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STUDIO SWINE 再造自然的魔法

STUDIO SWINE 再造自然的魔法

阅读数 10368

评论
摘要: “我们很高兴能够设计一个不会被出售的产品,它仅仅是提供一种体验。” Studio Swine在New Spring装置的发布会上说。这株用回收铝制材料制成的“人造树”,想要模拟早春樱花盛开,人们纷纷去公园赏花时的美好气氛。 从米兰到迈阿密,再到上海,这株神奇的树吸引了人们纷至沓来。在与两位设计师Studio Swine—艺术家Alexander Groves 和建筑师 Azusa Murakami的碰面中,我们聊了聊如何通过现代科技为人们再造神奇的自然,以及,他们眼中的自然与非自然。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一年前,米兰城Cinema Arti电影院门口排起了浩浩荡荡的长龙。等在这里的人们,并不是为了某部时下的热门电影,而是一棵用回收铝制材料制成的“人造树”。


影院内部被黑色丝绒幕布围出了一块昏暗的空地,聚光灯打在伫立在中央一棵乳白色的“树”上,“树干”笔直,延伸出的“树枝”形状呈罗马建筑中的半圆形拱券互相交叉连接着,形态优美,“树枝”末端连接着一个圆筒,不时地喷出一颗颗包裹着白色烟雾的泡泡。


STUDIO SWINE 再造自然的魔法

Studio Swine今年完成了全世界体积最大的陶瓷雕塑的创作“InfinityBlue”,模拟了地球上最古老的生物蓝藻细菌世界


这些泡泡不断地落下,直接触碰到人发丝、肩头,或地面,瞬间爆裂化成一团烟雾;如果参观者戴着一种特殊纺织品制成的手套,便可以接住这些晶莹剔透的气泡,观察烟雾在其中弥漫的样子。


整个室内充满了调香师精心设计的三种植物清香,乳白色和黑色形成一种视觉上的对比。烟雾、气泡和人们的惊奇赞叹声此起彼伏。那是我第一次实地看到来自StudioSwine的作品。


设计实验的开始

Alexander Groves 和Azusa Murakami是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相遇的。2011年,两人创立了Studio Swine设计工作室,Swine是Super Wide InterdisciplinaryNew Explorers 的缩写,意思为“超级广阔的新跨学科探索者—对整个世界都充满好奇心的探索者”。


STUDIO SWINE 再造自然的魔法

New Spring” 是一棵会制造烟雾和泡泡的奇妙“树”


Groves曾形容他们两人的工作更像是新闻调查记者而不是设计师—他们关心围绕在我们身边的自然环境,以及一切人类与环境所产生的互动。这一理念在StudioSwine呈现的第一件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他们在北大西洋的渔船上搜集漂浮在海洋中的废弃塑料。这些堆积而成的“塑料岛屿”正在对海洋环境造成威胁,设计师将塑料搜集到渔船上,就地融化、用铝片做成的简易模具塑形,制作出了 Sea Chair(海洋椅)。


2012年至2016年间,Groves 和 Murakami的设计实验遍布全球,从无人居住的南太平洋到中国山东省的拥挤市场,研究对象从亚马逊丛林的橡胶到人类的头发……


STUDIO SWINE 再造自然的魔法

New Spring” 是一棵会制造烟雾和泡泡的奇妙“树”


“材料”是一个综合概念—它即代表着自然,也是工业技术的原料和产物。对于Studio Swine来说,寻找材料和环境的关系过程,是理清科学、传统和地域之间各自扮演的角色。“我相信当科技努力走进自然的时候,两者的关系会更为紧密。”Murakami在接受《周末画报》的采访时说。


装置“New Spring” 正是Groves 和 Murakami对“设计一种体验”做的全新尝试。在此之前,他们设计调研的结果往往以一件具体物品的形式来呈现—椅子、柜子或一件其他的生活用品。New Spring 却不同,它是一棵会制造烟雾和泡泡的“树”,但人们所获得的,却是类似于春天赏樱时的体验—从视觉上、嗅觉上、触觉上,把人的感官层层包裹起来,回到设计师所设计的自然环境里。


继续自然的探索

延续多环境再造的兴趣,Groves 和 Murakami今年在英国康沃尔的巨型温室伊甸园计划(Eden Project)中制作了一座全世界体积最大的陶瓷雕塑— Ininity Blue。它的形状来源于地球上最古老的生物蓝藻细菌。


雕塑表面全部由数控机床铣制成的陶瓷片组成。制作陶瓷的黏土来自于展示地点旁的一个黏土坑。装置内部安装有32个旋涡发动机,定时一齐向外喷出代表氧气的圆形烟雾圈,烟雾中混合了来自巴黎调香师调制的种自然气味—海水、岩石、大地和森林的气味,当白色烟雾变换着向上飘浮时,站在雕塑一旁的人仿佛置身于海水中,与古老的水生物、细菌一起漂浮着。


“设计就是再创造一个世界。”Grove对此解释道:“我们有不少灵感来自于科幻电影。我们认为再造自然,并不是照搬、复刻,而是将自然中的那种瞬间之美、自然的精神用另外一种令人容易接受的轻松方式呈现出来。”


设想一下,如果你去到海洋深处,四周围绕着白色的水母,潮水涌动,肉眼看不见的微生物在其中以光合作用制造着占地球总量70%的氧气……那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这正是 Studio Swine带来的自然再造术。


STUDIO SWINE 再造自然的魔法

Studio Swine由艺术家Alexander Groves 和建筑师Azusa Murakami 创立


MW:在米兰时,我惊讶于New Spring展馆的氛围。其实空间并不大,但拥满了熙熙攘攘正在交谈和玩耍的各类人群,你们有意外这件装置会如此受欢迎吗?

AM :其实创作时你很难想象作品最后会怎样呈现出来。只有真正做出来的时候才会知道。但是我们想做一个让每个年龄段的人都能欣赏的大众化的作品,这点上NewSpring 应该是成功了。


MW:你们做了哪些特别的设计,是造型,是美感的传递,还是?

AG :从牙牙学语的孩子到年长的老人,都能欣赏着这种自然的美,欣赏烟雾和气泡。我们所用的魔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关注如何将存在于我们身边的自然现象以另一种新方式呈现出来。


MW:你说你是在模仿大自然,但是大自然是五颜六色的,你们却选定了白色,是一种非常柔和的洁白。

AG :因为气泡内的烟雾是偏米白色的。我们想创造一种气泡自然地从雕塑中生成的感觉。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选定这个颜色,它就是一个天然的选择。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里,白色就是最适合那棵树的颜色。此次来上海的展出,我们还添加了一个自己很喜欢的颜色— 绿色。因为我们想创造一种夜色中中式园林的感觉。绿色的大环境,树枝倒映在墙上,这会给人一种置身花园的感觉,而白色就像月色一样。这是我们这次展品设计上的思考。


MW:从什么时候开始,“自然”这个概念成为了你们的设计主题?是在大学期间还是在旅行之后?

AM :我们一直对大自然和工业之间的关系很感兴趣。其实,自然和工业的关系体现在很多方面。它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直观的大自然的启发。

AG :我们喜欢城市,也喜欢乡间。我们的很多灵感都来源于重塑自然的想法。艺术的产生就是起源于自然,人们通过自然发现艺术。拿New Spring这件作品来说,这件作品更多的是体现树的感觉、树的精神,而非树的真实样貌。


MW:我非常喜欢你的第一个作品 Sea Chair,令人印象深刻。这个作品也包含有很多大自然的元素。你们有没有刻意让作品保持一个较为统一的风格?还是仍然在探索新的看世界的角度?

AM :就作品的本质来说,最初,我们的项目更多的是去到不同的地方,然后根据这些地方,创作一个反映其当地特征的作品。但是最近我们创作了更多可移动的沉浸式装置。比起作品所呈现的形态,我们更关注的是它传达出什么样的感觉。 我们不想创造艺术界已有的东西,因此更注重艺术的体验,我们一直想要创造一种能唤起人们对世界的感触的体验。我认为这是一种更为适合的方式。


MW:在我看来,设计的过程很多时候像写一篇学术论文。研究的过程对设计师而言是相当重要的。你们自己也说过,觉得自己像是新闻记者而不是设计师,你们有什么特殊的研究方法吗?

AG :方法就是发现兴趣点,然后追随着兴趣和热情前行。例如,我们开始对一个橡胶的项目产生兴趣。但是这绝不仅仅是关注橡胶材料本身。当我们研究橡胶这种材料的时候,我们会去了解亚马逊丛林历史,了解工业,了解工业革命,每件事都是互相机密联系着的。令人着迷的是我们会把与这个材料有关的整个世界畅游一遍。再拿伊甸园计划来说,我们选择的主要是材料是来自大气层的空气。我们就会研究大气层是怎样在30亿年前形成的,细菌与大气层中氧气产生的关系等等。这有点像是打开了一扇门,却发现后面还有更多的门等着你去打开,永无止尽。


MW:所以你们去旅行,会关注一些旅途中什么样的自然风景或细节?

AK :我们喜欢漫步在城市的街巷中,去发掘街头的建筑。也喜欢去集市,喜欢去乡村田间,因此也经常去徒步旅行。但我们最痴迷的还是各种各样的博物馆。不论我们去哪,都会喜欢去逛当地的历史博物馆。比如说,这次在上海,我们最喜欢的一座博物馆就是位于东方明珠的城市历史博物馆。我们在香港的时候,去了历史博物馆、 科技博物馆和海洋博物馆。


MW=《周末画报》

AG=Alexander Groves

AM=Azusa Murakami


撰文—徐佳辰 翻译—汪昱辰 编辑—吕海娜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