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创意词表再解读

创意词表再解读

摘要: Virgil Abloh 以撰写学术论文的思路为其打造的每一个路易威登男装系列制作了名为“ 创意词表”的宣传手册,并不断更新。在这份由A 及Z 的“词汇表”里中Virgil 尽可能详细地阐述了每个系列的核心精华,他的创作基准,乃至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日常词汇。

Virgil Abloh 以撰写学术论文的思路为其打造的每一个路易威登男装系列制作了名为“ 创意词表”的宣传手册,并不断更新。在这份由A 及Z 的“ 词汇表”里中Virgil 尽可能详细地阐述了每个系列的核心精华,他的创作基准,乃至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日常词汇。


他会给予带有自我意识的创意性解读,以及对自己的剖析。这是绝对有效的渠道,去了解他与路易威登之间的关系进展,毕竟你很难在杂志报纸上看到他的正式采访。更为重要的是,当我们习惯了从传统新闻稿件中寻觅每一个时装系列的灵感,色彩组合,或剪裁构造时,Virgil 却以一种更为直白,且带有古典诗意的方式公布于众,这的确符合一个在时尚产业工作的理工男形象。


路易威登 2019 秋冬男士系列

路易威登 2019 秋冬男士系列后台


3%

Virgil Abloh认为这是将标准主题演绎为独特作品的精确比例。我们不妨从其出任Louis Vuitton男装创意总监后的三场时装秀中审视这一数据的精准性。2019春夏季故事其实是围绕着电影《绿野仙踪》中的女主角,Dorothy(多萝茜),一位来自美国中西部的农场女孩。她在超乎想象的奇遇经历中逐渐发现自己来到奥兹的缘由,而其实是Virgil 对自己身份和种种幸运的隐喻表达。设计中,他只是在为数不多的造型里呈现了这位女主角,比如在棒球夹克背后借助繁复立体刺绣和钉珠元素展示出多萝茜的清晰面孔。第二场时装秀则提到了1978年上映的音乐电影,《新绿野仙踪》,依旧与上一季保持着关联性,但这部影片最特殊之处在于导演大胆起用全黑人主演阵容。这可以解读为Virgil 在时尚界的地位和荣耀,也是他对于自己黑人身份的表达。巴黎圣母院的大火让Virgil 从这栋代表着巴黎的历史建筑中得出“切勿将日常所见视为理所应当”的沉痛警示,他希望天然本性、日常习惯与自然魅力的重要性能够得到正视,甚至将发布会移至巴黎人的日常街道上。至于服装上的视觉呈现则是正装和外套中的花边装饰元素,所以它们不仅只是在浅显地表达园艺生活的美好。更为有趣的是,Virgil 使用了转镜(Globe-spinning)一词间接对这个“3%”的灵感比例提供了更多注解,“转镜”指的是将某一特定的视觉表达从一个文化环境传播至另一个文化环境,保留其内在规则但改变其价值意义,以促进个性化、多元化与跨文化主义发展。


Boyhood(少年时期)

处于男孩阶段的生理或心理状态。Virgil Abloh借此主题来描绘一个男性人生中的某个阶段。在此阶段,他发现了自己未来衣橱中的必备品,并形成了自身最初的时尚风格。这是至今维持推出的两个过渡系列(2019早秋和2020早春)最重要的形象信息,即便它们有着更强的商业导向,没有了特定的灵感创作背景。


Designer(设计师)

Virgil Abloh 对于这一职业有着自己的理性认知,“我不会自称为设计师或形象制造者,但我不介意被贴上这种标签。我不想打扮成一副大师模样,也不想追求更高的名位。我只想在新时代做个不一样的艺术总监。”的确,男装周期间的街头,你可以在Berluti 秀场外看着衣衫略显邋遢的他正在马路边找司机,或是在Pitti Uomo期间偶遇正在独自散步的他。于是坊间的笑话得到佐证,时装周期间撞见Virgil 的概率绝对高于任何其他知名设计师。他甚至将自己在路易威登的存在视为一种“戏谑”现象。介于刚刚我们提到了他是如何一步一步做到了今天的位置,作为一个理工男,他给出一个绝对直白的定论:在社交媒体时代的时尚界,曝光度足以将设计师带上路易威登艺术总监的宝座。对设计师的崇拜关系也可以理解为设计师与客户之间的双向欣赏,在Virgil 的第一场路易威登男装秀后,良师益友Kanye West与他相拥而泣。而他和吴亦凡的私人友谊也成为了《周末画报》的封面故事。


路易威登 2019 秋冬男士系列

路易威登2019春夏男士系列细节图


Functionality(功能性)

功能性是物体满足某个特定需求的能力,是时尚设计的重要考量因素之一。于是从运用自如的功能性理论中衍生出诸如“配饰异变(Accessomorphosis)”、“ 压缩(Compressomorphosis)”、“Assemblage(集结)”等概念。配饰异变的概念是外界对于Virgil 的路易威登处女作最直白的感观体验,也是一种文字转化式的解释。Virgil 将过往独立在服装外的功能性配饰转变成为了服装本身的一个部分,将其称之为“将配件转变为服饰的混合过程,有效的演变其功能性。”这亦可视为设计师对于“解构”一词的新诠释,毕竟口袋不再是隐藏在服装内侧,零钱包也不再是孤立的存在,它们以3D立体效果依附在衣衫表面。随之产生的“压缩”一词也是异曲同工,服装被压缩成配饰,并将其附着于服装本身,因而改变其功能形式并提升便携性。这种旨在强调服饰功能性的术语到了2020春夏季则变为了,在中间层服装上立体拼贴上真实尺寸包袋的术语。比如该系列的最后一套造型。


Glocalism(全球本地化)

又是一个合成词,Local+Global。这个词被VirgilAbloh 视为自己为路易威登设计的服饰中所蕴藏的价值观念。他认为在尚未为社会规则束缚的青年时代,世界各地的年青人都有完全相同的探索与情感体验。这种统一性略显讽刺的却是建立在年青一代对自我独特个性的渴望追求中达成的。这种追求在最近几年间,也是Virgil Abloh个人声望扶摇直上的关键年份里,可以被解读为街头时尚成为日常的趋势写照。这也是他对少年时代(Boyhood)定义中的种种表象之一。


Lifewear(日常服装)

这是一个特别有趣,且值得被拿出来单独分析讨论的词汇。而Virgil 的Louis Vuitton男装版图对该词汇的注解正在愈发具备说明性和参考性。在大家都认定了他的Louis Vuitton男装形象会带有强烈的街头气质时,他并没有投大家所好,这其实是意料之中的。因为街头服饰已经开始经历重大转型,逐渐向奢侈品靠拢。曾经,它的确是作为与主流服装风格相背离的另一种穿搭传统。但这个词本身也已过时,因为它成为了一种穿搭常态。所以Virgil 才认为如今的日常服装是一个“充满戏谑意味的称呼”,是“街头服装的替代品”。在与旧世着装规则背道而驰的后千禧世界,对于此词的任何解读纯属多余。如果我们细细想想男装世界风格的演变,在街头服饰成为常态之前的常态是什么?—— 运动休闲(Casual-Sporty)。它可以视为街头趋势席卷高端时尚届之前的黎明。难怪Virgil的总结是如此精辟,“时尚能无视世界的真实情况,但也能投身其中”。这本就是男装世界在过去十年间的真实演变。不信?请看看今日T台上的整体风格吧。


路易威登 2019 秋冬男士系列

路易威登2019春夏男士系列细节图


Show(时装秀)

2019春夏:细微之处见奇绝的隐喻,2019春夏时装秀现场的3000名观众由时尚界人士与特邀学生组成。在艺廊环绕的皇家宫殿花园秀场中,这两类对新系列时装情有独钟的人群创造出一种奇妙氛围。巨大的彩虹沙幕下,由灰白向七彩渐变,同时形成一道全息弯拱的梦幻风景。这一来自电影《绿野仙踪》的场景成为2019春夏系列秀场的布景主题。


2019秋冬:呼应早期音乐录影带中的戏剧效果,Virgil Abloh 希望将时装秀推向百老汇音乐剧的规格。2019秋冬大秀以纽约都市为背景,行人在街头游走,脚步点亮人行道,同时涂鸦艺术家Futura、Lewy 和Jim Joe献上现场表演。


2020春夏:太子广场,2020春夏时装秀描绘出明信片般梦幻的巴黎市街。每日消磨在咖啡馆内的闲适生活,途经可丽饼店,一路走到塞纳河对岸,绿荫夹道的广场景色中恍惚可见无忧无虑的童年旧忆:充气城堡、冰淇淋、气球与风筝。我们早已司空见惯的巴黎式楼宇成为华丽的秀场布景。


Soundtrack(秀场音乐)

Virgil 作为DJ 的副业身份已是圈内尽人皆知,于是在秀场音乐的选择上,他也有相当的自主性去彰显宽泛的个人品位和私人情感。2019春夏秀场上是以BADBADNOTGOOD的迷幻爵士作为开场。磅礴的气势渐起,立刻戏剧化地切入到Kanye West 的《I Thought About Killing You》。侃爷的音乐成为Louis Vuitton的秀场音乐一点也不意外。2019秋冬现场则是一场音乐会表演,Devonté Hynes 受邀为这场秀创作了原创歌曲《You Know What’s Good》,并在现场与Mikey Freedom深情对唱。Hart 弹奏贝斯,Jason Arce 吹响萨克斯和长笛。看了新衣服的同时也顺带欣赏了一场仅有15分钟的现场音乐会。到了2020春夏秀场上,由Chris Wheeler 管理,Tom Richards 担任指挥的Heritage交响乐团在音乐总监Benji B 的指导下演奏了多支曲目。三场发布会,音乐创作的规模和阵仗正在悄然变大,且更具仪式感。


路易威登 2019 秋冬男士系列

路易威登2019春夏男士系列细节图


Suit(套装)

在过往的路易威登秀场上,正装设计始终占据主要比重。但在Virgil Abloh 的设计师生涯中,他却鲜少涉猎正装设计。但有趣的是,至今为止的三场时装秀均是以西服套装作为开场造型。Virgil 刻意地在正装产品的领口处进行了微妙的比例调整,诸如领尖的剪裁异常夸张,诸如领口的位置被移至胸口以上。而最为醒目的是2019秋冬季中名为“佐特套装(Zoot suit)”的装束,西装外套更为宽松;西裤的裤脚也更加肥大。如此夸张的比例实则源于现实生活,1940年代的都市爵士乐手普遍会在夜晚的俱乐部演出中以此风格登场表演。甚至是将男装订制的理论偷梁换柱。这种商务人士充满矛盾意味的制服在放置于旅行箱中所形成的折痕被“烙印”在西服上装结构中。


Taupe(灰褐色)

自1980年起,Virgil Abloh最喜欢的颜色。在至今为止的五个成衣系列中,即便色彩异常丰富,但该色彩从未缺席。


撰文— 戚茂盛 编辑— 刘星 设计— Haru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