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NEW MATERIAL CAMPAIGN创新材质永不停

NEW MATERIAL CAMPAIGN创新材质永不停

评论
摘要: 从某种程度来说,材质创新对于高级珠宝创作是种悖论:既要创新,又要坚守高贵的血统,所以很多时候,创新材质只是创新实力的象征,而不会广泛使用,因此虽然有些材质早已有之,但是因为其小众性,至今依然属于“创意”材质,但是另一方面,高级珠宝材质创新却从未停步。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png

1.15 of My 50 by Elsa Peretti,设计师Elsa Peretti为蒂芙尼创作的作

品中运用了不少创新材质

 

2.png

蒂芙尼运用全新金属的Tiffany 1837

RUBEDO™ 珠宝系列

 

钛金属

 

3.png

香奈儿“Clair Obscur”铐式手镯,18K白金

及钛金打造

 

4.png

Wallace Chan作品Birth of Light ,运用了钛金属

 

钛金属和黄金、铂金一样本身存在于自然界中——当然也可以和黄金、铂金一样与其他金属混合炼成合金。钛金属价格不低,原本是被应用于航空航海、医疗等需要精密科技的工业中,但是其耐热、不易腐蚀等特点,而首先被使用到手表中,并从此“进军”奢侈品行业。钛金属难以铸造焊接,作为珠宝材质有着技术上的难题,但是另一方面,钛金属又有良好的延展性和金属光泽,以及亲和肌肤,所以反倒使其成为适用于珠宝的材质。华人珠宝设计大师陈世英就以对钛金属的应用而闻名,他花了六年时间解决钛金属用于珠宝中的技术难题,又通过对光的研究使钛金属呈现变幻的色泽,从而使其成为真正的珠宝材质。在勇于创新的珠宝工坊里,钛金属的应用也越来越多:早两年萧邦就曾经在其高级珠宝Red Carpet系列中使用钛金属,而最新的案例则是香奈儿为庆祝高级珠宝80周年而特别创作的1932系列,其中也特别使用了钛金属材质。钛金属轻盈的特性使得大件珠宝依然能保持佩戴时的舒适,另一方面,经过喷沙处理后的钛金雾面效果,正好与晶莹透亮的钻石形成对比,这也是崇尚简约设计的香奈儿所看重的特质。

 

新金属

 

在材质创新上,蒂芙尼也从不落于人后。在蒂芙尼的历史上,对银以及铂金的使用都引领潮流之先,其纯度标准也先后被美国政府采纳为官方标准。而今年为了庆祝品牌创立175周年,发布全新金属材质——RUBEDO™,开创品牌历史先河,也为珠宝行业带来全新创意。RUBEDO™经由蒂芙尼金属学家反复试验,将黄金、白银和黄铜以一定比例融合,最终形成的全新合金融合了黄金的莹润丰泽、白银的纯净璀璨与黄铜的温暖色调;另一方面则拥有质轻且坚硬的双重属性,这为珠宝创作赢得了更多空间和可能性。蒂芙尼也已经使用这一全新材质创作出一系列珠宝作品。

 

5.png

de Grisogono Incrocio系列项链,玫瑰金与天然炭黑树脂交叉

 

陶瓷

 

6.png

卡地亚Trinity铂金耳环,运用了黑色高科技精密陶瓷

 

7.png

香奈儿高级珠宝Ultra系列陶瓷镶钻手镯

 

应用于钟表珠宝中的陶瓷与日常所用器皿的“陶瓷”不同,是高科技精密陶瓷,这种陶瓷硬度非常之高,耐磨耐刮,而且与肌肤亲和,不易过敏。高科技精密陶瓷早在1950年代就已经被应用于腕表中,而将其发扬光大使之受到奢侈品行业广泛青睐的首要功臣则是香奈儿J12腕表。虽然陶瓷仅是黑白两色(对香奈儿来说这不是问题,因为这本就是香奈儿的色调),但却使其中性运动风格风靡一时。继钟表之后,高科技精密陶瓷再次于珠宝中散发光彩,最具声誉和创意的几个珠宝品牌,都纷纷将陶瓷应用于自己的入门系列之中:香奈儿的Ultra系列、宝格丽的B.Zero1以及卡地亚LOVE系列都有以陶瓷为材质的设计,而高科技陶瓷这一珠宝行业的“新”材质也为这些早已经广泛认可的经典系列带来了新气息。

 

橡胶

 

橡胶虽然在运动腕表中大受欢迎,但是在珠宝领域却是典型的少数派。ChaumetClass One系列珠宝与手表一脉相承,使用了橡胶材质:将黑色或白色橡胶与贵金属以及钻石等贵重材质混搭,设计上也有特别之处,比如Class One White & Black戒指以黑色亮漆与美钻相间为设计,配合可拆式纯白色橡胶内圈,佩戴者可以自行变换内层的橡胶圈,配合不同的装束,为珠宝赋予了科技与时尚的感觉。高级珠宝界的新兵de GRISOGONO则在自己具有强烈设计感的Incrocio系列中使用了天然炭黑树脂,其浓密的黑色质感与抛光玫瑰金和璀璨钻石混搭,对比鲜明,极具现代感。

 

 

彩漆

 

8.png

Dior高级珠宝部门

运用Lacquer彩漆制作珠宝

 

Lacquer漆则因Victoire de Castellane而蜚声高级珠宝界。不喜欢冷冰冰石头的Victoire执掌Dior高级珠宝后,将大自然的明丽鲜艳全部都搬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而这样的色彩正是靠Lacquer而得到了最佳的诠释。独特的Lacquer(彩漆)是由Dior高级珠宝部门特别开发,专门用于各种贵金属,效果格外持久耐用。珠宝首饰作品的每个部件在组装前都由技术精湛的工匠手工上漆。漆匠艺术家通过这项极为精巧细致、耗费心力的手工工作,完美再现出Victoire设计作品的夺目光彩。因此,每件珠宝首饰作品的色泽都有细微的差异,都是独一无二的现代艺术作品。其实漆的使用也一样历史悠久,若要追溯则可以上溯到日本漆器时代(当然如果还要追溯的话依然是中国,可是并未被发扬光大成为一种艺术),莳绘就曾被应用于江诗丹顿的表盘上,而卡地亚、梵克雅宝等古董作品中,都有使用漆质首饰盒的作品。现代作品中,蒂芙尼则以更加简约单纯的方法将Lacquer彩漆运用在Elsa Peretti的设计中,技师将自己的创作交给日本工匠完成,以其传统的工艺,突出这一材质独特的色彩和光泽。

 

大理石

 

9.png

宝格丽新款

B.zero1大理石戒指

 

10.png

Chaumet Class One 系列White & Black戒指

 

高级珠宝想要创新并不容易:工艺上要坚持传统,设计本身即要常变常新,唯有材质最能做文章,可是,既然是高级珠宝,珍贵二字是对材质的基本要求,加之对硬度、色泽等各种方面的要求,可以选择的范围并不大,而且这一选择往往带有“实验”性质,所以很多材质其实本身已经不新鲜,但依然是高级珠宝领域的创意材质,比如大理石。迷人的大理石,已有千年的历史。早在公元前5世纪,大理石(来自“mármaron”一词,在古希腊文中表示“闪亮的石头”)就被广泛应用于雕塑和建筑。除了其自然天成的韵味之外,亚里士多德认为,每块大理石皆蕴藏着一个灵魂,静候艺术家的精心雕琢。这种理想的石材,能够表达雕塑中悸动的生命。在希腊文化的影响下,古罗马人也认为大理石是一种具有伟大价值的材质。事实上,大理石也用于建造重要的公共纪念碑,以及私人住宅装潢内饰。然而,文艺复兴时期,历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家们将大理石的潜质发挥到了淋漓尽致。在全新推出的B.zero1戒指中,宝格丽别具一格的创作手法,生动展现了这种独具视觉潜质的材质。新款B.zero1珠宝,捕捉到原始元素之间的平衡,大胆混搭玫瑰金与三种色泽的大理石:烟草棕、蛇纹石绿、青金石蓝,营造出前所未有的设计感。天然石材经过精雕细琢而成的各枚戒指,呈现出独特的质感纹理,因而,件件作品独一无二。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