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杨博炜 柔软的刺

杨博炜 柔软的刺

摘要: 男子在湖边沉思的清冷侧影,涂抹着腮红却神色哀伤的男孩,被棉线相互牵引而联结的三块石头,还有欲雨的灰色天空下扑闪飞过的一只蛾。在新生代摄影师杨博炜创作的图像里,蕴蓄着孱弱却清晰的呼吸。他形容这份若即若离的呼吸为“柔软的刺”,一种只能起源于伤痛的美。

男子在湖边沉思的清冷侧影,涂抹着腮红却神色哀伤的男孩,被棉线相互牵引而联结的三块石头,还有欲雨的灰色天空下扑闪飞过的一只蛾。在新生代摄影师杨博炜创作的图像里,蕴蓄着孱弱却清晰的呼吸。他形容这份若即若离的呼吸为“柔软的刺”,一种只能起源于伤痛的美。图像总可以不断地宣告自己有着细腻缱绻的叙事,而只有“有呼吸”的图像能带来一种心绪上的后坐力,如掷一块碎石于平静的湖面后激起的余波。《柔软的刺》便是这般刺痛又抚平我的。原来伤痛无须丈量,所以温柔亦无须提及,所有的刺都是柔软的。


杨博炜 柔软的刺


在你拍摄的肖像作品中,许多人物的神情似乎都流露出一种极为内隐的克制、哀伤与 脆弱,这份情感源于什么?你拍摄的静物与纪实摄影也透露着同样的情绪,于你而言,非人的物体或者环境又能揭示什么?

我的创作大多是以身份认同与归属感为出发点去讨论个人和集体的关系,从创伤到集体记忆,或是思考现实中存在的意义。在创作《柔软的刺》的这几年里,我拍摄了很多身边的朋友,处于青春期的或是还未走出这个阶段的,接受自己的或是被迫接受世界的,这种不同个体之间的共鸣与我的创作好像并不能完全剥离。一直到现在的创作中,我也尝试用这样的共鸣与我所导演的“奇观”一起构建一个超验的现实。可能也与自己的背景有关,对于纪实影像的叛逆,还有求学经历中不断让我想去尝试解构传统摄影里的“客观”。同时作品中主观的情绪与符号是其中一小部分,从另一个角度说,观看的人所体验到的现实也是我创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杨博炜 柔软的刺


《柔软的刺》这个系列是如何得名的?这是一组怎样的作品?

起初从记录国内酷儿群体出发,想说站在自己的角度去叙述一个这样的现实。但其中也记录了包括自己与家人的关系,于是《柔软的刺》这组创作更像是杂糅着这两种现实去描绘一种关系。“刺”是关于我与家、人与人之间的这种关系的表达,“柔软的刺”,它会在你靠近时坚硬犀利,在远离你后变得柔弱像是能够轻易触碰。


杨博炜 柔软的刺


在创作上,影响或启发自己最多的艺术家或摄影师有哪些?

是觉得很多艺术家或是作家有影响或启发自己的创作与创作方式,像Alain Robbe-Grillet的小说,Odilon Redon的绘画,或是德国新客观主义摄影与表现主义的电影。最近还看了Ocean Vuong的小说,有很多共鸣。摄影里倒是最近发现一个现象有很开心,就是大家开始去重新关注Eugène Atget和Walker Evans的创作并讨论关于摄影语言里的其他可能。其他还有很多,以及像Robert Adams的那本Sea Stories也是我经常会反复看的摄影书。


未来在创作上有什么打算?

会接受其他语言的可能,也会继续在摄影本身的语言中找突破口,同时关于集体记忆与归属感的话题还有想说的。


采访、编辑 威廉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