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园中絮语

园中絮语

摘要: Dior女装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 在这个春夏季建起了一座“包罗万象的花园”,女性主义的语汇世界再添一句她的呼吁,“思考必不可少;我们必须思考。”这是她从《Women Who Make a Fuss: The Unfaithful Daughters of Virginia Woolf》一书摘取的思想片段。Chiuri总能找到启发自己的女性人物,尽管她们或许并不为大众所知,好比在此次2020春夏系列,Chiuri的榜样与缪斯女性就是Catherine Dior—Dior先生的妹妹;而在生活中,Chiuri还有一位长期的缪斯,她的女儿Rachele Regini。

Dior女装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 在这个春夏季建起了一座“包罗万象的花园”,女性主义的语汇世界再添一句她的呼吁,“思考必不可少;我们必须思考。”这是她从《Women Who Make a Fuss: The Unfaithful Daughters of Virginia Woolf》一书摘取的思想片段。Chiuri总能找到启发自己的女性人物,尽管她们或许并不为大众所知,好比在此次2020春夏系列,Chiuri的榜样与缪斯女性就是Catherine Dior—Dior先生的妹妹;而在生活中,Chiuri还有一位长期的缪斯,她的女儿Rachele Regini。


园中絮语


回头当下,时装与各类政治化“主义”的结合从未像此刻被拔高至此,#metoo 运动如百米冲刺的那声枪响,各类我们未经审视却又长久潜在的问题开始与时间赛跑,我们才开始反思。对于女性主义,Dior 女装部门首位女性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 将女性主义淋漓铺展至人们的视野中—从2016年7月上任、同年9月末展示第一个系列至今,以每年两个成衣系列、两个度假系列、两个高级订制系列,Chiuri 与多位女性艺术家开展合作,着重墨于女性主义,持续关注了数十年来一直而未被充分重视其贡献价值的女性艺术家,她成功地抵制了时装界对于新鲜、潮流的痴迷,在广泛的社会领域中自成一种关注女性身份问题的持续呼吁。


她的做法是什么?先以显著的标语与口号深入人心,如“ 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2017春夏) ”、“ 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 (2018春夏)”、“Are clothes modern? (2019 秋冬高订)”,更有“What if women ruled the world?”“Would there be violence?”“ Would God be a feminist?(2020春夏高订)”等等直击灵魂的拷问,所以你在设想Chiuri 笔下“举旗呐喊”的女士们身着的套装应该是裤装与沉闷西装吗?哪怕西装是阔肩也于事无补。显然Chiuri 有着自己的打算。有深受消费者喜爱的仙气飘飘薄纱刺绣长裙,也有干练又不失柔情的Bar Jacket,还要有嬉皮士不羁的浪漫,“我明白Dior是个历史悠久的时装品牌,但是时代在改变,我们创造时装的方式不能一成不变。”Chiuri 带着浓厚意大利口音说道。


2019年9月,Chiuri 用2020春夏系列打造了一座“包罗万象的花园”(Inclusive Garden),取灵感于Dior 先生的妹妹Catherine Dior,不仅点题这座时装屋与花卉的关系— Catherine对花园也有着一份独特浓厚的喜爱,还以家族中的一位女性成员再次点题女性主义,要知道Catherine 是一位鲜为人知却又极其重要的人物— Dior著名的香水产品Miss Dior正是Catherine 的昵称。花园迷雾、树影重重、落日余晖,模特鱼贯而出。在我们此次与Chiuri 的采访中,她也向我们提及了她与女儿Rachele Regini 的关系—“她帮助我了解这个世界”,Chiuri 也坦言向专业于性别政治与媒体研究的女儿Regini 取经,关于“文化挪用”“性别政治”“时装体系今日的力量”等议题,也正是Regini 向母亲引介了历史学家Linda Nochlin 的那句“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不仅如此,Regini 也为Dior 女装出谋划策。而作为长者的母亲,想必也以长者的身份教以女儿不少人生经验,“母女相权”,维持着平衡。


园中絮语


若说平衡,采访中,不喜“Dreamy”的Chiuri 对人们看Dior 的方式有着精辟新颖的反驳,“这种描述是用来形容那个年代的女性,当你开始这样形容女性,你就仿佛已经可以看到有男性站在一旁。”这也是需要赞颂Chiuri 的地方,女性的个人气质不再是需要依附男性的外在形象(好比阔肩西装与裤装),去争取与男性平等的权利,更不用再另加条框去限制已然诸多规则在身的自己。在这座“包罗万象的花园”里即便是自由的,那这一刻的自由也是由女性的光辉筑起的,我们享受的同时也别忘了Chiuri 的呼吁,“思考必不可少。”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居安思危。


园中絮语

Dior女装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肖像摄影 © HANNAH REYES MORALES


Modern weekly:你的设计以及对Dior品牌的解读和演绎,某种程度上是对社会事件的反馈。它的意义不仅局限于时装,而是利用时装去表达态度。这是你加入Dior 的原因吗?

Maria Grazia Chiuri Dior :找到我的时候我很激动能够有这样的机会,但是同时我也感受到了时间的紧迫,我需要更深入了解Dior 先生本人以及品牌的历史。我在很多个系列中所表达的女性主义其实是来源于Dior 先生对女性的理解,他始终认为女性就像美丽的花朵一样,Dior是一个属于女性的时装品牌。但是这种理解是属于1950年代的,这种描述是用来形容那个年代的女性,当你开始这样形容女性,你就仿佛已经可以看到有男性站在一旁。现在的女性不同了,她们拥有不一样的生活了。所以我在尝试将Dior 的历史精神与当代女性的身份认知结合起来,在这两种元素间取得一种平衡,否则我做出的系列可能会更适合博物馆而不是真正的现代生活。我明白Dior是个历史悠久的时装品牌,但是时代在改变,我们创造时装的方式不能一成不变。


Modern weekly:你是Dior 创立以来首位女性女装创意总监,这一点也是你想在Dior 的设计中强调当代女性身份的原因吗?

Maria Grazia Chiuri:我对当代女性并没有一个完全具象化的理解,但是我很清楚的是女性的生活在改变、在进步。在过去,时装品牌和设计师们都试图利用时装勾画出一种固有的女性形象,但是现在的女性对于自己适合什么,希望拥有什么样的形象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她们了解了自己,所以她们希望利用时装来表达自己,比如一件夹克可以搭配短裙,也可以搭配长裤。所以我需要为她们提供实现表达的工具和各种元素,让她们可以自由组合与发挥,从而实现理想的自己。


Modern weekly:在社交网络的影响之下,时装产业已经经历了巨变。时装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自我表达的权力手段,而不仅仅是在回答“我要穿什么”这样简单的问题。

Maria Grazia Chiuri:服装与人类身体的关系是十分亲密的,人们选择不同的衣服出于各种原因,有的时候是仅仅是为了让自己感到舒适,有的时候也会因为渴望身体变得更加自由、摩登而选择其他类型的衣服,这是一种很私人的选择。不管男女,衣服都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它是人体的居所。同时,它也是表达你自己以及与他人沟通的方式,是对你周围正在发生的事情做出反应的一种体现。一个人穿什么,是包含了很多信息的。传递什么样的信息取决于穿衣者怎样利用衣服,所以有的时候穿衣服是在表达自己,有时衣服也可只是层面具。在我看来,新一代的时装消费者是很清楚自己希望从衣服中得什么的。


园中絮语


Modern weekly:你和你女儿很亲密,你们经常交流对吗?

Maria Grazia Chiuri:是的,我们很亲近。我和我的家人、我女儿以及我女儿的朋友经常交流,她们帮助我与真实的世界联系在一起,帮助我了解这个世界。时装必须帮助人们感知真实的世界,如果我缺少这些沟通与交流,我是无法进行创造的。设计不仅是关于我的欲望,更要表达出他人的欲望。


Modern weekly:你在Dior 的设计为当代女性的衣橱提供了很多不同类型的选择。

Maria Grazia Chiuri:当代女性需要很多时装元素,她们不可能只需要夹克外套、大衣、裙装。我希望尽可能多的为她们提供不同材质、形态的时装,你可以在夹克里面穿上针织衫、可以用夹克衫配上短裙等等。至于如何搭配这些元素取决于天气、心情等很多事情。你可以将Dior 的衣服看作一种编码,随意组合!


Modern weekly:你是如何区分处理成衣和高级订制系列的呢?

Maria Grazia Chiuri:高级订制是很特殊的,设计高订系列的时候要时刻牢记这些衣服是做给特定的人的。你需要和客户不断沟通,了解她们想要什么。高订系列一般都是为了婚礼、派对等特殊场合设计的,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成衣则是让消费者们可以进入店里就可以试穿购买。高级订制可以说不仅是讲求工艺的时装,更是一种特别的定制体验与实验。从设计到选材再到试装,一系列的环节都是需要不断尝试的。


Modern weekly:环境保护是时装界最热门的议题之一,你对这一话题怎么看?

Maria Grazia Chiuri:我在上海感觉到这里人的对于环保议题的关注度要比欧洲人高很多。我很震惊,上海的生活方式在因环保急速地改变,随处可见电动的汽车。实现这件事是个很复杂的过程,需要政府带头去成立法规,也需要从学校教育开始改变。在上海,学校里的老师都会教导我的孩子该如何正确地垃圾分类,行动力之高让人震惊。中国一直被指责对世界环境污染问题有很大的责任,所以中国政府在未来几年会在环境保护政策上花很多功夫。


园中絮语


Modern weekly::在垃圾分类政策实施之后,我们已经提前两年完成了预期指标。

Maria Grazia Chiuri:是的,我认为欧洲也需要这样做。拿罗马来说,人们对现在的环境很绝望,气温变得越来越高,这种情况急需改变。我认为改变情况最根本的是要从学校教育开始,意大利在这点上并没有贯彻下来。


Modern weekly:时装该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呢?

Maria Grazia Chiuri:在Dior,我和我的团队会与专注研究可持续发展的面料专家一起工作。到目前为止,我们使用的材质都是来自法国的可以进行循环利用再生产的。在法国和意大利有这样的工厂,但是他们只与家族企业合作。意大利有两家这样的工厂,他们是拥有回收再利用服装面料的技术和传统的。我认为许多购买Dior 这样品牌的消费者,他们购买一件衣服是希望穿好几季的,他们不希望一件价格不菲的衣服很快被扔掉。我们需要不断提醒年轻消费者他们是不是会频繁使用他们即将购买的商品。同时,我们在设计和生产的过程中也需要减少面料的消耗。


Modern weekly:现在所有时装从业者都在讨论可持续发展。前一段时间我在意大利为ITS比赛担任评委,每一个参赛的人都在说明自己的设计有多么环保。尽管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但好像并没有人真正懂得如何去实现它

Maria Grazia Chiuri :LVMH Prize 设计大赛也是这样的。实现这件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是件很复杂的事情,需要漫长的过程,但是需要每一个人的参与。我认为我们可以从正确地了解这个议题开始。在Dior,我们试图从生产的第一步开始就贯彻可持续发展的理念。除此之外,Dior 也会为这方面的人才提供资助,让大家有资源和资金去研究这个议题。 我们在LVMH Prize 设计大赛期间遇到了一个非常聪明的日本设计师,他有一个非常棒的项目,制作出了可自动降解的衣服(注:原文称“穿着一年后自动消失”)。但问题是,消费者会购买这样的产品吗?这种概念是非常前卫的,也许可以适用于年轻设计师,但绝不适用于Dior 这样的品牌,不会被Dior 的消费者接受。每个品牌的历史、现状都不一样,所以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方式是不尽相同的。


园中絮语


Modern weekly:不仅是时装产业,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都不清楚怎样做才有助于可持续发展。

Maria Grazia Chiuri:很多人都会习惯性地将可持续发展与其他社会议题混淆在一起,比如动物保护、食品安全问题等,但其实它们都是不一样的。可持续发展是一件复杂的事,需要时间去深入地学习。我认为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只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更少地消费与消耗,不仅是少买衣服,还有水、食物等都要减少浪费。(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却很难实现。因为尽管所有人嘴上都在说要可持续发展,但是大家还是想要尽情享受。在我父母那一辈,没有人会离开家的时候开着灯或电视,但是现在这样的人越来越多。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人们总是做不到最简单最不起眼的努力。


Modern weekly:你秀场的很多元素都比较概念化,你希望通过你的设计和秀场来传达这些信息和担忧吗?

Maria Grazia Chiuri:展示、解读我理解的真实的世界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但这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我和我的团队一起完成每一场秀,他们来自不同的背景、年龄,有着不同的经历,所以我们在一起工作是一种不同背景与时装的对话。我记得我刚开始做时装设计师的时候,不管是意大利还是其他国家有很多家族式的时装企业,我那时候只做夏季和冬季系列,不像现在好像每个月就要有一个新的系列产生,而且有太多太多我不认识的品牌和设计师了。时装是一个很年轻的产业,但是它的发展和变化速度极快,尤其是新媒体的到来,让它进一步产生了巨变。


Modern weekly:你认为时装产业还会放慢发展的脚步吗?

Maria Grazia Chiuri:未来变化太快了,这是我无法掌握了解的。


摄影— 金家吉 形象— Alex 俞甬 采访— 梁家俊 编辑— 泽鲁 翻译— 魏文璐 化妆— Clive.X 发型— 张明虎@HairPro 美术—Zipeng 制片— Lisa Shen 模特— 解朝宇@行知

造型助理—飞飞、Gamo 设计— 吴忧 服饰提供— 迪奥二零二零春夏成衣系列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