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跨越山海,勿忘回家

跨越山海,勿忘回家

摘要: 2020年,全球疫情爆发,人类不幸的未来提前到来。为了躲避疫情和封锁,我们开始日夜兼程拼尽全力地回家,家成了我们最后也是唯一的庇护所。

2020年,全球疫情爆发,人类不幸的未来提前到来。为了躲避疫情和封锁,我们开始日夜兼程拼尽全力地回家,家成了我们最后也是唯一的庇护所。


旅居伦敦的意大利策展人 Enrica Costamagna 的装置 The Last Supper《最后的晚餐》

旅居伦敦的意大利策展人 Enrica Costamagna 的装置 The Last Supper《最后的晚餐》


8月流火,建国中路这条市中心最黄金位置的小马路,两旁的法国梧桐伸展枝叶,为路面打开一把繁密的遮阳伞,护送着每天往来于上海8号桥工作的上班族们。而对他们而言,隔了一个周末,上班时外墙就新出现的展览海报,早已经习以为常 — 在这个由旧厂房改造的创意园区里,现在聚集着办公楼、工作室、画廊、餐馆、咖啡厅、艺术空间、设计廊……三五不时就有时尚创意展览出现。


宋冬作品《隔不离》,这是一个寄生在公共空间的可以被使用的空间,观众可进入体验

宋冬作品《隔不离》,这是一个寄生在公共空间的可以被使用的空间,观众可进入体验


最近,他们看到的是展览“回家”—由扉美术馆、BENSHOP 工作室、广州绿色之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关注自由职业的社群平台“自雇自足”和现代传播5家机构联合发起,展览邀请到欧阳应霁、青山周平、宋冬、Tango 等等27位参艺术家参与创作。于2020年7月18日拉开帷幕,这些展品将在园区持续整个夏天。


缘起由宅而家


7月下旬,全民创作公益展览“回家”经过五个月的努力,终于在上海市黄浦区建国中路10号 誌屋及8号桥创意园区(一期)正式开幕。


李伟斌 bEn 作品《家非咖啡館》

李伟斌 bEn 作品《家非咖啡館》:装置通过冰冷机械的铁皮机器人提供的自助专业咖啡,

思考人作为社交动物的个体与群体的关系


时间倒推到5个月前,彼时疫情正在全国肆虐,全民隔离宅家。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一群包括策展人、建筑师、跨界创意达人,资深媒体人在内,超过10年的好朋友,在日复一日的蜗居生活中,不禁在线上展开了热烈讨论 — 疫情将如何影响我们未来的生活?


全球疫情大流行,人们为了躲避疫情而不得不宅家,家成了最后的,也是唯一的“避难所”。原来的工作、生活、娱乐、社交、旅行全部被打乱。人们从来没有数月宅在家里,从一开始的焦躁不安,无所适从,变得逐渐适应宅家,各类宅家创意如雨后春笋涌现出来。大家突然有大把时间或主动、或被动地思考家是什么,家的意义是什么。


刘悦来作品《种子接力站》

刘悦来作品《种子接力站》:由来自上海、广州、武汉的7位青年设计师共同参与的空间装置,

作品最终放在了社区停车场


当“公共活动”因为疫情突然消失,宅家的人们开始思考如何把“公共性”引入到私人的居住空间里。人们开始按照自己的需求重新改造,把家从一个只有单一功能的居住空间变成一个不出门就可以工作、看病、社交、娱乐、运动的“无界社区”。如果说传统意义上的建筑师塑造的家是一个由砖块、混凝土、钢材或木材组成的只有单一功能的居住场所,那这些没有受过建筑学训练的普通人所进行的空间实践便是在创造一种前所未有的生活方式。这些在家的空间创作记录着普通人对无聊和不安的抵抗,更看到了他们在困境之下所激发出来的创造性。


于是,“回家”就在这样见证历史的背景下诞生了。


不寻常的“回家路”


2月22日,作品征集正式发布并引起广泛的关注,不仅获得数量众多的民众投稿,各界精英也热烈响应,决定为本次展览做全新的创作。我们首先联系了感染新冠肺炎在家隔离自疗的武汉建筑师万谦,他抱病答应了。3月,疫情开始蔓延,我们随即增加了海外的参展人包括身居纽约的广州艺术家糖果猫猫和现居伦敦的意大利策展人 Enrica Costamagna,以及生活在意大利的威尼斯双年展的参展人之一AnnaCaterina Piras。地球人遇到了需要共同面对的逆境,透过这个展览让我们了解不同国度地区的人如何度过这个困难时刻,以及各自对“家”及“回家”的思考是什么?


黄静洁 & 雷迦作品《我,我们 — G3E 140 天的“家”》

黄静洁 & 雷迦作品《我,我们 — G3E 140 天的“家”》:作品来自孩子们疫情期间的即兴写作和绘画


“回家”展览联合主办方现代传播集团的加入令线下首展落户上海。策展团队和现代传播集团的策展团队共同发力,冲破种种限制,首次把艺术展览搬出“白盒子”的封闭空间,因地制宜,利用园区内的街道(通道)、餐厅、书店、活动空间和建筑物转角,甚至公共卫生间、垃圾站、楼梯底等地方都成为激发参展人灵感与智慧的展览空间。最 终,“回家”展览让誌屋及8号桥创意园区(一期)变身为“无界展厅”。“回家”展览分为两个单元:“家的无界”和“无界的家”。策展团队从世界各种邀请了27 个参展嘉宾(团队),他们中有艺术家、策展人、舞蹈家、建筑师、电影导演、作家、电台主持人、漫画家、美食家、社区规划师等。


《隔离少女》

身在美国的糖果猫猫的数字绘画作品 + 新媒体 AR作品《隔离少女》Stay homeHomegirl,

观众可扫码获得 AR 互动体验


《N95之家绘画展》

朱涛建筑工作室及合作艺术家作品《N95之家绘画展》:在展场搭建一个“N95之家”穹窿

 — 形象介于富勒(Buckminster Fuller)短程线穹顶(Geodesic Dome)和冠状病毒之间,

邀请22位艺术家的作品入住,共同探讨疫情中“家”与“回家”的含义


最后,策展团队将把此次展览期间线上与线下收集到所有对“家”及“家园”的思考、建议和大胆的想象论述进行整理、分析、编辑和数据可视化,并出版成册。策展团队希望用此“回家”展览和出版物来推动跨行业人士、机构等认真思考未来居住空间和生活方式,并不断付诸探索性实践。


杨函憬作品《一桌时光》

杨函憬作品《一桌时光》:观众可进入空间感受家的记忆与味道,由此扩宽空间的公共性


回家之缘

(撰文—彭永坚,柠檬力文化创办人,回家展特别协力)


作为“回家”全民创作公益展在上海志屋落地的负责人,与这次联合发起的5家机构,扉美术馆、BENSHOP、绿色之春,还有自雇自足,都是认识十年以上的老朋友,而现代传播是我的前东家。


这个组合很特别,也同时推动了策展的新常态。


总策展人兼扉美术馆馆长何志森对展品与空间关系的不断推敲,推敲到连展品受不了为止;关鸣以5项铁人精神面对传播形式;米笑总在关键时刻来个急中生智;ben从容地面对跨城的展览布置问题;刘琼雄致力于把展览作品变成文字出版。当然也包括曹丹恰到好处的牵针引线,最后由邵忠先生的一锤定音。从我看来,都是来自南方人的乐观所致,尽管这次二十多位参展艺术家和机构都来自全国以及世界各地。


糖果猫猫作品《隔离少女》:扫描画作明信片可体验 AR 动画视觉效果

糖果猫猫作品《隔离少女》:扫描画作明信片可体验 AR 动画视觉效果


在严重的疫情期间,不可预测的封闭,大家都不得不“宅”在家,原来的活动空间消失了,家,作为私人的居住空间,却被切成了办公室,健身房、幼儿园、电影院、餐厅,每次灾难,我们确实不能只是向后看,更应该是向前看,不得不重新思考,再次审视人类与我们所置身环境之间的关系,包括对既有价值的反省,对未知的探索,最终让新声成为下一个出发点。 家,也曾是家具的陈列之所,但,这次展览,凸显空间与展品的关系,正如何志森说,“未来的展览一定是走向街头的,直接参与到社会的重建中来。”2月就开始了“家就是美术馆”的线上展览作品征集,得到意料之外的火爆反馈,线上让“家”具有了公共性,从现实跃向网络,又从网络回归线下,展览也起到一个很好的支点和撬动的作用。


整个“回家”展览,我们利用了志屋所在地八号桥创意园的立体空间,能够把部分展示作品设定在公共区域里的垃圾站、厕所、停车场。温绮雯的纸艺浴缸被晒在楼梯之间;刘悦来的三轮车种子计划在停车场加上绿意;玩艺树机构的儿童装置在小广场让观众参与互动继续创作;保利置业的装置成了马路边的橱窗艺术;米笑的镶嵌着玻璃万花筒的垃圾桶,这些都在意图唤醒城市里的灰色空间。 “回家”,在上海志屋的一个多月展期,我觉得并不限于此。正如各位策展人在讨论时反复说到的议题,参与社区共建,达成真正意义上的“回 家”,这才是一个长期的目标。这也是当时策划“回家”的初衷。


策展团队及工作人员合照

策展团队及工作人员合照 -

前排 ( 从左至右 ): 米笑、李伟斌、江俊颖、何志森

后排 ( 从左至右 ): 钟雷敏、关鸣、彭雪莹、张小川、郑岚天、彭永坚


期待接下来的“回家”展,可以真正回到不同的城市,回到不同的国度。因为,当家的读解被改写时,我们的重建才刚刚开始。


内容统筹 — 柠檬力文化    文字 — 何志森、彭永坚、李伟斌、江俊颖、彭雪莹

监制 — Carrie Cao    编辑 — 杨扬     图片 —“回家”组委会    设计 —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