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Martin Edwards:侦探俱乐部的金刀护卫

Martin Edwards:侦探俱乐部的金刀护卫

摘要: ​在英国犯罪作家协会(CWA)前主席、著名侦探小说家马丁·爱德华兹(Martin Edwards)看来,书不仅是解谜历史的沉积,更让属于推理的黄金时代变得可以触摸。

“当我参观别人的家时,我总是着迷于看看他们都有什么书。不过,我也是几年前才开始真正认真收藏的。” Martin Edwards 年近古稀,仍旧保持英国绅士独到的风趣。“我一直喜欢保留我读过的书,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怎么在乎书的质量。我曾经只是对阅读感兴趣,不爱收藏,直到我收到从八岁起就最爱的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首相绑架案》(又名《波洛探案集》)的第一版作为庆祝自己法律职业生涯的特殊礼物时,我被手中这个美好的文本深深打动,从那一刻起,我就开启了收藏之旅。” 如今 Martin 的家中拥有三千余册书籍,真正的收藏品在一千本左右。“在英国,我感到人们对古典侦探小说越来越感兴趣。过去的书籍生产成本和质量相对低廉,如今出版商正在生产能与电子书区别开来的更具吸引力的精装纸质版本,或许英国年轻读者过去对收藏书籍不太感兴趣,但现在他们也开始选择保存他们钟爱的精装版了。”


Martin Edwards:侦探俱乐部的金刀护卫


《开箱整理我的藏书》里,本雅明曾说过:“理解和欣赏一门艺术的最好方法,就是学习和实践它。” 身为大英图书馆著名的“犯罪经典Crime Classic”系列的顾问和解说撰稿人,Martin Edwards 在收藏的犯罪小说中不仅获得了解谜的趣味,也学到了很多对创作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我与书的关系非常紧密,我一直读犯罪小说,也一直写这些,一切感悟和收集都是自然而然的。我尤其着迷于那些有签名和题字的书册版本,因为我喜欢以此探索作者和书之间更为直接的个人联系。” 正因为博览悬疑类群书的专业以及对犯罪小说的一贯热情,Martin Edwards 以研究者的身份重新游览“谋杀”的黄金时代,重新认真梳理并讨论了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侦探小说作家和作品。切斯特顿、赛耶斯、克里斯蒂、伯克利……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的生平和背后创作脉络,以及由侦探俱乐部仪式社交串联起的林林总总鲜为人知的秘闻,结合当时独特的历史背景和真实罪案,甚至还揭开了布莱希特、本雅明、博尔赫斯等纯文学作家和侦探小说的关联……一张一页之间,他用自己独特犀利敏锐的视角回溯百年前的风起云涌,并透过大作家们的言行缓缓抽丝剥茧,不仅带读者们洞悉真相,也走入了大作家们的内心丰富而隐秘的角落了—而 Martin Edwards 的这本“收藏”了众多推理界轶事的《The Golden Age Of The Murder》(《“谋杀”的黄金时代》)也摘得2015年埃德加· 爱伦·坡奖(Edgar Award)、阿加莎·克里斯蒂奖(Agatha Award)等重要奖项,成为广大犯罪侦探类小说爱好者们书架上的收藏之选。


Martin Edwards:侦探俱乐部的金刀护卫


能被自己所热爱和奋斗的领域认可固然是一份重大的快乐,但更重要的是,收藏和阅读书籍本身就能带来的精神上的巨大宽慰。谈及过往整整一年间世界所经历的磨难,Martin 也更加感知到文字本身所包含的力量—“ 作为一个小说家,我发现写作是非常治愈的;作为一名阅读者,目前每周两至三本的阅读量也能极大地鼓舞士气。无论是写还是读,我都喜欢从现实世界中逃到书中去,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不喜欢书本中的现实主义,我只是在当下不会直截了当地读有关这种流行病的主题,而是更倾向选择去读有关特别时刻情绪捕捉的故事。比如我刚读完的英国作家克里斯蒂安娜·布兰德(ChristiannaBrand)的《Death of Jezebel(耶洗别之死)》。这本1948年出版的密室之谜小说,虽然情节略有些跳脱古怪,却以一种令人信服的方式刻画了战后英国的情绪。在历史长河中,有时写作的目的或为纯粹消遣,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发现这些故事也成为了真正引人入胜的社会历史文献。”


Martin Edwards:侦探俱乐部的金刀护卫


在《“谋杀”的黄金时代:英国侦探俱乐部之谜》的中译本里,Martin Edwards 用自己文学偶像阿加莎·克里斯蒂在《H庄园的一次午餐》(又名《柏棺》)的第一版上题赠的话结束了全书:“战争来来去去,但谋杀是永恒的!” —这也是其特别喜欢的一个藏本。“1940年伦敦遭受空袭高峰期间,全英国人民都处于极大危险之中,但那时的阿加莎毫不气馁,继续写作。那一句被奉为经典的话和她坚韧的精神深深感染了我。” 在 Martin Edwards 的眼中,他所收藏的任何一部出色的悬疑小说,都是在表现凡间生活和刻画犯罪细节的同时,把人性的深度和广度不可量度地带向极致。故事源于生活的丰富性,而能被珍藏的好书就是用文字证明了人生深刻的困惑,宛如一把藏匿在侦探俱乐部书架某处的金色匕首,在暗处也有令人无法挪开视线的光。


编辑—YAO 撰文—Evricka 图片提供—Martin Edwards 设计—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