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古军包的情怀与温度

古军包的情怀与温度

摘要: 手工皮具匠人不罕见,可专设一个“老包博物馆”的不多见,丞相就是其中一个。他在北京宋庄艺术区里专门有间房子,里面摆满了古军包,上至一个世纪,下至四五十年,应有尽有。

走进丞相的老包博物馆,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排列了一整面墙的军包,大部分是双肩包。弧形的墙面,更能体现出这些军包陈列以后庄严的感觉。丞相还以国家和用途做了大致的分类:瑞士、法国、美国和德国等等。最下面这一层包是每个国家当时一些特种兵用的包、医疗用包还有工具包。漫步其中,便能感受到历史的光芒在闪烁。“老包给人的是一种年代感。你会根据这种年代感去探寻当年生产包的一些具体的需求,再探索到当时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丞相说。



在有这家老包博物馆之前,丞相有着10年的手作经历。他原本是一名平面设计师,工作之余,爱上手工皮具,他觉得皮具的手作质感能够让人沉静下来。后来偶然间去一位收藏二战军品的朋友家中参观,看到墙上挂的德军二战军包,内心受到了一点触动:虽然那些军包的品相并不是那么理想,但自己依然能够从中体会到当年的工艺、用料、设计、细节,每一点都做得极为用心,他想把经典老设计的美感带给更多人。于是便走了收藏古军包之路,这一走,便是八年。


丞相收藏的第一只古军包是一只瑞士椒盐包,荨麻和棉混织的细腻肌理,百年前的手工技艺所散发出的韵味,以及那代人的生活气息让丞相着迷不已。到目前为止他收藏的古军包数量已经约300件,目前市面上能看到的一二战期间的军包,这里基本都可以看到,可以说是国内最大的藏家。开这家老包博物馆,其实也纯属偶然。起初丞相的脑袋里只有收藏,直到家里实在放不下了,才有了如今这个集家、皮具工作室、老包博物馆于一体的空间。


起初的收藏是因为爱好,后来不知不觉就成为了义务,像是一种档案的管理和收集。也许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包,但在丞相看来,这是一种文化传播,一种生活方式。同时,这种生活方式也在反哺他,在做自己的手工皮具品牌 H&K WORKSHOP时,他并不想简单的复刻,还原老包质感、技艺的同时还得融进当下的生活场景,材质更轻便,尺寸更合宜,更易于服装搭配。H&K包款的开发进度很慢,差不多一个月一个款,丞相不追求爆款及数量,他更想做的是能够流传的经典,在一代产品上不停地打磨、迭代、更新。





如何看待现在的跟风和抄袭?

丞相:我们已经做成了一种风格,现在有很多人跟风抄袭,但是我觉得这是每一个设计师,或者是坚持做原创的人迈不过的坎。因为总有那么一小拨人,会为了利益,会为了这个钱,他去做这样的事。那对于我们来讲,我们能做只能是做的再好一点,让这些所谓的抄袭的,或者是说模仿的人,永远只能停留在抄袭的层面上。我们永远被模仿,但从未被超越。


如何看待就是中国制造?

丞相:我觉得现在特别像20年前的日本,就是中国制造就像made in Japan将来一定会非常非常牛。而且时代变了,一些95后,哪怕00后就认为中国的牌子最好,这个时代就已经到这个节点上了,那将来的我们自己的品牌,当然一定会越来越好,而且我们现在像我坚持这么多年的品牌,我可以拍胸脯说,我们的品质或者出品包,不比日本品牌做的差,甚至比他们做的还好。


如何平衡个人爱好与商业价值?

丞相:我其实从来不排斥商业,我觉得好的品牌,一定会把商业跟所谓的坚持平衡得特别好。如果你让人看起来,你是在做一个商业品牌的话,那只能说没做好,对于我们来讲,我们想做的挑战也是在这,我们要回归本我,但是我们又要做商业的推广,又要做各种的商业的活动。其实我们也会出一些流量款,但它是基于我们精神内核上的产出,并不是孤立的


对中古包或者复古包爱好者有什么建议吗?

丞相:当时做老包博物馆,就是觉得肯定有很多人跟我一样,但是说如果能来这,就少走一些弯路,因为毕竟每个国家,每个时期的包,我这差不多都有。那你可以在我的这个脉络里面去找到一个你喜欢的,无论是去找还是去收,都是一个非常节约时间的做法。



编辑-Giselle 采访、撰文-小白 摄影-丞相 设计-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