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开运这件小事

开运这件小事

摘要: 对于希冀一年顺利的人们来说,开运从来不是一个新年限定的 话题,而是贯穿于一年始终。美容化妆时要选择开运眉:不能太锋利也不能太短促;每天出门前要查好星座博主开出的十二星座幸运色指南;逢重大节日难免要遵循一下老祖宗的智慧。每一个人都希望掌握命运,在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时,难免想想紧紧抓住那些能给人带来安慰的事物,无论是否“ 亲测有效”。如果还对新的一年感到不安,就这样开始吧:拿好你的护身符,穿上幸运袜,然后将自己打扮得美美的。

8_26_cover-stoty-1.jpg

 Hermès 红色丝巾、漆木纸镇


乔治 · 戈麦齐(George Gmelch)在他棒球职业生涯的最后两年都没有吃过烤薄饼。 20世纪60年代,当他效力底特律老虎小联盟之时,两次吃了烤薄饼后的沉痛失利让他发誓再也不碰热蛋糕。退役后,乔治 · 戈麦齐拿下了博士学位,如今他是旧金山大学的人类学教授。在1970年代,他就从切身体验出发,写了一系列文章,去观察棒球比赛中关于运气的迷信。


从棒球到足球,体育赛场上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勇士队全明星后卫克莱 · 汤普森( Klay Thompson )就曾经透露,自己赢球只因为一双幸运袜。对于开运的执着,又何尝只存在于体育比赛中呢?日本视觉系歌手 Gackt 曾祈愿自己大红大紫,发下了再不吃米饭的誓言。


当然要牺牲一辈子的口福,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有点难,因而人们选择用幸运色、幸运物来为自己开运。就在以拓展人类科学疆界为己任的NASA ,都存在“ 幸运花生”一说。而在新年伊始,辞旧换新之际,为自己在新一岁招一些好运,这件事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在发生。本期我们邀请 12 位各界好友携带各自的“ 幸运物”,叙述他们对开运、对奇迹的执迷。


说起开运的仪式,用五花八门、千奇百怪来形容毫不为过。在智利中部的塔尔卡镇,人们喜欢在墓地里和去世的亲属们共同庆祝新年的到来。好在皮克斯用一部《 寻梦环游记》向全世界人普及了亡灵与家庭的的重要,让这个看上去有些“ 寒意”的迎新方式变得温馨起来。印度人则讲求新年第一天不生气也不准对别人发脾气。作为释迦摩尼的故乡,这种庆祝方法果然十足“ 佛系”。不过在印度的另一些地方,则要截然相反,不仅不戒嗔戒喜怒哀乐,还要和家人朋友相抱着大哭。想
来这一庆祝方式也有自己的道理:岁月易逝,人生短暂,何不用哭声表达自己的感叹。与这一庆祝方式不相上下的是意大利人摔盘子 — 不知道是不是马可 · 波罗从中国回家的时候把“ 岁岁( 碎碎)平安”的说法也带了回来。不过在马可 · 波罗真正的老家威尼斯,新年开运的方式是要和大家接吻。和法国人新年第一天要不醉不归一样,大概也就在狂欢的新年里,这样的放肆放纵、毫无顾忌的袒露心意才会被谅解吧。


从遥远的远古时代到漫长而贫瘠的封建时期,贫穷限制了人们的生活,却没有限制人们的想象力。无论是痛哭也罢,是不喜不悲也好,人们相信总有一个冥冥存在的神灵,注视着人间的一举一动,而在新年到来之际的特别举动,能让这些神明心情愉悦,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对生活手下开恩。在农耕时代,人们祈求着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古埃及的克鲁特人迎接新年,会在在门口放一张桌子,七八只碟子供着大豆、扁豆、紫苜蓿和小麦的颗粒,献给神的东西越多,来年就越会丰收。这和中国传统的想法不谋而合。而到了大航海时代,人们祈祷海神保佑,希望贸易顺遂。比如如今在西班牙,还有一个看起来很古怪的习俗,当新年钟声敲响,要快速吃下 12 枚绿葡萄,以保佑接下来 12 个月的好运。


这个迷信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前葡萄贸易顺差带来的经济旺年。与绿葡萄相对,西班牙人也有新年穿红内裤的说法,不过理由并不是“ 犯太岁”,而是祈祷自己新一年有用不完的活力。


不管出发点如何,提到新年、开运,服饰似乎总是脱不了关系。在中国,过年穿新衣是长久以来的习俗之一,而喜气洋洋的红色一直事中国农历新年的代表色。就连没钱买新衣的杨白劳,都要在大年三十给喜儿扯上一条红头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红绳俨然成为了一种“ 东方神秘力量”。苦苦等待奥斯卡垂青的“ 小李子”莱昂纳多 · 迪卡普里奥就被人发现在 2016年奥斯卡颁奖礼前半个月在左手腕上系上了一根红绳。果不其然,那年他结束了 22 年的陪跑,终于凭借《 荒野猎人》问鼎影帝。除了红绳,中国元素越来越多出现在国际时装舞台上。从 2015 年MET Ball 的“ 镜花水月”中国主题,到 2016 年维多利亚的的秘密大秀直接穿在身上的沉甸甸的几十斤巨龙,时尚圈想法设法要和“ 中国风”发生点关系。


这几年来,每逢中国农历新年,各大时尚品牌的“ 中国年”定制款产品,更是每年的风景。 “ 红色+生肖”一直是各大品牌坚持至今的新年限定路线。今年新年,又有不少美妆品牌推出限定款粉饼,一直坚持着印“ 福”字红色包装盒和粉饼上压一只动物的模式。可以想象品牌的脑回路:红色、福字、生肖一个不少,难道还不应景吗?


中国农历年每年轮换的生肖动物,几乎成为了时装品牌一年一度的考题,之前几年( 特别是鸡年)的惨案大家还历历在目,今年终于到了看上去活泼可爱,性格也忠诚憨厚的人类好朋友“ 狗”了。狗的叫声与“ 旺”同音,更适宜品牌主打“ 开运”牌。经过了前几年的历练,品牌们都更有经验了。比如将狗的图案抽象、缩小,融入写意图案、变成吊坠或点缀在搭扣部分。还有一些品牌索性舍弃了狗的意象,而从红色、剪纸等中国符号上入手。这样设计出的新年限定单品不仅新年可以用,日常搭配也并不突兀。


当然对于希冀一年顺利的人们来说,开运从来不是一个新年限定的话题,而是贯穿于一年始终。美容化妆时要选择开运眉:不能太锋利也不能太短促;每天出门前要查好星座博主开出的十二星座幸运色指南;逢重大节日难免要遵循一下老祖宗的智慧。每一个人都希望掌握命运,在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时,难免想想紧紧抓住那些能给人带来安慰的事物,无论是否“ 亲测有效”。如果还对新的一年感到不安,就这样开始吧:拿好你的护身符,穿上幸运袜,然后将自己打扮得美美的。


本页撰文—水母


8_26_cover-stoty-3.jpg


8_26_cover-stoty-4.jpg


成长,也是一种修炼|张晓晨

又快到春节,对于中国人来说,过了春节,似乎才真正是一个新年的开始。而对于这个年节,大家又都充满了希望、期待和各种美好的憧憬。


作为演员,这个职业很特殊,工作强度很大,工作地点的不确定性很大,工作时间的弹性很大,往往临时会有个突发情况,这就不得不让我放弃假期,转去工作。其实对于父母来讲,他们可能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很盼望我可以留在他们身
边过年,一家团圆。前几年,我可能会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工作上,但这几年,渐渐发现,对于家人的陪伴,才是生活中最幸福的事情。


在岁末年初这个特别的时刻,人们都会对新一年去做一些规划,或者对自己提出一些要求。前阵子,《海上牧云记》收官,我写了一篇心得,很多朋友说其中有一句话挺有意思的,“如果每个人生来都是上天安排好的工具,只需听天由命,那
为什么要出生?”其实,我饰演的牧云德,跟自己还是有一些相像之处的。人若是努力去做一件事,做到极致的话,一定会
对现状有所改变。许多朋友把那篇文章转发到了朋友圈,我觉得很开心,因为自己的一些观点得到认同,会让自己很有成
就感。


其实作为演员,我们可能时时需要保持一颗敏感的心,但有时,为了角色,我们也需要去真切地体验生活,所以,是疏离
抑或是拥抱,其中如何权衡好,一直是一桩不简单的事,当然,我觉得这或许也是成长道路上的一种修炼吧。所以今年,我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多多去写作,把一些心得去记录下来,到了若干年后,再回头看,那肯定会是很珍贵的回忆。


对于过去的 2017 年,我觉得还是心怀感恩,感谢很多的人帮助,让我又成长了许多。同样也要感谢那些带给我一些负面声音的人,因为他们,我也更加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也会变得更加坚强,去更好的往前看,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至于对新一年的期待,怎么说都会有憧憬,也会希望这一年会更加顺利。于我而言,不断提升自己,修炼自己的内心,可能也是一种获得好运的办法吧。因为不断强大自己,始终让自己处于良好的状态,在机会来临之时,我们就不会跟它失之交臂,所以不管是拍戏,还是生活,我们都需要做好准备。


很多朋友也问过我,这些年来,面对这样一个五光十色,充满诱惑的圈子,怎么去平静自己的心态,我说,不如默诵经文吧。默读的过程中,你会慢慢沉静下来,然后懂得用慈爱去接纳这个世界所有的好与不好。所以怎么去接纳?面对赞誉,
面对诋毁,不管是在意气风发时,又或是落寞失意时,用什么方法去接纳呢?或许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但你可以先试
着从默读经文开始,因为它能让你很快沉淀下来,抛却很多杂念,在念诵时,那份宁静或许就是长久以来,你一直在寻找
的!而这份难得的平静,会让你看清你面前的迷障,看清自己,看清对方。所以,每年正月初一的时候,我都会抽出时间来默诵心经,帮助自己消除业障,当然这也是一个清空自己,把自己清零的过程,而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去接受新的观念、新的事物。所谓除旧纳新,在身心灵的净化上,念经对我来说是一个好办法,集中精神,只是安安静静地去做这一件事,很多人可能会觉得特别浪费时间,但它的确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态,让人以后遇事变得不急不躁,少点冲动,多点理智。尤其这几年,我觉得我在看待一些问题上面,会多一些角度去思考,不再是单一地感性揣摩,而是多了一份理性。有些时候,碰到一些事,我也不会再去拧巴,再去纠结,而是坦坦荡荡,自然而然。这是我从念经的过程中感悟到的它对我的帮助,也算是一份正面力量吧。


曾经因缘际会,我获得了一串佛珠,也一直随身带着它。其实每每看到它,就会想到经文当中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这让我会变得很平静,也似乎更能排除杂念,集中注意力去做手头的工作。


还有一件事,今年我也一定要做!就是清除旧物!这个实在是太重要了!对于你的生活环境,如果总是乱糟糟的,或者塞得满满当当的,你肯定会觉得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太多杂物堆放的环境也会影响你整个人的磁场,很有可能让你做什么事都觉得不顺利,当然,太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堆积在家里,也会对健康造成不好的影响,早些年可能还会偷懒,想着能
过一日是一日,有时把一些东西胡乱塞进柜子,眼不见为净,但其实这些都是不正确的做法。这两年大概真的是经历的多
了,看得也多了,慢慢发现,拥有一个舒适的生活空间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我也深深觉得,一个人的家布置成什么样,某种程度上也会投射到你这个人身上,家里乱糟糟的,你出门估计也不会收拾得多整齐。所以,最近我要准备抽时间去整理我的家了!而且可能每个阶段,人的阅历不同,审美不同,对家的布置也会不同,现在我就更趋向实用主义一些,简约但又不失有趣,就是目前我很欣赏的一种居家风格。当然,打造一个美好的家,也真的是要你去学会断舍离的,果断扔掉那些可有可无,使用率不高又占地方的鸡肋物品,腾出空间来,让它能有新的作用,然后也要学会收纳,归置好物品的摆放,让它们存在在一个合理合适的地方,自然,也就能让你舒心、愉悦,那心情好了,做什么事儿也都顺畅了,看待事物的心态也会随之变得积极和正面起来。


说了许多,这个新年,希望我们都能在爱与被爱中成长,磨炼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



一个宝石镯子|黄璐


2008 年 的 春 节,我 一个人来到斯里兰卡拍电影,那时候还在内战。不知不觉竟在斯里兰卡一个多月了,我像一只大雁,在中国最冷的时候飞到了南方。寂寞中我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游泳,
一个人看海,
一个人看雨,
一个人逛街,
一个人捡贝壳,
一个人看夕阳,
一个人买卡片,
一个人吃早餐,
一个人喝木瓜汁,
一个人感受战争,
一个人看 MTV  ,
一个人做 spa ,
一个人看不同国家, 一个人在海边写字,
一个人在海边吃鱼,
一个人看很多不同的人,
一个人想念……


这么美的地方,没有心爱的人,也只是一张明信片而已。大年三十的晚上,剧组只有我一个中国人,也没什么过年的气氛。剧组的人都各有千秋,每天好几种语言交织在一起,倒也其乐融融。录音师说法语,导演对我说英语,对男演员说斯里兰卡语,每次讲戏还得说两种语言,慢慢地我也听出一些门道:比如:“哈拉哈利”,就是好的意思,刚开始我还以为是:hurry hurry ,让我赶快赶快呢。


还有他们斯里兰卡人不管同意还是不同意,都是在摇头,刚开始我以为他们是不同意,结果是“哈利哈利”,好的好的。看得我眼晕,不知不觉我说话也喜欢摇头晃脑了。大家你晃来我晃去,倒是像印度舞蹈了。


还有可爱的法国女录音师,每天像猴子一样跳来跳去,有时含一根草在嘴里,衣服也不爱换,这点我们俩简直有一拼。有一天我自己去逛了当地一家手工小店,有衣服,玩具,家具。我不禁惊叹斯里兰卡的颜色的丰富,那么多色彩在一起,怎么都不俗气呢?给爸爸买了件大象 T shirt ,妈妈最喜欢餐具,于是买了个大象盘子,哈哈一家人都成大象了,我则买了个色彩鲜艳的小包。回来的时候路过一家宝石商店,向来对珠宝没什么兴趣的我,鬼使神差地竟然走了进去,因为斯里兰卡盛产宝石嘛。看了半天,想起奶奶很喜欢首饰,于是对店主说要选一个给奶奶,他很热情地给我把每一种宝石介绍了一遍,最后我看中了一个手镯,上面有五颜六色的小宝石,看起来特别清新,那时候没什么钱,这个宝石手镯对我来说价格不菲,不过想想奶奶高兴的样子,觉得也值了。回来以后送给奶奶果然开心得哭了。原来家人给了我那么多爱,我只要给予这么一点点她们也会这么感动。


每年新年家里都要吃火锅,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庆祝方式,好像我也不是特别注重过年的。不过我倒是喜欢蓝色,穿衣服、选物件蓝色都不会出错。另外,衣服上有“ 7 ”的我会特别钟爱,就连看电影我也一定要坐在第 7 排,好像所有事情和蓝色和“ 7 ”联系在一起就会特别顺利。奶奶去年去世了。看到这个宝石手镯,就会想到奶奶的笑容,想到我在斯里兰卡那段神奇而美妙的时光。




我的自由|袁小鹏

我叫袁小鹏,目前是一位摄影师,喜 爱 图 书 和 购 物。 2013年,我和好朋友,平面设计师王义军创办了一家名为“ Same Paper ”的自出版工作室,同时我们还打理着一家杂志书店, “ Closing Ceremony ”。它们都在上海,我也生活在上海。至今为止, Same Paper 共为多位摄影师出版了 9 本画册书籍。除此之外,我们还会不定期地举办与自出版相关的活动及展览。其实 Same Paper 也有出版同名杂志,第一期的内容主要是记录我从 2010 年到2013 年的上海生活。


作为摄影师,我的工作本身就挺自由的。而一个忙碌的自由职业者往往运气都还不错,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来找你合作。比如我自己往往就是在很放松的时候不小心收到了一些我很赏识的人给我的工作机会,而且通常这样的工作邀约都是发生在外地旅游的时候。我自己的感触就是:运气好的时候真的就跟打扑克一样,有那么一阵子总是会拿到一手好牌,怎么出牌,都不会错。


现在的这份工作中的确有走大运的时候,但具体细节我还真不记得了。要说我啊,这个行业的运气,应该还是遇到对的人吧。前提是你得做点啥,就是你做了什么让你自己觉得好玩的事。那些可以和你通灵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看到你,找到你,邀请你合作。但是我对幸运色没什么概念,不过对开运物倒是有些想法。它们应该是一些颜色和款式都让我很自在很舒展的衣物或鞋子吧,穿着他们走出去总能遇到这样那样的好事情。这点其实还是有点“人靠衣装马靠鞍”的真理。你想啊,你以一身自己非常满意的行头出门,整个人都会变得意气风发,别人其实是可以感受到你内心的小喜悦的。


去年我购入了一部相机, Contax 645 ,着了魔般地喜欢它。 2018 年我准备再买一部,我相信它能继续给我带来好运。目前我们正在讨论下一期杂志的选题,过完年马上就要开始做了,这部相机也会是记录素材的主要工具。所以它算是我最近的幸运物吧。




鲜衣飞扬迎新年|蒋琼耳
我有一个中西文化交融的家庭,我的先生来自法国。几年前我们开始在家里布置圣诞树,吃火鸡,和孩子们一起包装礼物、拆开礼物。胡兰成在《中国的礼乐风景》中说, “天下文明的基地是家庭”。新年是因为有了家中几代人的承代关系,
才变得愈发生动而有意义起来的。


我童年记忆中的新年,就是一家三代的欢聚。到了年前放了寒假,换衣理发,买一大堆年货,家里四处摆放着矮盆里的水仙花和插在高花瓶里的梅花。这是钱锺书描述的新年景象:“五日内全国均穿好的衣服,停止营业,闲逛,赌钱,打锣,放鞭炮,拜客,看戏。那是个黄道吉日,每人都盼望有一个更好更荣华富贵的新年,每人都乐于增多一岁,而且还准备了许多吉利话向他邻居祝贺……”


因为从十多年前开始做“上下”这件事情,在匆匆流年里搜寻并延续时间与情感的奢侈、爱的传承,我有幸在不断探索创新的同时,得以时常反观思源。今天的我们生活在一个越来越扁平化、视传统为枷锁、快速成长快速消耗的全球化时代,传统习俗,已经不再可能是最贴切身心和生活的必需了。好像串门拜年这些传统,早就已经被微信抢红包取代了。


真的不难设想,越来越少的孩子听说过“守岁”的故事、见过走马灯、搓过“猪油黑洋酥”…… 大白兔奶糖、香烟牌子这些童年时的宝物也逐渐变成了一种文化符号。 我不期许怀旧,因为我们依然年轻。我向往未来,相信未来,同时,我尊重我
们的过去。日常里,我在生活和工作中的坚持,就是三个字:“简、轻、用” — 简洁、轻盈、实用。简简单单地、真诚地从最平凡的日常生活里穿梭,顺应今天的生活习惯和美学,让美好的旧时光沉淀为一种鲜衣怒马的青春精神,融合舒适、优美、趣味,每一个独特你我,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记忆、情感、以及风格。


从小 ,  好婆的红玛瑙、绿宝石戒指给我的印象很深,我自己也很喜欢佩戴多只戒指、叠戴手镯。 “葫芦”,顾名思义就是“福禄”,我喜欢的不仅是它的吉祥蕴意,更在于其形状之美观。 ( 配图:“葫芦”红玛瑙耳钉及手链)。少时习字画画,很早起就开始看各种各样的画册,我最喜爱的自然是我外公的画册。逢年过节,中国的民俗里有写春联、点梅花,在“上下”的生活空间里,我和我的母亲也一起和朋友们在茶道、香道之余,提笔一尽雅兴。我觉得,跨越时间和时尚的中国式的青春逍遥是永远不会落伍的。鲜衣飞扬、迎风而唱的状态,不是旧日惜春而是意气风发,是关爱柔情,是壮志前行的动力。


直到今天,我还是依样,每每一闻到水仙的芬芳,就会联想到春联、鞭炮、年夜饭、清晨拜年……跟着哥哥一起,向好婆讨红包。


8_26_cover-stoty-11.jpg


行走圆上|钱益群
一场一场夜幕下的event 构成我的公元2017 年的回忆。我和同伴们一身黑衣,在嘈杂声中间尽可能保持冷静和警惕。我希望,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当然,我常说,如果人生一切都是定数,那么,将不会有我的存在。某种程度,谢谢潜在的或可演变为危险的变数,成就了我的故事我的记忆,我的骄傲的职业史和从中交结的好朋友。当然了,我不是如来佛祖,并没有料定一切的超能力。有一年,我不小心摔了一大跤,可却不下好朋友陈漫的情面 — 拖着一条半瘸的腿出现在她在上海 MoCA 的个人作品展,范冰冰,我的老客户 /朋友,见了我的样子,她笑面如花,今天,是你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你呀?


从早年具备中国时装历史标志意义的 Fendi SS 2008长城秀、香奈儿号磁悬浮列车、 Karl Lagerfeld 的浦江之行,Prada 荣宅之夜,我从一个很别致的,或者说,独一无二的角度见证了中国时装产业的崛起和演变。浮华中的莺歌燕语犹在脑海,浮浮沉沉记在心里。人说江湖险恶,人心难测,但我在历经一派浮华后,所记住的,是真实的,叩心的情意。


多年的好友,蔡琴老师非常信任我,我也相信,我的存在,能让她安心。她是一位极度需要依靠听力来判断自我和各部门的方位和彼此间呼应的音乐家,她需要熟悉的乐队、熟悉的人物、 熟悉的声音在身边 — 和我一样,希望一切都处在某
种意义的安全区内。


时代在演进,各类盛事花样百出,格局和方式大相径庭。一切尽在掌握?万无一失?谈何容易。黄晓明和Angelababy 在上海展览中心的婚礼聚集了前所未有的700 多位明星人物,蜂拥而至的粉丝数量之多,着实让人捏了把汗;同时,科技的进步令狗仔队的手段不断升级,记得吴奇隆和刘诗诗在巴厘岛婚礼,我的安保团队遇到了外来的拍照无人机,我指挥己方无人机与之恶战一场 ......


当然,我尊敬每一个人,尊敬每一位从业者(包括狗仔队),尊敬每一位粉丝 — 我丝毫不厌恶哪怕是过度热情的她们(他们)。在我心中, Celebrity 、粉丝与记者、我,构成了稳定的三角结构,有偶像,就必然有记者和粉丝,那么,我的使命便是保证大家的安全。这是门算数,更是一门艺术 —重要的是力度的拿捏,用心,不是用拳头。拳头相向,便是打
架,拳头放开,便能握手言和。我相信沟通,我相信平和的力量,平和的沟通足以解决绝大部分问题。这大概解释了我笃
信佛教的原因,佛言,众生平等。


一次,刘亦菲意外遭疯狂粉丝扑倒后,我便成为了她的专职安保人员。后来,谢谢卓伟的追踪和力捧,我成为了“中国明
星保镖第一人”。难吗?也难,也不难。你知道吗?我的心里,一直存着一个完美的圆环。或者说,我的职责,就是让夜晚的一系列环节构成一个圆环:从嘉宾入场,到背景板前拍照、天台秀、表演、晚宴、 after party 、明星退场,等等,我和同伴必须保证其每一个流程都在它应发声的点上,祛除任何逾越到我的“圆”外的扰乱因素。


常常闭上眼睛,脑子里满是转角和阶梯,车流与人流,蜂拥而至的摄影师,尤其是难以自控的粉丝……


小钱,你怕不怕?身边总有朋友问我。当然怕。每一场都在怕,我要担心我自己,担心场内的一切秩序,特别是所有的人
安全,每一次盛会开始前,我都要把所有可能发生的危险都想一遍。身上一直戴着一枚佛牌,与其说给我带来好运,不如
说,我愿它保佑所有的场内人都能平安顺遂。


其实呢,仔细想来,无限浮华之中,无数我永生难忘的夜晚中,我又是一个十足的过客,甚至,隐形人。华服、美人和香
槟,至少在那些夜晚,统统不在我的心上。想想吧,一台漂亮的移动电话,一台冰箱,一台笔记本电脑,人们大概不会有兴趣拆开它们看一看,正常运作便好。


我真的是过客。世上走一遭,我一样是位过客。我觉得,我的所有获得的金钱也并非是我应有,是上天寄存在我这里的,或许,上天希望我可以看到更需要这些金钱的人。我跟晓明、刘雯和周迅一起做善事,我爱做善事,但我很少去乡下,见那些孩子们。你知道吗?我怕他们围着我歌唱跳舞,待我们离开,他们会失落。未曾进入便不会有抽离之痛。只要他们知
道有人在帮助他们就足矣了。


还是那句话,我是个过客。是个隐形人。



统筹—冯婧怡 摄影—老焯麟 形象— Moka Shen 静物造型— Joelle 编辑— Alex Yu
助理—小乐、 Kaia  整理—时装组编辑、 Bonnie 、戚茂盛 设计—小黑


阅读更多请购买《周末画报》1000&1001期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