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小时候做的一个梦,她把它变成两个美术馆

小时候做的一个梦,她把它变成两个美术馆

评论
摘要: 藏家、美术馆创始人、房产投资人凌菲菲的办公室里,随处可以见当代艺术作品。小时候她常常做一个梦:梦里有很多同龄人,她可以和小朋友一起玩,一起画画、唱歌、和念诗……我们带着梦想长大,最终认识现实;而凌菲菲,则把童年的这个梦,变成了两个美术馆。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藏家、美术馆创始人、房产投资人凌菲菲的办公室里,随处可以见当代艺术作品。小时候她体弱多病,常年待在家中,身边围绕着大人们,鲜少有小伙伴。那时候她常常做一个梦:梦里有很多同龄人,她可以和小朋友一起玩,一起画画、唱歌、和念诗……我们带着梦想长大,最终认识现实;而凌菲菲,则把童年的这个梦,变成了两个美术馆。


文人家庭出生,家中往来无白丁,父亲常写影评,朋友们很多是画家、音乐家。凌菲菲从小在艺术家、音乐家叔叔、阿姨们的围绕下长大。父亲的这些朋友们,每每来访,都争着要教年幼的菲菲各自的绝活,写字、绘画、文学、唱歌、跳舞、乐器……“学的太多,样样会一点,样样不精。”凌菲菲笑言。


凌菲菲在办公室中 


幼年时期体弱多病,多在家中,陪伴成长的更多是这些“大人们”而不是同龄小伙伴。那时候的凌菲菲就常常做一个梦,梦到和同龄小朋友们愉快交流绘画、唱歌、吟诗……这个梦一直深植在她的心间,后来创立明圆美术馆以及明当代美术馆,不仅有展览,围绕展览,也做很多诗歌、绘画、艺术工作坊等互动交流的活动,欢迎大朋友小朋友一道而来,这便是源自那小时候的遗憾和梦。


(左)《花鸟300》,王劼音,布面油画,2007/(右)《惊蛰系列5》,胡伟达,布面油画 


一个生活很普通的人


藏家、美术馆创始人、房产集团总裁并拥有多个投资项目,而凌菲菲却说,“我是一个生活很普通的人”。每天七点起床,打坐半小时,站桩半小时,简单的早饭之后,八点半左右进办公室开始处理各种投资业务,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办公室开会处理文件。晚上九点左右回家,看书、养壶——管理类的书,也在学庄子,近几年还培养了养壶的爱好。


小时候做的一个梦,她把它变成两个美术馆

《数码digital no13-mhst013》,王天德,2013


工作之余就喜欢艺术,虽然对于身兼多职的凌菲菲来说,没有太多“工作之余”,但只要有空就喜欢参与美术馆的活动。凌菲菲的办公室就位于明当代美术馆附近,如有朋友来访必亲自带至美术馆导览,“我很喜欢给他们介绍展览,因为大多数我的朋友可能对当代艺术了解还是比较少,我喜欢当他们的导览员,每次介绍作品对他们和对我来说都特别有意思,我自己也常常在讲述中更能理解作品。”


艺术与空间


艺术与空间是凌菲菲生活和事业中都很重要的关键词。不管是家里还是办公空间,都是随处可见她的收藏,王天德的《数码》系列,曲丰国的《四季——春、夏、秋、冬》,王劼音《花鸟300》,胡伟达《记忆消失系列——创世纪11》等等,作品不定期随心情更新或保留。


小时候做的一个梦,她把它变成两个美术馆

何森,《唐寅的扇面-坐虎皮椅的人/梧竹溪堂图》,布面油画,2011/2012 


但说到第一次藏购艺术品,原因特别简单——早期在深圳买了房,总觉得需要些艺术品为家里增添一些文化艺术气氛,于是就购入了中国近代花卉四大家之一——张大壮的《牡丹》。1994 年来到上海后开始了比较有规模的收藏,当时多以国画等中国传统艺术的收藏为主,包括海派艺术家的作品。期间最喜欢的属谢之光的一张小幅荷花,在家里一挂就是多年。


小时候做的一个梦,她把它变成两个美术馆

《如果能够》,卞文杰,铸铜


后来,凌菲菲成为了盖房子的人,建筑提供物理的空间,但物理的空间就只是一个空间而已,明圆美术馆应运而生。做了明圆美术馆之后,凌菲菲的审美也慢慢从传统转变到当代,个人收藏的方向也随之转变。从抽象绘画开始,系统的收藏了包括查国钧、胡伟达、张健君、王劼音等具有代表性的人物的作品。


小时候做的一个梦,她把它变成两个美术馆

凌菲菲办公桌上一位年轻女艺术家的作品 


花神与花


艺术收藏过程中也为凌菲菲带来不少意外和惊喜。很多藏家可能会根据市场的热度和未来的估值来做收藏,但如今的凌菲菲坚持,一定是让自己非常感动和愉悦的作品才去收藏。之前藏购会去想收藏自己喜欢的门类或者某段艺术史上尽可能多的艺术家的作品,所以买的量比较大。如今则更佳的随意,少而精,会收藏和自己有更多联系和共鸣的作品。


小时候做的一个梦,她把它变成两个美术馆

《四季—春、夏、秋、冬》,曲丰国,布面油画,2013


最近一次很特别的收藏经历,是一件德国雕塑大师吕佩尔茨的大型作品《花神》。缘起于很偶然的一次在德国的聚餐,席间大家都在交谈,只有吕佩尔茨一个人拿着菜单埋头绘制着什么。画完给到凌菲菲,他说这是花神。之后在参观艺术家工作室期间,吕佩尔茨现场用白色的橡胶泥把作品捏了出来。“我当时看着非常的感动,特别喜欢,感觉神韵间,这个雕塑里面有我。”


小时候做的一个梦,她把它变成两个美术馆

吕佩尔茨在他的作品《花神》旁(图片来源于网络)



凌菲菲喜欢花,早期收藏了很多与花相关的作品,也种花,热爱园艺。艺术家的这个花神,“感觉这和我内心中某一种情愫非常接近。”当下凌菲菲就询问吕佩尔茨是否能将之做成大型的雕塑,放置宅院之中,最终如愿。从寥寥几笔,到一个小小的泥塑,到最后雕塑的完成并运至上海家中,这件作品是只属于她的。


编辑—Y摄影—Becky摄像—小木撰文—陈西安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