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都市姿态

都市姿态

摘要: 一辆复古飞车,驶向热带绿植、湛蓝海浪的夏日沙滩。红蓝粉色的天空,被点亮的高楼,衣着光鲜的男女,涌入城市的夜幕,憧憬一场浪漫的邂逅。无论是轻松写意的假日风,还是落入霓虹斑驳的未来城市,都是City Pop 的梦幻世界。属于城市生活方式的BGM,从兴起到再兴起的City Pop,我们盯着后视镜看现在,倒退着走向未来。

City Pop被称为日本泡沫经济时代的产物,它始于的20世纪70年代,其时代背景正值战后日本受到美式文化和生活方式影响,新代年轻人的成长轨迹中,所感受到的流行与音乐,已几乎完全与西方社会获得对等的进步。因此如同梁山聚义,大批年轻音乐家将外来的流行音乐向内生长,他们彼此成就,开创属于自己的音乐:新的音乐、新的时代。

 


保持住律动,便是最大的乐趣

以细野晴臣为核心,加上松本隆、大泷咏一和铃木茂组建的乐队Happy End横空出世,《风街ろまん》是首张以日语创作的摇滚乐专辑,成为日语摇滚公认的基石之作。而21世纪伴随City Pop复兴,人们重新审视,认为Happy End《风街ろまん》正是City Pop起点。


Happy End以乐队化编排形式,歌词写实描述生活,成为日后City Pop歌曲写作的主导思想。而细野晴臣与铃木茂、林立夫、松任谷正隆组的Tin Pan Alley乐队,邀请松任谷由实、吉田美奈子、矢野显子、南佳孝、山下达郎、大贯妙子共同创
作,以融合、巴西音乐为City Pop选定未来方向,也决定了如今City Pop演出,极强的互动性,成为亚洲独享的跳舞音乐。


细野晴臣个人专辑《HOSONO HOUSE》,继续为City Pop拓宽创作思路,找到了更平民的阶级身份,同时引导乐迷开始怪诞、反讽的思考。至此,以细野代表的音乐家们,为City Pop搭好基架:情景是悠闲、散漫、夏日;语境是写实、幽默感;音乐是乐队化:注演奏、重律动。细野曾评价贝斯这项乐器:“保持住律动,便是最大的乐趣”,这话刚好也概括了听City Pop的乐趣。



CITY POP的音乐性与文艺化

细野的20世纪70年代,为City Pop音乐铺垫了许多可能性,20世纪80年代的山下达郎则正式将City Pop盖章,推向日本社会主流。该时期山下达郎的音乐,带着城市的摩登和热情,给人正向感染力。他将日本流行乐的优美旋律,与美式流行的灵魂、蓝调、福音和放克曲风合理融合,推出《RIDE ON TIME》、《Your Eyes》和《さよなら夏の日》众多名曲。其专辑,从制作、编曲、合声到演唱都是City Pop的教科书。山下达郎以音乐性拓宽CityPop,大泷咏一的专辑则追求文艺化City Pop。虽大泷咏一的20世纪80年代侧重做幕后,他为许多动漫和偶像创作歌曲,个人专辑并不多,但他的每一张都是名盘,像诗歌般悠扬而充满情怀。


说到山下达郎与大泷咏一的唱片,必须要提到封面插画,主要来自铃木英人和永井博两位艺术家的作品。海滩、跑车和椰子树等元素,他们的绘画风格定义了City Pop,也让听City Pop成为日式海滩、度假文化的重要部分。




与新生曲风相融的曲风

从曲风融合和作品含义的双重维度,City Pop 的20世纪80年代累积出更丰富的可听性,诞生大量名盘,崛起了大批音乐家,佐藤博、林哲司、芳野藤丸、松下诚、角松敏生等,他们对于City Pop 歌曲的作曲、节奏及乐器音色的精进都煞费苦心。例如佐藤博将电子乐的逻辑,运用到制作《觉醒》专辑,让人惊叹他学习和掌控新事物的能力。佐藤博打破City Pop注重真实乐器演奏的陈规,也揭示了City Pop 是不断与时俱进与新生曲风相融的曲风。所以City Pop 回潮,欧美视频博主分析City Pop 的起源是灵魂、放克和迪斯科,其实这只是在用熟悉解释陌生,并未理解City Pop 的融合特性。经典的20世纪80年代,让人留恋的,还有风格绝不重样的City Pop女伶,包括竹内玛利亚、大贯妙子、EPO、间宫贵子、阿川泰子等。她们传唱至今的City Pop 热单,对潮流的回溯功不可没。



当代CITYPOP的文艺复兴

如今日本音乐告别了巨匠时代,越来越多年轻乐队成为活力来源。在东京的地标涉谷淘儿唱片行,与整片City Pop 名盘墙对应的另一面,是当代最活跃乐队们的唱片墙。其中包括了“当代City Pop”的代表人物Never Young Beach、Yogee New Waves 和Nulbarich 等,货架上方还保留了Suchmos 历年唱片的签名海报。


·NEVER YOUNG BEACH :细野钦点的接班人

NYB是当代City Pop乐队里,传统日式摇滚风格的代表。首张宅录专辑《YASHINOKI HOUSE》,就有致敬细野晴臣《HOSONO HOUSE》之意。细野50周年的致敬演出,主唱安部勇磨也受邀参演。NYB与摄影师奥山由之合作,成为视觉包装的成功案例。《SURELY》摄影集,由摄影师相泽有纪跟拍乐队全年演出,是NYB诞生全纪录。


·YOGEE NEW WAVES :城市的逃离情绪

Yogee 旋律的感染力很强,能跨越语言给人感动。作品贯彻度假、海滩和夏日氛围,这些都是City Pop的精髓。Yogee New Waves 被比喻是一座岛。其实,《BLUEHARLEM》专辑思想,就渗透了对城市压力的逃离情绪。笔者是因2017年在静冈“顶”音乐节,被Yogee《Ride On Wave》和《Fantasic Show》代表作吸引,才开始想弄清楚,这种清新的吉他音墙、鼓点具有行进感,适合户外的音乐到底是什么。而2017年因小沢健二复出,小山田圭吾、Sunny Day Service 推新作,团团转乐队回归,让音乐的城市文艺复兴全面开启。


·SUCHMOS :时代之选的音乐潮牌

当代City Pop乐队以Suchmos 为表率,普遍都不认为自己的音乐是City Pop,或许这正是“当代City Pop”的音乐属性。Suchmos 前两张专辑时期,主打“摇滚+ 爵士+ 灵魂”混种新曲风,歌词是对年轻人的精神喊话。Suchmos 以独立之姿称霸涉谷的巨型广告,每款出街海报和杂志,都能点燃消费欲。购物网与之最多关联,是Suchmos 同款运动服。Suchmos 的演唱会,从6岁到60岁全民参与,观众戴着不同颜色的应援毛巾,就像参加摇滚乐的节日。


·LUCKY TAPES :情侣最爱

日本当代最深入研究黑人音乐的乐队,MJ的《Love Never Felt So Good》正是Lucky Tapes 的组队起点。复古又浪漫的曲风,让Lucky Tapes 在亚洲各地收获大批乐迷,演出现场是约会圣地。主唱高桥海极强的编曲才能,让LuckyTapes 与管乐组合作,成为乐队现场演出的标志风格。Lucky Tapes 演出成员默契配合、各司其职,让他们的表演有类似《多啦A梦》等日式动漫的效果,而主唱正好读的是镰仓高中。


·MITSUME :生活方式乐队

当代City Pop来中国巡演次数最多的乐队,Mitsume《Ghosts》专辑灵动的听感,媲美王菲与张亚东、窦唯合作的作品。Mitsume始终保持独立乐队的姿态进行活动,习惯演出结束后,拿着啤酒跟观众聊天,跟行家乐迷聊乐器。和NYB、Yogee 一样,Mitsume 也有随唱片的摄影书,紧扣生活的意识形态,围绕音乐传递日常的安逸感,像是用生活不断治愈生活。Mitsume 是生活方式的乐队,衍生商品包括:四季衣物、袜子、背包、钱包、杯子等,甚至还有存钱罐。喜欢Mitsume可以去Coconuts Disk 池袋店打卡。


当City Pop成为全球的潮流,日本媒体不再满足盘点过往与当代的名盘,开始研究CityPop 的文化输出。泰国歌手Phum Viphurit创造了世界名曲《Lover Boy》;韩国乐队ADOY、英国组合PREP、美国男歌手Toro YMoi,也都因City Pop 尝到甜头;法国乐队Tahiti 80没有扎堆做City Pop,但日版专辑加赠改编的《Down Town》;ikkubaru是热爱City Pop文化,专门到日本发展的印尼乐队。


就华人音乐而言,范晓萱《数字恋爱》和Why Not《无法度按耐》都被认定是City Pop成功输出案例。2018年,落日飞车《Cassa Nove》是由华人创造的当代City Pop名盘,全球发行多种版本的CD、磁带和黑胶。2020年,中国大陆歌手李行亮推出中文City Pop专辑《悠长假期》,封面插画获永井博亲授,设计师赵宏韬让永井画作,首次呈现汉字标题,且保留画幅完整性,并采用夜光印刷工艺。各路音乐人都从City Pop受启发,为传承的经典,赋予新意思。

 

 

编辑-Giselle 撰文-昂 设计-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