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纪实文学:姗姗来迟的繁盛

纪实文学:姗姗来迟的繁盛

评论
摘要: 201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把对纪实文学作品与创作者的推崇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个数十年来本应和小说等虚构性体裁平起平坐的文学类型,终于在读者意趣、市场反应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引发了最为时兴的文化风潮,并将在2016年持续发酵。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maxresdefault.jpg


贝琪·哈特曼(Betsy Hartmann

美国新罕布什尔学院发展学荣誉退休教授,人口与发展项目高级政策分析师。专注于人口、移民、环境和安全问题,代表作包括《生育权是与非:人口控制的全球政治学》、政治恐怖小说《火的真相》和《致命选举》。关注美国未来危机,名为《美国综合征:帝国的灾难与焦虑》的下一部作品将于2017年发表。


Q=《周末画报》

A=贝琪·哈特曼

 

Q:这几年,很多出版商都纷纷表示以虚构故事为本的小说(Fiction)越来越难卖,读者只想买纪实文学作品(Non-Fiction)。在您看来,造成这种消费倾向的原因是什么?

 

A:这和出版业的历史有关。20多年前,出版商决定将更多的关注点放到“重磅事件”上,譬如明星、时效事件以及盈利颇丰的电影。娱乐行业和出版业开始紧密联系在一起,娱乐所占的比重也在图书出版中不断增加。但在此之前,出版业的投资眼光会更加多元化,也更愿意冒险举荐新的作者。我并不认为事实是读者不买小说了,而是现在这个产业的结构,让好的小说难以被读者发现。当然,我并不觉得两种类型的作品存在互斥关系,一个人可以读一本好的小说,然后接着去读一本提升自我的纪实文学作品,这是不矛盾的。

 

Q:现在很多纪实文学作品都追求时效,您认为“时效”对一部作品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A:我认为时效未必是决定性因素。例如,五六年前,美国对全球变暖问题还普遍持否认的态度,关注度也远不如今天,然而气候变暖的书籍在当时仍有不错的销量。我觉得时效对历史题材的书籍影响更小。时效可以为书的销量或成功推波助澜,但并非不可或缺。

 

Q:有人提出,纪实文学作品很难实现作者的“野心”,而更多地仰赖于读者的兴趣,小说对于作者来说则有更多的创作空间。对小说和纪实文学都有相当程度涉猎的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A:和许多作者不同,写小说对我来说,并不是一种自我表达,但是我的确更享受这个过程。我可以雕琢语言,讲故事,尽可能地发挥想象,而且不需要每一个细节都进行佐证式的脚注。我的两类作品在选题上有所重合,但我觉得写小说时更畅快。叙述性纪实文学作品在语言的使用上可以给我一定空间,学术性纪实文学作品则会更加严谨。我个人的理解是,纪实文学旨在为人们解释问题,这是一件需要下苦功的事情。

 

Q:虚构文学和纪实文学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这是未来的趋势吗?


A:我承认两者的区别确实在缩小,很多时候“灰色地带”都会出现。举例来说,有些个人传记会给人读小说的感觉,里面有很多创作和发想的空间。但是,两者还是有本质区别的。纪实文学更加注重事实和亲历,在写作方面,作者也需要做更多的事实核查。这并不代表你的纪实文学作品要做到100%中立,你可以有观点。实际上,我们对事实的理解,也受到我们个人经历、情感等各方面的影响。同时,举证非常重要,你需要自圆其说。


maxresdefault (1).jpg

 

Q:人们对纪实文学具体题材的喜好始终在变化,您觉得2016年,这方面的趋势是什么呢?

 

A:我觉得现在严肃的纪实文学作品越来越难卖了,即使你的书评不错也很难。很多写时政类、历史类题材的作者,花费多年去写一本学术题材的作品或是传记,销量却远远不如明星撰书或自我提升题材的纪实文学作品。市场营销对书籍的影响是空前的,自助类(self-help)书籍之所以能在世界范围内取得成功,很大程度是因为市场营销的高度投入,出版商为作者在各大网络平台进行宣传,手段也是多种多样,但是这样无形中牺牲了很多好作者——他们未必都是好的市场营销者,或者未必有一个好的营销团队。另外,大出版社的挤压、财政紧张等等问题,都让小出版社的生存环境变得越来越艰难,但是,后者往往能够更全面地关注一些大隐隐于市的、未被挖掘的优秀作者。

 

Q:有时候,各大榜单,出版商的市场营销对于我们选择好书是一种干扰。关于如何屏蔽掉这种干扰,挑选到好书,您有什么建议吗?

 

A:书店为了盈利,有时候会过度关注时效性。我本人住在新英格兰五学院地区,这里有很多独立书店,我很喜欢去这些独立书店选书。在美国的历史中,独立书店经营者往往对他的书有着深厚的了解,经营者本人会非常清楚哪些书值得阅读,也会推荐很多不错的书。可惜的是,和小出版社一样,很多小型独立书店的处境堪忧,它们不断地被大型连锁书店挤压。让我颇为惊喜的是,我不久之前在印度发现了很多类似的独立书店。除此之外,我会推荐布克奖,这是一个不错的英语文学风向标,但我不推荐榜单。在美国还有很多女性读书聚乐部,一般是自发的,也有社区组织的,这些读书俱乐部偶尔也会相中一些不错的书籍。

 

Q:2016年快到了,请您为读者推荐3位纪实文学作者,并且分享一下选择他们的原因。

 

A:《Being Mortal: Medicine and What Matters in the End》,书 的作者名叫Atul Gawande。这本书为如何照看老人提供了新颖的视角,教会年轻人如何在照顾老人的同时,赋予他们尊严并尊重他们的选择。其次,《Capital: The Eruption of Delhi 的作者Rana Dasgupta。作者通过深度采访搜集所有资料,详细剖析了促成该地区“财富至上”文化的原因。她同时也是一个小说家,这本书同样是非常成功的创意类纪实文学作品。最后,《China's Hidden Children: Abandonment, Adoption and the Human Costs of the One-Child Policy》的作者 Kay Johnson。这本书将在2016年初由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出版,我对她的底稿非常熟悉。作者通过自己的调查和采访,在此书中围绕中国计划生育问题进行了夯实的探讨。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现代传播天猫旗舰店购买886期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