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仆人们

仆人们

评论
摘要: 如果影视剧里的仆人们的遭遇已经让你流下了同情的泪水,那么现实生活中他们的遭遇会让你更难接受,因为影视剧往往把仆人的处境、主仆关系加以浪漫化。在真实的世界里,仆人们不仅被要求有各种神通的本领,而且还要忍受低人一等的地位。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在昆汀·塔伦蒂诺执导的电影《被解救的姜戈》中,塞缪尔·杰克逊扮演的黑人老家奴是一个较为复杂的角色。他靠着他的资历和老辣,有时甚至能跟自己的小主人开玩笑。他自己是家奴,但等级最高,统帅着不少其他奴隶。他是主人的附庸,对自己的同类很残忍。

 

同一部电影中的女仆懂礼仪、有手艺,能熟练地打理家务、摆放餐具,除了没有自主权,真的都是生活家。但历史学家说,影视剧往往把仆人的处境、主仆关系加以浪漫化。现实是,仆人缺少隐私、不会被感谢、地位低人一等。主人召唤在厨房、洗衣房、储藏室和餐具室忙活的仆人时,不会喊他们的名字,而是靠摇铃。

 

仆人的工作其实很辛苦,女仆除了要生火、擦楼梯、洗锅之外,还要给主人熨鞋带、洗零钱。吃的是猪油、鲱鱼,宴会上要举着烤野兔,那姿势看上去就像用后腿站立,耳朵支棱着。曾经有一位男管家端着一盘云雀舌,实在忍不住其美味的诱惑,当着主人的面一通狂吃。作家托马斯·哈代的仆人愤愤地说,哈代是一个不声不响、悭吝的小个子,会在家里巡视,寻找蜘蛛网。

 

厨房通风不畅,味道很臭。城里人家的厨房一般都是地下室,农村人家的厨房朝北——在没有冰箱的时代,这有助于冷藏食物,但也意味着每天要在厨房工作15个小时的仆人见不到阳光。

 

到了20世纪初,雇佣仆役在英国社会中仍然很盛行。在1900年,英国家庭总共雇佣了400万个女仆。仆人的无处不在将楼上的有钱人纵容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一个在印度做总督的英国贵族在仆人睡去后,遇到了一个难题:他需要打开卧室的窗户。为解决这一难题,他从炉格边捡起一根棍子,打碎了玻璃。女主人们通常也是终日无所事事,绝对不会动手为自己做一点事情,整天躺在沙发上看小说。穿衣服要仆人们在身后帮忙,开门要仆人们代劳,下厨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更别说出去工作了,挣钱谋生,对女主人们来说,是庸俗下流的勾当。

 

即使是英国激进的社会主义者也有仆人。1930年代,小说家和社会主义活动家埃塞尔·曼宁有一个女仆服侍她,这样她才能去忙着打破阶级差别。曼宁后来写道:“这很势利;这是阶级差别;这是剥削,但它确实管用。”

 

那时的雇主经常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念头,沉迷于给他们的仆人出难题。一位公爵夫人对她的男管家说:“乔治,你不觉得有几只绵羊和小羊羔到处跳来跳去,对这片地来说是一种装饰吗?”男管家第二天早上就把这些牲口弄过来了。全英格兰的蛋黄都集中到了有钱人的早餐桌上。最关键的是,这些仆人要保持既不见其人又无处不在。为此,他们要穿上不会咯吱咯吱叫的鞋子,家里有许多隐蔽的通道,当干活的女仆有妨碍时可以立即走掉。

 

主人们的苛刻要求不止于此,他们不喜欢病人,所以仆人们最好不要生病。另外,对仆人来说,身高也很重要。在爱德华时代,6英尺高的男仆每年可以比矮个子男仆多挣10英镑。一位雇主述说:“客厅侍餐的女仆胳膊必须要长,这样才能够到餐桌上的东西;打扫房间的女仆身子要高,不然她怎么能把织品放到书架顶上、擦拭客厅的镜子?”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