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最好的模样

最好的模样

摘要: 建筑设计在很长的历史时间里都是男性专属的,宏大的建筑,纪念碑式的城市,只留下男性的功勋章。不过,近几十年来,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从幕后走向前台,用自己对建筑、人文、城市的思考,开始修筑一个更多元的未来。女性建筑师之间的友谊与合作也让城市变得更富有层次感。

建筑设计在很长的历史时间里都是男性专属的,宏大的建筑,纪念碑式的城市,只留下男性的功勋章。不过,近几十年来,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从幕后走向前台,用自己对建筑、人文、城市的思考,开始修筑一个更多元的未来。女性建筑师之间的友谊与合作也让城市变得更富有层次感。

对于21世纪来说,建筑学是一个对所有人都敞开的学科,是一个让所有人都激动的时代,当过去数千年都隐藏的女性开始加入到人类最宏大的学科之中来,对建筑设计的未来有着更多的期待和惊喜!

建筑师Yvonne Farrell &Shelley McNamara

人文之美

2020年的普利兹克奖宣布的时候,这一对来自爱尔兰的女性建筑师着实让人有点出乎意料。过去几年获奖的建筑师,在没有得到这个荣誉之前就已经是业内炙手可热的建筑师了,而伊凡娜和雪莉在建筑界的名气并不出众,大众媒体也花了不少时间去普及她们的作品。两个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忙碌在建筑学院的教学生涯中,所经手的项目并没有在社交媒体上获得过多的曝光。

这两位设计师的独特之处在于她们长期以来对建筑设计本身执着的探索,从利马工程技术大学到博科尼大学,伊凡娜和雪莉对建筑的功能性的研究渗透到了空间里的每一个部分。建筑的外表让步于建筑的功能性,她们让建筑本身克服了客观条件的不利因素,最大发挥了建筑的功效性。她们认为建筑是地球上新的地形,不但要考虑到对自然环境的切入,有时候也要考虑到对历史建筑的穿插融合。她们设计的都柏林大学爱尔兰城市研究院,陶瓦、红砖和花岗岩基座构成了这座可持续建筑的“工艺表皮”,材质的对比变化营造出整座建筑的视觉趣味。这些独特的思考,充满了人文主义的关怀,这正是在一个不安的新时期中建筑设计所需要关注的精神。

都柏林大学爱尔兰城市研究院

建筑师Sumayya Vally&Sarah de Villiers&Amina Kaskar

环保之美

肯辛顿花园的蛇形画廊已经有着50年的历史了,这里是伦敦最知名的当代艺术画廊之一,从2000年开始,这里会邀请不同的建筑师团队对蛇形画廊进行重新的设计,在日光充足的五月到十月公开展示。扎哈·哈迪德、弗兰克·盖里、石上纯也,许多国际著名的建筑设计师都参与了蛇形画廊的改造。


2020年的第20个蛇形画廊的重任委托给了一个十分年轻的建筑师群体,来自南非的Studio Counterspace。这一重要的建筑盛宴第一次交给了如此年轻的建筑团队。2014年,刚从建筑系毕业的Sumayya Vally,Sarah de Villiers和Amina Kaskar成立了自己的建筑事务所。她们关注建筑设计、展览装置甚至是产品设计。来自约翰内斯堡的她们深深地被当地厚重的文化融合所吸引,她们的作品充满了对社会问题的关切与探索。2020年蛇形画廊的主题是“Back to Earth”,邀请艺术家们在气候危机越来越严重的时刻做出回应。Counterspace的设计呼应了画廊的主题,她们所选择的材料都是可回收的,也回应了主题,达到了可以回归尘土的概念。展亭的材料也十分注重可回收性,木材选择了葡萄牙软木作为装饰,在砖料的选择上,她们选择了KBriq的回收砖,它们90%来自于可回收材料。Counterspace想在传统技术中找到人类与环境共存的解决方案,让建筑设计师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展亭不同的纹理形状和渐变呼应了伦敦越来越多元的移民文化。


肯辛顿花园的蛇形画廊


来自南非的她们,在成长中就对城市中文化焦虑而敏感。这几位女性建筑师寄希望用自己的建筑作品和艺术作品来唤醒一直漠视这一切的人们。作为年轻的建筑设计师,又作为女性建筑师,蛇形画廊的选择也显现了社会对于平等性的追求。令人遗憾的是,因为英国严峻的新冠疫情,Counterspace的展亭将推迟到明年的夏天,不过我们满怀希望,静待揭幕的那一刻。

建筑师Annabelle Selldorf & Sara Lopergolo & Lori Weatherly

艺术之美

2019年,为了迎接故宫建成600周年,故宫博物院和世界古迹基金会联合委托来自塞尔多夫建筑事务所的设计师安娜贝尔·塞尔多夫操刀位于乾隆花园的游客解说中心。将如此重要的修复项目委托给一位非本国的建筑设计师,也凸显了安娜贝尔在博物馆、美术馆这样的公共建筑上的设计能力。


即将开放的乾隆花园的游客解说中心

出生在德国的安娜贝尔,成长于一个建筑师家庭,从小她就陶醉在密斯凡德罗的包豪斯建筑美学设计中,为她的建筑师的未来埋下了种子80年代初期,她前往纽约学习建筑,在1988年,她建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建筑事务所。安娜贝尔早年间接手的项目大多都是艺术机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陪伴着纽约的当代艺术行业成长。包括纽约的豪瑟沃斯画廊,惠特尼艺术中心,都是由她的建筑事务所设计的。

作为一个建筑师,她反复强调建筑师需要有着异于常人的同理心观念,如果不拥有深刻的人文精神,那是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建筑师。建筑师需要更多的去关注社会,在设计纽约20大街的画廊,她致力于建筑本身的环保性,最终获得了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的LEED金牌认证。在一家慈善机构的资助下,她的建筑事务所在2019年前往赞比亚,为当地的社区设计建造了全新的学校和孤儿院。对于她个人而言,一个对社区重要的学校的建立让她的个人能获得更多的意义,这也是她成为建筑师的原因。在纽约的建筑师,女性总归是少数,而安娜贝尔的建筑事务所里就拥有三名女性设计师,她觉得建筑师的经验和性别一样重要,并不会因为我们是女性而受到阻碍。她只想做一个认真的建筑设计师而已,在全球建筑业蓬发的年代,已经有那么多糟糕的建筑,她目前的想法就是能够做得稍微好一点。

编辑—Giselle 撰文—萨瓦 设计—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