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Isabel Marant 与众不同比完美更重要

Isabel Marant 与众不同比完美更重要

评论
摘要: 认识Isabel Marant这个品牌已经很多年,初时感觉不太深刻,品牌多年来一直走浪漫的法式情怀路线,当中渗着点点少女点点田园。事过多年,现在品牌的名气可不小,在为数不多的法国年轻品牌中Isabel Marant品牌的成绩也的确让人另眼相看。不久前刚跟Isabel Marant吃了顿饭,她果然是最能代表Isabel Marant这个品牌的人。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认识Isabel Marant这个品牌已经很多年,初时感觉不太深刻,品牌多年来一直走浪漫的法式情怀路线,当中渗着点点少女点点田园。事过多年,现在品牌的名气可不小,在为数不多的法国年轻品牌中Isabel Marant品牌的成绩也的确让人另眼相看。不久前刚跟Isabel Marant吃了顿饭,她果然是最能代表Isabel Marant这个品牌的人。

 

时装设计师有很多种,有些喜欢哗众取宠吓你一跳式的时尚,以胆量考验你对时尚的忠诚;也有些喜欢看来平淡,但穿在身上容易让人着迷的设计。说到IsabelMarant品牌,一定属于后者,那么多年来品牌的风格没多大改动,品牌起初从配饰开始,慢慢才开拓成衣系列,而且最有趣的是,品牌是先在中国香港、日本等亚洲地区走红,然后才在欧洲有名,最终因为纽约Soho店的开幕而成功开拓了美国市场。现在IsabelMarant在香港及北京都有专门店,亚洲地区依然是她很大的市场,可能就是因为她设计的服饰比较随意,不那么受身材比例所限制。MW=《周末画报》 IM= Isabel Marant

 

MW:这是你第一次来中国吗?

IM:是的,第一次来中国,来香港,香港是个很迷人的城市。

 

MW:你的设计总是传递给人类似于旅行、假期般轻松的感觉,和一般传统的时尚有所不同,让人觉得很舒服。所以,你的灵感总是来自旅行吗?

IM:是的,以前经常出去旅行,现在事业小有成就之后我就不得不像机器人一样工作了。有时候我的同事们会赶我出去走走,远离工作。我是那种一旦有机会去更多地了解这个世界便会欣然前往的人,我坚信了解一座城市、了解另一种生活方式是人生最美好的事。

 

MW:香港和你想象中的一样吗?

IM:差不多,因为现在我们有网络、电视等媒体传递资讯。

 

MW: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成为一名时装设计师的?

IM:事实上这不是很久以前就有的想法,我小时候并没有梦想过成为一名时装设计师,然而我对于穿着一直很挑剔,我很明确地知道自己适合什么衣服,我想穿一些与众不同的服装,因此我给自己设计并制作。直到一些朋友询问我可不可以将我做的衣服出售给他们,我才开始意识到我可以依靠这一行生活。

 

MW:当时你多大?还是学生吗?

IM:是的,学生时代,应该是16岁的时候,我发现时装并爱上了它,从那以后我决定从事时装的设计,于是我前往巴黎的时装学院进行学习,刚开始我并没有能力真正创立自己的成衣系列,我尝试一步步地加入防皱衣服、T恤等更多的衣服类型,直到1994年我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时装秀。

 

MW:你现在应该算是圈子里的“酷女孩”吧。你如何描述自己的风格?

IM:希望如此。我常常听别人用轻松、洒脱的巴黎风格来形容我的服装,虽然这不是我自己的表述,我觉得描述得很正确。

 

MW:我们通常觉得巴黎人的穿衣风格与众不同,他们似乎不希望穿得太过时尚?

IM:我常说法国女孩的秘密在于她们假装对于自己的打扮很不在意。当然,人们不会从头到脚都打扮得完美无缺,总会留一些小瑕疵。有时候与众不同比完美更加重要。

 

MW:你是如何为品牌定位的,因为它们实在价格不菲?

IM:我试着将定价更合理化。抛开时尚而言,大多数人并不希望在每一季的服装上花太多的钱,我试着设计一些关键的风格能够尽量延长每一季时装的寿命。我讨厌那种规定自己去买一件衣服的感觉。

 

MW:设计灵感通常来自哪里?

IM: 灵感能够从许多细节上得到。我喜欢将自己比作一名厨师,一道菜的味道会因为一点不同的香料而变得特别。之后,我将这些不同的影响混合起来。灵感有时不仅来自最初制作成衣的热情,也可能来自我喜欢的某本书、街上某个人的穿着或手势等。

 

MW:有谁是你的灵感吗?

IM:我身边那些令我欣赏的女性都可以看作我的灵感来源,如果必须只有一位的话,我会说Serge Gainsbourg,因为他是唯一的男性。

 

1.jpg

 

2.jpg

 

3.jpg

 

4.jpg

 

 

1~2.Isabel Marant香港新店

3.Isabel Marant 2012秋冬系列

 

我尝试通过我的设计去讲述一个故事,关于我喜爱的材质、颜色以及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我试着给这些看似简单的衣服赋予一些特殊的意义。

 

MW:他是那种看起来很随意,但其实是在镜子前做足了准备的人的典型。

IM:确实,他的衣服和鞋子都是精心挑选过的。

 

MW:每年要准备两场秀,这期间还要设计每一季的时装,你有没有对这些工作感到疲倦?

IM:有这样的感觉。如今时装的更新速度越来越快,在如此紧迫的时间里要收获某种效果,我担心创造力会因此而被破坏。我个人对现在的设计方式感到压力很大,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一架机器。

 

MW:有些品牌比如ZARA只是在单纯地模仿,但对于品牌设计师,仍然要去创作。

IM:是啊,有时甚至我在商店里看到的服装,是半年前已经看过的了,早就失去了新鲜感。

 

MW:这种情况尤其会发生在时尚周上,实在让人费解。

IM:有时候,我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是在设计冬装还是夏装?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

 

MW:现在四季的服装没有了界限,春夏季出现皮装,而秋冬季却变成了轻便的衣服,四季的感觉已不如以前那么明显了。

IM:在法国12月的中旬我们就要推出夏装,如果你想在1月份去滑雪可能都找不到毛衣,这很可笑。

 

MW:时尚圈的节奏都变快了,感觉很奇怪。

IM:但整个系统都是这么运行的,我们很难去改变。

 

MW:你如何看待网上购物?

IM:就我个人而言,成衣是需要亲手去触摸和感受的,这个过程恰恰是时装的魔力所在。时装除了是一种产品之外,从某个方面来说也是一种艺术,需要人们花时间前往实体店去试穿、去感受它,并不仅仅是点一点鼠标就能够得到有用的东西。也许有时候网上的衣服的确很便宜,但我觉得踏入商店去购买是一种很愉悦的享受,这是和网上购物所不一样的感觉。

 

MW:你的作品总是给人很轻松的感觉。

IM:我尝试通过我的设计去讲述一个故事,关于我喜爱的材质、颜色以及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我试着给这些看似简单的衣服赋予一些特殊的意义。

 

MW:这些简洁但舒适的服装很讨女性的欢心。

IM:因为对于衣服来说,让人穿着舒适是很重要的,这是我们穿衣服的目的。

 

MW:你如何看待中国女性?

IM:我觉得她们极具创造力。大街上许多穿着热裤的中国女孩让我感到意外,但同时我也非常高兴,因为去年夏季系列中我设计了多款短裤。那时我团队的同事抱怨:为什么又是短裤?很多腿形穿短裤并不好看。我现在可以反驳他们说:你看,我的决定是正确的,她们都穿短裤!

 

MW:现在品牌最大的市场在哪里?还是以欧洲为主吗?

IM:目前市场比较平衡。刚开始亚洲市场占90%,接着逐步地加强欧洲市场。美国市场加速运行也已经有4年了,就我而言,市场已经比较平衡了。美国市场是比较重要的一步,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美国梦”,Soho区的店铺很大很漂亮,我对这一成就感到很自豪。

 

MW:有人说,很多和时尚有关的事物一直在变化。比如Kenzo改变了自己的创作方向、Raf

Simons入主DiorHedi Silmane的回归,你对这一切怎么看?

IM:我觉得这一切都很令人兴奋, Raf Simons会给Dior这个大品牌带去一缕新鲜感。

 

MW:当我看到Kenzo改变了自己的创作方向,我觉得设计师的创作范围更加广泛了,你认为创意总监还只是专注于设计吗?

IM:设计师拥有一个清晰的观点很重要,即使现在自己效力的公司已具备特色,但如果做出太多的妥协便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浪费。我觉得这些大品牌在选择有才能的设计师时要信任他们,要给予他们一定的创作空间,就像Nicholas Ghesquiere之于BalenciagaPhoebe Philo之于Céline

 

MW:有没有期待自己的品牌在中国扩展?

IM:我并不会特别期待某一件事,我做任何事情都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进行的,我并不希望我的设计充满全球。相反,我更希望它能保持一些神秘感。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