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历史的流行,从画布纵向出发的王加加

历史的流行,从画布纵向出发的王加加

摘要: 入眠,做梦,或者永恒 / 屏住呼吸,当我看着日落,曾经属于我的时光 / 夏日不像过去那样长,我们可以放逐时间,整晚做梦 / 停止时间,深入丛林,沉迷夜色 / 你看着我的时候,让我觉得好怀念 / 我知道永恒不会长久,我早就明白了 / 我们有美好的过去,美好的过去 / 日照

把艺术家王加加部分最新作品的名称 ( 目前正在山东日照的潇当代美术馆展出 ) 拼接起来,俨然可以成为一首诗歌。多数人看到王加加作品的第一印象,可能会是“流行”的、“潮流”的,“诗意”并不是最好的形容词。然而当你驻足于作品前细致观察后会发现,作品中有中国山水画的气韵影子。但这一切都不是艺术家的刻意所为,而是从他自身的经验和创作实践中提炼出的形态。


image.png

王加加作品《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when the sun rises 屏住呼吸,当我看着日落,曾经属于我的时光》


1985 年出生于北京, 3 岁随父母移民至英国伦敦, 2010 年回到中国,艺术家王加加的生活经历总能第一时间抓人眼球,同时对他的艺术创作产生好奇和疑问。然而移居生活给王加加带来的身份认同和文化冲击并没有成为他给自己设定的框架,相反,持续的适应和通透的思考是更多在他的绘画中体现的能量。他所选择的表达方式,是相对轻松的,同时是既中国又西方的,用不同的文化元素碰撞出独特的传达语言。


以流行,画山水

父母均为国画艺术家,尽管身处伦敦,但王加加坦言童年的家庭生活是非常中国化的,“平时我在外面是非常英国的,但回到家里又是十分中国、传统的,包括家里的装修,以及用中文交流的习惯和家中所挂的绘画,都与中国相关。”父亲专攻中国山水画,母亲则专注花鸟绘画,自儿时开始,王加加对于绘画的认知就始于国画,当时未曾亲眼见过,或者说对真正的中国风景有记忆的他,是在父母的画中逐步形成对中国风景的图景和记忆。在网络并没有非常发达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身在伦敦的他了解中国的重要窗口便是父母的画作和中国历代画集。


潜移默化中,对于山水画的借鉴也成为王加加作品中的一大特点,然而他感兴趣的是创造属于自己艺术语言的“中国山水”,他曾经说过自己对于中国传统绘画的借鉴,更多是在于他与父母亲之间的关系而非媒介或画派本身。尽管从他的作品画面上难见明显的传统山水痕迹,但表现山水的痕迹都有迹可循,例如笔触之间的疏密关系、留白,或者是水和云雾的存在等。王加加的绘画看似布满抽象的笔触和厚重的颜料,但其每一笔在下笔之前都不乏思考,与西方绘画从素描和颜色入门不同,他的绘画训练始于勾线和临摹。用一种新且当代的方式表达较为传统的概念,是艺术家创作的核心线索之一。


9 月 11 日,王加加的首个美术馆个展“日照”在位于山东日照的潇当代美术馆正式开幕, 20 余件艺术家在 2021 年的最新创作作品在这座全新揭幕的美术馆举办,相比起艺术家于 2020 年在北京 SPURS 画廊的个展“锃光瓦亮”,此次展出的作品中关于山水的韵味和在画面上构建风景的意图似乎更为明显。眼睛可能仍然是观众第一眼看到作品后首个注意的具体形象,然而却不再像此前的作品中的眼睛一样释放咄咄逼人的气势。部分作品中,眼睛的形象被分散到画布的各个角落,并且被缩小,被半掩于厚重的颜料之下,艺术家在去年试图强调的眼睛注视和观众的关系在今年的新作中被弱化,取而代之的是对风景的呈现和起伏笔触中若隐若现的,直视着、仰视着和俯视着的眼睛,眼睛于此变成连绵风景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单一主体。为了呼应此次展览所在的海滨城市日照在艺术家心目中的景象,海景、山峦和水景则成为这些作品中更为显性的信号。


卡通动漫里,  后的集体记忆

“艺术家还是要表达关于自己的时代。”在王加加的作品中,卡通动漫的形象时常出现,一方面源于艺术家本身对卡通动漫形象的喜爱,另一方面似乎也是在满足童年是爱而难得到的遗憾。他的绘画中常常出现的眼睛原型来自 2017年面世的电子游戏《茶杯头》( Cuphead ),游戏中玩家需要经过层层考验后可以最终面对大 Boss 以偿还欠下妖魔的债,游戏的视觉风格则借鉴了早期迪士尼动画为代表的手绘风格。画中的眼睛便是游戏中大 Boss 的眼睛,在艺术家看来,这一形象是对非常美妙的 1930 年代漫画中形象的挪用,整体风格是温暖的怀旧感和安全感。


在艺术家看来,这些眼睛流露着丰富的情绪,有受到惊吓的,有承受着痛苦的,有目露狡猾的,也有冷酷无情的,并且可以肯定的是,就像游戏里的设定一样,他们的出现意味着让你输。然而当这些眼睛被艺术家转移至画布上时,其中的权力关系在悄然改变,他们的体积之大看起来力量无边,似乎可以随时摧毁你,却被迫困在画布里,唯有感受的传达,对于现实却无能为力,也只能无奈地接受别人的审视。


80 后的集体记忆中,《龙珠》、《大金刚》、《泡泡龙》等动漫和游戏或多或少都曾经陪伴过自己,对于生活在伦敦的王加加来说,游戏和动漫是他最早接触到亚洲文化的渠道,他的回忆中, 1990 年代的伦敦并没有太多中国式的娱乐方式,同时他的童年生活大部分时间并不像其他同学一样自由,画画和学习填满了生活的大部分时间。对于动漫和游戏的渴望并无法被满足,因此艺术家坦言自己对卡通的审美偏好与童年的缺失感有关,“我喜欢的游戏卡带和漫画书在那个时候都是非常昂贵的,尽管我对他们如此着迷。”在伦敦唐人街第一次看见《龙珠》,是对当时大量接触西方漫画的王加加的亚洲流行文化启蒙,动漫里的形象便形成他心目中亚洲英雄形象代表,而这张亚洲形象也“填补了我的内心,因为那时的我一直希望找到一个看起来和我一样,都有黄皮肤黑头发的英雄角色。”他曾这样讨论《龙珠》对他的意义。


在老游戏中提取元素作为画作背景拼贴的一部分是艺术家的长期实践,他拥有属于自己的素材库,并随时随地会将自己认为被打动的,或者喜欢的图片、文字都存档于此。创作一张新作品之前,他会翻看以往所收集的素材,并把挑选出来的内容在电脑上拼贴成第一个图层,他往往会把在这一步完成的图像视为这件作品的第一版,尽管是利用电脑软件拼贴而成,但他仍然会思考画面的整体颜色和构图,以使这个图层呈现完整状态。在此之后,他会把拼贴画面打印到画布上,再倒上透明树脂在表面形成闪亮的保护层。这个版本形成之后,在艺术家眼中它已经完整了,但是却由于它的过于完美,导致艺术家会选择用画笔对它进行“破坏”去重新编辑原本的拼贴内容,对于艺术家而言,这是这幅画的第二个版本。原本光滑的拼贴画平面和颜料的堆叠、笔触的动态形成对比,画布上曾经发生了什么,有什么被保留,又有什么被隐去,是留给观众的寻找的方向,“我喜欢观众通过这双‘眼睛’寻找含义,探求作品的内容和表达,这是很诗意的。”王加加所期待的观众反应,是透过一层层浑厚的颜料,在画布上寻找原始图像的蛛丝马迹的探寻体验之旅。


image.png

王加加作品《 I had nothing but time 停止时间,深入丛林,沉迷夜色》


绘画的个人纵深记忆和历史

“绘画并非易事,每个痕迹、每一笔都有它的意图,去指向现实中的某种感受和某个时刻。一切都可以追根溯源,但很多时候创作者自身也无法明白,他们可能是下意识的反应,但的的确确是发生了。”在王加加的创作中,画布上的每一笔,底层拼贴图像上的每一个图案,作品中的每一个字母,每一件作品名称的中文和英文,都代表着一个特定的时刻,这个时刻可能是绘画的此刻,可能是收集素材时的情境和环境,可能是选择素材时的当下,也可能是这些当下带他回到的属于过去的某个特定时间点。用他的话说,“这个画只能在这个时间段完成,因为如果早一点可能没有这些图,如果晚一点可能会不用这些图。”他希望每一件作品都具备历史的重量,同时也是非常当下,非常强调那时那刻,并且只能在某个特定时间段内完成。这些综合了怀旧卡通形象和艺术家在生活的过程中积累的一切在画布上构成一幅幅具备历史纵深性的绘画。它们不是线性的,而是在画布上纵向延伸的。


“网络考古学家”是艺术家对自己所用的网络图像挪用的工作方式的定义,多源、多元的文化和个人被借鉴,并混合在同一幅画里,并在此编制一条时间线,沿着它前进或后退。在为作品取名的过程中,艺术家也遵循挪用当下的原则,这些名字可能来源于作画时听到的某句歌词,也可能是某句打动自己的电影台词,而往往将碎片式的文字排列成完整的中文加英文的作品标题后,他的作品才算真正完成。回国之后看电影的经历使艺术家发现不同语言之间的翻译原来是一件需要在不同语境下才能完成的事情,而不仅仅是简单地转译。 《 I had nothing but time  停止时间,深入丛林,沉迷夜色》是一件展览“日照”中的作品,如艺术家的画作一般,在看似流行和具备鲜艳颜色的底层,是来自传统的诗意和十分个人的思考。当被问及绘画于他意味着什么时,王加加的回答是:“我骨子里就是一个画家,我从小一直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画画,绘画对我而言,是我不知道如何不画。”在不知道用中文还是英文才能最好地表达自己的情况下,绘画似乎给艺术家提供了一个能使双方共处的地方,尽管这样的共处可能并不柔和,甚至会有冲撞。他说道,“对我而言,绘画具有历史的分量,绘画是我的责任。”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