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没有风格,何来表现

没有风格,何来表现

阅读数 1712

今日热度 66

评论
摘要: 所有的时尚旁观者都认为运动风格正在占领时尚圈。像Cottweiler Palace 、 Supreme 和 Champion这样深受音乐与街头服饰影响的品牌层出不穷,还有数不尽的运动品牌与时尚品牌跨界合作,这一趋势难道更符合消费者的某些情感需求?为什么运动风格的时装能让千禧一代感觉自己无所不能?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20-21_feature-1.jpg

在我看来,运动风格拯救了时装业,尽管运动装离开时尚也无法单独存活。就像 Nike 公司的总裁 Trevor Edwards  所
说:“没有风格,何来表现。”运动风格至少带来了某种时尚风格的重生,这种重生离不开一双 Stan Smiths 、一件帽衫,抑或是一条运动裤。运动服饰营造出了时装业正在缓慢行进的假象,却无法掩饰吸引我们疯狂购买的本质,甚至引发了我们对于更加优雅服饰的渴望:比如 Balenciaga 这样一双高跟鞋搭配羽绒夹克,或者 Calvin Klein 一样的及地长裙搭配运动风格的夹克。自 2008 年经济衰退以来,运动风格就给一成不变的时装业带来了一股清风,让时装业不至因为庸俗而受批评。在这个日益精明的年代,运动风格的时装带来的是更加摩登与平衡的造型,好让天马行空的时装创意看起来更扎根于现实。运动时装带来是匿名感和极简的含义,如同将亮片放在空白画布上一样直白。时装界沉迷于运动风格的混搭,以及在平庸中找寻美感。没有品牌能像 Sacai 这样深谙此道,为我们呈现出各种制作精良的polo 衫、 防水夹克和登山装。Chitose Abe 说,这一切只是因为“找寻灵感不需要走得太远”。


2008 年早期,我们尚还存活在 John Galliano 的荒诞美学中,如今他极具戏剧感和历史感的极简美学早已在秀场重生,成为了传奇。 Gucci 的 Alessandro Michele 这次献出了棒球夹克、街头风格的滑雪裤和紧身裤。印有复古 Miss Dior logo 的 T 恤搭配了防水夹克、 运动短裤和一双匡威,仿佛是对于时装界的挑衅,又仿佛是狂热的时装爱好者。对现在的时装界来说,运动装就是新的朋克。


对于那些认为 Virgil Abloh 出任 Louis Vuitton 设计师是时装向潮流妥协的人来说,还是有一点可以值得安慰的地方。除了那些球鞋爱好者,现在的时装界在其他人看来,好像正处空白乏味的巨大空洞之中,跟合作的说唱歌手开视频会议比呆在设计师工作室更为重要。不过不要以为该是我们起身为时尚业的独立自主权而战的时候了,现在时装业正在面临的一切其实极具文化美感。人们缺乏对真正设计的尊重,所有的时装潮流看上去都像在往“无设计感”靠拢,还有我们对于 logo 的莫名狂热,导致世界上的所有品牌都做起了印满logo 的合作系列。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此时此刻内心感受的暗喻,这样的风格充满诗意,展示着我们内心的重要情感。


运动风格给我们带来了安全感、叛逆感与年轻感,让我们感觉自己才是赢家,时尚也正是如此。不要被外界的营销手段欺骗,认为喜欢运动风格是一件不够酷的事情。实际上,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在时尚界,我们都早已厌烦,时尚圈也只能
假装厌烦来融入我们的世界。


20世纪足球文化界的愤怒感,如今被用来表达Y世代和Z世代对当今社会的感受。Burberry与Gosha Rubchinskiy 给现在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往事重演的机会,好让他们也参与成为毁灭时尚一员。你可以管它叫自我牺牲,也可以叫做垂死挣扎,还可以当成是行为艺术,不过时尚圈深谙自己与千禧一代在文化上的紧密联系,唯有放弃对品牌威望的执着,使自己成为后现代的乐园才能实现重生。


热爱运动的人一般也很快节奏,时装界也可能在以运动装暗示我们现在的生活节奏。Lanvin的男装设计师Lucas Ossendrijver  就在 2018 年春夏系列体现了此种暗喻,相比起谴责社交媒体如何让我们每时每刻都不停地查看手机提示消息, Lucas Ossendrijver 反而从中获取了灵感,为我们展现了超大号拉链、渔夫帽、防水夹克和工业风格的网状装饰。 Dior Homme 将年轻一代选举权的力量转化为了运动的力量。现在的选举系统仍由 60 后一代掌控,而运动装就是创新的年轻一代的象征:他们期待着创造出新的思潮,企图占领选举的主流。模特们穿着西装般剪裁的棒球外套,搭配 Dior Homme 运动裤和鸭舌帽,夹克领上别着的玫瑰,上能出席政治集会,下能登上运动台领奖。


Pierpaolo Picciolo 在 Valentino 2018年春夏男装秀场上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运动服如何成为常服?”他为了找寻“真实”,放弃浮夸,从运动服中找寻灵感。讽刺的是,运动装当然能走上正规的道路,并且正令人震惊地成为一种新的常态。田径服、滑雪裤、扎进裤腰的卫衣和防水夹克带回了 1980 年代的经典剪裁,Martine Rose、Balenciaga 、Vetements 、 Feng Chen Wang 和 Fendi 都 凭 借 高 腰、丰满的廓形和领带夹为我们呈现了 1980 年代宽大蓬松的轮廓,这些造型皆以领带夹和父辈风格的运动鞋作为点睛之笔。


运动装的独立性与褒扬感相映成趣,不但见证了时尚从吸引千禧一代到踏入获利更加丰厚的量身剪裁的世界,也见证了Y 世代想通过自己的方式诠释工作着装。在 2014 年 Chanel高定秀场之前,量身剪裁的衣装从未在秀场上与运动鞋同时出现。如今运动鞋与运动袜搭配精良剪裁的长裤、正式衬衫或者 Vetements 的印花长裙已成为时尚界挑战传统时尚观念的新尝试。


所以,现在的时尚界正在盘算着什么呢?与运动装扮的结合又能获得何种情感诉求?答案就是权威感 — 这个世界上最不够权威的词。像 Ashley Williams 这样的设计师就深知要像对待朋友样对待顾客,对时尚的感情也不过孩童对于想穿去学校的装扮的热爱,这种热爱激发了运动装和水晶项链的灵感, “ Parle Inglese ”的标语灵感更是来自于你父亲和全家去西班牙旅行时穿的那件衣服。 Nicopanda 的 2018 年春夏系列旨在回归童真年代,通过 Adidas 感的田径服、贝雷帽和橄榄球衫表现学院感。 Jenna Young 的个人品牌 This is The Uniform 灵感来源自自己青少年时期从未被学校团体接纳的经历,为我们带来了迄今为止最好看的量身定制的田径服。 Raf Simons 最为出名的学校孩童设计充满了怀旧的忧郁色调,如今仍在时尚圈萦绕,尽管他在 Calvin Klein的工作带着幻想幻灭的色彩。 Miuccia Prada 受到漫画书和男孩卧室的启发,为我们呈现了腰包和黄色灰色相间、仿佛玩具一般的运动鞋设计。至于球鞋狂热爱好者,即将面市的刺猬索尼克和 Puma 合作系列也展示了世嘉粉丝对于怀旧情绪与运动装创新的沉迷。


运动装让我们有机会穿越时间,体验不同年代的混搭。Nicholas Ghesquière  为 Louis Vuitton 2018 年春夏女装系列创造出了新的科幻风格,将 18 世纪的斗篷外套与《怪奇物语》 T 恤结合,再配以时下盛行的运动鞋。运动装代表的不仅仅是过去或者未来,而是一处乌托邦。如同 Michele Foucoult  所说:“这样的地方处于所有空间之外,我们却可以在现实中确认它的方位所在。”


Y/Project 这一季莎士比亚式的运动装充满幻想与荒诞感, Gucci 2018 年秋冬秀场的模特则怀抱着幼龙,身穿针织装饰的棒球衫。这种历史感、戏剧感以及街头感的混搭创造出了“数码达达主义”的虚无感,又隐藏着哥特的内涵。运动装扮正是这一混搭的重中之重, Alessandro Michele 在Gucci 2018 年秋冬系列也作出了完美的诠释:“我们就是自己生命的科学怪人。”

撰文— Lucy Norris 编辑— Duscher Tang 、冯婧怡 翻译— Shirley Tang 设计—小黑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