋广告形象大片回归到婴童般的纯粹世界,与自然共处,与生命万物重新联结。一系列朝气蓬勃的肖像画面勾勒出人们及其心爱动物的独特个性。小鹿、小山羊、猫头鹰、蓝鸟、臭鼬、松鼠、青蛙、刺猬、鸭子和兔子一登场,充满灵性的动物与人们共处的场景,仿如一部经典寓言或动画,在眼前徐徐铺开。


时尚之外,巴西摄影艺术家Claudia Andujar 的展览“亚诺玛米人的斗争”与关于“我们,树”的思考是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今年上半年隆重举办的两个大展。前者探讨生者的生存,聚焦亚诺玛米印第安人和土地森林的生存;后者“树木”这个物种据称拥有感官、记忆与沟通能力,同时能与其他物种共生,还可以影响气候;随着这些意想不到的能力在展览中揭晓,“植物智慧”对居家隔离这段时期的全球公民来说可能别具意义。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向伟大的自然致敬的诚意之作。


万物启新

Versace 热带植物印花连衣裙

Bottega Veneta 银色耳环


然而,模仿有时恰恰是诚挚的一种恭维。随着当下年轻人正在领导变革,他们希望把保护地球的口号落到实处,但如果仅仅把自然当作装饰元素加以利用,而非从实际行动出发去保护自然,这种行动就会显得有些肤浅甚至荒唐了。


“使用植物印花(以凸显亲近自然)是一种(可以用来)欺骗消费者的行为,因为这其实是在避重就轻。”Jonathan Ohayon提出质疑,他是“动物王国环境组织”(F.A.K.E.)的联合创始人,该组织为素时尚和道德公司提供支持。


在上个月新冠肺炎疫情期间,Ohayon在洛杉矶精心策划了一个道德快闪店,名叫F.A.K.E.。共有个纯素、道德和可持续品牌联合来自全球的新兴设计师展示了他们的时装系列,其中包括倡导纯素生活方式的“Chill with Activist”大会领袖们,如《VegOut》杂志的创始人Maggie Ortlieb。


“时尚业正在发生巨大变化。所有人都能当设计师。消费者手上的钱是投出去的票,他们就是未来的时装设计师。同理,我觉得推动社会变革的纯素时装设计师其实也是动物权利运动家,是他们一直坚持选择饱含爱和同情的衣物带来了变化。”他说。


如果设计师愿意多花一点时间,通过自己的设计、制造以及其他商业行为用真正有意义的方式去尊重自然,时尚品牌在可持续问题上势必就会有更大的说服力,设计师们也会因此获得更多的权利去使用茂密的植被、花朵、风景和动物形象打造美学奇迹。


万物启新

Gucci 贝壳印花上衣、贝壳印花长裤

Alexander McQueen 金属手环


纯素运动

为保护生物多样性,时尚界一直尝试不断革新,除了接连宣布“零皮草”,支持面料供应商培育多种作物,启动生物保育项目之外,发展最蓬勃的当数“纯素时尚”(Vegan Fashion)运动,在2020春夏系列中,这股风潮更为明显。


“纯素”意味着零动物足迹纯植物生产,在购物搜索平台Lyst公布的2020年可持续发展时尚报告中显示,“纯素产品”越来越受欢迎,包括“纯素Dr Martens 马丁靴”、“纯素Veja运动鞋”、“纯素人造皮革裤”在内的词条搜索都创造了新高。“纯素皮革”的搜索量同比增长了69%,平均每月在线搜索量为3.31万次,而“人造皮革”的搜索量则保持不变。


“开云集团、Prada、Versace、Armani、Calvin Klein 、Michael Kors 和Jimmy Choo等已经做到全面禁用动物皮草。澳大利亚品牌Unreal Fur 主打创意十足、色彩丰富的人造皮草,受到时尚博主和网红的追捧。人造皮草非常受欢迎,动物皮已经成为历史了。”Sascha Camilli 在采访中告诉我们,她是一位生在莫斯科、长在瑞典的作家,代表作是《Vegan Style》,现在生活在英国布莱顿。


提到环保立场鲜明的国际品牌,毫无疑问最著名的当属Chanel,它树立了时尚界的里程碑。2018年,Chanel 紧急召回了即将发布的系列中所有动物皮草及稀有动物皮革。彼时Karl Lagerfeld 接受《WWD》访问时称这不是一项被迫举措,而是一个自由选择:“我们这么做是因为这是流行趋势。”


平价时尚品牌也紧随其后,“继动物权益运动兴起后,安哥拉羊毛和马海毛(山羊毛)逐渐在高街时尚中消失。包括H&M、Gap、ASOS、Topshop、Benetton和Zara在内的品牌都发布了禁令,禁止使用这些材料,大多数快时尚店铺里也看不到这两种材质的服装了。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有意识的消费者出于同情心所付诸的行动。”Camilli 接着说道。


反皮草运动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一些时装周已陆续宣布零皮草。当然,目前这还仅限于一些小型盛事,比如阿姆斯特丹时装周和赫尔辛基时装周。但是,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后者所处的地区已经有数千年的穿皮草风俗,这是当地服装文化中非常重要的基础部分,可见该运动的影响有多大。零皮草之所以如此成功,部分原因得益于科技提供了解决方案,即纯素替代材料。


“真正的皮草已经过时了,因为人造皮草的质量已经足以匹敌真货了。”由设计师Hannah Weiland创立的伦敦时装品牌Shrimps是伦敦时装周上最热门的品牌之一,另一个著名的伦敦人造皮草品牌是Jakke,创始人是Nina Hopkins。巴黎则有人造皮草奢侈时尚品牌La Seine & Moi,由Lydia Bahia 创立。


Shrimps、Jakke 和La Seine & Moi只是众多品牌中的几个,很多品牌都在响应纯素主义的号召,当然不仅限于欧洲。美国的纽约时装周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芝加哥裔设计师Leanne Mai-ly Hilgart 携品牌Vaute Couture 低调参展,该品牌主打100%纯素时装。


美国配饰品牌Alice Roi 和Cult of Coquette 使用皮革替代品以迎合纯素时尚消费者的需求。甚至有一个名为Dauntless 的素食机车夹克品牌。Ran Enda是一位非常受欢迎的新兴设计师,他出生在日本,在纽约推出自己的同名品牌前曾经在Ralph Lauren和Diane von Furstenberg工作,他的个人品牌也主打纯素时尚。


万物启新

Givenchy 蓝绿印花深V领泡泡袖连衣裙


回到欧洲来看,由Alicia Lai 创立的英国品牌Bourgeois Boheme利用高科技创新材料制作鞋子,完全零残忍,禁用一切动物制品。


我们目前在高街时尚能找到的大多数廉价仿皮革鞋都是PVC材质(聚氯乙烯,不可降解),Lai 使用的则是意大利产高质量棉布托底微纤维PU(聚氨),名叫Mycro(迈可诺)。她个人也在研发新型材料,包括纸、橡树皮、二手橡胶和草本聚合物(包括不作食物用途的粮食和种子),这些组成了鞋子的不同部分。


“事实摆在眼前:生态友好型材料和生态加工过程的出现表明,相较于完全依赖动物皮革,我们已经拥有更多更先进、更吸引人的选择。道德时尚不仅在做好事,也是在做专业的时尚事业。”Lai 说道。


当你打开衣橱,光滑闪亮的皮革有时讲述的可能是一个残忍的故事。传统的动物皮制革过程是世界上毒性最大的加工过程,它需要消耗大量的化学品和重金属,造成对空气、土壤、水资源等生态污染,也会导致(工人患上)致命的疾病。


万物启新

Valentino 动植物印花褶皱连衣裙

Ejing Zhang 耳环

Gucci 绿色长靴


与自然重新连接

植物的魅力绝不仅限于艺术作品或时装上的描绘,如上所述创新型植物性纤维和材料(例如棉、亚麻、麻以及一些创新型纤维,比如菠萝纤维、荨麻、蘑菇或橡树皮合成纤维)已经可以取代动物(皮草、皮革、羊毛、丝绸等等)制品,并带来两个好处—对环境影响更小,尤其会减小对其他生物的影响,被誉为“零残忍”。然而,关于动物皮毛的运用却一直是争议的中心,有人坚定的认为上帝让动物降生在地球上的目的就是为了满足人类的需求。纯素时尚支持者却称之为剥削。“羊毛通常被称为‘友好的’纤维,因为它是纯天然的,又很温暖,而且获取羊毛也不需要杀羊。这不是双赢吗?很遗憾,并不是。很多暗访表明羊毛的加工和其他动物制品的加工一样不可能做到零残忍,因为这些动物都被牧民当做商品,这也就意味着它们的福利永远要排在挣钱的目的之后。”Camilli 说,他表示蚕丝也不是纯素产品,因为生产蚕丝的蚕是被人类养殖的,吐完丝也没命了。


听起来,纯素时尚又好像非常极端,似乎只是为极少数人提供产品,且限制重重。但是如果你把纯素时尚看作一场影响范围更广的运动的其中一部分,目的是为了鼓励消费者购买更多天然面料或生物面料,其距离感就会被稀释大半。科学家一致表明,只要人们能购买更多的纯素服饰、更多的选择食用素食品,大自然和地球环境也将得到非常明显的改善。


万物启新

Jil Sander 花朵钩织流苏连衣裙


不管是在时尚界还是别的地方,纯素时尚正在引领人们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每天都有很多新鲜发明出现,比如大豆蛋白纤维有着羊绒般的柔软手感,蚕丝般的柔和光泽;可再生山毛榉树纤维素制成的莫代尔纤维通常被称为“人造蚕丝”。农田里剩余的菠萝、苹果皮、芒果、蘑菇、仙人掌都可以转化成生物皮革,这个列表上的选项很长很长。许多公司正在朝这个方向发展,不仅仅因为它更好,而且因为大势所趋。


每一个纯素时尚响应者背后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是这些故事在激励着我们把世界变得更美好,2020春夏系列成为一个重要的分水岭。我们审视自己,创造对话和辩论机会来自我提升,从而做出正确的选择去推崇道德时尚。作为消费者,我们手握着的是自身的权利。大自然的脆弱明喻的就是人类本身生存体系的脆弱,而只有恢复大自然的韧性,才能带来人类与其他物种生存的希望。


统筹—冯婧怡 摄影— Nick Yang 形象—Moka Shen 撰文— Tracy Feng、Robb Young 化妆— 张嘉家 发型— Kim at UpperCut 模特— 华依澜 at DOV Model

制片—Zola Feng 摄影助理— 红旗 时装助理 —飞飞、nina、yogamo 整理—Trombone 翻译— Cindy 设计— 吴忧 封面服饰— Hermès 斜纹真丝方巾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