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时尚新美学的构建者

时尚新美学的构建者

评论
摘要: 英国时尚大奖(BRITISH FASHION AWARDS)和美国时装设计协会大奖(THE CFDA FASHION AWARDS)正在成为当今最具分量的国际时尚奖项,它们起到了行业晴雨表的观察作用,及时且准确地反映出全球时尚市场对某一品牌或是某个设计师的痴迷与拥簇。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英国时尚大奖(BRITISH FASHION AWARDS)和美国时装设计协会大奖(THE CFDA FASHION AWARDS)正在成为当今最具分量的国际时尚奖项,它们起到了行业晴雨表的观察作用,及时且准确地反映出全球时尚市场对某一品牌或是某个设计师的痴迷与拥簇。今年,胜利的果实终于轮到了过去数年间一直苦苦挣扎的意大利奢侈品牌BOTTEGA VENATA,以及它的新任创意总监,年轻有为的英国人,DANIEL LEE。刚刚落幕的2019年英国时尚大奖上,“年度配饰设计师”、“年度女装设计师”、“年度设计师”以及“年度品牌”在内的四大奖项一箩筐地授予了DANIEL LEE和BOTTEGA VENETA。


Chanel 2019/20 “巴黎—康朋街31号”高级手工坊系列

Chanel 2019/20 “巴黎—康朋街31号”高级手工坊系列


不过33岁,上任不过一年半时间,Daniel Lee带领着Bottega Venata以小火慢炖的形式彻底爆发了。开云集团并没有让这个进入中年危机的经典品牌依照Gucci或是Balenciaga火山爆发式的复苏计划卷土重来,而是别有用心地,矜持地,维系了Bottega Venata应有的格调与体面。Daniel Lee的首个系列也采用私密且低调的方式展示,在一盘看似简单的早秋货品里,在Céline默默耕耘多年的Lee从包袋设计入手,皮革编织元素被放大数倍的新款The Maxi Cabat,云朵状的手拿包The Pouch,立刻一鸣惊人。与此同时,品牌彻底地摒弃了前人的视觉形象和Logo字体。历时八个月时间筹备的首场时装虽然没有赢得评论界的满堂喝彩,却诞生了数款带有爆红潜质的鞋履,它们也不是常规的运动鞋,而是售价不菲的皮鞋。这些看似不按常理出牌的策略实则是一番精心准备,这彰显着这座历史悠久的奢侈品时装屋背后的运筹帷幄之姿。


这种变化既是时尚媒体们的期盼已久,同时也是Bottega Venata想要打赢翻身仗的唯一出路。当我们认定一个时尚品牌开始老气横秋时,这时我们便需要无比新鲜的血液。比起对德艺双馨老人家的眷顾,时尚圈依旧是喜新厌旧的。这里并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只不过,经典老品牌和新任设计师的崭新合约永远都是一颗百吃不腻的糖衣炮弹,轰炸着、刺激着这个行业里每个人的敏感神经。


Riccardo Tisci的回归无疑为Burberry注入了新鲜的血液,这座老牌奢侈品时装屋经由这位擅长将街头潮流与高级时装糅合的设计师之手,从头至尾都幻化出更为年轻、活力的姿态。Burberry的经典标识与风衣都被解构,赋予了更为年轻的面貌。另一边厢,Kim Jones的Dior男装和Virgil Abloh的Louis Vuitton男装,因为两个品牌之间的激烈竞争,维持着持续性的精彩。


Schiaparelli 2019 秋冬高级定制细节图

Schiaparelli 2019 秋冬高级定制细节图


更有趣的是,在品牌内部效力多年的资深设计师被其他品牌挖走时,他们上任后的处女系列往往都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前东家身上的某些气质”。这种气质是一种视觉风格的似曾相识和藕断丝连,Daniel Lee、Natacha Ramsay-Lévi,还有去年下半年辞去Loewe男装设计总监职务,加入Lanvin的Bruno Sialelli。相较于那位在台前享受着鲜花掌声的创意总监,这群同样才华横溢的设计总监或是资深设计师在品牌内部的角色也不可小觑,他们往往都是创意总监的“左膀右臂”,只不过他们必须甘于作为绿叶。如何突破那层奇妙的气质,成为了他们履新后的重要挑战。


Daniel Roseberry表现得也不错,他在为Thom Browne效力多年后,从纽约来到巴黎,为Schiaparelli打造的第一个高级定制系列也未流露太明显的“前任痕迹”。相反,在一个本就善于营造戏剧性场面,呈现趣味性T台款式的品牌工作,这些必然培养了Roseberry超乎想象的想象力。当他为Schiaparelli,这个以超现实主义设计闻名的意大利高级定制时装屋工作时,一切就显得水到渠成了。他用最强烈试验性和最惹眼的廓形,最激烈的撞色提交了一份让人眼前一亮的答卷。


但Bruno Sialelli就真的需要认真对待这个枷锁了,在他为Lanvin打造的两个正规的男女装系列里,设计里还是带有挥之不去的Loewe气息。如果你在上海复兴艺术中心看过了那场庆祝Lanvin品牌建立130周年的时装展览,“对话:浪凡130年”,你可以近距离地看到Bruno Sialelli在设计上的用心。品牌创始人Jeanne Lanvin在设计中采用的 “母女徽标”、“童装与童心”、 “浪凡蓝”等成为独特文化象征意义的标志性元素都被Sialelli全新演绎了,只不过他的诠释依旧略显保守。在社交媒体时代下,任何不够抢眼的设计元素都是难以取得广泛关注的。而品牌也不能指望通过一场需要仔细观赏的艺术展览来解决这个问题。


Lanvin于上海复星艺术中心呈现“对话:浪凡130年”艺术展现场图

Lanvin于上海复星艺术中心呈现“对话:浪凡130年”艺术展现场图


大刀阔斧的改变对应的是细针密缕的循序渐进,Chanel显然属于后者。当Virginie Viard接过Karl的衣钵,我们本就不应该期待她会在设计上做出惊人的转折。因为Chanel代表的优雅永远都是紧贴时代的,即便Karl时代的设计总是被诟病一成不变,缺乏新意。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高级定制,还是高级成衣,它们始终都是在为当下这个现实社会中的富裕女性服务,很少出现异想天开的奇装异服。其次,历史厚重的Chanel有着数不尽经典故事,品牌早已建立了一套完整策略去编故事和讲故事,所以对于Virginie Viard而言,她同时拥有了Coco Chanel和Karl Lagerled两个人的故事,这些在日后都势必会化作新的叙事情感和创意灵感。


但这不意味着Viard只是享受着“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胜利果实,她已经经历了一场早春度假系列,一场秋冬高定系列,一场春夏成衣系列,一场早秋高级手工坊系列。四个系列下来,她悄然地让Chanel变得更显少女感,轻盈的妆容,简洁有力的鞋履,同时引入了不少款式丰富的裤装,从而让品牌的优雅姿态更为精炼。


明年三月,Felipe Oliveira Baptista将要展示他在Kenzo的首个时装系列。这位葡萄牙人也是战绩显赫的,在他为Lacoste效力的八年时间里,品牌的经典设计以绝对摩登前卫的形式重新演绎,使得品牌迈入真正意义上的都市现代感节奏中。在此之前,Lacoste给外人的印象依旧只是一家贩卖Polo衫的高级休闲运动品牌。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Oliveira Baptista的精妙设计永远都只是停留在T台上,在品牌的实体店铺内几乎不见踪影。还有一点别忘了,他促成了Lacoste和Supreme的合作系列在开售15分钟后就宣告售罄。设计师的职位更替一直都是一场抢板凳式好戏,这里掺杂着个人的能力、运气、人品,当然还有政治斗争和逸闻轶事。或许明年这个时候,我们要认真讨论的是两位“铩羽而归”的老将,Frida Giannini和Stefano Pilati。


撰文—戚茂盛 编辑—时俊 设计—鱼月南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