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时装与设计的最佳合作季

时装与设计的最佳合作季

评论
摘要: 阿姆斯特丹不仅是著名的艺术和设计胜地,也是一座富有创造性的城市。不能错过阿姆斯特丹时装周的三个原因是:发掘新品牌、收获高品质购物体验和探索这个独特的城市。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如果加上GStar RAW等品牌,它同时还是牛仔和休闲装之都。一年两度的Mercedes-Benz阿姆斯特丹时装周的主要参与者是荷兰和比利时的设计师,尝试以新锐的身份打入时尚界,发扬荷兰对世界时装与设计产生的影响。本季,在T台秀的内外,我们发现年轻设计师都体会到了合作的优势。


“阿姆斯特丹时装周已经被TMG(Telegraaf Media Groep)收购。其下有很多不同的杂志,目的是挖掘对时装感兴趣的创意人士,”阿姆斯特丹时尚周总裁埃博·波恩(Aad Boon)告诉我们,“我们想为新秀提供一个平台,为他们增加曝光度,促进分销,从而引领他们走进这个行业。每届时装周会承办20场秀、 6场展览,我们的目标是将一个相对小众的时尚群体介绍给更广阔的时尚受众。”


许多如今的名人在多年前便是通过阿姆斯特丹的这个平台推出首秀,如艾里斯·范·荷本(Iris van Herpen)。艾里斯在阿纳姆艺术学院(ArtEZ Institute of the Arts Arnhem)学习时装设计,是著名的巴黎服装工会高级时装工艺学院(Parisian Chambre Syndicale de la Haute Couture)最年轻的特邀会员。设计师维克多·霍斯汀(Viktor Horsting)和拉尔夫·斯诺伦(Rolf Snoeren)于1993年创立品牌Victor & Rolf,这两名设计师目前仍在阿姆斯特丹工作。更年轻的有埃里克·富林肯(Erik Frenken)的设计品牌Avelon,在Alberta Ferretti的艺术工作室积累一定经验后,他加入Victor&Rolf当了四年的首席女装设计师,Avelon现已成为发展强劲的设计师奢侈品牌。


现在阿姆斯特丹时装周专注于即将发布的品牌,Mercedes-Benz阿姆斯特丹时装周(MBFWA)创意总监艾丽斯·芮斯琪(Iris Ruisch)谈到:“我相信在一个高度多样化的项目里,时尚新秀能够找到出路,实现商业化并获得有效引导,传承荷兰丰富传统的时装设计师和时尚产业获得走向T台的契机,品牌也能展现自我;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关于未来时尚趋势的颠覆性预见不再石沉大海,而可以为人所知。所有这些都必须建立在创造性与商业性的完美平衡上。有了MBFWA,我们在比荷卢经济联盟下进行时尚合作,在阿姆斯特丹创建的平台,展示了一大波来自比利时的设计师创意。比利时没有自己的时装周,但我相信,在欧洲最具动感的城市举办这一盛事是明智之举。今年,我们在T台上展示Toos Franken和Maaike van den Abbeele。紧接着,我们与安特卫普MOMU时尚博物馆、马斯垂特时尚冲击艺术节(Fashionclash Maastricht)和阿姆斯特丹布拉格宏剧院携手发起时装电影《演!停!播放!》(Act!Cut!Play!)新项目,目的是以时尚的角度突出表演艺术(编剧/编舞),进而使时装电影的质量达到新的高度。”每部纪录片由三位来自荷兰和弗兰德不同领域的美学家组成,他们包含编剧、编舞家、时装设计师、表演家和制片人,由他们在“时装电影”这一题材内充分探究各自领域的可能性和极限。


时装电影《iii》

时装电影《iii》


时装电影《The Parallel Pyramid Platform》

时装电影《The Parallel Pyramid Platform》


时装电影《Your approval is not essential》

时装电影《Your approval is not essential》


过去,时装电影大多被品牌用作新系列的移动时装画册。经过过去数年的发展,时装电影逐渐崛起,时装电影节开始在全球各地兴起。电影越来越有新意,视觉效果越来越震撼,但是无论是民族电影还是国际电影,这些电影最突出的弱点都是:电影叙事有待加强,不能再只作为视觉效果的附庸存在。这正是使时装、 影院和电影结合起来,得出正确发展模式的绝佳机会。“Nike是第一个制作时装电影的品牌,那一年是2007年。第二年,《时尚影像艺术》(A Shaded View on Fashion Film)在巴黎上映,由戴安·珀内特(Diane Pernet)制作,她带头鼓动这一激动人心的新题材。从那之后,时装电影对设计师来说成为了一种极具吸引力的展示新服装系列的手段。奢侈品牌经常请有名的大导演坐镇,比如Prada请到过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 时装设计师兼马斯垂特时尚冲击艺术节的创始人之一布兰科·波波维克(Branko Popovic)如是说。国际性的平台为来自不同领域的设计师提供了一个机会,使他们能够在时尚盛事上展示自己的作品。布兰科继续说道:“时装电影很短,就像视频短片,其中时装是主角,它们的品质各不相同。但一个穿裙子的女孩在电影中游荡,这算叙事吗?好的电影一定有叙事,但其故事线不一定都是激昂的。在我看来,预算较低的年轻设计师的电影通常比大品牌的大制作要好。他们敢于去尝试更多的东西。”


阿姆斯特丹时装周是在新一代设计师的支持下发展起来的,由阿纳姆艺术学院时装设计专业的大三学生联合发展的项目Collectie Arnhem最具代表性。学生负责开发、设计和完成整个系列。这个项目将为学生们提供一个模拟实验室的环境,他们可以研究和探索时尚是什么,以及时尚可以成为什么。这个项目激发了企业家的必备要素,如团队合作、控制预算、宣传和组织技巧。最终结果将以时装秀的方式由学生自己组织并在1月的阿姆斯特丹时装周中呈现给专业的观众。最新系列名为“自由!不便!疯狂!生人勿近” (Freedom! Inconvenience! Madness! And a hard-boiled egg),灵感来自对没有限制的自由世界的渴求。设计过程演变成了一个人的征程,探索自由究竟意味着什么。用这个作为主题,设计师们凭直觉创作,系列也提供了“衣料可以是什么样”的替换观点。全程贯穿着控制与自由对峙的紧张感。经过了精细的试验阶段,弹力材料成为了此系列的重点。整个系列全部是黄色,这样一个限制是为了让设计师们练习控制设计,但同时也能给他们自由发挥的空间,充分探索了黄色色域。通过使用丝网印刷,他们创造出了一个广阔的色彩范围。衣服上的不同色调互相碰撞,摩擦出了奇妙的火花。结构和高度光泽的面料呈现出了更加强烈的色彩感。学生们在材料上动态作画,发展了纺织设计,但也意味着这个过程的偶然性占了更大的比重。在印刷中,为了要理清塑料涂层和手工制作的一团混乱,紧张感呼之欲出。


时装周的首秀由出生于1993年的德尔克·帕瑟文(Diek Pothoven)和1990年的卢克·库基夫(Luuk Kuijf)两位年轻设计师联袂推出,他们二人的联合品牌名为Martan,这也是两人的首个合作系列,其概念和方法都十分华丽,令人印象深刻,成为Future Generation开场秀。这个系列灵感来自巴哈伊圣殿,可以承接所有信仰和灵性的地方。两人凭借着色彩风暴、感觉和勇气,预示了一个美好的发展前景。


Ajbilou | Rosdorff后台

Ajbilou | Rosdorff后台


Collectie Arnhem

Collectie Arnhem


与此同时,Mercedes-Benz阿姆斯特丹时装周一直在探索社会和时尚现象的远景,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艺术总监和制作人皮特·来福林克(Peter Leferink)的指导。在今年即将出现的品牌中,他着重介绍了Trinhbecx、Liselore Frowijn、Das Leben am Haverkamp、Tess van Zalinge、Said Mahrouf、Alexandra Frida、Spijkers en Spijkers、Edwin Oudshoorn、Hardeman、Marlou Breuls、Anbasja Blanken、Sunanda Koning和Sophie Hardeman。


运动装和丹宁的影响力、对材料和试验性运用、印花都是从T台上总结出的新主题和趋势。


丹宁是荷兰品牌Spijkers en Spijkers的主题,双胞胎姐妹Truus和Riet最终交上的作品,是暗含她们名字的牛仔裤。这一系列包含25件丹宁单品:相当女性化的牛仔裤,亮点全在背面。剪裁不错,能够很好地修饰任何身材的腿部线条。运动装与色彩的碰撞出现在Trinhbecx的T台上,依然是用纸铺秀台,只是这次不再主打粉色,而是变成了棕色、黄色和浅蓝色的斜条纹。尽管这几个主色调给人一种明显的复古感,但是这场秀充满着饱含着现代感的惊喜细节。灯芯绒和漆皮是绝配;绿色、 浅蓝和橙色漆皮鞋一定会马上上市,因为每一个时尚人士都会想要买一双。横扫T台的斜条纹也在这一系列中的一些单品上有所展示,包括短裙、 腰带甚至一整套都是。我们看到微喇裤的裤脚在小腿部摇曳,设计师对袖子也给予了高度关注,短款荷叶袖大受追捧。


Das Leben am Haverkamp的系列有更艺术的做法,来自四位年轻的设计师:Anouk van Klaveren、Christa van der Meer、Dewi Bekker 和Gino Anthonisse。所有设计师都有自己的独立品牌,但是他们合作推出作品,目的是分享关于现在的时装以及设计舞台的想法。这样做的必然结果便是粗犷的工作方式,改变界限,甚至跨越边界。Das Leben am Haverkamp正在试着脱离谨小慎微的时装系统,转而关注时尚工作是如何与身份联系起来的。他们的时尚是个人与集体身份的冲突。你是谁、 我们是谁以及我们不是或不再想是的身份这些问题都不再隐晦。


Martan

Martan


Das Leben am Haverkamp

Das Leben am Haverkamp中Gino Anthonisse部分


Liselore Frowijn后台

Liselore Frowijn后台


1985年出生的亚历山德拉·弗里达(Alexandra Frida)的标志是印花、色彩和手工制作。在祖母的慈爱鼓励下,她在年幼时就开启了自己的创意之旅。设计强调女性轮廓,强调女性身体的力量,布料和印花显示了她有趣的天性。她的系列在X Bank售卖,这是一家坐落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混合店铺,代表着最全面的荷兰时尚,展示着来自全世界的艺术和设计。同样重视手工的品牌还有Tess van Zalinge,它将上装和下装艺术性结合。新时装系列“De Porceleyne Fles”受Delftware的瓷器启发。时装秀由拉美西斯·沙菲(Ramses Shaffy)的歌曲作为背景乐。这是一个更传奇的人物,是荷兰最有名的艺术家之一。创意加上瓷器印花,以及荷兰音乐的结合令品牌大获成功。


荷兰时装协会联合创始人拉希德·纳斯(Rachid Naas)总结道:“阿姆斯特丹时装周因探索和概念为人所熟知,今年的有趣之处在于,年轻设计师相较以往更重视合作。这意味着他们会共享空间、销售、工作网,甚至是时装秀,他们也学会了团体演出。这让我想起1990年代初期由荷兰年轻时装设计师策划的‘Le Cri Néerlandais’短期时尚计划,合作是最好的发展方式。”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