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电影里的咖啡时光

电影里的咖啡时光

评论
摘要: 7月第四周,刚抢完上海电影节的票,受疫情影响关闭的电影院,也陆续开始开放,但电影院仍处于“新片待映”状态……在这个不一样的初夏,不如重温电影里的咖啡时光……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电影里的咖啡时光


7月第四周,刚抢完上海电影节的票,受疫情影响关闭的电影院,也陆续开始开放,但电影院仍处于“新片待映”状态……在这个不一样的初夏,不如重温电影里的咖啡时光……


《天使爱美丽》

《天使爱美丽》


《天使爱美丽》中,人们把生活难题交给了孤独的咖啡馆服务员;哈利和莎莉在咖啡馆里讨论关系的可能性(《当哈利遇到莎莉》);《盗火线》中,江洋大盗和重案探长在咖啡馆里交换了内心。


《当哈利遇到莎莉》

《当哈利遇到莎莉》


所有的荒诞离奇跟不可思议都可以咖啡杯前发生。所谓“咖啡生活”大概就是秩序偷懒的片刻。


《盗火线》

《盗火线》 


不用怀疑,吉姆•贾木许一定对咖啡上瘾。从早期的短片,到声名大噪的《咖啡与香烟》,再到最新几乎已在自娱自乐的《丧尸未逝》,咖啡都是他的必需品。


《丧尸未逝》

《丧尸未逝》 


贾木许在这个恶搞故事里把咖啡生活描绘成一种对快速消费的上瘾。快餐店里的普通咖啡壶煮着让僵尸念念不忘的黑色液体。喝咖啡不是理智的选择,而是过度的需求。贾木许电影里的咖啡看上去都不怎么好喝,重要的是那些喝咖啡的人。


《咖啡与香烟》

《咖啡与香烟》 


由于政府过度开采极地资源,地球偏离了自转轴。宁静诡异的小镇里发生了大规模的尸变。《丧尸未逝》中那些心怀执念的僵尸们口中会重复生前最依赖最放不下的东西,于是观众就看到了街上一大群喊着“咖啡”和“wifi”的丧尸们。


《咖啡与香烟》

《咖啡与香烟》 


《咖啡与香烟》是11个片段所组成的影片。它们不讲故事,只展现人们在喝咖啡时的对话。陌生人之间毫无意义的攀谈,亲人之间的日常埋怨,许久未见的生疏故友,阶级差异巨大的远方亲戚,爷孙的代沟,以抽烟的方式庆祝戒烟成功的烟友……


《咖啡与香烟》


贾木许镜头里的美国人对咖啡本身并没有什么太大追求,咖啡是他们完成日常生活的一个必要道具,在这个道具的作用之下,没有生气的日子才可以通过偶尔荒诞失序的瞬间得以进行下去。


《草叶集》

《草叶集》 


擅长叙事的洪尚秀在《草叶集》里为金敏喜安排了一个写作者的角色。她是咖啡馆里的常客,总是坐在窗边,偷听来往客人的对话,虚构他们的故事,与自己的角色对话。


《草叶集》

《草叶集》


《草叶集》基本上可以看做是包括洪尚秀自己在内的大多数创作者的状态。喝咖啡是进入创作的仪式,咖啡馆是进行创作的手段。


《草叶集》

《草叶集》 


法国作家们也同样是咖啡馆的常客。众多作家和哲学家的写作场地花神咖啡馆和双叟咖啡馆如今早已成为旅游胜地,但在电影中,它们依然是20世纪辉煌年代的灵感之源。


《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

《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


《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不仅仅记录了萨特和波伏娃在咖啡馆里的思维交流,同样也浪漫化了他们不同寻常的伴侣关系。


《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

《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 


波伏娃身上有着比萨特更为可爱的温存和善良。法国后辈们似乎颇为偏爱这些“不理智”的瞬间。《维奥莱特》是一部原型和影片本身都不太为人所识的作品。小说家维奥莱特•勒杜克是一位生活困苦,关系不顺,精神状态也非常不稳定的普通女性,但她在写作上却颇有才华。


《维奥莱特》

《维奥莱特》


她仰慕波伏娃,企图与她相见,一开始却并没有成功。于是她在咖啡馆里等待,也像其他作家们那样喝着咖啡写作。她预谋着那个失序的瞬间,那个波伏娃出现的瞬间。她通过化妆镜的反射偷看波伏娃,跟踪她,把花束放在她的门口,并鼓起勇气把自己的书稿交给她。


《维奥莱特》

《维奥莱特》


波伏娃赏识她的才华,并在她之后的人生里帮助她出版了不止一部小说,以出版社的名义资助她。不幸地是,她深受精神疾病、夫妻关系以及母女关系的困扰,但幸好还有写作。


咖啡馆在这些故事里成为了创作者们与作品相遇的同谋。


《巴格达咖啡馆》

《巴格达咖啡馆》 


《巴格达咖啡馆》的开头非常具有风格化。破水平的镜头,奇怪的咖啡壶特写镜头,一对男女无言的互动表面他们争吵妥协又和好的关系。女人被赶下了车,拖着行李走在尘土飞扬的公路上。


《巴格达咖啡馆》

《巴格达咖啡馆》 


一片荒芜中,一个充满灰尘的咖啡馆出现在观众面前,它甚至没有配置咖啡,咖啡壶里倒出来的是白开水。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让本身毫无生气、名字奇怪的巴格达咖啡馆彻底地改变了——鲜艳明媚,宾客满堂,而且也有了咖啡。有了咖啡的咖啡馆才有了生命,有了咖啡的生活才有了快乐。


《巴格达咖啡馆》

《巴格达咖啡馆》 


咖啡在侯孝贤的镜头底下同样也是角色的生活状态。年轻女子阳子从台湾回到日本,肚子里多了一个孩子。但她只是轻描淡写地和父母说,是那个台湾男人的。日子还是继续。电车、书店、咖啡馆。侯孝贤一如既往地一笔一划仔细记录生活的真实,让人可以用一种喝咖啡一样漫不经心的态度断断续续地看完整部影片。

 

所谓的咖啡生活,也许就是用不怎么规划的方式打破了一点点叙事的界限。


撰文:于小趴

编辑:Y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