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富士山居,影像人生

富士山居,影像人生

评论
摘要: 被称为“浮世绘之王”的《凯风快晴》描绘了太阳升起时“赤富士”的模样,而为了认真拍摄真实的“赤富士”影像,日本摄影师羽栗田从东京移居至富士山下,用镜头记录着这座神山的风云变幻,而他的生活也为之发生改变。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被称为“浮世绘之王”的《凯风快晴》描绘了太阳升起时“赤富士”的模样,而为了认真拍摄真实的“赤富士”影像,日本摄影师羽栗田从东京移居至富士山下,用镜头记录着这座神山的风云变幻,而他的生活也为之发生改变。


富士山居,影像人生


天气好的时候,飞往东京的航线上能看到被白雪覆盖的富士山头,以上帝视角看向这座代表了东瀛文化的神山,依然觉得触不可及而心生敬畏,它早已超脱了一座山脉物理存在的价值,文化沉淀带给它的生命力,才是人们不断追逐、靠近以至于信仰它的理由。日本作家吉本芭娜娜在出版物《蜜月旅行》中用这样的文字记录了她眼中的富士山—“富士山耸立在黑暗中,看上去像一个会呼吸的活物。那美丽的形体勾勒出长长的线条,爽利流畅,直至山麓,在月光的照耀下泛出青白色的光芒,远较白天所见的优雅,显得是那样地光滑,引人伸手触摸。”当文字里会呼吸的富士山变成影像,那种呼之欲出的生命感更能被人感知。


富士山居,影像人生


为富士山的生命力所驱动,坚持用镜头记录着它的生命轨迹,这就是日本摄影师羽栗田从2012年开始一直在做的事。当时还住在东京的他,常常会开车去富士山脚下拍摄,有时一拍就是一整天,镜头中云朵在山头的出现、移动、消失,每一帧都代表着富士山独一无二的模样。从热闹的东京来到清净的富士山下,繁杂的事情都可以被搁置在城市里,在这里他只需要做好一件事——全神贯注拍摄富士山。喜欢用镜头记录生活的羽栗田,去过很多地方旅行,拍过很多世界级的风景,但富士山仿佛就是他的“初恋”,看过世间万物后更能明白内心真正热爱的是什么。“长时间呆在国外之后,每当乘坐返回日本的飞机在落地之前从上空能俯瞰到富士山的话会让我觉得特别开心,那种归属感是无可取代的。”久而久之,羽栗田意识到自己对富士山的爱变成了习惯,他决定移居至富士山下,在那里开启全新的生活。


富士山居,影像人生


和大多数人想象的山居生活不同,早睡早起、规律作息、修身养性这些词都用不到羽栗田身上,根据当地气候和摄影环境的变化,他需要随时调整生物钟。想要拍富士山日出时,就必须早起准备;想要拍摄星空下的山影,半夜出行是必不可少的;冬天为了赶早拍摄,就只能在摄影地点附近蹲点,在车上过夜。“自然是不会主动来配合人类的时间的,所以根据富士山的状况来调整自己的行程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法进行拍摄的时候在家完成可以做的工作,保持机会来的时候能够立刻出发是我的一个拍摄诀窍。”羽栗田居住的山中湖地区冬天非常冷,气温能达到零下度左右,每当春天来临,樱花盛开,他都会情不自禁地为自然变幻感动,“严冬后的花与山特别漂亮,或许人生也是如此吧,比起一帆风顺的人生,跨越挫折与苦难最终品尝到人生的荣光更能令人感动吧。”


山居生活给羽栗田带来的改变多半是向内的,宁静而辽阔的山野环境、鲜少与人来往的社交圈,让他的性格变得没那么急躁,“人总是心浮气躁且喜欢比较的,以前总会在心里默默较劲,关于收入、学历、作品受欢迎度、粉丝数等等,都会和别人做比较,现在我对这些已经没什么兴趣了,放下心理的包袱就会知道,原来快乐很纯粹、很简单,最近能不戴口罩在家附近散步、运动,就会让我觉得非常幸福。”


Q&A

With 羽栗田


富士山居,影像人生


您最喜欢的富士山季节是?


YLT:我最喜欢的是冬季和春季之交的三月份左右。富士山的积雪还比较多,天气也还比较冷,空气非常澄净。富士山北麓还依旧是冬季的雪景,而从南麓已经可以拍摄到梅花和河津樱的春天风景了。


现在正值盛夏时节,有什么私藏的富士山景点或是拍摄地可以分享?


YLT:如果是拍摄夏天的富士山的话,我想推荐的就是我自己居住的山中湖村。这里海拔比较高所以还算凉爽,距离富士山比较近所以比起其他地区从这里能够看到富士山的几率比较大。因为是在富士山的东北方向,所以早上能够看到红富士。如果喜欢登山的话,我也很推荐去登海拔2500米以上的山。即使地平附近在下雨,在高山上看到穿过云海的富士山的几率还是很大的。我比较推荐的是海拔很高但是相对来说攀登还算容易的国師ヶ岳,但是为了防止发生登山事故,请务必下载好手机专用的登山地图app。


随着城市生活压力的日益增大,很多年轻人也希望能逃离都市,去往山野生活,对此您的看法是?


YLT: 我觉得这挺好的。现如今这个年代,什么东西都能够立刻从网上买到,即使从城市移居到乡下我觉得也没什么生活不便的地方。日本虽然远程办公普及得比较晚,但是现在也在快速增长中。即使在乡下也能完成相同的工作的话,与其在大城市里浪费钱缴纳着高额房租,去忍受人口过密带来的压力,我觉得住在乡下是个更好的选择。但是,必须能习惯小虫子才行(笑)。


一直对着一座山进行拍摄难道不会厌倦吗?


YLT:说实话我对于在典型的绝妙拍摄点去拍摄富士山景色已经完全失去兴趣了。能看见富士山的位置其实有很多,去至今从未踏足过的地点拍摄富士山算是我的乐趣之一。而且,即使只是把富士山作为一个(拍摄)主题,去探索迄今为止从未有过的富士山的表现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最近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原本想去富士山旅行的计划都取消了,大家的生活和情绪都受到疫情影响而变得紧张,对此您有什么话想跟大家说?


YLT:疫情对旅行行业和社会生活的打击很大,我也希望能尽快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但是,从人类社会整体去看,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或许这会是从迄今为止的大量消费社会向自然亲和型社会转变的一个关键点。如今我过着每年驾车绕着富士山跑大概十几圈的生活,希望以后能够降低移动的次数。与短途旅行这种在各地往返奔波的方式相比,在一个地方长时间居住,能够对当地的自然和风俗等等有着更深理解的这种旅行方式或许更符合现在的时代潮流。


编辑—YAO 撰文—潇月 翻译、采访整理—66 摄影—羽栗田 设计—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