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再现她的城

再现她的城

摘要: 在最初建校时,圣玛利亚女校可能不会想到,在一百多年之后商业演变的大潮里,她曾经悉心教育培养出的学生们,会在未来集结奋力,以一种交错了时光的特别方式,将她留在历史印记中。

那还是近十年前,在圣玛利亚女校所在长宁区地块,有商业地产给出规划—这里将被完全推到,然后平地起高楼,建造现代化商场。一石激起千层浪,得知了消息的圣玛利亚女校历届校友聚集一堂,以各种方式发声,想要留住这所意蕴丰富百年女校的历史建筑。最终,在长宁区政府的支持下,新的规划要求商业开发必须保留钟楼和礼拜堂的历史建筑。

 

时间到了2016年,在人民广场成功打造了来福士广场的凯德置地,雄心勃勃进军长宁区。这一次,他们给出了所有人都满意的答卷—在规划图中,现代建筑以行云流水之势,“温柔”包围着一栋和周围风格截然不同的红砖钟楼,合围的空旷的绿草树荫间,古典礼拜堂矗立在那里。这所创立于1881年的圣玛利亚女校,她最著名的校友之一,就是张爱玲。

 

《上海张爱玲文学地图》再现了张爱玲在上海的生活轨迹

《上海张爱玲文学地图》再现了张爱玲在上海的生活轨迹

 

“在冬日的午后,微黄的光线,懒散恣意地斜照在石面的地板上,我们紧靠着热水汀而坐,捧起手中的报章刊物,暖意融,恣欢享,安无忧。”—张爱玲曾这样描写过自己在圣玛利亚女校中度过的少女岁月。而她的文学生涯,也可以说是从母校起飞:圣玛利亚女校的刊物《凤藻》鼓励学生们投稿,正是在这份校内刊物上,张爱玲发表了一系列文字,也早早展现出惊人的才华。

 

对于意在建造现代商业综合体的房地产开发商来说,“推平-新建”无疑是最高效的做法。但当充满历史意蕴的老建筑遇上了城市现代化发展,圣玛利亚女校历史建筑与城市综合体共存的际遇,无疑提供了一个充满人文关怀的更具情怀的多赢选项。

 

这种“新旧结合”,也引起了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王桢栋博士的注意,“大约在施工中后期,凯德找到我们,希望能开展关于未来城市综合体研究的教学合作。”

 

仿佛命运在冥冥之中牵线。

 

作为建筑设计及其理论方向博士的王桢栋教授,长年专注于城市综合体的研究;身为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他充分了解张爱玲和圣玛利亚女校的历史价值。“小时候一直听我外婆说起年轻时的往事,她和张爱玲生活在差不多同一时空维度。”大学时代,王桢栋接触到张爱玲的小说,“我所就读的同济大学作为工科院校,张爱玲还是比较小众的,男生就更少读她的作品了。”从张爱玲的小说中,王桢栋依稀看到了外婆当年的生活,“很多细节、吃的用的、对环境的描述,都非常一致,甚至连想法都相似”—他提到,外婆年轻时也是受到新潮思想的启蒙,属于那一代的独立女性。

 

在阅读趣味上,这是一个对张爱玲所热爱的充满烟火气的摩登上海,高度感同身受并且熟稔于心的上海人;同时,在职业背景下,王桢栋又有着出于其专业研究更为深层的考量:“我自己是研究城市综合体的,尝试能在商业价值和文化价值之间寻找到平衡点。”

 

于是,王桢栋带着他的学生们,在2017年暑期开始了一场关于张爱玲在上海活动轨迹的探索之旅。考察、分析、总结了张爱玲在上海留下痕迹的各处地点。

 

他们和张爱玲的缘分还在继续。

 

在暑期调研中,王桢栋和参与社会实践的学生们发现张爱玲在上海的生活轨迹非常丰富,“我们走访的这些建筑,最后整理出来,有5个大类,30多个具体地点。”《上海张爱玲文学地图》的参与者、营光学社成员陈有菲说,“张爱玲前半生30多年在上海,从出生地、童年、少年、后来和母亲住、和姑姑住、自己住,单单是搬家就有很多次。”这些建筑几乎都集中在市中心闹市区,从西向东慢慢迁移,除了公寓外,文化休闲场所所占大半,从电影院、戏院、公园,到咖啡馆和西餐厅,以另一种方式勾勒出张爱玲所热爱的充满烟火气的上海摩登生活。调研团队遂起念成书。

 

爱丁顿公寓(今常德公寓)是知名度最高的张爱玲故居

爱丁顿公寓(今常德公寓)是知名度最高的张爱玲故居

 

“之前也有很多书关于张爱玲的地图,但多数都从人文角度出发,从我们的专业角度上来说,就是‘缺了一口气’。”谈及作《上海张爱玲文学地图》的初衷,王桢栋如是说,“而站在建筑学的角度,我们希望能做出一本准确描述上海城市空间的文化地图,以便读者能够拿着这本书,真正在上海行走和探索与张爱玲有关的那些建筑,精准、正确、详细地了解它们。”

 


“要让年轻人感兴趣、想参与、有所触动,传统的东西才能活起来。”王桢栋说,在前期调研中,他们发现,很多张迷都渴望能够有一个落地的可以相聚的地点,“比如故居,或者是主题场馆。”但在团队的考察过程中发现,和张爱玲相关的地点很多都是私人住宅,“也就是没有办法‘到达’,只能在外面看看。”


在他设想中的理想模式,具有历史价值老建筑们,在当代商业图景中能够有新的功用,并且能够让市民“便利可及”,“比如以文化中心、展览空间、图书馆等等形式,建筑本身得以保存,功能上向公众开放,由政府、商场、市民共同参与,这是最理想的了。”王桢栋这样说。


王桢栋

王桢栋

 

在历史建筑和当代商业的结合方面,比较有代表性的城市有哪些?和我们的做法有什么不同?

王桢栋:我们在全球范围里一些大城市考察会发现,类似这样的有历史价值的保护建筑的公共化,伦敦、巴黎、阿姆斯特丹都比较有代表性,他们普遍的做法是政府推动个人、团体去做,比如基金会这类,当然,在其中政府会把控,设限。这种做法比较利于调动社会资本的积极性,但一轮一轮的沟通,在效率上比较慢。我们这里则是政府为主导,一旦决定了某个项目,效率会非常高,很快就完成,但因为商场仅仅是一个承建地方,没有更多的参与,所以积极性不高,往往会导致相关项目并不是市民最希望要的。这两种主导方式各有利弊。


在你看来,从建筑设计角度而言,把传统和现代结合得比较好的例子有吗?

王桢栋:我个人认为,上海浦东的金茂大厦是比较好的例子,虽然它不是最高的(笑)。金茂大厦雅俗共赏,整体是非常典型的传统建筑里塔的造型,把中国传统佛塔的造型和文化要素用现代的建筑语言和材料展现出来,做了一个很好的结合。


在历史建筑保护和当代社会发展之间,你认为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王桢栋:会有一个信息的屏障。就是市民需要的,和规划建设之间有落差。此外,因为商场的参与性弱,当中没有获利空间,更容易变成旁观者。当然现在的情况会越来越好,我们以学术研究的立场,会尽可能通过专业领域的渠道发声。具有历史价值的老建筑,需要通过更新改造,与现代生活有一个结合。

 

 

编辑-杨扬 撰文-乐又 摄影-王桢栋 设计-木谷 插画-营光学社(夏亦然、刘典傲、孙少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