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重返纸媒

重返纸媒

评论
摘要: 《新闻周刊》重返纸媒,是传统媒体在互联网时代的反击,也是对未来的反思。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乍闻美国版《新闻周刊》重返纸质报刊市场,传统媒体个个激动,这是纸媒在求生之途中的又一次积极探索。

 

自从2013年1月4日,美国版《新闻周刊》在封面打出“最后一期”的字样之后,这家拥有80年历史、几经转手的老牌新闻杂志便关停了纸质版。在最后一期黑白封面上,鲜红色的“PRINT”字样耀眼夺目,编辑们用这种方式给整个印刷业判了死刑。但除了他们自己,并没有太多人表示悲伤,因为在此之前,《读者文摘》已经申请破产保护,《商业周刊》被廉价出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从周刊改为双周刊,而《时代》周刊已薄得不能再薄。大家都觉得,这是历史趋势。

 

1451874294405662.jpg

新的《新闻周刊》将在明年1月或2月开始发行,是一本64页的周刊,发行量为10万册,目标客户为精英读者,与网络版互为补充。

 

面对互联网的攻势,传统媒体自惭形秽,曾拥有《新闻周刊》47年的主流大媒体《华盛顿邮报》在失去信心后,以1美元的价格将其转手给了数字媒体公司IAC。然而当2013年8月,另一家数字媒体公司IBT成为《新闻周刊》的新东家时,却反而又提出,将从2014年开始重新推出纸质版本。来回折腾之间,我们再一次看到传媒业在变革时期的迷茫。

 

“我希望我没有买下《新闻周刊》,这是一个错误。”巴里·迪勒曾这样说,当时他的IAC公司购入《新闻周刊》后不久。为了每年节约4000万美元,迪勒仅保留了其网络版并更名为《全球新闻周刊》。然而免费的在线阅读没有挽救这本声誉杰出的杂志,迪勒的反应表明,数字媒体虽然已经抢走了报刊的一部分市场,却未见得是胜利者,IAC并没有从《新闻周刊》网络版那里获得利润,反而在贴本经营。因此当这个烫手山芋扔给IBT后,后者不得不反思,除了怀旧,传统纸媒是否还有新闻价值和商业价值?纸媒走下坡路,是自己没跟上时代步伐,因为落伍而被淘汰?

 

并非所有的杂志都日薄西山。《经济学人》就是最好的例子,这家拥有167年历史的周刊由英国移居美国时,正值纸媒衰退,但它在2012年却进入了自诞生以来最广为人知的阶段,出版量超过了120万份。另一个例子是《纽约客》,自从1992年,作家大卫·林尼格拍胸膛接任垂死的《纽约客》总编辑后,这份刊物逐渐成为文艺人士的必读品,现在每期销量100万份,既还清了债务又赚了钱。

 

纸媒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却并不意味着纸媒会永远消失。新的《新闻周刊》将在明年1月或2月开始发行,是一本64页的周刊,发行量为10万册,目标客户为精英读者,与网络版互为补充。正如《经济学人》集团总裁亚历山大在最困难时期所言:“我们还是回到这个品牌的亮点:形成判断和拥有观点。我们是观点纸,不是新闻纸。”《新闻周刊》目前的新主编伊波科也表示:“新的《新闻周刊》将深入报道全球新闻,这是它80多年前成立时的初衷。”他相信,富于洞见的评论加上敏锐的市场定位仍然能够给传统媒体带来巨大的收益。

 

新的《新闻周刊》将不再依赖于广告收入,而像《经济学人》那样,通过订阅来支持生产成本。按伊波科的说法,这将是一本“更优质、更小众、也更高价”的杂志。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