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RICCARDO TISCI 焕新英伦风潮

RICCARDO TISCI 焕新英伦风潮

评论
摘要: 知道Riccardo Tisci,是因为多年前Maria Luisa 跟我提及他,那时候他才刚刚推出自己的品牌。后来一瞬间他便成为了明星设计师,先是Givenchy,然后现在到Burberry,他似乎都能为品牌注入活力,现在的Burberry 一下子变了潮牌,效果出众。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MORDEN WEEKLY:你去过上海吗?我相信你会喜欢上海的,上海有着一半欧洲一半中国的基因。当你去了,便会知道现在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了。

Riccardo Tisci

没有。但对我来说,中国文化或者说亚洲文化始终都让我非常着迷。不管是我在 Givenchy, 跟Nike 合作,还是现在在Burberry。我认为当今中国人在用非常现代且有趣的方式穿衣,尤其是年轻人对时装抱着开放的心态,善于将不同的事物组合在一起,比如他们去购买时装的时候并不总是按照固定的方式搭配,而是有自己独特的理解,他们不是在一味追寻别人也想要的东西。


MORDEN WEEKLY:你会怎样定义这种“理解”呢?

Riccardo Tisci

我认为这种对时装和品牌的理解表现在他们不是照搬lookbook 的配搭去穿衣服,而是表达自己的身份,有自己的搭配方式。对我来说,这是一种理解时装的表现。因为当total look 所呈现的形象已经足够好,并且被一些个性与品味好的人演绎之后,这会成为一种着装的标准和方法,会让人们对时装的理解力和创造力产生惰性。


RICCARDO TISCI 焕新英伦风潮

Riccardo Tisci 身着红白条纹上衣及模特身着米色经典风衣均为Burberry


MORDEN WEEKLY:你认为现代人在时装中寻求的是什么呢?

Riccardo Tisci

身份与理念的表达吧。在世界范围内,对于年轻人来说,不管是政治还是社会因素,都很不稳定,充满变数。对于年轻人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他们会在这种变化中寻找自我,一旦找到自我的信仰,他们就会坚守并保持探索精神。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们更像是时装文化的受害者,比起自我本身我们更注重衣服。我还记得我年轻的时候经常光顾的服装店,我会攒上6个月的零用钱只为了去那里买一条牛仔裤。等后来我开始成为时装设计师后,我再回去看他们制作的衣服,我常常会想,我竟然会为质量这么差的牛仔裤攒那么久的钱!今天的年轻人或者说消费者更重视身份表达、风格演绎、服装的质量和价格,他们开始重视了很多之前的消费者不会严肃对待的方面。


MORDEN WEEKLY:关注你和你的作品已经很久了。我第一次看见你的系列是在米兰,那是你个人品牌的第二场时装秀,现在说来,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当时Maria Luisa跟我说,一定要去看Riccardo Tisci 的秀。那次的秀场像是个老旧的教堂,整场秀充斥着十字架还有其他哥特暗黑元素。那次看秀的方式非常有趣,在场所有的人都是站着的,模特就在不远处,我们在一旁观看着表演。

Riccardo Tisci

这场秀为我带来了很多争议。当时我很年轻,做事很疯狂。对我来说,哥特暗黑美学充满魅力,十分动人。这与当时华丽性感,会让人想起皮草、香槟、私人飞机的Gucci不同,所以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在那个年代,T台就是T台,模特应该走在天桥上演示衣服,没有人会像AlexanderMcQueen 和John Galliano一样为T台带来不一样的惊喜,所以我希望将它变成一场表演。整场表演是违法的,因为当时当地政府并没有批准使用那个场地,所以秀很晚才开始,在晚上11点左右。它并不在米兰时装周的日程安排中。


MORDEN WEEKLY:那场秀有种“异端”的感觉,因为米兰的其他时装秀的安排都很正式。

Riccardo Tisci

是的。那个场地是在郊外的一个仓库,是Nike为我提供的,我当时从来没有想过我以后会与Nike 合作。那里没有通电,一片漆黑,所以我们用了蜡烛来照明。其实最开始我们是带了灯光设备的,但是后来因为资金问题没有使用。你记得你来到秀场的时候街道上是一片漆黑的吗?我当时不在乎所谓的时装体制,也没有资金,但是我的第二场秀大获成功,让我获得了很多关注。因为在当时看来,这场秀并不是在时装周的日程安排中,它很不寻常,很黑暗。这场秀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我姐姐和我的朋友们完成的。这场秀结束之后,米兰时装协会就给我打了电话,他们希望为我下一场提供资金支持。之后Givenchy 又向我抛出了绣球,我就回复他们说我会考虑一下的(笑)。我的第二场秀获得了很多媒体的关注。这些都是很美好的回忆。


RICCARDO TISCI 焕新英伦风潮

从左至右- 经典米色风衣、红白条纹上衣、经典米色风衣均为Burberry


MORDEN WEEKLY:这场秀似乎对你有着永久性的影响,我时常能在你现在的作品中看到它的影子,印象中我记得你有一件非常美丽的作品,是一件皮夹克但当中有像钻石水晶从皮革中穿孔出来。

Riccardo Tisci

我那个系列的许多作品都被收藏在大都会博物馆了。Anna和大都会博物馆在7年前曾经向我提出希望购买这些作品作为博物馆永久收藏的系列。我自己创作最初的系列是对于我本身真正的再现,所以我将它们捐赠给了大都会博物馆,包括你提到的那件布满钻石水晶的皮夹克、羊毛西装,还有一件风衣。


MORDEN WEEKLY:这么多年过去了,时装界有了很大的改变。那个时候我们经常会讨论的是设计师本人,而不是某个品牌的创意总监。但是现在品牌扩张得越来越快,时装产业也变得越来越庞大,所以此时的时装与彼时的时装已经有着完全不同的含义了。

Riccardo Tisci

我认为这意味着两件事情。一方面,这是有积极意义的。比如过去,虽然设计师会创作很多系列很多作品,但是这些都要设计师自己来完成的。我的第一个系列就都是由我自己完成的。我的第二个系列要比第一个系列成功许多,所以我就找了一家工厂进行生产,这是意大利最好的工厂,也负责Rick Owens 的生产。那个时候你结束秀后,你需要在showroom展示你的服装,然后买手决定要选择出售哪些衣服。现在时装买卖不再这么运营了。设计师们会在T台上呈现一个又一个精彩的系列,不管是成衣还是度假系列也好,消费者们不再会为他们在T台上没有看过的服装买单。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比如有的人如果对品牌所呈现的搭配组合进行了再创造,大家都会注意到,因为人们已经通过网络充分了解了品牌的新品。另一方面,这件事情是有消极的影响的。现在这个时代有太多的时装了。在我那个时代,Nicolas Ghesquière还有在他之前的巴黎世家的设计总监Josephus Thimister,他们在时装界呼风唤雨的时候我还在上学。我接受Givenchy 的邀请是由于钱的关系,因为我家庭的经济状况并不是很好,我接下这份工作是为了我的母亲和姐妹。我记得在那个年代,就算你做一双看起来似曾相识的高跟鞋,人们都会指责你,“你做的那双高跟鞋像是Nicolas 会做的”,“这双靴子像是Manolo Blahnik会做的”。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为这样设计师才会不断地深入地去研究自己想表达的身份与理念。但是现在这个时代,当然我并不是说所有的设计师,只是大部分时候,时装这门生意经常会强调谁是新一代的 Nicolas Ghesquière,谁又是新一代Riccardo Tisci,而人们毫不介意这种说法!因为现在时装界有太多设计师了。


MORDEN WEEKLY:当我们谈论起以前的时装设计,我们首先想到的会是“原创性”。但是在互联网高速发展后的时代,新一代设计师和消费者进入了新的视野,大家似乎也没那么在乎原创性了。消费者在买衣服的时候往往只会想“这好像有点Margiela,那好像有点Comme des Garçons”,这似乎成为了大家理解时装的方式。

Riccardo Tisci

是的,这是新一代的想法。但我所说的这种创新性,甚至都不存在于服装的细节之中了。这种细节是很微妙、精细地存在于服装的各个部分的。我会对服装细节的革新格外注意,所有优秀的设计师都会。对我来说,有些设计师光是提到他的名字,你就已经可以获得灵感了,比如Yves Saint Laurent 和Gianni Versace。但是这些设计师的影子频繁地出现在各种设计、秀场以及广告片中,这只能说明人们不再深入地动脑筋思考这些设计师的作品和他们想要表达的理念了。这让人很失望。时装行业不断壮大,产品输出不断加快,年轻的设计师只想着如何能设计更多服装。他们没有时间去思考去学习,甚至有人觉得不需要去学习也可以进行设计。现在的消费者都是在为品牌所贩卖的身份与理念买单。可能很多20岁、25岁的青年并不知道谁是Margiela,因为他很早就退出了这个行业。但是没关系,因为我已经45岁了,我了解Margiela。你可以去致敬、可以参考,这没有问题。但是照搬整个品牌的形象,这是让人无法接受的。这个时代一切都在强调“快”,这也许就是问题所在。说回到中国消费者,让我感到惊喜的是,一方面是他们对于时装的热爱,另一方面是他们在试图理解时装所代表的身份理念。比如他们在选择Burberry 的服装时,他们会说“这件衣服非常Burberry”,这样他们会把衣服与Balenciaga区分开来。这是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但是在欧洲和美国我们不会经常看到这种现象,可能因为我们正处于发展的困难时期。相比较而言,中国的年轻人会更具安全感。


RICCARDO TISCI 焕新英伦风潮

左- 经典米色风衣、羽绒服、尖头穆勒鞋 右- 经典米色风衣、羽绒服、尖头穆勒鞋均为Burberry


RICCARDO TISCI 焕新英伦风潮

左- 丝质装饰剪裁外套、衬衣、缎面长裤、领带、系带皮鞋 

中- 男士西装、西裤、尖头穆勒鞋 

右- 丝质装饰剪裁外套、缎面长裤、斗篷式披肩、尖头穆勒鞋均为Burberry


MORDEN WEEKLY:总体上来讲,热爱时装的人的确是越来越多的,尤其是中国消费者。我很喜欢在旅游期间到处逛商场,观察商场以及消费者,因为产品本身固然很重要,但是呈现他们的方式也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一直以来,奢侈品时装都以昂贵的面料代表着产品的价值,但是现在消费者们有了新的疑问,我为什么要为这些价格不菲的产品买单?换句话说,消费者是在不断寻找更“酷”的产品。比如我认为Burberry新一季的橱窗就很“酷”,它营造了一种“酷”的氛围,你如何让产品和品牌变得越来越“酷”呢?

Riccardo Tisci

我认为所有对于我事业好的、坏的影响都来自于我的家庭。我出生于一个经济状况很差的家庭,我来自街头,白手起家奋斗至今。我从很小的时候,大约9岁、10岁的样子,就开始到处辛苦地工作挣钱,所以我从来都不会忘记我的出身。但同时,我是一个梦想家。当你的梦想已经实现时,你就需要停下脚步不断思考,作为一个企业家你要如何带给人们,或者说年轻人可以购买、穿着的服装。像我年轻的时候,我会攒上6个月的钱只为了买一条牛仔裤。所以我要确保,我会生产出所有时装爱好者都有资格购买的他们所喜爱的时装,包括那些不富有,但仍然拥有对时装巨大热情的年轻人。实现这一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在米兰,时装仍着迷于过去的奢华风采,他们并不会以新一代消费者的时装语言与他们沟通。我很幸运可以来到Burberry 这个大平台上,当然这个品牌一直都是时装行业中的佼佼者,但我会希望以我的方式为他带来新的活力,同时年轻人也可以在这里找到他们想穿的服装,这些时装价格不同,用料也不同,更符合年轻消费者的期待。这才是我想在时装行业中做的事情。我曾一度对这个行业感到厌倦,因为我从很小就开始工作了。我感到很疲惫,很想给自己放个假,且我母亲年岁也高了,我很想陪伴在她身边,所以我有两年的时间都在休息和调整。很多人都希望我回到时装行业,但是他们希望我做的事情跟我在 Givenchy做的没什么两样。后来 Burberry 找到了我,我非常感动。因为Burberry不仅仅是一个时装品牌,它更是代表着英国这个国家。我是在伦敦圣马丁接受的时装设计教育,我认为是时候把英国馈赠于我的一切回馈于它了。而且我在这个行业已经12年了,我认为是时候尝试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了。这个机会不仅是对于时装变革的机会,更是一个诠释崭新生活方式的机会,是一种释放年轻人新身份的方式。除了这些,我认为这也是英国主义焕新的时刻。时装行业始终强调地域文化的风格化,Burberry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虽然我不是英国人,但每个人都对英国文化有不同的见解,在这种冲突下消费者可以学习与了解不同的视角,从而更加投身于其中。


MORDEN WEEKLY:英国人经常会谈论Counterculture(注:含有对主流文化的反思与批判的文化表达),而且我去看过很多展览,英国有很多人都在研究探讨 Counterculture,因为他们想以更多的维度去了解文化。事实上,大部分人都不是很了解自己国家的文化, 而其他文化的外来者反而更容易拥有系统性的见解。所以你身为非英国人对英国文化的理解与观察很可能是独到且有分量的。

Riccardo Tisci

当我刚开始接受Burberry 的邀请时,大家都感到震惊,都很担忧我会为这个品牌带来什么。但是当我的设计发布大受欢迎,这些人会感叹我一定程度上碰触到了英国文化的内核。我并不是一个有着“意大利风格”的设计师。之前人们谈到意大利人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意大利面、性感的意大利女郎,但这种印象是错误的,意大利不仅仅是这样的。和Burberry 合作真的是一个非常棒的机会,让我可以将Burberry 发展成不拘泥于历史与过去,越来越现代化的时装品牌。


MORDEN WEEKLY:你通常都是怎样开始构思新系列设计的呢,是从品牌的档案馆为起点吗?还是会思考伦敦正在发生的事情,英伦文化中有什么能够触动到你?文化是一个庞大复杂的概念,电影、音乐等元素都可能和你的灵感相连接。你具体是想在设计中呈现什么样的元素呢?

Riccardo Tisci

我在英国接受了时装教育,从17岁到24岁,我在这里不断地了解我自己,我的性向等等。可以说我在这里成为了我自己。我还记得我与Burberry品牌方的第一次会面,当时我是自己来的,没有团队的陪伴。很多设计师参加这种会议都会带很多关于英国、英国传统服饰的资料,但我并没有,因为“英式”对我来说更接近于一种态度。英国人很擅长对服装进行各种组合。


MORDEN WEEKLY:他们好像很擅长将风马牛不相及的衣服放在一起。

Riccardo Tisci

是的,这跟意大利人对衣服的掌控就不一样。这就是一种态度。在英国,他们热衷于优雅的外表,但是好像又会以“错误”的方式搭配服装,我认为这样很酷!这种穿衣的思维影响了很多国家。 对我来说,这种英国特有的对时装的理解是最重要的,而不是一件风衣、一件夹克这种服装的形式。英国是一个很特别的国家,她是少有的王室仍具有强大影响力的国家,但同时青年文化比如朋克文化又充满活力。在我的设计也体现了这样的现象。至于品牌的档案,很多人都会建议我去参考,说要这样或那样打造Burberry。但是档案中对于 Thomas Burberry 先生的内容很简略,我认为这是我要去加以说明和拓展的。很多人对Burberry 的印象都是优雅的女士和绅士,但很少有人注意到Burberry先生是在维多利亚时期创建的这个品牌,这是一个充满革命的年代。在我对Burberry感兴趣之前,我就已经对维多利亚时期充满好奇了。Burberry先生最初以充满力量的方式确立了品牌的形象,这在当今时代看起来可能平淡无奇,但是在那个年代是极具创新性的。但同时,我也发现Burberry品牌中充满了浪漫的元素,比如独角兽图案。所以这一季我运用了这一元素,让品牌中浪漫梦幻的基因发挥出来。总的来说,我在试图让Burberry保持优雅的同时,也向其注入浪漫和街头元素。


MORDEN WEEKLY:在当今的时装行业,所有品牌都在思考如何重新塑造品牌形象。但是大部分品牌都失败了。因为这是个很艰巨的任务,你既要顾忌品牌的背景历史,又要思考开拓品牌的全新形象。但形象终归要落到实处,你是如何实现这件事的呢?

Riccardo Tisci

回看这一年,我觉得很疯狂。Burberry 用了这一年就收获了其他品牌需要做很多系列才会有的关注度,许多人都希望自己可以购买一件印有 Thomas Burberry 标志的衣服。我们从来都没有想到TB的标志会如此受欢迎,这可以说是我第一件 Iconic Piece。我认为这种标志的流行不仅停留在消费层面上,更是一种情感上的共鸣。Monogram 可能在产品中起到的作用与人们想象和期待的有所出入,但是它代表了品牌和公司的身份与理念,一种很年轻同时又优雅的精神状态。


MORDEN WEEKLY:它是传统的,但也是现代的。你是怎样及时了解你的消费者,与他们的理念保持同步的呢?

Riccardo Tisci

我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经常旅行,从不停止脚步,永远都保持着探索未知事物的热情。消费者所热爱的事物,也是我创作的灵感来源。所以我经常会去夜店,会去欣赏探究艺术、音乐。虽然我已经岁了,不算是个年轻人了。但是我的生活方式就是喜欢往外跑,体验各种不同,比如去音乐节、去冲浪。我认为这是一个设计师了解现实的方式,毕竟年轻人需要的不仅是梦想,更多的是实际的现实世界。


MORDEN WEEKLY:一个品牌不仅是探讨文化的载体,它更是代表着一种商业运作。现在很多年轻消费者都非常关注时装的可持续发展,许多品牌也在致力于实现时装的环保性。

Riccardo Tisci Burberry从很久以前就致力于这件事了,并且会一以贯之,这也是 Burberry品牌文化的一部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很长的过程去实现它。这也不仅仅是年轻消费者在关注的事情,这是所有人的责任。比如亚马逊雨林正在面临的困境,这是非常可怕骇人的。人们不断地讨论它,关注它是件好事,是改变的开始。


MORDEN WEEKLY:你会关注时装产业的科技发展吗?

Riccardo Tisci 我本人并不会,但是公司会十分关注新兴科学技术。我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但我在尝试学习。我认为人们沉浸于科技的发展比如电脑、Instagram等社交网络的发达,因为他们让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容易。但同时也让人们有了渠道逃避现实,大家可以接触到的看似美好的事物越来越多。对我来说,简约对于生活来说是一种奢侈品。


MORDEN WEEKLY:现在越来越多的品牌设计都趋于雷同。许多独立设计师的灵感很多都来源于亚文化,这已经现象化。虽然都是从不同于主流的文化中汲取灵感,但是这个时代与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的时期不一样了,现在的亚文化似乎已经构成了一种族群。你认为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我们该如何寻找、定义到全新的设计呢?

Riccardo Tisci 我认为这个时代对于时装行业来说并不是最好的时代,但我认为这一切最终都会归于平静,就像暴风雨过后就是平静一样。我花很多时间和年轻人在一起,并不仅仅是为了让商品卖得更好,也是为了了解这个世界。我能够感受到年轻一代心中的恐惧,害怕被他人评判,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这是个很严峻的问题。但同时,因为他们是关注现实并且渴望改变的,他们又会勇敢发声。当代人普遍都会压力过大,这又会导致人们总是在争辩与针锋相对,这种争辩往往是发生在社交网络的。但我相信这一切都是正常的,是发展的一个过程,并不是世界末日。


摄影— Brett Lloyd 形象— Klaire Chen 采访、撰文— 梁家俊 编辑— 朱东日 翻译— 魏文璐 发型— Ramona Eschbach at Total World 化妆— Karin Westerlund at Artlist 模特— Kristians Jakovlevs at Select、Lila Molnar at IMG、Julie Hoekstra at Marilyn 摄影助理— Ronan McCall、Michal Czech、Joris Rossi 服装助理— Joan Tran Hieu 发型助理— Laure Gaudou 化妆助理— Cristelle Ballet 制片— Kitten Production 设计— 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