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微暗之火

微暗之火

摘要: Laughing Ears的音乐中,既有澎湃的低音,精密的鼓点编排,华美的旋律,却又蒙上了一层朦胧深沉的暗色调,她以复杂而细腻的情感与强烈的氛围感,将Ambient,Footwork及Noise等多种音乐流派有机结合,并以出色的音色设计绘出一幅迷宫般的声音影像。

Laughing Ears的音乐中,既有澎湃的低音,精密的鼓点编排,华美的旋律,却又蒙上了一层朦胧深沉的暗色调,她以复杂而细腻的情感与强烈的氛围感,将Ambient,Footwork及Noise等多种音乐流派有机结合,并以出色的音色设计绘出一幅迷宫般的声音影像。


微暗之火


白天的她在游戏公司是一名全职音效设计师,闲暇时,LAUGHING EARS是她的个人项目,自2017年在北京厂牌燃音乐发表了首张个人EP《ILLUSORY TIME 恍如隔世》后,她又相继发行了专辑《TILDA EFFECT》,及在杭州厂牌FUNCTIONLAB发行了EP《SHAME》。今年,高产的她也将自己的音乐足迹延伸到了海外,分别在墨尔本DECISIONS及伦敦厂牌CHINABOT发行了两张EP《METAMORPHOSIS 形变》及《BLUE DUSK》。


艺术家程然为LAUGHING EARS制作的MV《POLYMORPHIC REALITY》中,鸽子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中展翅飞舞,这首挽歌般的作品就像是凝视远方碎片中氤氲的光芒。这也让我们更加期待她接下来的作品。


对音乐的最初印象是什么?什么时候开始做音乐的?

Laughing Ears 最初就是爱听各种东西,在遇见电子音乐之前经常“歌荒”,之后就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大概是2017年开始做一些七七八八的音乐。


还有什么新的发行计划吗?它们的灵感是什么?

Laughing Ears 2021年有几个发行,还都在准备中。一张是12首的专辑数字发行 ,三张EP是黑胶+ 数字,还有一张待定的数字发行。 其中大部分歌曲都是去年和今年做的,这两年对我来说变动很大,家里很多亲人离世和离开,也让我更在乎与亲人间相处的时光。12首的这一张专辑的主题和血缘有关,环绕着北欧神话里的Fenrir,一直被囚禁的巨狼的故事。其他几张EP与看过的电影和书有关,但具体发行细节还没有完全敲定。


微暗之火


对你来说,什么时候你会感觉一首歌是完成了的?

Laughing Ears 其实没有什么绝对的完成啦,任何一个片段都可以是独立的,对我来说要是完美状态的话,整首歌曲应该是先带你进去,再转一圈看一看,最后再带你走出来。制作时主要是把想法落地,所以大部分时候我是先粗略地混音,到发行前再重新调整。


之前在国内厂牌燃音乐及FUNCTION LAB都发表了专辑EP,也在海外的DECISIONS和CHIN ABOT发行,能说说是如何和这些厂牌取得联系的吗?

Laughing Ears 最开始联系都是通过邮件,国内的还有微信。最开始听过的厂牌如果觉得好听,有一些共鸣,如果和我的制作有契合,我就会发个邮件附上母带链接。直到现在也是, 新的这些发行都是海外发行,也都是我喜欢的厂牌,有些是通过邮件联系我的,也有我发邮件毛遂自荐的。这种就看缘分,除去所有其他因素,只看音乐本身。


微暗之火


如果抛开现实因素,最想和谁合作/同台演出?

Laughing Ears 听过喜欢的制作人和DJ 都想同台演出。每次演出我都会去听其他DJ 的想法,也能给自己带来不少启发。


能和大家分享一下最近爱听什么吗?

Laughing Ears 最近听了Eartheater的《Phoenix :Flames Are Dew Upon My Skin》,去演出飞机上一直在听,还有Lee Gamble这两年的专辑,很喜欢他的歌,也在听他的混音。此外就是电影《Still Life》和《Broken Embraces》的原声带,很美,分别由Rachel Portman和Alberto Iglesias 制作, 最近又看了一遍这两部电影,所以又回去听了原声带。


有哪场演出令你印象最为深刻?

Laughing Ears 由于工作和自己的原因吧,出去看演出的机会少了,很开心的有Varg²™来上海演出的时候,我在他之前表演。还有前阵子在音乐节在海边沙滩跌跌撞撞,还有听Gaz放Deep Dubstep很开心,舞池里我在那鬼叫。


之后有什么计划?

Laughing Ears 除了日常工作之外,之后还是专注在发行吧,希望给做的歌曲都找个家。还有就是想学习更多混音相关的东西。


采访、撰文— Difan Xu 编辑— 朱东日 摄影— Laughing Ears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