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奈良美智:艺术感知与自我对话

奈良美智:艺术感知与自我对话

评论
摘要: “No theater, no art supply, no museum, no people but nature”—最近因为疫情原因,奈良美智基本暂停了所有与人接触的工作,他呆在距离东京大概200公里的枥木县那须高原,在家里继续施展着艺术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窗外跟随季节变换的自然之景,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经历,大自然所创造的辽阔而治愈的孤独感,给予了他忠于内心、表达自我的勇气。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No theater, no art supply, no museum, no people but nature”—最近因为疫情原因,奈良美智基本暂停了所有与人接触的工作,他呆在距离东京大概200公里的枥木县那须高原,在家里继续施展着艺术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窗外跟随季节变换的自然之景,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经历,大自然所创造的辽阔而治愈的孤独感,给予了他忠于内心、表达自我的勇气。2020年似乎每个人都深陷泥潭,各自有着忧愁与焦虑,奈良美智在新作品上写下了这样的句子—“Tomorrow is far away.”之前桀骜不驯的小女孩闭着双眼,嘴角微微向下,看起来有些疲惫与不悦,面对遥远而漫无目的的明天,奈良美智借由小女孩的情绪画下了他心中的2020,同时他也努力尝试着开启全新的自我。


奈良美智:艺术感知与自我对话


奈良美智:艺术感知与自我对话


在物欲纵横的当代社会,艺术家是一个游走于精神与物质世界之间的特别存在,而真正的艺术家不会陷于物质的泥潭,在创作、再创作、不停创作的过程中,他只想像当年第一次拿起画笔时的状态一样,把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画出来,而想要隐藏的部分则藏在画纸之外,等待着观看者自己联想与发现。


奈良美智:艺术感知与自我对话


奈良美智,就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在去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奈良美智创作于2000年的作品《背后藏刀》的成交价为1.957亿港币,刷新了他本人的艺术作品拍卖纪录。不少人看到《背后藏刀》中的小女孩,会脱口而出“哇,好可爱!”但,拍卖会上冰冷的成交数字、人们不走心的评论,并不是奈良美智作为真正艺术家想要看到与听到的,“如果看我作品的人能够透过画面看到我真正想要画、却没有画出来的东西,那就太好了。”对于奈良美智来说,绘画是一种自我对话的表达形式,他试着回想起小时候独自在被苹果树包围的小房屋里绘画的状态,把很多年前自己的所思所想,以成年人的画笔记录下来。


对过往记忆的重新审视,让奈良美智获取了创作的思绪。他出生在日本青森县弘前市,与自然相处的孤独感,让他得以沉浸在充满想象力的世界里,小时候独自在小房屋里绘画的经历,也影响了奈良美智在举办个人画展时的载体。在经历了日本国内求学与欧洲多国游学后,奈良美智在2000年后回到日本,一段时间后正式将工作室与居住房搬到距离东京大概200公里的枥木县那须高原。“最近意识到,我现在所居住的地方其实与我小时候的故乡是很相像的。”奈良美智说,当时找到这片土地时,附近鲜无人迹,目之所及都被绿色所环绕,“我下意识觉得在这里可以开启一个全新的自我”,于是,他在这里开启了生活与艺术创作,还特别打造了一间面朝大自然的书房,窗外的景色跟随四季变迁转变着色彩,常常给予奈良美智新的感知。


奈良美智:艺术感知与自我对话


谈起感知,奈良美智认为这是艺术创作的必需品。在回到日本前,奈良美智曾在德国学习生活过12年,但正是这段在异国他乡漂泊的经历,让他找回了童年时期在青森弘前所拥有的感性,“艺术创作最重要的来源,其实并不是所学到的绘画技术或是美术知识,而是感知,回想起来这其实是我在故乡的土地上学到的。”如今,这份感知依然存在着,通过奈良美智书房中那扇连接自然与艺术、物质与精神的“四季之窗”,属于他的创作时代依然还在继续。最近他在社交平台分享了书房外的风景,并用“No theater, no art supply, no museum, no people but nature”的文字表述了最近的状态,他解释说:“身处大自然之中,能够让我与过去很少意识到的‘自我’之间有更多地交流,不单单是与现在的‘自我’进行对话,而是与过去的、一直以来的‘我’进行对话。”作为骨灰级的音乐爱好者,奈良美智在家里收藏了将近1000张唱片,每天有音乐的陪伴,创作才得以完整,极具代表性的Sprout The Ambassador萌芽使者和Night Walker梦游娃娃系列就是在这里完成的。很特别的是,奈良美智在书房里放入了一个壁炉,他笑说壁炉不只是取暖工具而已,还是关于小时候的乡愁,当年那个在北国寒冬里借着壁炉取暖的小男孩,依然存在与奈良美智的心中。


很多人说最近在奈良美智绘制的小女孩眼神中,看到了从愤怒、叛逆、罪恶到平和、安静、乖巧的转变,他笑着回应说:“大概是我长大了吧。”而对于真正热爱奈良美智的人来说,艺术永远不会老去,很久之后,小女孩纸条上那句“悲伤时,想大喊你的名字”依然是内心的告白。


奈良美智:艺术感知与自我对话


Q&A

您认为理想的住宅应该是什么样子?

我觉得首先要有一个没有杂音的空间,可以让人认真聆听内心的声音,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椅子和桌子的摆放自然舒适。到了晚上的话,要有一个合适亮度的光源,适量的书籍和画具,当然还少不了音乐,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为什么会把书房墙壁的颜色设计成蓝色?

其实我家里每个空间的颜色都不太一样,比如画画的工作室墙壁是白色的,起居室墙壁是土黄色的,客厅和厨房墙壁是淡蓝绿色的,而书房则是蓝色的,对颜色的选择只能说是内心的直觉吧。


喜欢一个人独处的状态吗?

客观来说,我觉得我是一个享受孤独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与自己进行对话这件事变得更加有趣了。有时候,孤独就是创作的灵感,但即使不是创作,独处的时候也可以让我瞥见内心中更深处的部分,那个部分或许只能自己才能懂得。


作为音乐爱好者,您在家里放有多少张唱片?

虽然准确的数量我没有数过,唱片的话大概是有1000张左右。最近每天会根据不同的情绪、状态、环境,来选择当天最想要听的曲子。但只是说喜好倾向的话,我会更偏爱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民谣(folk music),现代音乐的话也会更喜欢类似于此的风格。我现在在听的音乐大概是安静内向的音乐占成,热烈外向的音乐占3成左右。


奈良美智:艺术感知与自我对话


您会从阅读中获得一些创作灵感或生活启发吗?

从书籍中肯定是能学到很多东西的,但是我从社交网络中所收到的回信,以及身边亲近的小朋友的言语中也能获取不少让自己成长的东西。我觉得随着年龄增长,这种感觉越来越深刻。


2020年已经过去一半的时间,但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大家的工作生活依然受到影响,很多人思考着关于生命与世界的议题,对此您的想法是?

虽然很难把我的想法准确、完全地用文字表达出来,但总的来说,我觉得新冠肺炎能够让我们反思迄今为止的价值观是否依然成立,对我们来说真正重要的东西是什么。这与我个人亲身经历过东日本大地震后的感受是相似的(当时我的住所距离福岛核电站100公里),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反思会给予人类教训和启发。


可以分享一下最近的动态?之后是否有新的创作计划?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所有与人接触的工作现在都暂停了。虽然我也会为了喜欢我作品的人们而去大城市开大型的个人画展,但相较之下我还是更希望可以在小型社区举办画展,真正与人面对面做一些绘画研讨会和艺术交流。其实从四年前开始,我每年夏天都会去北海道一个仅有30人左右的村落住一个月左右,与大家交流的同时进行创作,比如在一间废弃小学的教室里,与附近的孩子们一边玩耍一边画画。在那种状态下,彼此的相处就像和家人生活在一起一样,这些经历让我可以看到自己的真实所愿。作为一名艺术家,我从以前开始就对名望和艺术市场并不感兴趣,而现在的我更希望能够远离那些东西。迄今为止我都没有雇佣过助理帮忙创作,而以后更不可能会这样做。我希望在我的人生中,能够一直与自己身边亲近的人们相处,而不是和那些有钱的收藏家或者喜欢讨价还价的艺术品商人打交道。


奈良美智:艺术感知与自我对话


编辑、撰文 | YAO 翻译、采访整理 | 66 设计 | 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