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让传承成为当下最IN的故事

让传承成为当下最IN的故事

摘要: 时隔数年后再次来到瑞士西北部侏罗山脉的索伊米亚(SAINT-IMIER)山谷,探访浪琴表扎根于此一个多世纪的制表工厂和博物馆,亦再度与浪琴表全球总裁霍凯诺(WALTER VON KÄNEL)先生有一席深入对谈。“ Then&Now”—— 正如这一次媒体探访之旅的主题,对于素来以传统为傲的制表业,悠长而丰厚的历史传承无疑是一切的基石,而穿越过去、现在与未来之间的,则是一条鲜花与荆棘相伴相生的险途。

时隔数年后再次来到瑞士西北部侏罗山脉的索伊米亚(SAINT-IMIER)山谷,探访浪琴表扎根于此一个多世纪的制表工厂和博物馆,亦再度与浪琴表全球总裁霍凯诺(WALTER VON KÄNEL)先生有一席深入对谈。“ Then&Now”—— 正如这一次媒体探访之旅的主题,对于素来以传统为傲的制表业,悠长而丰厚的历史传承无疑是一切的基石,而穿越过去、现在与未来之间的,则是一条鲜花与荆棘相伴相生的险途。


1878年浪琴表生产的一枚计时秒表,表背上镌刻了一位骑手和他的骏马;2019年浪琴表新款经典复刻系列腕表

1878年浪琴表生产的一枚计时秒表,表背上镌刻了一位骑手和他的骏马;

2019年浪琴表新款经典复刻系列腕表


今年78周岁高龄的霍凯诺先生是当代瑞士制表业传奇人物之一。童年时代即与瑞士制表中心侏罗山脉和索伊米亚山脉为伴的他,那时就决心将来为浪琴表工作。从18世纪初开始,索伊米亚周边地区就已经开始从事钟表制造,浪琴表不仅是这个地区最古老的钟表制造商之一,更自始自终扎根于此并不断发展壮大。“那时,制表业已是经济命脉,而我亦相信凭借‘制表’,可以探索这个世界。”28岁如愿加入浪琴表并服务至今,执掌门户迄今刚好整整半个世纪。


这个世界就像一列刹车失灵的高速列车,无时无刻不在飞速疾驰中,变化快得令人无所适从。而时隔几年后再度来到浪琴制表工厂和博物馆,却难得地感到了一丝宽慰与平静。起伏平缓的山坡,表厂前潺潺流过的小溪,还有矗立在山脚下的浪琴表厂,以及穿着白色大褂在制表台前专注忙碌的制表师们……时间恍若在这里停驻了。十月上旬的山谷里早晚已有些寒冷,霍凯诺先生亲自为参加“ Then&Now”浪琴表匠心工艺探寻之旅的全球媒体做导览,之后更打开了他面对山谷的办公室,边喝着最爱的啤酒,边倾谈浪琴表与制表业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霍凯诺(Walter von Känel)

霍凯诺(Walter von Känel)

浪琴表全球总裁


MODERN WEEKLY:经典复刻系列是浪琴表旗下的一个特别的系列。经典复刻系列的军事腕表、潜水腕表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一方面,当下的消费者十分热衷于追逐潮流,另外一方面,他们为何又对彰显历史底蕴与制表传统的经典复刻类腕表充满兴趣?

Walter von Känel:或许,这些经典复刻系列腕表也是契合了如今风行的复古潮流。年轻人喜欢复古表款,一方面证明了历史传承是宝贵的遗产,另外一方面可能因为,他们在找寻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并从中寻找意义。他们会回顾历史,也会想要拥有一些带有历史感的、有底蕴的、不会过时的物件。当一枚复古腕表出现在50多岁的人手上,你会感觉佩戴者和表款的年龄相仿,但当它出现在年轻人手上,会形成一种奇妙的反差。或许,很多年轻消费者正是想通过佩戴复古腕表让自己看起来更“潮”。听起来像是悖论,实际上是一种有趣的反差。


每一只复古腕表都有故事,或者是独特的设计元素,或者是军事的、历史的故事等。这是一枚爱因斯坦佩戴过的同款腕表,这是一枚1950年代的飞行员所佩戴的腕表…… 他们想拥有这些独特的、有故事的表款。未来,浪琴还会推出越来越多的经典复刻系列腕表作品。


MODERN WEEKLY:我们刚参观了浪琴表博物馆,其中一间档案室里有如此之多的文件与档案,它们记录着每一只浪琴表的编号、机芯型号、销售记录等,让人印象深刻。我的问题是,在近两个世纪的时间里,这些海量的表款编号、档案,以及历史表款是如何被完整地保存下来的?

Walter von Känel:首先,我很幸运,浪琴表之前的历任管理者与员工,都妥善保管了这些历史遗产。而后,在我管理浪琴表的过程中,也没有人反对我们保管这些历史档案。要知道,在这漫长的时光里,也很有可能会有人提出,将这些厚重的历史档案移走以腾出更多的空间。后来,我们应用了许多技术,以更好地记载和保存档案,包括最开始人工誊录的书本,到穿孔卡、磁带,再到后来的计算机。


大概八到十年前,海耶克先生和我说,这些历史档案是一笔非凡的财富,应该找些人来好好管理它。然后,我和IT 部门好好干了一仗。在后来,Stéphanie Lachat(浪琴表国际公关部历史传承与数字化经理)加入了我们公司,她用自己的方式又整理了这些历史档案,构建了最好的数字化系统来进行管理和保存。


在幽静的索伊米亚山谷(Saint-Imier)扎根一个多世纪的浪琴表工厂和博物馆

在幽静的索伊米亚山谷(Saint-Imier)扎根一个多世纪的浪琴表工厂和博物馆


MODERN WEEKLY:可否分享一下你与钟表半个世纪以来的深厚情感?

Walter von Känel:我来自一个贫穷的家庭,一个农场家庭。小时候我们没有钟表。在农场里,每天叫醒我们的是鸡鸣犬吠。之后来到城镇里,我们通过教堂的钟声来计时。直到我学生时代的女朋友,也是我现在的妻子,送给我一枚浪琴表。1961年至1971年之间,她在浪琴表工作。当时,她用一枚浪琴表为即将参军的我送行。在那之前,我从未拥有过钟表。这就是我和浪琴的故事。所以如果我手上佩戴的不是浪琴,我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叛徒”(笑)。


浪琴表陪伴我参军、学习、工作,也见证了我和妻子的故事。一直以来,我都喜欢拥有日历功能的腕表。然后,我现在最喜欢的,是这只康卡斯系列V.H.P. 腕表。因为它拥有强有力的“武器”,可以抵抗各种影响腕表走时的敌人,特别是磁场。它还有万年历功能。所以,它是我目前最爱的腕表。


MODERN WEEKLY:为什么将这次旅程命名为“Then & Now”?

Walter von Käne:“l 传承是我们的宝贵遗产,也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品牌之源。”(Heritage is our legacy, but it is also our legitimacy. )一方面,我们希望让大家来这里探索浪琴表的制表传统和悠久历史,这是“Then”的含义;而“Now”则代表着当下浪琴表的制表技术与工艺,现代化的制表工厂,质量卓越的机芯,以及经典优雅的设计。我们想向大家同时展现浪琴表的这两个方面。“Then & Now”,只有当历史与现在合二为一,才成就了今天的浪琴表。


MODERN WEEKLY:你怎样看待未来十年的行业发展,浪琴表又有什么样的目标?

Walter von Känel:保持领先,我们不会做第二位。(笑)我们在瑞士或者整个钟表行业都可以看到,强者愈来愈强,这是一个趋势。我很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品牌加入“十亿瑞郎俱乐部”。我手上有个本子,记载了上千组数据。我自己有个习惯,就是从不会扔掉哪怕一页纸,因为这样才能够确保不会遗失我需要的信息。我们可以从这些数据中,看到自己的位置,也看到其他品牌的位置。我的观点是,只要管理者不犯愚蠢的错误,强者仍将是强者。当然也会有一些例外,我也在市场上看到一些中小型品牌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另外,未来一个品牌不可能什么都做。如果你什么都做,你必将走向衰败,必须在某一个方面保持专注。


MODERN WEEKLY:如何吸引更多的年轻消费者似乎是整个传统钟表业集体面对的难题,对此你有什么样的看法?

Walter von Känel: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之一。首先,我们决定不生产智能腕表。理由很简单,我们不可能超越那些科技公司。智能腕表是他们的技术领域,他们的节奏太快。如果遇到BUG,科技公司会迅速地进行产品迭代。而我们研发一个机芯就需要三年时间。所以,智能腕表更像智能手机,这属于科技公司的领域。


其次,对于年轻消费者,我们有个有趣的观点。如果年轻消费者在某些特定的年龄阶段,在手腕上佩戴一些智能设备或其他产品,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他们的手腕会习惯佩戴东西的感觉。然后有一天,当他们对腕间的可穿戴设备感到厌倦,他们会加入到传统制表的世界。因为我们一直以来所提供的,都是感性的情感物件。


生活中有很多物件历经一代人的使用之后就会被慢慢遗忘。而腕表不同,它可以代代相传。它可以从祖父辈传承到父辈再到孙辈,它可以见证洗礼、毕业、婚姻等重要的人生时刻。今天戴智能手表的年轻人慢慢会爱上更有情感价值的传统制表。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提供更高的性价比、更优质的产品。


采访、撰文— 薛亚芳 艺术插画— Lynn 听译— D.Z 设计— Cassi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