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黑童话

黑童话

评论
摘要: 自从时尚行业发端以来,宗教就是设计师汲取灵感的宝库。不论是饰品配件还是超自然的创意,带有宗教色彩的视觉符号比比皆是。可如今在当今西方社会,只有 20% 的千禧一代和 Z 世代自称信仰宗教,有 80% 的人表示他们相信神灵或上天的存在,时装行业又是如何从宗教摘取灵感的呢?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不过为了紧跟文化潮流(也为了让新系列反映我们的时代),巴黎、纽约、米兰、伦敦这四座时尚名城都开始意识到以灵性为本、走进“现世纪”(NOW Age)的重要性。在世界各地,随着“觉醒文化”(一种鼓励人们关注社会公正、黑人权益等议题的文化)和健康领域对占星术、神话、冥想的关注达到了空前的高度,Comme des Garcons、Alexander McQueen、Prada、Christian Dior 和Matty Bovan 等主流时尚品牌也开始诉诸神秘主义和神话故事。以 2019 年秋冬系列为例,Simone Rochas、Gucci 和 Balenciaga 三家品牌的灵感均来自诸女神、新异教主义、童话、巫术以及自然的神性。


图集


Divine Feminine / Goddess Energy

女性 / 女神之力

越来越多的女性正在通过古老的女神形象寻找女权力量,她们试图改写父权制的叙事结构,拥抱“她的历史”(Herstory)。在纽约、洛杉矶和伦敦,针对年轻女性和非二元性别群体的“女神圈子”日益流行;在线社区Goddess Rising(“女神崛起”)今年在 Instagram 上吸引了 8.3 万名粉丝;这个秋天,英国歌手 FKA Twigs还专为大祭司“抹大拉的马利亚”这个经常被误解的人物发行了一张专辑《Magdalene》(抹大拉的马利亚是耶稣著名门徒,很多人以为她曾经是个妓女)。


在2019 年秋冬季高定系列中,Christian Dior 艺术总监 Maria Grazia Chiuri 也顺应潮流,融入了诸女神的形象。她与艺术家 Penny Slinger 合作,为新系列抹上了一丝神秘色彩,后者在本届巴黎时装周上为Christian Dior 打造了一场亦真亦幻的女装大秀。今年,在伦敦举办的一场摄影展 Tantric Transformations(“密教之蜕变”)也聚焦了 Slinger 的作品,艺术家在其中一幅摄影作品里装扮成了红色荼吉尼天女的形象。此外,Slinger 还把她“生命之树”中的一个场景搬到了Dior 总部蒙田大道,让葱茏的生机沿着螺旋形的楼梯盘旋而上。


2019 年秋冬伦敦时装周上,Shrimps 化身智慧女神雅典娜和她美丽的仙子登台亮相。据设计师 Hannah Weiland 透露,她是在听了 Madeline Miller 所著几部女性主义小说的有声书,以及由 Stephen Fry 创作并朗读的《神话:希腊神话重述》(Mythos: The Greek Myths Retold)有声书后,才为新系列找到了灵感。秀台上的女模特略显书呆子气,有的穿着茶歇裙,有的身着一袭与茶歇裙融为一体的优雅金色礼服—当然了,还有一位穿着具有魔力的斗篷。在秀场后台谈到自己的灵感时,Weiland 还表示:“这些强大的女性形象和力量让我为之着迷。”


与此同时,Givenchy 在 2019年秋冬提前推出的2020 年早秋系列广告大片也致敬了神话与自然,特别是古希腊神话中诸神的信使 Iris,这位彩虹女神可以在海天之间自由穿梭。有感于生命的悲欢离合,以及回归自然的渴望,此次大片也借鉴了亚特兰蒂斯神话(人们不免会想起时尚“鬼才”亚历山大• 麦奎因著名的绝笔之作 2010春夏系列“柏拉图的亚特兰蒂斯”)。


Fairytales 童话故事

从很多角度而言,耶稣诞生的故事是一个童话,它讲述了一家人战胜困境的故事(玛利亚和约瑟夫来到伯利恒时,客栈已经没有了空房间;耶稣降生在马槽里,马槽就是他的摇篮)。但后来,童话变成了寓言,寓言寄托了普世公认的哲理。时尚品牌或许不会直接引用耶稣诞生的事迹,却会借鉴具有相同结构与神秘气息的童话故事。


如今,设计师正在将童话的叙事结构融入时尚系列,以逃避令人窒息的“现实生活” —而在英国即将“脱欧”的大背景下,设计师不得不做出妥协,因而本届伦敦时装周中的奇幻童话元素尤为普遍。在这儿,童话故事被用来激励女性,为身处逆境的人们带来力量。


时尚界最著名的童话重镇位于英格兰北部。这片聚集了大量工人阶级群体的地区是 Alexander McQueen创意总监 Sarah Burton 的故乡,也是文化宝藏的发源地。许多世界上最绚烂的艺术和音乐就诞生于此(比如披头士主唱 John Lennon)。Sarah 同样牢牢扎根于这片土地,这里的童话、自然、女权和神话。以 2019 秋冬系列为例,她似乎着眼于“自我蜕变”的神秘主义思想,并采用了另一个属于北方工人阶级的英雄形象:从矿工之子蜕变为芭蕾舞者的 Billy Elliot。


在环境恶劣的工业背景下,Sarah 将 Alexander McQueen 的男模装扮成了 Billy Elliot 式的芭蕾舞者,为观众描绘了童话般的希望。这些舞者发色浅蓝,戴着长长的珠光耳环,身穿玫瑰刺绣背心抑或缀有破碎玫瑰图案的大衣。他们仿佛是来自另一个仙境的舞者。同一位设计师在 2019 年秋冬季系列中,还为我们打造了 21 世纪版的花仙子兼商业女强人形象。她们身着细直条纹西服,向所有人宣告着:我的命运我做主。该系列超凡脱俗,富有维多利亚时代气息。它与“住在树上的女孩”(The Girl Who Lived in a Tree)等亚历山大• 麦奎因本人的童话系列颇为相似,极具这位品牌创始人黑暗而浪漫的设计神韵。


在巴黎时装周上,面对英国“脱欧”的惨淡前景,英国设计师 John Galliano 为 Maison Margiela 推出的 2019 秋冬系列延续了 Billy Elliot 华丽转身或是诸如《一个明星的诞生》(A Star is Born)这样的童话。秀场中的模特也像 Billy 一样,走出撒切尔夫人时代的英格兰北部矿区,一跃成为英国国家芭蕾舞团《天鹅湖》剧目的明星。


Sarah Burton 前几季的作品受到诸女神形象和女性主导的神秘主义群体启发。她追随亚历山大• 麦奎因的脚步,后者经常会在作品中融合女权主义和神秘或宗教元素,例如“圣女贞德”系列就纪念了一位接受了女巫审判,并被烧死在火刑柱上的天主教殉道者。在麦奎因的2002秋冬系列大秀中,Kate Moss 身披丁香色斗篷登上秀台,身后还牵着一只狼。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了小红帽的故事,只不过这一次,大灰狼和 Kate Moss 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麦奎因也深受女权主义诗人 Clarissa Pinkola Estes 的影响,后者所著《与狼共奔的女人》(Women Who Run with the Wolves)包含了一系列童话故事。其中一则故事《红舞鞋》(The Red Shoes)因 KateBush 于 1988 年发行的同名专辑和歌曲而闻名于世,Simone Rocha 的 2019 秋冬系列也直接致敬了这双“红舞鞋”。


Ecclesiastical 基督教元素

关于你,你想守护什么?


宗教会通过财富来展现权力,而高定的存在不仅为了展示美,也是为了彰显财富和品味。高定和成衣系列都会借用宗教视觉元素来表现自己的地位与权威。


高定时装是一则童话—对许多人来说,时尚则是一种信仰。在 2018 年去世的于贝尔• 纪梵希生前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他认为自己的天赋是来自上帝的馈赠。他在 2007 年接受《女装日报》(WWD)采访时曾说:“Balenciaga 是我的信仰。对我来说,世上有一位(克里斯托瓦尔•)巴伦西亚加,还有一位就是上帝。”克里斯托瓦尔对基督教和宗教仪式的理解,不仅在 20 世纪中期对于贝尔• 纪梵希产生了巨大影响,他也影响了Balenciaga 如今的设计总监 Demna Gvasalia。


在 Balenciaga 推出的 2019 秋冬系列中,童话与基督教元素取自克里斯托瓦尔在西班牙宫廷度过的时光—以及身着长袍的西班牙僧侣。Demna Gvasalia本季设计的外套和风衣形似小王子在宫廷里穿的夹克,该系列长款红色连帽装搭配太阳镜的造型,则仿佛教皇、小红帽和《黑客帝国》的合体。


Moschino 2019 秋冬大秀推出的金色皮革造型,源于 Jeremy Scott 的电视综艺节目《价格猜猜看》(Price Is Right)。它提醒着我们:现代人对财富的向往,已经超越了对精神世界的追求。又或者说,像天主教这样的宗教向来都以获取并控制金钱为目的。


拥有一件拜占庭圣像的复制品(圣母与圣子的画像),不仅意味着持有圣母玛丽亚和圣子耶稣的视觉图像,更意味着能直接与他们建立神圣的联系。如今的时尚业习惯用“标志性”(iconic)来形容 Chanel 的logo、凯旋门或者小黑裙(连帽衫甚至能被称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标志)。Tom Ford 可以说既是一个标志,也是标志性设计的创造者。他为 2019 秋冬系列打造的红色天鹅绒女式西装不仅是 1990 年代 Gucci 的标志,也彰显了华丽的宗教特色;金色男装和带有链条的银色礼服则散发着神秘的古典气质。


通常而言,宗教背景乃至灯光效果都能为时装带来神秘色彩。Glenn Marten 就在本次米兰大秀上以教堂为背景,为 Y/Project 2019 秋冬系列采用了屡试不爽的“时装公式”。他将男装大秀的地点定在了意大利新圣母玛利亚教堂的大回廊内。值得一提的是,每个观众手中都有一支蜡烛,点点烛光是整个场地唯一的光源。


Angels 天使

如今“天使”的概念已经超出了宗教范畴,毕竟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幻想自己有一个守护天使。健康领域和“现世纪”的精神求索对加州、墨尔本、伦敦或纽约的时尚潮人产生了巨大影响,以至于天使神谕卡已成为时尚饰品的标配。


2019 秋冬 Givenchy、Iris Van Herpen、Valentino、Fendi 和 Jean Paul Gaultier 高定大秀上,天使的形象?俯仰皆是。尤其是在 Jean Paul Gaultier 推出的新系列中,新娘与天使的关系再清楚不过了:长裙搭配的面罩顶部尖尖,以至于穿着它的模特远看好似一棵圣诞树—或者说,至少好似圣诞树顶上站了个天使(尖锐的角度打断了柔和的曲线,在我们头顶投射出天使般智慧的光轮)。


人们可以在 Givenchy 高定系列中找到不少白色羽翼的天使,而羽翼也是 Givenchy 银色闪光亮片斗篷的灵感所在。在 Fendi 2019 高定系列中,JoanCrawford 1940 年代风格的带翼斗篷权力套装表明,时尚与电影服装设计可以为天使形象带来力量和优雅。Rodarte 银色亮片带翼斗篷的灵感源于 Judy Garland这样的银幕巨星,而 Garland 出演的影片《一个明星的诞生》(A Star is Born)名字本身也呼应了耶稣的诞生,“明星”这个意象已经成了电影行业的专属。Fendi 在开场展示的 1970 兼 1930 年代式样白色高定西装采用小喇叭袖,再搭配一顶 Vidal Sassoon 白色定型假发,不由让人想起正在影院热映的《霹雳娇娃》(Charlie’s Angels)。


Iris van Herpen 迷人的秋冬高定系列或许是艾丽斯• 范• 赫本与美国动态雕塑家 Anthony Howe 的合作(后者的作品大多以风为动力)。但俗话说得好,“上帝填补了科学的空白”,正是风以及风与自然的联系让艾丽斯•范• 赫本利用工程技术营造出了天使般的效果。秀台上的女模特身背做工精致的巨型奶白色翅膀,看上去就像一面面巨大的壁画。油墨技术给整个画面增添了透明水彩画的层级感,深浅不一的金色、银色、白色、洋红色透出一股神圣之光。


Confessions 告解

在 1980 和 1990 年代,时尚界对宗教符号做了创意十足的发挥,但现在,要在文化上借用宗教元素难上加难。某些宗教严禁任何艺术解读,或者在视觉上比以往更难被观众所理解。(Karl Lagerfel 曾在 Chanel 一条裙子上引用了《古兰经》,结果他收到了三次死亡威胁。)Hussein Chalayan 曾在 1998 春夏系列中让女模特裸露外阴,只穿一件布卡。他的这件作品简直是时尚史中的神话之作,若放在今天的巴黎绝不会被允许展出(这座城市现在还遭到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的袭击)。此外,Jean Paul Gaultier 灵感取自哈西德派犹太教群体的  年秋冬系列或许会引来 1980 年代后期部分观众的嘘声。但在今天,这个系列将会是公关团队的噩梦,一定会有设计师为此丢掉工作。


总的来说,宗教是一种父权结构,它由男性创造,也为男性创造。Givenchy 2019 秋冬高定系列借鉴的伊甸园故事就是这样一个例子。除了花园奇幻的印花设计,Givenchy 完全没有从新的角度讲述这个故事,也没有试图揭露故事里的错误或者父权制度下的诡计和谎言。时尚往往不会理会 Lilith 这样的人物,她是在夏娃之前伊甸园里的第一个女性(她也是“MeToo”运动最初的代言形象,她因为拒绝在性方面顺从亚当而离开了伊甸园)。相反,时尚业经常会使用夏娃的形象(以及或许能够体现“好女孩”品质的天使之翼),以此来塑造理想的女性。但事实上,夏娃从来就不能与亚当相提并论,因为她是由亚当的一根肋骨创造的。(所以在 1970 年代创刊的一本女权主义杂志起名为《Spare Rib》,字面意思为“多余的肋骨”。)


只有像 Thierry Mugler 或亚历山大• 麦奎因这样的设计师,才选择通过蛇或妖妇的形象看到了女性的力量,前者设计了“昆虫”系列,后者则以“柏拉图的亚特兰蒂斯”系列而闻名。(两位设计师也深知,女性并非因为邪恶而强大,她们本身就是强大的。)他们颠覆了伊甸园故事的经典叙事,而是像米开朗基罗在其画作中追求的一样,没有把园中给与夏娃苹果的蛇看作是敌人,反而把它视作女性的神力,旨在唤醒夏娃的力量。到了 20 世纪,迪士尼之流再一次剥夺了女性的这种力量。迪士尼影片中的女巫给睡美人吃苹果,不是为解放她,而是为了毒害她。


宗教意象的问题在于,我们过于关注视觉符号的价值,而忽略了它的意义或统一性。与西方的基督教相比,东方宗教没有父权制的善恶二元对立。比如道教不存在对立关系,佛教“四大皆空”的思想对时尚业的受众而言似乎过于深奥。但我们知道在日本设计师的作品中,几乎难以捕捉的宗教意象就来源于此。


依靠侘寂(不完美之美)等小众东方哲学,Commedes Garcons 创立 30 多年来设计了未经最后加工的缝线和不对称的轮廓(山本耀司也在 2019 秋冬系列的毛毯中采用了长长的针脚)。在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看来,黑色拥有重要的精神意义(它在日本文化中象征生命而非死亡)。从形体中剪去的轮廓则代表了皮肤与衣物之间一种叫做“ma”的古老力量,它有点类似宇宙中的女性神力。


Darkness and alchemy

黑暗与炼金术

时尚界新异教主义的兴起,让我们在今冬这个时节开始谈论北半球的“冬至”,而不是基督教中耶稣的诞生日。Alessandro Michele 在 Gucci 2020 年春夏度假系列中表示“异教才是唯一的真相”;而在前父权制时期的历法中,女巫会庆祝“老妪之季”(The Crone Season),而非华而不实的圣诞假期,参加一场又一场聚会,或用小球和闪亮灯彩来装点圣诞树。


耶稣的诞生是冬日黑暗中的一道光— 随着当代灵性团体把能量治疗师称为“光行者”(lightworker),我们很容易想要美化这道光。不过,世界上最强大的治疗师是那些在黑暗中创造光明的人:女巫。而时尚界最著名的女巫非川久保玲莫属。如果让她来设计,耶稣诞生时出现的三贤人一定是三个女巫。“女巫”一词原本意为“有智慧的女人”,但它已经被现代社会妖魔化了。在 2019 年秋冬系列中,女巫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真相揭露者。该系列体现了悲观的反战思想,充满了梦魇般的焦虑。它反映了川久保玲对社会现状的愤怒,以及她“力求真实”的决心。然而,她也“调皮地”将各种宗教符号扔进了自己的大锅,在其中混入黑暗和光明。她把金色的小天使别在了裙子上,让模特穿上黑色斗篷、超大胸衣和裙子,伴着春日赞美诗《万物有灵且美》(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和孩童欢快的歌声走上秀台。


Viktor & Rolf 2019 高定系列以“灵性的魅力”为灵感,同样采用了前父权制时期的异教元素。神秘的巫女服饰以及披风上饰有各种印花图案,有行星,也有猫头鹰和太极图。Matty Bovan 的作品则深受神话和埃及神秘主义的启发。


时尚对宗教的描绘,往往也揭示了人性的阴暗面。长期以来,时尚人士一直为善与恶、黑暗与光明、太阳神与酒神(正如尼采在《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中阐述的那样)之间的灰色地带深深着迷。高雅与艺术本身就源于两股力量的碰撞。要让时尚既捕捉到美(以及太阳神式的优雅),又捕捉到酒神颓废、充满诱惑、反叛、失控的世界,设计师就必须找到一种办法兼而有之。在 Gucci 2019 秋冬秀台上,一名男模特穿着蕾丝斗篷,以及浅蓝、奶白与金色相间的提花紧身衣,意在烘托天使般的奢华气质;衣领上2 英寸长的饰钉和皮革面具则与灯光形成对比,营造出S&M 的黑暗氛围,甚至可以召唤出魔鬼本身。


摄影—Zeng Wu 创意统筹、形象—Macci Leung 模特— 雎晓雯 撰文— Lucy Norris 编辑— 时俊 翻译— 熊猫译社 智竑 化妆— Clive X@S Studio 发型—John张明虎@HairPro 制片— Bibo 美术—JXXX 服装助理—飞飞、Azura 设计— 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