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许静:喜怒哀乐皆在挥毫之间

许静:喜怒哀乐皆在挥毫之间

摘要: 笔酣墨饱,下笔雷霆,看许静的作品,你很难想象这出自一位女子之手。她因为为张艺谋的电影《一秒钟》题字而收获巨大关注, 而在许静看来,书法创作更多是个人的行为。她感恩于作品进入公众视野具有了影响力,也希望能将书法的美感在中国人的身体里继续流淌下去,不管以何种形式,创作也好,教育也好,都是好事。新年初始,她以草书狂放不羁的线条暗喻病毒肆意席卷,希望所有人都能以无惧抵抗无常。

笔酣墨饱,下笔雷霆,看许静的作品,你很难想象这出自一位女子之手。她因为为张艺谋的电影《一秒钟》题字而收获巨大关注, 而在许静看来,书法创作更多是个人的行为。她感恩于作品进入公众视野具有了影响力,也希望能将书法的美感在中国人的身体里继续流淌下去,不管以何种形式,创作也好,教育也好,都是好事。新年初始,她以草书狂放不羁的线条暗喻病毒肆意席卷,希望所有人都能以无惧抵抗无常。


许静:喜怒哀乐皆在挥毫之间


疫情下的动静哲学


书法对许静来说,是一种类似吃饭呼吸一样的日常习惯。她将其描述为暗藏动静哲学的艺术。动为阳,静为阴,二者相生相克。没有动也无所谓静。动静合一,虚实相生矣。疫情期间,很多朋友开始练习书法。用许静的解释来说,是因为疫情打破了社会原有的动静关系,暂时的静态帮助大家停下来重新思考,积蓄能量,调整方向,做好再出发的准备。 这份安定可能就是,书法独特的魅力所在。“练字静心。书法因为专注而让人沉迷其中,表面静态,其实寓动于静,动静合一。”


初见许静的作品,你总会有种莫名被其吸引想要“一猜究竟”的探索欲。当你试图找到她的书法作品身上所谓的形法,却总被她出其不意的笔触所惊艳。在许静自己看来,书法即是有形的,也是无形的。她试图以书法为媒,以有限追求无限,以有形捕捉无形,传达自由的精神态度。“书法的有形是所有精神诉求的物质反映,体现在用笔结字章法墨法诸方面。书法的无形我认为是巨大的自由空间,无古无今,无定式。所以每一件作品都是时间的痕迹。”好奇这些灵气十足的作品是如何诞生,许静表示自己的创作很日常,总是伴随着读书,临帖,从古人的作品中吸取养分,偶也有感而发随手涂抹,不经意间写出来的东西更显放松灵动。“我把碎片写出的作品收集起来。从中可以发现自己,找出特性,予以再发挥。” 聊起创作的灵感,许静的回答到是很符合书法家的飘逸释然。“振迅天真,出于意外。”与其说许静在寻求灵感,不如说在天马行空的书写中等待着灵感随时降临。也许是艺术家天然的感知力,许静描述生活点滴皆是其创作养分。“花花草草,喜怒哀乐都可以成为作品的一部分,说到底是情感。”她将其形容为天生具备的转化能力。从虚幻到现实,从想象到纸上。虞世南云:“假笔转心,妙非毫端之妙。必在澄心运思至微妙之间,神应思彻。”所思所想即艺术家真实体验,表达自己,自然生成。


许静:喜怒哀乐皆在挥毫之间


书法是伴随人一生的作品


许静四五岁时在父亲的教导下开始学习书法,按她的话来说书法算是童子功。“日日临池不辍,不敢懈怠。父亲严厉,一笔一画对着字帖挑毛病,使得多年以后的我依然对临帖的准确度有魔怔一样的要求。”儿时习得的技艺,早已深植许静心里,却不知冥冥之中早已牵起了二者的缘分。“小时候并不知道灵感或灵性之于艺术有多重要,只是隐约觉得写字对我来说好像比较容易上手。”虽然许静大学的专业是平面设计,却意外认识了美院书法专业的黄惇老师,故而经常蹭课练习书法。回想起当时每天奔走于设计系和美术系之间。许静描述那段时间很快乐。“补了很多课,各种字体的练习,书法史,篆刻通通摸一遍。后来读了黄老师的研究生,之后也一直跟随老师学习。”


许多人知道许静,因为她为不少大导演的电影题字,然而她的出圈却是偶然。一回张艺谋去许静朋友的茶馆喝茶,对墙上许静的书法很感兴趣,故而邀约其为电影《幸福时光》题字,那一年许静23岁。这一次的合作也开启了她研习自体书法的道路,也让她成了影视界的常客,与不少大导演合作。也许正是奇妙的缘分,在聊起和张导初合作的前几天,许静收到了当时制片主任张震燕老师为她寄回的珍贵原作。时隔20年,再看当时的作品,她感慨万分。“我重新审视了这件作品。说实话,写得一般,并没有摸着为电影创作书法的门道。我想是导演鼓励我用了这件作品。如今面对它,就像看年轻时的照片,青春稚嫩。不过当时的确是拼尽全力,做到了那时的最好。作品是最好的回忆吧,珍贵而遥远。多年之后,导演邀请我写“影”。时间的积累,书法与人共同成长。” 在许静眼里,书法是伴随人一生的作品。偶尔创作瓶颈也很正常。每一次提笔都是修己的过程,她并不着急。人书合一是书法的至高境界,敢于面对生活,不惧怕困难与磨砺,增加学识修养都是每一天的功课。


艺术不会骗人


在许静不疾不徐的谈吐中,你能感受到她身上淡然简单的气质,给人如沐春风的舒适感。她自诩是个质朴个性的人,大部分时间独处,喜欢简单纯粹的人际关系,偶约上三五好友相聚。字如其人,书为心画,许静始终相信书法一定携带很强的个人气质。人心复杂,故而她常借由书法为镜,内观自己。“艺术骗不了人,它照出我的成长,也会显现内心世界的不安,可能一生要为此而修行。”新的一年,许静的书法展览正在筹备之中。当书法从一张桌上的展玩,到走入大型的展厅或公共空间,观看方式的改变使得观众对书法有了更多的期许。作为书法的创作者,许静也不得不调整表达的方式。这被她称为这个时代书法不得不做出改变的原因。“就像明代出现大量的对联和中堂的书法绘画作品,也是因为家具以及人的生活方式的改变。” 在手机网媒高速发展的时代,书法为许静留了一处缓冲地带。 “我的毛笔书写是日常性的。这让我安心于古人生活的些许延续,允许我们这样的人依然可以安然自处。”许静中意写小楷行草,也爱大字“酒书”。“酒书”是她无意中发现的新材料—红酒改变墨色肌理,于是用于创作。材料是其次,更重要的是感官触动了她内心对自由书写的探索。路在脚下,仍需继续。


编辑—吴笑言 撰文—Kara 设计—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