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香氛与旅行

香氛与旅行

评论
摘要: 当城市里穿梭不息的人潮、写字楼玻璃幕墙的反光与汽车尾气的闷热让你无所适从,疲倦不堪的身心都渴望逃离,旅行绝对是不二之选。然而,每日按部就班的工作计划与家庭琐事依然让背起行囊成为奢望。 幸好,我们还有香水。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香氛与旅行

在现代香水业中,那些大量使用非欧洲原产香料的香水被划分为“东方香型”;而各个出产“东方香料”的城市,亦常常出现在香水的名字里,成为欧洲人心目中远航的代名词。


香氛与旅行

无论是哥伦布还是麦哲伦的航海远征,除了黄金另外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寻找丁香、肉豆蔻的产地。


在香水的世界里,再没有什么主题比旅行更让调香师着迷,无论是将旅行目的作为香水名字,采用来自异国的香水原料,还是只是遐想远方描绘心中图景,调香师们创作出一款款与旅行相关的香水,将你一生中最不容错过的旅行目的地都收入瓶中。


香艳花都

除了是很多人心目中排名第一的浪漫旅行目的地,在香水世界的版图上,巴黎也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城”。光是以“巴黎”、“巴黎的XX”、“XX的巴黎”或市内具体地址为名的香水一历数,就可以写上一整篇文章,在此只选取几个有故事的香水聊一聊。

首先是YSL Paris。这款香水从1983年上市到新千年前后,一直是YSL最畅销的产品之一。在推出这款香水60年前,也就是1923年,法国老牌香水品牌科蒂(Coty)已经有一款香水叫做“Paris”。根据法国“同类商品不能重名”的条例,YSL在注册时将这款香水登记为“Paris d’Yves Saint Laurent”,包装上Paris的字样也与YSL难舍难分。 首先长长的名字实在难记,其次科蒂的“巴黎”香水年代太过久远,再加上YSL“巴黎”的销售业绩优异,因此如今大家说起“巴黎”香水,无一例外的只想到YSL。

有人说,巴黎最浪漫的时刻是笼罩在暮色中。也许有人和我一样记得,在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国内曾经一度有很多叫做“夜巴黎”的仿冒香水。不过大概很少有人知道正牌的“夜巴黎”香水的确存在,法国名为Soir de Paris,在美国则改名Evening in Paris,是老牌香水/化妆品品牌“宝姿华”(Bourjois)一款经典,在1920年代时就被引进过上海滩,似乎翻译成“暮色花都”,相比“夜巴黎”不仅多些绮丽也少点轻浮。

既然有“暮色”,怎能少得了午夜?2010年,法国珠宝品牌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推出男香“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以巴黎夜空的星座描绘香水瓶,香味上则一反当时男香清新活力的流行趋势,采用了零陵香豆、香草和皮革作为主要元素,举手投足都是一派古典风流,与娇兰1920年代推出的传奇之作“一千零一夜”(Shalimar)颇有几分神似,用作情侣对香也不突兀。无独有偶,“午夜巴黎”香水推出一年后,美国导演伍迪·艾伦也拍了一部同名的电影,讲述携妻子及岳父母到巴黎度假的美国失意作家吉尔在午夜时分,他独自漫步巴黎街头搭上过路的马车,一次次穿越到心目中无限美好的1920年代,结识了海明威、毕加索、达利等一大批文化名流,还恋上了毕加索的情人阿德里亚娜,从而无可救药地爱上巴黎……当时看完这部电影,我专门找出“午夜巴黎”喷了一下,竟然意外合衬,实在是冥冥中的巧合。


《魂断威尼斯》

《魂断威尼斯》剧照


《午夜巴黎》


《午夜巴黎》海报

环球城邦

以“巴黎”作为起点,娇兰曾在2009年推出过“旅行”(Les Voyages)香水系列,全套款按照编号01到05分别是“莫斯科”(Moscow)、 “纽约”(New York)、“东京”(Tokyo)、“伦敦”(London)以及“上海”(Shanghai)这五个时尚重镇。其中“莫斯科”、“东京”和“上海”的瓶身上除了英文名字,还有俄语MOCKBA、日语トウキョウ和中文“上海”字样,算是对城市很本真的敬意,比较可惜的是这个系列已经停产。

在娇兰之前,国内已经爆红的极简香水品牌Le Labo自2006年起就以几乎每年一款的速度推出城市限定系列,以“主要香料+原料数量+Le Labo开店城市”的方式命名,例如“安息香19莫斯科”(Benjoin 19 Moscow)、“愈创木10东京”(Gaiac 10 Tokyo)、“晚香玉40纽约”(Tubereuse 40 New York)和“胡椒23伦敦”(Poivre 23 London),此外还有“香子兰44巴黎”、“醛44达拉斯”、“粉胡椒26芝加哥”、“橡树苔30阿姆斯特丹”等等。所选的城市都已开设Le Labo直营店,限定款也仅在所在城市售卖,实在是有些可遇不可求。目前这个系列里尚无任何中国城市,实在是非常遗憾。

同样是城市限定系列,国内很红的法国香氛品牌Diptyque显然更加重视中国市场。不仅接连在上海、北京开设品牌直营店,同时还推出了上海限定版香氛蜡烛,仅于专卖店或中国区官网有售,即使你乘飞机前往Diptyque巴黎总店也买不到这款专属上海的香氛蜡烛。相比娇兰此前的试水,Diptyque上海限定版香氛蜡烛在包装设计上已是十足地道的“中式审美”:中国红玻璃的烛杯装饰青花瓷色调的蓝色叶片,外盒图案则巧妙借鉴“海上第一茶楼”的上海湖心亭和九曲桥,灯笼、园林元素也凸显上海特色;在香味的选择上,也充分考虑到国内消费者的喜好,主体香味采用了绿茶、桂花,再添加茉莉、橙花、豆蔻和麝香丰富其层次。当然,完整的Diptyque城市限定版香氛蜡烛系列还囊括了伦敦、柏林、东京、迈阿密和比佛利山,如果你近期有计划前往以上城市,留点时间找找Diptyque专卖店,买一款限定版蜡烛作为仪式感满满的旅行伴手礼,送给自己和重要的人都足见诚意。即使没有购买限定城市限量版的计划,Diptyque也有两款与旅行相关的香水一檀道(Tam Dao)与杜桑(Do Son),这两款香水均来自品牌创始人之一儿时在越南的经历,两个名字也分

别对应越南北部的两处度假胜地Tam Dao(三岛山)和Do San(涂山)。

不过,买不到城市限定系列的产品也不必遗憾,若想足不出户感受国际化大都会的脉动,完全从伦敦、东京或纽约开始,依照下面的指南让这些城市的脉搏和气息在皮肤上跃动。

以伦敦为例,博柏利(Burberry)、登喜路(Dunhill)、保罗·史密斯(Paul Smith)等一众英国品牌推出叫做London的香水当然是意料之内;美国品牌里也有汤姆·福特(Tom Ford),甚至雅芳(Avon)亦步亦趋。

纽约方面,完全与New York同名的香水虽然只有Abercrombie & Fitch、Kenneth Cole、布克兄弟(Brooks Brothers)以及尽人皆知的花花公子(对,就是出杂志的《Playboy》)推出过。不过,这全然不妨碍众多美国本土的香水品牌将纽约具体的地标作为香水名称,如伊丽莎白·雅顿(Elizabeth Arden)、雅芳都有“第五大道”,卡莱娜·赫雷纳(Carolina Herrera)除了“中央公园”外还有个名字怪怪的系列叫做“纽约药丸”(New York Pills)。当然,对纽约最狂热的当数沙龙香水品牌邦德街9号(Bond No. 9),不光有“如此纽约”(So New York),还有与“华尔街”、“自由女神像”、“唐人街”、“麦迪逊大道”、“苏荷区”、“皇后区”等几十款以具体区域、街道为名字的香水,光是“中央公园”相关的香水他家就有款:“中央公园”、“中央公园南”、“中央公园西”、“公园大道”、“公园大道南”,算是沿着“中央公园”走了一大圈。其官方网站上的香水更是按照上城(Uptown)、中城(Midtown)、市中心(Downtown)和纽约海滩(NY Beach)分类。相比“伦敦”的沉稳、“纽约”的热烈,“东京”就羞涩许多了。暂时只能想到已经停产的Kenzo Tokyo,漆黑的瓶身上的放射彩色线条,表现东京的不眠活力;资生堂(Shiseido)以总部所在地“银座”(Ginza)推出香水不意外,而爱马仕(Hermès)也在2006年推出“银座之水”(Eau de Ginza)沿袭调香师让-克劳德·艾雷纳(Jean Claude Ellena)一贯的简约冷静风格,仿佛洞见繁华喧嚣街头擦肩路人间的漠然。除了这些时尚都会,还有一些引人走上心灵的朝圣之旅。例如很喜欢的一款水“京都”(Kyoto),以日式焚香+桧木表现日本佛教和神道教的静谧幽秘,大概是市面上最好的“禅意”香水了。这款香水属于Comme des Garçon香水的“3号系列:焚香”(Series 3: Incense)。除“京都”外,同系列的另外4款香

水也以地名命名同时对应各自宗教:“阿维尼翁”(Avignon)这个法国小镇在1309到1377年之间取代梵蒂冈成为天主教教廷所在地,先后七位教皇在此就任;“斋沙梅尔”(Jaisalmer),印度的“金色之城”,对应印度教和耆那教;“瓦尔扎扎特”(Ouarzazate)位于摩洛哥,意为“沙漠的大门”,是《阿拉伯的劳伦斯》、《木乃伊》、《权力的游戏》等影视的取景地,对应伊斯兰教;扎戈斯克(Zagorsk,现名谢尔吉耶夫镇)位于莫斯科附近,有谢尔吉圣三一大修道院,是俄罗斯东正教圣地。


海岛乐土

除城市名外,以热带岛屿度假地被命名的香水数目巨大,让我在搜集本文素材时几乎被淹没。若从最早算起,1930年代兰蔻就有一款名为“热带”(Tropiques)的香水,这款香水的瓶身造型后来被同一集团的姬龙雪(Guy Laroche)品牌借鉴完善,推出了经典绿意花香之作“斐济”(Fidji)。瓶子被姊妹品牌借走没关系,2006年兰蔻又以同样的名字,推出了新的“热带”香水,还附上另外一款“孟加拉”(Benghal)。这两款热带花果香型香水很容易就让人联想起混合果汁、辛香菜肴,甚至是涂抹在身上的防晒霜,且主要销售渠道也选定在热带、亚热带地区(例如东南亚)的机场免税店,真是将消费者的心吃得透透的。品牌/公司间跨界合作或许在今日已是司空见惯,但倒退回30多年前,当“跨界”这个词都还不曾发明,且合作双方的行业领域迥异,“跨界”行为本身已属先锋。香水“星洲梦”(Rêvede Singapour)便是如此先锋行为的产物。合作一方是兰蔻,另一方则是新加坡航空。作为定制礼品赠予头等舱乘客,“星洲梦”恐怕算是香水与旅行最有创意的联姻之一了。

其他很多和热带度假岛屿有关的香水,很多都一出一个系列。Kenzo就有3款:“巴厘岛 早上7点15分”(7:15 AM in Bali)、“马达加斯加 下午5点40”(5:40 PM in Madagascar)和“西西里岛 上午10点10分”(10:10AM in Sicilia)。比较执着的是美国品牌Michael Kors,品牌旗下香水除了“岛”(Island)灵感来源是设计师本人在加勒比海边度假的经历,另外还有“百慕大岛”(Island Bermuda)、“卡布里岛”(Island Capri)、“夏威夷岛”(Island Hawaii)、“棕榈海滩岛”(Island Palm Beach)、“非常巴厘岛”(Island Very Bali),大概也都是经常光顾的目的地,如此绕着地球的跳岛旅游实在是任性非常。


东方异香

热带岛屿除了贡献碧海、沙滩和阳光,还深刻地影响了人类历史进程。直到16世纪,印度尼西亚的摩鹿加群岛出产世间每一棵丁香,而距离其不远的班达群岛则是唯一的肉豆蔻产地。无论是哥伦布还是麦哲伦的航海远征,除了黄金另外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寻找丁香、肉豆蔻的产地。虽然哥伦布和其后西班牙舰队在大航海时代初期未能如愿到达印度尼西亚,却意外发现了产自美洲的香子兰与巧克力。再晚一点,英国与荷兰争夺海上霸权,很大程度上也是为控制印度、斯里兰卡出产的胡椒、肉桂……所有这些来自热带的辛香料,连同中东和近东特有的树脂类香料(乳香、没药等),有别于欧洲本土所产的唇形科香草(迷迭香、薰衣草、牛至等),在长达600多年的大航海时代里,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餐桌或梳妆台。

在现代香水业中,那些大量使用非欧洲原产香料的香水被划分为“东方香型”;而各个出产“东方香料“的城市,亦常常出现在香水的名字里,成为欧洲人心目中远航的代名词。最出名的例子有珠宝世家宝诗龙(Boucheron)的“斋浦尔”(Jaïpur)男女香,名字来源于印度拉贾斯坦邦(Rajastan)的“粉红之城”斋浦尔;同在拉贾斯坦邦的“白色之城”乌代浦尔(Udaipur)之名也被意大利时尚品牌Etro借用做成香水,此外,Etro另外有一款香水叫做“拉贾斯坦邦”;更近欧洲一点,旧日波斯帝国的中心伊朗,有著名的城市伊斯法罕,其名字的两种拼写法Ispahan和Isfahan也是两款香水的名字,分别法国植物品牌伊夫黎雪(Yves Rocher)和英国香水品牌欧梦德·杰尼(Ormonde Jayne,后更名为Isfarkand)推出;而相信对时尚有所了解的人一定知道摩洛哥城市马拉喀什(Marrakech),这里曾是伊夫·圣罗兰每年两次定期居住设计作品的地方,至今还有伊夫·圣罗兰的博物馆,马拉喀什也是北非重要香料贸易集散地,在国内人气很旺的澳大利亚天然护肤品牌“伊索”(Aēsop)就曾推出过同名的辛香木质香水。

同样地,土耳其和意大利曾是东西方贸易纽带上的重要枢纽,加之文学作品的渲染(《东方快车谋杀案》、《魂断威尼斯》等),同样引发欧洲人对异国旅行的遐想,被用作香水名字也是屡见不鲜。前者有罗莎(Rochas)的“拜占庭帝国”(Byzance,定都君士坦丁堡,即今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和阿蒂仙(L’Artisan Parfumeur)的“穿越博斯普鲁斯海峡”(Traversée du Bosphore,又名伊斯坦布尔海峡),均与伊斯坦布尔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后者有意大利开司米女王劳拉·比亚乔蒂(Laura Biagiotti)的威尼斯(Venezia)和罗马(Roma)男女香以及伊夫黎雪的威尼斯(Venice),都是非常典型的东方香型。


香奈儿之旅

以上零零总总盘点了许多和“旅行”相关的香水,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以“旅行”为灵感,不乏精致复杂的结构或微妙婉转的层次,然而这样的香水通常更像是“印象画作”,借由调香师的创造带你神游或重温他心目中彼时彼处的样貌;若单纯以“适合旅行”来评判,更理想的选择则是传统古龙水。柑橘和草本这类传统又普世的香调,也不易引起周遭旅伴反感,并且传递出明快而振奋人心的嗅觉感受,无论是沾染少许在手绢上缓解飞机列车嗡鸣带来的偏头痛,还是在下榻的酒店房间内随意喷洒营造自己熟悉的气场,都是值得推荐的做法。

除了古龙水作为旅行香水之外,今年春天,你还可以有更好的选择:随香奈儿第四代专属调香师奥利维耶•波巨造访一起三处度假胜地,探寻时尚传奇香奈儿女士生命中三个时期的故事,同时亦适合在任何一次旅行途中携带使用。

巴黎-杜维埃(Paris-Deauville)、巴黎-比亚利兹(Paris-Biarritz)与巴黎-威尼斯(Paris-Venice)三款香氛作品,紧密围绕“清新”这个主题,以一种简单的方式演绎奢华。奥利维耶•波巨从香奈儿女士的生平历史开始,以自己的理解和感受演绎三个对香奈儿女士有着重要意义的城镇,完成了这三款香水的创作,并且在“清新”、“简单”这个前提下,展现出各自不同的特征:淡淡苦绿芬芳的巴黎-杜维埃“并不是诺曼底远郊的实际景色,而是漫步于高草间的那份希冀”;巴黎-比亚利兹“在肌肤表面营造出每种香调都仿若沉浸在水中的感觉”;巴黎-威尼斯则“想让人们感受到来自东方的气息,对香奈儿而言,这还意味着对巴洛克风格的追忆”。

三款不同的香水,均适合旅行途中使用,也兼顾不同的偏好。瓶身的造型,令人想起旅行常备的随身酒壶。纤薄通透的玻璃材质,携带起来更加轻松方便。特别设计的喷头装置,能均匀喷洒出更加延绵悠长的细密香雾,瞬间将肌肤笼罩在柔和、优雅、馥郁的芬芳中,悦享轻柔舒缓的感官享受。

图集
Louis Vuitton全新香氛系列巅峰香水

编辑—沈轶 撰文—JC 设计—卷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